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10比0,絕對的橫掃,沒有比這更凄慘的結果了。

    討厭興欣的,此時心中都在暗爽;支持興欣的,此時在為這樣的結果感到擔憂。刻薄一點的,已經開始迫不及待地吐槽:保級的基礎上爭取總冠軍?哈哈,前半句我們已經看到了呀!

    事實上,初入聯盟的新隊,被冠軍橫掃,這簡直太常見了。上賽季的義斬,也是在飽含期待的情況下,被輪回打了一個大零蛋回去。

    當然,義斬所受的期待和興欣不可同日而語。在無數人的心目中興欣已經不是一支弱旅,三個全星的陣容,讓人們覺得他們有資格跟聯盟任何戰隊一戰。結果同樣和其他新隊一樣被橫掃,這個實在讓人有些意外。

    賽后的記者招待會,各方記者早已經到齊,正主還沒來,他們就已經竊竊私語地討論了許久。揭幕戰中的這一場,原本不會太受關注,畢竟一般都是強弱懸殊到極點的比賽。這一次因為是興欣,讓大家以為會有看點,卻沒想到也是和以往一般無二的一邊倒結局。

    終于,興欣的選手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來到了招待會現場。根據聯盟規定,賽后記者招待會的出席人員至少需要三人以上,一起來也行,輪著來也行。而現在,興欣出現的選手有四位,葉修、蘇沐橙、方銳、包子。

    三位全明星都出來了,記者們覺得很滿意,但是并不滿足。興欣戰隊現在在人們眼中到處都是話題,他們恨不得自己的問題讓興欣的每個人都回答一遍。藍雨的前隊長,都30多歲的爺爺級選手魏琛呢?美女新人唐柔呢?冠軍隊出身轉型轉投興欣的喬一帆呢?水平并不高卻敢玩難度.1的召喚師小子呢?還有神之領域里有名的那個拾荒者呢?還有身為重要治療但水平尚有差距壓力山大的那個牧師呢?這些人都坐上來嘛!那樣才夠過癮啊!

    只是現在當然是沒得指望了。

    四人一出場,記者們就仔細打量著這四人的神情,想看出如此慘敗對他們有什么樣的影響。但是,他們看到的是四張神情自若的面孔,哪怕是包子,這個初入聯盟的新人,也表現得鎮定自如。說起來。這位不過是在挑戰賽最終回的時候參加過那么點新聞發布會吧?就已經修煉得如此有職業氣場了?

    轉眼功夫,興欣四位已經落座,那邊主持宣布發布會開始,記者刷刷刷舉手,葉修隨意點了一個。這位起來問的,當然是眾望所歸的問題。

    “首回合比賽就被橫掃,您現在是什么心情?”記者問。

    “我很平靜,但我看大家好像有點不淡定啊。這樣的結果不是很常見。你們在慌亂什么?”葉修反問。

    慌亂?我們哪有慌亂,我們這是因為有話題激動好嗎?記者紛紛腹誹,但是起來提問那位卻被這反問給問住。其他人可以肚子里吐槽。他總不方便說“你們被橫掃我們好激動”這樣的話吧,一時間張了個嘴,就回了一個“啊?”

    “歷屆聯賽的新隊上來被冠軍橫掃并不少見吧?我們興欣向來低調。所以就和大家一樣了。”葉修說。

    “呃……這個,好像還從來沒有一支新隊一入聯盟就高喊要爭冠的新隊,這是……低調嗎?”終于有人忍無可忍,站起來吐槽了。

    “那是你們不了解啊!”葉修說,“當初義斬新入聯盟,本來也是想爭冠的,是我勸他們,要低調啊!后來他們才沒說要爭冠的事。”

    這回答可算是個小爆料,現場記者迅速把這一情報轉交在另一現場的同事。就這么巧。另一邊也正是義斬結束比賽后的新聞發布會,正巧是義斬戰隊坐在臺上。接到這情報的記者叫那一個踴躍,本來已經沒什么問題眼看就要結束的招待會,突然所有記者一齊揚起了手,拼命地朝前舉啊舉。

    這突如其來的熱鬧把臺上坐著的樓冠寧給嚇了一跳。自己剛剛的說話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樓冠寧一時沒敢叫記者,連忙先自我檢討了一番。在反復確認確實沒什么問題后,這才小心翼翼地。點起了前排的一名記者。

    這記者激動啊,身子還沒站直呢就已經在說話了:“在興欣戰隊的記者招待會上,葉修大神透露上賽季的義斬原本目標也是爭冠,是在他的勸說下才沒有這樣……嗯……嗯……,請問有沒有這么一回事。”這記者甚至都沒有完全措辭好。

    樓冠寧頓時一頭汗。這咋也被爆料了呢!奪冠什么的,義斬也就只敢當玩笑話。真說出去那不是落人笑柄嗎?

    “玩笑,那都是玩笑。”樓冠寧連忙說著。

    “是嗎,那這次義斬聲稱保級的基礎上爭冠,是不是心底里略有一點這樣的野心呢?”記者問。

    “這樣的野心,又有哪個職業選手會沒有呢?”樓冠寧這時緩過神來了,開始侃侃而談,一點小爆料而言,還能真難住他嗎?

    而興欣記者招待會這邊,葉修卻也正在席上大發議論:“說起來,聯盟一直以來的安排,不是應該另一支新隊去挑戰賽冠軍隊的嗎?怎么這一次突然安排我們走挑戰賽殺上來的隊伍上了呢!突然的調整真是讓我們措手不及啊!原以為是要對付霸圖那幫老鬼呢!”

    老鬼!你自己也是吧!!!

    記者們憋屈啊!他們真的超想吐槽啊!但問題是他們想吐槽的內容在這種招待會上實在不好直說啊!記者們頭回覺得他們就像是弱勢群體,看葉修在臺上東拉西扯何等瀟灑,他們超想插話卻因為插的內容肯定不太合適只好憋在肚子里。

    “您的意思,是聯盟賽制的安排,導致了興欣這回合不理想的發揮嗎?”他們只能如此一本正經地發問。

    “我可沒這么說。”結果葉修進行了閃避。

    “那么請問您對您個人本場的發揮怎么看呢?”有記者問。

    剛結束的比賽里葉修先在擂臺賽出場,第三關守底,最終和輪回守關大將周澤楷遭遇,落敗。而后團隊賽里,輪回的攻勢更加強勢生猛,興欣最終也沒能糾纏太久。單把葉修的表現拿出來的看的話,兩番出場,表現都是不過不失,沒有什么惡心失誤,但也沒有什么驚艷的亮點。

    “嗯,太久沒打職業比賽了,手有點生。”葉修如此回答。

    這個……讓人怎么說呢!他確實太久沒在高水平聯賽中打了,肯定對狀態有影響,但是打嘉世的時候好像還是挺生猛的啊!這個說法,到底算不算是成立的呢?

    記者們疑惑著,目光移動,落到蘇沐橙這,正準備問呢,蘇沐橙已經主動開口了:“我也太久沒打職業比賽了,手有點生。”

    蘇沐橙在個人賽中遇到了輪回副隊長江波濤,惜敗。

    復制粘貼嗎!記者們怒。但問題是,蘇沐橙確實跟著嘉世出局一年,沒有高水平聯賽,最終最嚴苛的考驗,也就是對興欣,說法……是成立的吧?

    于是目光再轉。

    “太久沒玩氣功師了,手有點生。”方銳說。

    好吧,結果雖然又是粘貼手生,但至少,這個理由應當是完全成立的。七月下旬轉會,開始換用氣功師。目前才過了一個多月,首次在職業場出戰,尚且生硬實屬正常。方銳在擂臺賽第二席出戰,結果輪回孫翔首位出戰,擊敗了興欣首個上陣的唐柔后,差點一挑二把方銳也給爆了。后來雖然還是方銳勝出,不過第二回合沒多會就敗了,幾乎就是留了兩個人給葉修,而且兩個人中包括周澤楷。

    “你行的,看我真誠的眼睛。”方銳下場后對葉修說著,被一腳踢飛了。

    記者收獲了三個“手有點生”,然后,望著了興欣第四位,包子,個人賽第二個出戰,敗在了輪回全明星柔道呂泊遠的手下。比賽中包子也給了對方幾次驚嚇,對新人而言,可以說是雖敗猶榮了,他完全可以對自己今天的表現感到滿意。

    但是,包子在看到大家望著他后,立即參考前面三位的答案,隨即說道:“從來沒打過職業賽,手有點生。”

    泥媽!這什么意思?意思是你要是不手生的話,就要把呂泊遠給干掉了嗎?其他人或者是脫離職業圈太久,或者是換了職業,所以會有“手生”的退化,你一個純新人,你哪來的手生啊,你手本來就是生的,你熱過嗎?

    吐槽!但又是全在肚子里面,完全說不出,記者們難受啊!有人捂著腰都退場了,這是氣岔氣了吧?

    “興欣這賽季會有怎么樣的未來啊,幾位覺得?”有記者還在堅持提問。

    “在保級的基礎上,爭取冠軍。”葉修嚴肅說。

    “爭取冠軍。”蘇沐橙說。

    “UU看書 不然干嘛來了?”方銳說。

    “保級呢?忽然不要了嗎?”包子看到兩位照老大的思路,把保級給吃掉,頓時不滿。

    “都奪冠了,還用保級嗎?”方銳教育包子。

    “有道理啊!”包子感慨。

    實在……堅持不下去了。記者們潰散了。但是他們至少采訪到了兩件事。橫掃什么的,根本傷不到興欣的士氣。再有,方銳,在興欣融入的真好啊!至少氣質上是的。

    ============================

    今天也一更。在《公主志》連載了13個月的“網游之江湖任務行”即將寫完大結局,我說,會不會有人還不知道其實這一年有開了這么個連載呢?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書。 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系。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看最快更新,就來>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