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喻文州一看左右,他們已經被幾十號人給圍住了。這樣的包圍,就算他們技術高超能掙脫,但也沒法再追蹤SS的去向了。

    喻文州嘆了口氣。這包圍說不上是什么圈套,但是卻抓住了他們的空當。他分析判斷了SS可以被帶離的方向,分派了數人來追,而后果然由黃少天捕捉到了。這樣的情況,他們當然不可能和其他公會共享,非旦不會,還要努力保護信息一點都不走漏。所以喻文州沒有馬上調集藍溪閣的精英團直撲這邊。那樣明確的團隊行動,肯定會引人生疑,喻文州并不像在從葉修這邊攔下SS的時候又多帶出來些競爭對手。

    于是,喻文州指示團隊精英們繼續分散行事,佯裝尋找,混淆局面。而他們職業級的先行過來集中,如此小規模的調集,自然不會有人看得出來。

    結果,他們的行動是沒有別家公會洞悉,但是葉修這邊召人一個包圍,頓時就讓他們顯得身單力薄了。

    “這樣打對大家都沒好處,你們還是走吧!”葉修說道。

    喻文州苦笑,這不是數分鐘前自己對他說的話嗎,這家伙這么快就還回來了。

    “撤。”喻文州隨即說道。

    “什么?”黃少天震驚。

    “耗下去也沒意義,撤吧!”喻文州說道。

    盧瀚文和鄭軒的角色都退下來了,黃少天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尊重隊長權威的,朝著葉修又是一堆垃圾話后,無奈地退了下來。

    “真是識實務的俊杰啊!”葉修感慨著。

    “過獎。”喻文州說道。

    “有機會的話,不妨合作。”葉修說。

    “會有的。”喻文州笑道。

    而后又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廢話,葉修自然是在拖延時間給獵殺SS的小組。而喻文州呢,他現在已經放棄這一次了。在數度親自參與SS的搶殺戰場后,讓他徹底認清現如今的這一戰場有多么的復雜。數家,甚至十數家公會的精英團隊。互相為敵一團亂戰,不存在任何預測的可能。

    喻文州仔細研究了藍溪閣公會在這方面的報表,清晰看出無論哪家公會,在這一戰場上的成果都是各種起伏,毫無規律。有可能一周里收獲數只SS,也有可能一周內一無所獲。無論他們藍溪閣,還是中草堂還是霸圖還是其他強力公會,都是如此。過分復雜的混亂局面。讓各種無法預期的意外決定著每一次的結果。這當中根本就沒有什么必然的邏輯。

    但是,葉修統領的興欣,卻能擁有一個相對來說浮動較小的曲線。相比其他公會的起起落落,平滑得讓人心曠神怡。毫無疑問,葉修將這種混亂的干擾降到了最低。那么他的做法就有很強的參考意義。在喻文州看來,葉修擁有的技戰術實力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他準確把握了SS爭奪戰中公會與公會之間的矛盾與平衡,主導著局面的走勢。他的戰術部署,可不是只停留在走位、轉火、集火這些純戰斗元素上的。

    要理清楚這些可不容易,喻文州看得出葉修在網游中也是真下了苦功的,甚至遠比他們打職業比賽還要辛苦。職業比賽一周不過一場,但野圖SS的競爭一周就有幾十場。這得做多少功課,動多少腦筋?

    于是當葉修提出有機會可以合作的時候,喻文州毫不猶豫地就同意了。他不介意葉修把他們當作資源來利用,因為在他眼里葉修現在也是了不得的一大資源。

    喻文州這邊應了葉修,回過頭來卻也得和春易老招呼一聲。這畢竟是網游內的事務,嚴格來講的話他這個戰隊隊長是沒有決策權的。只不過職業選手身份超然,尤其隊長。決策權是沒有,但在相關榮耀的任何事務上都有相當份量的話語權。強勢點的隊長,那對公會會長基本就是發號示令了。喻文州比較客氣,是以建議的方式和春易老說的這情況。

    春易老聽后卻是一怔。

    合作,這種手段他也不是不會運用。只是目前網游公會間的競爭,尤其是藍溪閣他們這種頂尖級別公會之間的競爭。完全就是“狼來了”的氛圍。各大公會之間毫無誠信可言,與人合作,時時都要抵防著會不會背后挨刀子,偶爾一次兩次還行,經常這樣,真受不了這份刺激,還不如自己獨身行事痛痛快快。

    沒辦法,他們大公會之間的競爭,可以說是戰隊在聯盟冠軍競爭的另一處戰場。對于他們而言,損人就是利己,所以當自己搶不到SS或是怎樣的時候,十分不介意給對手添添亂。不只要自己強大,還要想辦法阻撓其他人強大,這樣的競爭土壤,相互之間確實難以養出良好關系。

    所以此時春易老聽喻文州說與人合作,先就是一怔,很想說這種方式并不適合當下的公會競爭環境。不要看興欣搞了個五會同盟我們就也想去搞。興欣組織起來的公會,那都是聯盟中那些醬油隊的公會,他們互相之間的競爭關系本就不緊張,再加上本來就在SS戰場上沒什么存在感,所以死馬當活馬醫這才湊到了一起。藍溪閣卻不太具備這樣的條件啊!

    春易老這還在思考怎么和喻文州說呢,結果喻文州接著又告訴他,他準備去合作的對象,是葉修。

    君莫笑!

    春易老還是比較用網游里的名字稱呼這個人。喻文州居然想要去和這位合作,春易老的頭皮當時就有點發麻。

    與虎謀皮。這是春易老腦海中浮現出的第一個詞匯。那家伙,多么陰險狡詐的一個人啊,和他合作,恐怕連骨頭都會被他啃成渣渣吧!

    “葉修!這個……會不會有點難啊?”春易老聽到這合作對象,都顧不上去思考措辭了,連忙就要表明自己的態度。

    “嗯?你有什么想法?”喻文州問。

    “根據我們這段時間一直以來和他打交道的方式,這人太不可靠了!”春易老的頭搖得像撥浪鼓。

    “不是吧,他的名聲這么差?”喻文州笑。

    “應該說是一點好都沒有。”春易老咬牙切齒。

    “作為競爭對手的話,你當然感覺不到他的好了,你們有和他認真合作過嗎?”喻文州說。

    “這個……”春易老猶豫。葉修的君莫笑進神之領域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是如臨大敵,一直都在想辦法去限制他。合作?說到這個春易老都有點臉紅,一開始不知道這位是葉秋大神,他們更多萌生的想法,是招攬來著。現在想想自己居然企圖招攬這大神來給公會打工,春易老突然覺得自己也挺豪邁的。

    “藍橋,你在第十區的時候,和這位打交道比較多,你怎么看?”春易老點名去問藍河了。

    “呃,如果是從合作角度的話,我覺得,還是可靠的……”藍河不由得想到十區最初,堂堂大神受雇來給他們公會打工的情景。葉修開出各種價碼,在當時藍河就有一種感覺,這人很懂,他沒有想多占什么便宜,自己最好也不要企圖去占他的便宜。于是在這樣的狀態下,雙方的合作還算愉快。只是最后怎么就走上互相打殺的道路了呢?藍河仔細一回憶,貌似是那家伙后來不打工開始單干了,于是壟斷了各種紀錄,于是來開荒的各大公會都不干了,都想讓對方知道厲害……

    想到這,藍河猛然發現,合著這是一個他們這些大公會企圖打壓新區紀錄競爭者,結果不巧這競爭者居然是一號大神,最后猛龍過江打得他們丟盔棄甲的故事。

    這個故事中,被他們視作大魔頭的反派,好像并不是反派,而他們才是一群仗勢欺人的混蛋來著?

    想到這,藍河頓時都淚流滿面了。在他的印象里,就算是反派吧,一開始也總是大占上風的,紛紛是最后才被正派一舉殲滅。哪有像他們這樣從頭到尾都是灰頭土臉的反派啊,這反派也太弱氣了吧?

    “那我們,就也加入他們那五公會的同盟了?”春易老呆呆地說著。

    “那倒不必。情況完全在我們掌握之中的時候,那當然還是優先獨享SS。在情況不太明朗的時候,再考慮和他們的合作是不是能有轉機吧!其實你看興欣,現在的做法也基本就是這樣。在可以獨享SS的時候,他們也不會再加上那幾家公會來分蛋糕。”喻文州說道。

    “我明白了。”春易老點頭。

    由于喻文州表態放棄,灰角黑市一役藍溪閣早早就收兵了。其他公會東奔西找,最后雷霆的肖時欽倒是追蹤到了,只是他這到的實在有點晚,SS都已經快要被擊斃。

    “居然還找過來了,你也不看看時間啊?”葉修迎接了一下肖時欽,卻也沒怎么提防。都這個時間了,各大公會有點判斷力的話那早該撤了,肖時欽這么一個明白人居然還堅持找了過來,葉修估摸著他還有別的目的。U

    “居然是跑到了這里。”肖時欽感慨著。

    “怎么,在研究我們的戰術嗎?”葉修說。

    “呵呵。”肖時欽笑笑,不解釋。

    “其實有機會的話,不妨合作。”葉修說。

    “那倒也不錯。”肖時欽說著,發了個好友申請。

    “加什么好友,有事QQ上招呼,哥幾十個馬甲,你知道我每次會用哪一個嗎?”葉修毫不猶豫地拒絕掉了。

    ===============================

    還說今天是末日……看起來并不是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書。 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系。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看最快更新,就來>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