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興欣!”連春易老都激動地主動跑去會長群下消息了。

    “什么?”但是他的話太簡陋,總是有人理解不能。

    “堪薩斯城的養成,應該是興欣的!目前情報顯示,唯一到達該城的戰隊角色,只有君莫笑一個,誰家還有情報顯示有別的職業角色嗎?”某家會長又一次當了春易老的注解。

    其他的職業角色,沒有,都沒有。

    “但是……這城有養成的情報,不是君莫笑自己先踢爆的嗎?”一堆會長里總算還有沒因為可能是興欣就興奮過頭的,煙雨樓的會長煙雨鎖樓這時說道。

    “咦?”剛剛興奮過的會長們,發現他們好像真把這個很重要的環節給忽視了。

    丟人啊!

    這么尋常的一個邏輯,堂堂會長大人們居然都給遺忘了,這得是多么的報仇心切。

    “所以無論是哪家,都絕不可能是興欣啊,有這樣給自己招麻煩的嗎?”煙雨鎖樓說道。

    “或者,他有什么陰謀呢?”卻還有會長依然不死心。

    “陰謀?什么陰謀非得暴露自家的養成不可啊?”煙雨鎖樓不以為然地說著。而后就見QQ另有消息在彈,隨手快捷點出。

    “我們的養成被人發現了!!”

    “什么?是誰?”煙雨鎖樓大驚,這太突然了。

    “是興欣。”

    “頂住。”煙雨鎖樓一時腦中思考不到太多,只能如此回復,結果還不等他切回游戲呢,就見那邊已經果斷回復:“頂不住啊!”

    頂不住,真的頂不住。

    在養成事件心照不宣后,各大公會一邊派出探子,一邊對自家的養成也加強了保護和警戒。但是此時,煙雨樓公會的養成處,煙雨樓玩家視角中所見的角色ID,紛紛都是戰隊級的。

    寒煙柔、包子入侵、迎風布陣、一寸灰、毀人不倦、小手冰涼、昧光。甚至……沐雨橙風!

    這根本就是興欣戰隊除君莫笑以外的所有陣容,雖然這是支新隊,但是,能在挑戰賽中擊潰嘉世的戰隊,豈是網游中的公會精英團所能抵擋的?

    煙雨樓試圖構建防線,試圖頂住為著,但是,只一瞬間。他們的防御就已被打穿。興欣的小隊直奔他們養成的鬼怪殺去。煙雨樓所做出的最有效的干擾,大概就是他們的尖叫怒罵把做出的阻撓。

    養成鬼怪本就不像野圖SS那般有生命力,養成的再久。也有著鮮明的缺點。葉修單槍匹馬料理掉一只625分的水藻怪都沒有花費太久,更何況此時是一隊人馬齊上。煙雨樓的這只養成,或許比起輪回的水藻怪要更強大一些。但是,在一隊人的合擊之下,卻比水藻怪死得更快。

    “完了……”煙雨樓帶隊的玩家除了給會長送去消息什么也做不了。他們阻止不了興欣一隊人沖破他們的防御,更無法阻攔興欣一隊人揚長而去。他們辛苦養成近兩個小時的一只鬼怪,無數馬甲號犧牲喂養出的鬼怪,就這樣便宜了興欣。雖然他們的公會此時也在勤奮地想去揀這樣的現成便宜,但是當他們自己被人這樣揀去便宜的時候,他們依然會憤怒不已。

    煙雨鎖樓切回游戲,根本還沒來及做什么。一切就已經結束。

    這是怎么一回事?

    煙雨鎖樓現在有充足的時間思考這個問題了,但他寧愿沒有這樣的機會。

    此時他的心很亂,雖然有時間,他卻沒有心情思考這個問題。會長群里尤其在爭論,大家還在揣摩君莫笑在堪薩斯城的意圖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

    看到眾會長的一再發問,煙雨鎖樓突然怔住,

    君莫笑的意圖。難道是……調轉他們的注意力?

    看這會長群里的熱切討論,所有公會都在關注著堪薩斯城的問題,其他主城有情報嗎?看起來沒有,至少他們煙雨樓沒有。但是興欣呢?他們不單找到了煙雨樓的養成在哪里,甚至直接就是職業隊齊齊殺了過來。

    是他們煙雨樓太不走運。還是說,這只是興欣計劃的一個開始?

    煙雨鎖樓的直覺告訴他。是后者,因為君莫笑在堪薩斯城的存在,吸引到的關注絕不只是煙雨樓一家公會,而是所有公會。不,準確說,大家關注的其實也不是君莫笑,而是堪薩斯城的養成,但這個養成是誰先發現的?是君莫笑。

    堪薩斯城真的有養成嗎?煙雨鎖樓現在已經開始懷疑這個問題,至少他們家找了這么久毫無發現。其他家呢?看公會群里,似乎個個都還在忙碌,但是找到的怎可能和別人分享,就是殺了都有可能假裝沒殺,想驗證這個問題,真的很麻煩啊!

    煙雨鎖樓發現,他們似乎已經鉆進了一個胡同,這個胡同正是由堪薩斯城發現有養成開始的。而煙雨鎖樓此時嚴重懷疑這條胡同并不通,但是他并不打算把這個情報說出來,因為他們家已經因此遭到打擊了,他恨不得別家和他們一樣倒霉才好。現在他已經沒有養成,他更需要掠奪別家的養成。興欣的計劃到底是什么,煙雨樓能不能從中搶占到便宜?

    堪薩斯城。

    藍河一直小心翼翼地跟隨著君莫笑,滿城的轉啊轉。君莫笑的行動不算太迅速,因為他在發現鬼怪的時候,總還是要去刷一刷,養成找得可謂一點都不專心。

    這一點,藍河充分理解。

    葉修以前什么事都親力親唯,那是因為那時候的興欣沒條件。現在興欣自家公會都壯大起來了,就算還遠不能和他們這些豪門比,但是總也不至于葉修大神親自來做這探子干的活吧?如果君莫笑真是一門心思找來找去,那藍河反倒是疑心了。而現在,以打鬼怪為主,順便走街串巷,這舉動科學,十分科學。

    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君莫笑的舉動有什么不正常,但是藍河心下總是特別的不安,直覺告訴他,他一定漏過了什么。

    藍河在腦中一遍又一遍地梳理著今天和君莫笑相遇再到現在的所有經過。所有細節。

    突然手機聲響。

    藍河拿過手機一看,居然是春易老。

    藍河臉色變了,春易老和他很容易就可以在網上聯系,他甚至現在都可以看到春易老無論角色還是QQ都在線。但是他卻要打電話過來,這意味著他有很重要的事要說,因為這家伙死改不了不愛打字的毛病,這種重要的話,他會選擇電話聯系。

    “喂?”藍河接起了電話。

    “我們的養成被興欣搶了。”

    結果他就聽到這么一句。

    “怎么會?不可能!”藍河失聲道。屏幕中。君莫笑還在他的視角里呢,“君莫笑還在這邊。”

    “君莫笑是沒有去,是興欣戰隊的其他人。”春易老說。

    “其他人……”

    “是的。興欣戰隊的除君莫笑以外的其他人。”

    “……”藍河不知道該說什么。

    “君莫笑現在在做什么?”春易老問。

    “還是一樣,到處走,遇鬼怪就殺。”藍河說。

    “他當然不可能不知道他們隊伍的行動。但是他卻還在這邊這樣悠閑地殺著鬼怪,這當中肯定是他的陰謀。”春易老的聲音有些氣極敗壞。

    藍河發怔,腦中亂轟轟一片,全是君莫笑今天出現后的各種細節,可是他卻依然抓不住重點。

    “堪薩斯城到底有沒有養成,找了這么久了!”春易老叫道。

    “當然有啊……我親眼看到那個角色……”藍河話說到這時,突然止住。

    “那個角色怎么了?”春易老聽出有異。

    “那個角色,名字我好像在哪見過……”藍河在腦海中努力搜尋著記憶,但是他印象更深的只是這個角色一身慘紅的狀態。這是當時他所關注的重點。因為他要根據慘紅的屬性,來判斷這角色到底掉了多少經驗,如此來判斷這是不是一個投喂角色。

    “名字是什么?”春易老問。

    “背身一擊……我在哪里見過呢?”藍河苦想。

    “背身一擊?”春易老比藍河更茫然,不過他能發動的人和腦更我啊,立即讓全公會的人思考起這個名字來了。

    群眾的智慧果然更加浩瀚,很快,就有藍溪閣的高層玩家指認出來:“以前是我們藍溪閣的。有次搶SS。他們有幾個人伙同葉修敲詐過咱們的,會長你忘了?”

    春易老頓時想起。

    那次是65級SS沼澤獵手雷普的競爭,春易老對此記得相當清楚,除了因為是有葉修參與的敲竹杠以外,更重要的是。那一次他和一個角色對過話,那個角色叫迎風布陣。當時也是藍溪閣的一員,因為事情戳穿,被春易老果斷踢掉。直至后來他知道迎風布陣竟然就是他們藍雨的前隊長時,這段經歷,他又怎么會忘?

    至于這個背身一擊,他現在依然沒有太多印象,但是有屬下這樣提起,春易老倒也明白,這必然也是當初和迎風布陣一起的,U www.uukanshu.com也就是說,是和葉修一伙的。

    一切水落石出……

    所謂的投喂角色,根本就是興欣安排出來的。至于那逼真的屬性削弱,不只春易老,連藍河都起來了。那次那次SS戰后,這波人有遭到眾公會聯手打擊,而他們也頑強不息地惡心了眾公會好一段時間,但他也就是純惡心,真論戰,又哪里是對手,最后個個掉了好多經驗。

    而現在,這樣的廢號都被葉修拿出來利用,而且還用得這么有價值。

    所有公會的注意力,全都被鎖定在了堪薩斯城。而在此時,他們的后方,卻在被興欣戰隊掃蕩著。是戰隊……職業戰隊。

    ============================

    三點了……晚了一小時……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書。 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系。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看最快更新,就來>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