🏡
PTT小說網
x
    霸圖之后,接受采訪的自然就是輪回戰隊。史上第二支蟬聯冠軍的戰隊,這當然是很了不起的成績。輪回的選手們一上臺,臺下就先是一片恭喜聲,興奮相當熱烈。不過想到襯起這邊熱烈的是霸圖那邊老將們的失落和黯然,有些人頓時也難過起來,尤其是一些跟了榮耀多年的老記者,韓文清林敬言張佳樂,他們的工作總在圍繞著這些人,又怎會沒有一點感情的寄托?

    新老碰撞總是難免的,簇擁在輪回身邊歡欣鼓舞的看起來就是新時代了,連帶著記者圈都是。而他們這些呢?難道也要像職業場上的老將們一樣漸漸垂暮下去?

    當然不!要一如既往。

    老記者們在這一刻突然也感同身受了一把,緊跟著,犀利的問題就來了。

    “首先恭喜輪回蟬聯冠軍,我想請問的是,輪回戰隊在第三場獲勝所使用的消耗戰術,是否是因為早看出了霸圖戰隊的選手將因為體力不支精神不濟導致狀態下滑呢?”

    “嗯。”周澤楷說。

    “在第二場對決中,我們發現霸圖戰隊似乎并不擅長打持久戰,這是我們決定在第三戰使用此種戰術的原因所在。”江波濤連忙從旁補充了一下。有些比較不好處理的問題,讓周澤楷這樣言簡意賅地去回答,真不知記者那筆頭會寫出什么花來。

    不擅長打持久戰……江波濤倒是概括出了一個看起來很戰術性的說法,但是此次霸圖體力不支的問題是如此明顯。記者哪會如此輕易讓他混過去?

    “那么您認為霸圖不擅長持久戰的原因是什么呢?”有記者立即明知故問,他已經下定決心,如果輪回敢在這個問題上裝傻,他非得噴死這幫虛偽的家伙不可。

    “呃,霸圖在季后賽一個月的時間內連續打了九場激烈的比賽,這是很大的消耗,他們的體力在后期出現了問題。這是我們輪回最終取勝的關鍵。”

    結果,輪回卻清晰正面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哦,那么如果說。霸圖在決戰前也只是打了四場比賽,有了良好的休息和恢復,您認為這會對結果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呢?”

    “比賽勢必會變得更加艱難。”江波濤答道。

    “那您覺得輪回還能順利拿下冠軍嗎?”這記者的提問已是越來越刻薄。基本就和說輪回這一冠勝之不武沒什么區別。

    “比賽是充滿無數偶然的東西,這也是我們需要重復站到場上的原因。如果假設就能有一個準確結果的話,那么比賽的意義又何在呢?從客觀的角度,我無法回答你的這個問題。但是從輪回選手的立場,我始終相信輪回可以獲勝,無論對手是誰!”

    江波濤的回答擲地有聲,這記者明顯無法招架下去。因為他自己心里也清楚,比賽沒有勝之不武一說,任何因素都是比賽的一部分,否則豪門擁有頂尖選手頂尖角色。于是打敗了選手、角色并不頂尖的一般戰隊,是否也要說成是勝之不武呢?

    “周隊長也這么看嗎?”這位無法招架,立即轉火,他倒是清楚只要轉火到周澤楷這邊,那基本就算到此為止了。

    “嗯。”周澤楷的回答果然沒有讓這位失望。

    “我沒有問題了。”這位連忙說道。

    而后再沒有這種不懷好意的提問。又問了一些獲勝感想一類毫無新意的問題后,記者們再次瞬移話題,放出了采訪霸圖時差不多的問題:“下賽季,葉修和他所率領的興欣戰隊就將出現在職業現場,不知道輪回的諸位怎么看,你們覺得興欣能成功嗎?”

    興欣的諸位聽到這句時。差點又要去圍觀了葉修了,結果最后人問的卻是對興欣全隊的看法。這和問霸圖的又不在一樣了,記者們顯然是考慮到輪回這幫選手和葉修不算同時代,遠不像霸圖的那幾位有那么久的淵源,所以問題也就沒有濃縮到葉修身上。

    “這要看他們對成功的定義是什么了。”江波濤說道。

    “好像是,冠軍。”有記者拿自己都不太確信的口吻說著。

    噗!!!

    這一下,當場就噴了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輪回的選手坐在臺上,知道面對著鏡頭,總算還保持得比較端莊,但個個驚訝的表情也是顯而易見的。記者們可就不像他們了,噗完以后沒人等輪回回答,先是包圍了那可憐的小記者:“你哪聽來的啊?”現場轉播的記者招待會已是一片混亂。

    “我是聽義斬的人無意間透露的!!”那記者一看有被眾人生啃的趨勢,連忙坦白從寬。

    “義斬的人怎么會知道?”有人問。

    “興欣比賽結束后有在B市逗留,他們和義斬的選手關系很好,有在一起交流。”那記者忙道。

    “可靠嗎?是隨便說說的玩笑吧?”有人一聽是私下交流,已經有些不以為然了。

    “我也不知道啊!”那記者苦了個臉,他也只是輾轉聽來,無法去求證,所以也分不出這到底是真心還是玩笑。

    “應該是玩笑,肯定是的。”眾記者漸漸恢復平靜。

    “不知道輪回的諸位怎么看呢?”有記者忽然想起主角是誰,連忙直接把問題甩過來。

    江波濤一怔,真要他說,他覺得可能也是興欣隨口一提的玩笑。雖然擊敗了嘉世,但那樣奇跡般的爆發總不能場場都來吧?興欣的實力還是相當有限的,說要奪冠未免太夸張了。可是真這樣說的話,難免會讓人覺得有輕視對方的嫌疑。可是真要說相信這是真的,那好像……也會被人覺得很虛偽吧!

    這個問題好難答啊!

    一直對提問應答如流的江波濤,這一次竟然愣住了,好一會后才道:“不管興欣的目標是什么,輪回都會全力以赴,以擊敗對手為目標。”

    問題被含糊代過了,不過這種基于一句玩笑話的問題,記者也就是隨便逗個趣,不會太較真,輪回的記者執行會隨即也就結束。倒是散場后的記者,有不少又重新振奮起來,紛紛開始翻開自己的通訊錄,要確認一下這句話到底是怎么產生的。

    有關總決賽的轉播已經徹底結束,倒是興欣的諸位,此時還在剛才因為他們的問題引發的混亂在怔神。不大會,手機鈴聲響起,陳果掏出手機一看,居然是樓冠寧打來的,接起一問,陳果深深意識到了記者的可怕。記者招待會這才剛散場吧?對這個問題感興趣的記者就已經各顯神通找渠道朝義斬這邊打探。也不知哪位的路子如此通神,直接傳到義斬老大樓冠寧耳中,于是樓冠寧又飛快地電話陳果,問問這個該怎么回答。

    “怎么答?”陳果問葉修。

    “我當然是認真說的。”葉修說。

    “是認真的。”陳果于是回答樓冠寧。

    “哈哈,真是熱鬧啊!”樓冠寧看起來也是挺期待曝光出去的,一樂就把電話掛了。

    “真是太不低調了啊!”陳果這邊握著手機感慨著。從挑戰賽開始,他們可就相當高調了,一上來就喊要打倒嘉世,可沒少被奚落被嘲笑。現在他們做到了,那些奚落和嘲笑的人頓時也不知道哪去了。但是現在陳果知道,等興欣目標是冠軍這樣的報道一出來的話,這些人恐怕立即就又會鉆出來了,而且會帶著更加強大的自信來發動嘲諷吧?

    “無所謂了。”葉修卻是不以為然地說著,“反正無論怎樣,都要努力贏下去。”

    “為了這個目標,大家都要加緊努力啊!!”陳果鼓舞全隊。

    “必須的!”包子積極響應,唐柔一笑,充滿志在必得的含義。全隊比較淡定不能的這時要數平時最冷靜謹慎的喬一帆了。

    總冠軍嗎?想著接下來要去爭取的東西,居然直接就是這至高榮耀,喬一帆硬是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頭暈。可是看他的這些隊友,他就知道他們不是在說笑,興欣,接下來竟然就要向總冠軍發起沖擊了嗎?這個節奏,真是快到極致啊!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都準備休息吧!”陳果看了看時間后,招呼了一聲。興欣現在也有了相當嚴格的作息時間,再不允許任何人那樣顛三倒四的生活了。葉修決賽后累到久睡不醒的狀況,陳果至今記憶猶新。接下來面對職業聯賽,可得讓興欣的諸位都保持持續良好的狀態,規律的作息,這種東西只是最基本的。

    總決賽次日,各大競技媒體的新聞頭條都在報道著這一結果。

    輪回的蟬聯,U www.uukanshu.com霸圖的悲壯,而這兩隊狀況的夾縫中,卻又有一隊和冠軍扯到了一起。

    興欣,目標冠軍???

    新聞標題上就直接已經上了三個問號,而后通篇的敘述,也基本是不可思議的口氣。要說搞不清狀況吧,興欣有葉修,他怎會認不清戰隊的實力?要說這是認真吧……興欣這是在擊敗了嘉世后,連同葉修都高興過頭找不到北了嗎?

    主流媒體的報道已算客氣的了。但跟著開始競相轉載時,諸如“本世紀最大的玩笑”一類的修飾很快就出現了,往極致里嘲諷。各大戰隊,很快也接到各種媒體連線問對這事的看法,弄得各大戰隊也是煩悶不已。這段時間以來,他們已經回答過多少次有關興欣的問題了?這隊咋就這么多事呢!

    ===========================

    更新來嘍,早起的人早!(未完待續。。)

    p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永久地址:m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