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我?”

    這么一個嚴肅深遠的問題,突然就交給了陳果,陳果一下子就慌張了。這個問題她不是沒有想到過,她一直努力充實自己,就是想分擔葉修的事務,更在葉修不在的時候,也能經營好這支隊伍。但現在就讓她回答這個問題,她實在是一點也沒有準備好。

    可是現在,她已經沒有時間了。

    她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關鍵,意識到了這是方銳在詢問興欣的未來。而興欣的未來如何,將最終決定他是否會將自己托付給這支戰隊。

    如果連自己這個當老板都沒有堅定的信念,又如何能讓隊中的選手踏實呢?

    是時候堅定一下了,陳果深吸了口氣。

    “葉修不在,但興欣會一直走下去。”她說著。

    “哦?怎么走下去?”方銳問。

    “如果他愿意,我們當然會繼續聘留他當技術顧問,或者是任何他感興趣的職位。”陳果先針對葉修做安排。

    “至于其他人,我相信在那時也都已經徹底成熟,足以支撐起我們這支戰隊。”陳果說。

    “哦?那你怎么能保證,他們就不會離開呢?”方銳這個猥瑣流的大師,目光在此時突然變得很敏銳,很老謀深算,“職業圈里,可是有好多誘惑的。我知道你們現在就已經接觸到了一些邀請,而且你們都拒絕了。但是,現在你們的身份畢竟還只是新人,如果再有一年、兩年的成長,成為了全明星級別的選手,拿到了總冠軍,你們的價值當達到頂峰,那時候你們所要面臨的誘惑,將是你們無法想象的。金錢、地位,甚至一些別的東西,你們敢肯定自己一定不會動心嗎?”

    方銳覺得他這番話是直敲人的靈魂深處,恐怕不會有人輕易就敢做出應對。結果剛這樣以為呢。就聽到桌上有人非常肯定地說了:“不會。”

    方銳一看,是唐柔。

    多好看的一個姑娘,可是此時在方銳看來卻是滿滿的虛偽,或是天真。想也不想,張口就說“不會”,這太高估自己了吧?

    “美女真是有自信哈。”方銳打著哈哈,全是不以為然的口氣,他準備讓這個驕傲的美女好好了解一下這個真實的世界。“你知道嗎……”

    “那什么!”

    結果方銳正準備舉個例子。卻被陳果立即出聲給打斷了。陳果當然知道,方銳這是想去打一打臉了,同時她也知道。他絕對會打臉不成反被打,為免方銳到時太尷尬,還是提前交待一下的好。

    “她真的不會被誘惑。真的。”陳果說。

    “哦?”

    “她的爸爸叫唐書森,不知道的話,百度一下。”陳果拍拍方銳,她是坐在方銳邊上的。

    這種商界名人,顯然不是特別的家喻戶曉,方銳確實不知道。不過他至少已經聽出這恐怕是個非同小可的背景,于是沒有繼續死撐,果斷手藏到桌子下邊就手機搜起來了。不大會重新坐正了身子,抬起了頭。臉色沒有變化,只是舉起了筷子:“大家吃菜啊,新上的兩個菜怎么沒人動呢?”

    眾人笑,卻也不點穿。

    在唐柔面前講金錢講地位講這個那個,那就和在葉修面前賣弄榮耀技術一樣,那不是自己往石頭上撞嗎?難得方銳此時還能如此從容,就讓他鎮定一會吧!

    大家默默吃菜。也不多話。之前就已經表示吃飽停筷的方銳,此時顯然吃得最多。他似乎很需要食物能源來消化這樣的信息。他搜索時就已經意識到這個美女的來歷恐怕不簡單,但最后一看最終答案,眼珠子還是差點飛出來。

    “吃菜吃菜。”

    方銳說這話的時候,真想連盤子一起吃掉。

    于是這之后。再有關誘惑什么的話題,方銳已經無法說下去了。萬一這唐大小姐一揮手。就把整個榮耀聯盟都買了怎么辦?到時各隊的獎金分成都是人家支付,你還和人談選手的待遇是誘惑,誘惑你妹啊!

    “咳咳,興欣真是……太有潛力了哈……”方銳說著。

    陳果一聽,就知道這位也在誤會,顯然把唐柔的背景等同成了興欣的背景,但事實上這根本不是一回事。唐柔也像普通選手一樣,在這里簽著選手合同領著工資,根本沒有在選手以外的領域發過什么力。

    不過,這種狐假虎威的感覺還是挺不錯的嘛!

    陳果朝唐柔那看了一眼,唐柔也正朝她揚眼色呢!陳果笑,這是她很喜歡唐柔的一點。她的身世背景很強大,興欣這些人知道以后,相處之間難免有一些距離感,哪怕是陳果和她交情最厚,一時間也有點不適應。

    但是這樣的異樣,唐柔很坦然地面對著。對于自己的身份,她固然沒有驕橫,卻也從來沒有刻意回避,更沒有像很多矯情的大小姐一樣非要旁人把她當普通人看待。她依然是她,一直以來的那個唐柔,從不逃避任何事。于是漸漸的,身份帶來的隔閡消失了,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唐柔還是唐柔,沒有變過嘛!隔閡,不過是來自各人的腦補,當大家沒有腦補的時候,一切依舊。

    于是反過來,倒是她身邊這些家伙對于她猛然曝光身份嚇到人的狀況很期待很愛看。比如現在方銳埋頭吃菜,半天沒有哼唧出什么東西的時候,大家覺得太爽了。

    不過本著負責任的精神,陳果還是和他解釋了一下。

    “小唐在我們這里也就是一個普通選手,沒有太大區別的。”陳果說道。

    “嗯。”方銳點點頭,這一次,他沒有再直說,他把話藏起來了。唐柔是個沒有區別的普通選手?這怎么可能。看來這位陳大老板都沒有搞清楚,這位的身份背景,意味著她是任何戰隊都無法控制無法左右的選手,這任何戰隊,包括興欣。

    金錢、地位,等等都無法誘惑她,也就意味著無法控制她,她只屬于她自己。她愿意玩時,就可以在興欣這里一直玩下去。當有天她一點也不想玩了,那誰能留住她?拿什么來留住她?合同?強行解約,不就是賠錢嗎,那對這位來說也算問題?

    強勢的身份背景,凌駕在了這個社會的契約精神之上,這有些不公,也有些無奈。唐柔,只能期望她的自身品格了。所以方銳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于是葉修挑在這個時候開口了。

    “興欣的未來如何。都是需要手把手去創造的嘛!你只想當個局外人,坐享其成去搭順風車,太猥瑣太狡猾了!敢不敢一起來創造未來。敢不敢一起來經受你所謂的職業圈的無法想象的金錢、地位的誘惑?”葉修說。

    方銳沉默。

    是的,他只是在擔憂興欣未來會留不住人。但是他自己呢?他自己如果也成了興欣的一份子,到了那一天的時候。是不是也會動搖?在懷疑別人之前,是不是也該先堅定一下自己的信念?如果大家一起努力,打造出一個完善的團隊,何需擔心這許多?有人走了,再有人來補就是了。

    是的,就該這樣才對。

    方銳猛得一拍桌子:“我來興欣!”

    “太好了,歡迎。”陳果激動極了。

    “有我,冠軍沒跑了!”猥瑣流的家伙,似乎都有一種打腫臉充胖子的自信感。

    “好。那我們就來談一下合同問題。”葉修說。

    “靠,大家不能先一起感動個三五秒鐘嗎?”方銳郁悶,眼下氛圍多好,談錢的話,多少還是有些破壞的。

    “感動個什么勁啊!你是新人嗎?”葉修說。

    “合同怎么說。”方銳問。

    “你看我們現在是很窮的,十幾個人吃飯就十個菜,連湯都沒有……”

    正說話。包間門被敲響:“麻煩開一下門,湯來了!!”

    坐在門旁的喬一帆連忙過去把門打開,服務員端著湯滿頭大汗進來:“門反鎖了,沒打擾到各位吧?”

    “沒事沒事。”陳果招呼著,服務員放下湯趕緊閃人。方銳看著葉修:“卑鄙!”

    “反正就是沒錢!”葉修拍桌子,“650萬的合同不可能。65萬吧!”

    “我靠不要太過分啊!哥好說也是個全明星好嗎,這合同說出去我還混不混了。”

    “對外你可以說6500萬啊!”葉修說。

    “你當大家都是傻的嗎?”

    “那你說要多少!”

    “減一些沒問題,怎么也得500萬吧?”方銳說。

    “500萬,你要臉嗎?全明星很了不起啊,哥全明星的次數堆滿你面前的骨碟啊!所有榮譽拿出來你就直接被活埋了你啊!哥這樣的身份地位,在興欣為求一份合同每天在老板門外哭啊,幾乎就要去跪舔了!你什么身份啊在哥面前說500萬!”葉修說。

    方銳一時語塞,半晌后哭喪著臉:“不帶這樣的啊!”

    “年輕人,不要總算計錢錢錢,你怎么不想想你來興欣會贏得多少榮譽呢?那可是多少錢也買不到的。”葉修說。

    方銳再次無語,這人怎么就這么無恥呢,把個冠軍說得好像門口攤上的豆沙包一樣隨手就來。真要是說百分百能拿個冠軍,方銳一分錢不要都愿意,U www.uukanshu.com但問題是冠軍這東西哪這么有譜。

    胡攪蠻纏夠了,陳果也終于出來說點正兒八經地大實話:“目前我們經費確實較緊張,你的合同外,還有和呼嘯的轉會費不知會談到多少,這頭一年,就先300萬你看呢?”

    “和那貨一比,老板你真是好人……可這……”

    “這確實也降了太多,不過,頭一年艱苦點,來年情況好轉,我們再提,你不放心的話寫到合同里也沒問題。”陳果說。

    “這……好吧!”方銳終于點頭了,他來興欣,本就沒想要拿大合同,對于這都有心理準備,他來,想要的到底還是一個全新的未來。

    ================================

    白天的更新!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書。 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系。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看最快更新,就來>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