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葉修第一個走上了興欣的比賽席,驚訝的不只潘林,現場觀眾,還有百花戰隊的選手,都為此感到詫異。

    一般慣例之下的安排,核心大將都會出現在擂臺賽里去努力爭取那兩分,罕有出現在個人賽的。興欣如此安排,是直接放棄了擂臺賽,準備主攻個人賽這三分嗎?

    現在多想這些已無必要,出賽名單都是賽前就定好的。百花戰隊,曾信然出現在了客隊的比賽席上。

    誰是曾信然?

    這場比賽之前,沒人知道。

    這是百花戰隊本賽季從他們的訓練營里剛剛提拔起來的新人。向聯盟遞交新賽季注冊選手名單時,勉強可算是他的名字第一次在職業圈的領域亮相。再然后,就是電子競技周報在9月1日刊登的第十聯賽20支戰隊陣容大盤點,凡是正式注冊的選手,當然都會出現在名單中。一些比較重要的轉會,會有一個扼要的介紹,但曾信然僅僅是列了一個名字而已,他就這樣不動聲響地出現在了百花陣容中。沒有專為他而開的發布會,更沒有記者想到對他進行專訪。

    這不是一個集萬千寵愛的新人,但他的才能到底還是讓戰隊愿意給他一個機會。他成為了正式選手,而后就是等候上場的時機,然后,通過自己的表現來贏得在這個圈內生存的空間。

    揭幕戰,百花沒有派他上陣,曾信然枯坐了一場板凳,但他沒有氣惱。除了極個別所謂的天才,這幾乎是每個新人的必然經歷。百花戰隊的人對此更有感受。因為他們是眼看著一位選手從訓練營走出,正式簽約,而后從板凳坐起,到取得一些零星的機會,再到漸漸成為主力,成為核心。再然后,成了聯盟頂尖大神。

    唐昊!

    對于從板凳新人來說,沒有比唐昊的故事更勵志了。

    而曾信然,他繼承的正是唐昊離開百花后空出的流氓角色:德里羅。[]他心中也在暗下決心。要像唐昊那樣,從板凳上打出一片天空來。而現在,聯賽第二輪,他就已經得到了機會。對唐昊的經歷特別了解的他,知道這比當初唐昊還要早一些拿到機會,這讓他十分振奮。

    他激動,他興奮。一晚上都沒有睡太好,現在他終于站到場上了,而他要面對的選手,是葉修。

    沒有人不知道葉修昔日的成就,但是對新人來說,這沒有太大的壓迫感。因為那段輝煌的時期距離現在太久遠,得是接觸榮耀十年以上的玩家才有機會親眼目睹。曾信然沒有這么老的資歷,他接觸榮耀。再到入百花訓練營時,葉修身上已經被打上了過氣的標簽,再然后。葉修退役,然后又回來,嘉世解散,紛紛亂亂,一地雞毛。曾信然羨慕這種頂尖大神能折騰出來的熱鬧,但是對于葉修的實力,他也是這次全隊備戰興欣時才開始了解,和其他人一樣,對于千機傘散人的認識他們只能停留在理論,無法從實踐中得到啟示。

    百花戰隊為此苦惱。曾信然倒是挺放心的,因為他不覺得自己有機會和葉修相遇。他只是出戰一場單人賽,團隊賽沒有他的事。他不認為自己會在單人賽中遇到興欣的核心大神。

    結果不認為會發生的事,到底也發生了,他這個初出茅廬的新人,職業生涯的首場比賽。偏偏就遇到了榮耀最身經百戰經驗豐富的大神。

    現場的送給葉修那如潮般的掌聲,讓曾信然半邊身子都發麻了,他發現職業比賽真的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樣簡單,這么大的場館,為什么會有這種窒息的感覺?興欣這是剛入聯盟的新隊,竟然有這么多觀眾支持?真是好吵啊……

    曾信然進到比賽席,這是完全和外界隔絕的空間,但是他的腦中依然紛亂。那種喧鬧窒息的感覺停留在他的腦中,完全無法揮去。

    一分鐘了,葉修這邊的君莫笑早已經登錄完畢,進入對戰房間準備妥當了,曾信然這邊卻還毫無動靜。

    怎么回事?現場有了騷動,裁判也立即有了動作,去曾信然那邊確認情況,而后他就看到了一位身子僵硬,神情繃得極緊的選手。[ 看小說就到~]

    是壓力。

    裁判也是經驗豐富,這種模樣見過不只一次兩次,一看就知這位選手是太緊張了。

    “準備好了嗎?”裁判嘆了口氣,他知道這位選手絕沒有準備好,但是比賽制度不會無何止地讓他準備下去。他只能如此確認一下,好了,就立即比賽,沒好,那么,就算棄權。

    曾信然當然也知道規矩,連忙點了點頭,而后在裁判的示意下,刷卡登錄了他的角色,進入房間,準備比賽……

    倒數很快結束,君莫笑、德里羅,雙方角色進入了比賽地圖。

    德里羅,唐昊昔日所用角色,在唐昊在時,也曾被百花用心打磨過一番。不過在唐昊離開后,百花重拾他們狂劍彈藥的昔日組合,德里羅就不再是被重點看顧的帳號了。而后75級大更新,德里羅當然也不會是優先拿到資源的角色。現在它被交到了一位新人手中,角色裝備絕大部分還都是昔日唐昊使用時的模樣,有進步的地方,也是通過75級橙裝而不是銀裝實現的。

    如此對比之下,興欣角色上的弱勢,在這個德里羅面前就不怎么明顯了。君莫笑千機傘是70級,身上銀裝雖然沒有,但一身75級橙裝,也堪比70級銀裝的屬性了。至于細節上的適合,說實話那是豪門才有資格講究的。

    一進比賽,葉修就操作著君莫笑果斷朝前沖去,曾信然呢?這時還在真人半僵直的狀態下,他還在整理情緒,半天都沒動作。

    觀眾又不知曾信然此時的狀況,乍一看賽場上的表現,老將急吼吼地撲上去了,新人倒是很沉穩地停留在原地,這兩人,是倒過來玩了嗎?

    觀眾不知曾信然的狀況,葉修同樣不知。這種初出茅廬首戰的新人,葉修也無從了解起,只能通過比賽逐步觀察。

    結果君莫笑沖到中間,卻不見對手。

    戰術走位?

    這已是職業選手下意識的一個判斷。葉修立即留意中圈附過地形。這陣是興欣主場。圖是興欣選的,葉修閉著眼睛都不會在這圖上走錯路。瞬間留意了幾個可能的偷襲切入點,沒發現對手動靜。

    玩猥瑣?

    來源于經驗的判斷層出不窮,流氓這個職業是完全可以猥瑣起來的。于是葉修警惕著,視角觀八路,指揮君莫笑朝前移動,當中數次故意賣破綻。無人理會。

    百花的曾信然這時還在刷新點調整狀態,一直未動,觀眾上帝視角啊,都分外摸不著頭腦。有看過興欣挑戰賽比賽的,紛紛往興欣選手席上找魏琛看,這個原地不動的猥瑣,和這位老選手很似啊!興欣曾經用這樣的手段打擊過別人,今天。是報應來了嗎?

    這要是挑戰賽,觀眾難免又要有些小期待小沸騰了,但是現在不一樣啊!現在是正式聯賽。這里是興欣的主場,雖然人氣還不能和昔日嘉世相比,但絕對足夠讓中小戰隊艷羨了!現場觀眾多,那意味著門票收入多,這算得上是戰隊擁有的主要日常收入了。

    于是作為興欣支持者的現場,此時就都有點小擔憂了,都怕百花這個不知來歷的新人有什么怪招。

    現場氣氛一下子就凝重了,大家看著君莫笑逐漸朝德里羅接近,而德里羅呢,沉穩依舊。

    終于。兩個角色相互出現在了視野內!葉修看到了德里羅,曾信然也看到了君莫笑。

    再然后,德里羅,沖上去了!

    筆直的,絲毫不走彎路的,完全沒有什么戰術代入感的。就是那樣直白地沖了上去,一副一決勝負的模樣。

    肯定有陰謀!

    觀眾們都在想著。真要就是這樣一決勝負的話,早干嘛去了?難道是站在原地以逸待勞?老實說榮耀沒有這種以逸待勞的說法,好多選手進入比賽未遇對手時會有一些毫無目的的無效操作,往往就是為了熱了熱,同時集中注意力。像曾信然這樣動也不動的干等,肯定是要有陰謀的嘛,比如說當初興欣的魏琛……

    觀眾沒來及想下去,因為場上已經發生了碰撞,百花的曾信然,所有人心目中的陰謀家,在上來交第一回合,角色就飛了。

    觀眾呆了,葉修也有點詫異,他也是120個小心過來的,一個落花掌后邊藏著數個變化和后招,結果直接一掌就拍飛了?

    后招啊……

    君莫笑戰矛揮舞了一下,居然打空了,這在葉修這種老手身上可是罕見的失誤,實在是這一掌就拍中太意外了。

    然后就見被吹飛的德里羅,在落地的一瞬間,身子似乎抽了一下,UU看書 w然后,趴下了。

    搞什么?

    葉修目瞪口呆,受身操作都失誤,這是……職業選手?

    葉修甚至都有點恍惚了。這是職業賽場吧?自己這不是在網游競技場或者是挑戰賽里虐菜吧?

    陰謀?葉修沒有上前,君莫笑施展出遠程攻擊手段,一通猛轟,然后,心里踏實了。

    陰謀是不可能的,要是陰謀這也演太過火了。眼前這位,只是不知什么原因,狀態無比糟糕罷了。君莫笑沖上前去,再沒有任何遲疑,三下五除二,解決了對手,勝利。

    現場觀眾已經目瞪口呆地忘了掌聲給主隊加油了。什么情況?這勝利也太輕松了吧?百花在放水嗎?

    ==============================

    更新來嘍,接著寫,還有一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