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因為緊張這樣尷尬輸掉比賽的新人,曾信然不會是第一個,也絕不會是最后一個。[WWw.YZUU點m]但是,每一個新人在比賽前,恐怕都沒有想到自己的首戰會是這么一個尷尬的結果。

    這是興欣職業生涯中的首個積分,很有紀念意義的被葉修摘下了。然后故事記到這里就好了,摘下的過程實在沒有什么紀念意義,這并不是一場值得驕傲的比賽。

    莫名其妙的,興欣就贏了。如果說有人能明白是怎么回事,那除了看到曾信然緊張模樣的裁判以外,就要數他百花的隊友了。

    別人不知道曾信然的情況,他們對這隊友的實力當然是非常了解的。能派到在正式比賽出戰,不可能是沖著輸去,是因為他有這個實力,他值得擁有一份期待。結果他的表現是這樣不符合他的實力,百花的選手一想,就知道他是太緊張了。

    緊張很常見,但是緊張到這種程度,也著實有點奇葩。但這種情況下卻也不好給選手壓力了。曾信然下場來時,百花選手個個都很和氣,努力說著安慰的話,直到裁判招呼他們第二個單人賽的出戰選手上場。

    張偉。

    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就像他的職業生涯一樣。

    張偉是一員老將,在第三賽季出道,而后就一直服務于百花戰隊。他沒有特別突出的天賦,也沒有在職業生涯有什么突破性的成長,就這樣一直普普通通平平淡淡。充當著百花戰隊的一員。

    他看到過繁花血景席卷聯盟時的瘋狂,看到過孫哲平傷病退役時的黯然神傷,看到過張佳樂獨自奮力拼搏,也看到過唐昊從一個板凳選手迅速成長為聯盟的頂尖大神。這一切都發生在他身邊,他也算經歷著,卻從來沒有左右過變化,他始終只是百花中很普通的一員。[WWw.YZUU點m]這樣的選手其實有很多。他們并不太起眼,不會經常上媒體,不會頻繁在玩家口中被提到。但是,他們確實也是這個聯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像生活中最多的總是普通人一樣。職業選手是榮耀玩家中不普通的一群人,而張偉他們。則是職業選手中最普通的一群。

    百花客場挑戰興欣,單人賽第二個出陣的,就是普通選手張偉。

    張偉上場,進入比賽席,刷卡,登錄游戲,進入比賽房間。這一切他已經重復了很多年,他不需要任何準備,就好像吃一碗飯一樣簡單。進入房間后,很快。他看到他的對手進來了:包子入侵。

    哦,是那個有些莫名其妙的選手。

    張偉心下立即浮現出他們賽前的研究。而這個叫包榮興的選手,得到的就是這樣的評價。這人吧!操作功底是肯定的,只是戰斗發揮時好時壞,如果只是這樣就當作是一個狀態不穩定的選手就好了。但偏偏這家伙。有時候好的會變成壞的,壞的卻又折騰成好的,毫無規律可言,這實在讓人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戰術去應對,最后定下的方案,就四個字:見機行事。

    結果現在見機行事的差事撞到張偉頭上了。

    倒數。載入比賽。

    張偉操作的角色是魔道學者,名字叫森羅。作為一個在百花多年的選手,張偉雖然平凡,但位置是比較穩固的,而他的角色森羅打造的也不錯,當然,肯定是無法和王不留行相比的。張偉和王杰希本是同期選手,職業又一樣,但是他的名字可從來沒有和王杰希提到過一起,在人們看這根本是沒有可比性的兩個人。

    平凡的張偉,操作著他這個還不錯的魔道學者森羅。戰術方針是見機行事,所以張偉原本的打算是想戰術走位開局。但是,興欣所選的這圖,地形簡單,一馬平川。[]戰術走位沒有遮掩,那也出其不意不了,張偉只好讓森羅朝前沖了出去。

    包子這邊,那就更沒猶豫了,開場包子入侵就急吼吼地沖出,順便在頻道里消息了一下:“決勝負吧!”

    “好的。”張偉看到對方和他交流,還回應了一下。

    很快,沒有回避,或者干脆說是無處回避的二人,在地圖中央相遇。

    流氓和魔道學者都有中短距離戰斗的能力,但相較之下魔道學者的可控范圍更方,作為魔法系,沒有點地圖炮那是說不過去的。

    張偉的起手非常樸素,森羅甩手一個熔巖燒瓶就扔了出去,這是魔道學者玩家PK時常用的起手,別丟個燒瓶,不管燒沒燒到,先限制一下對方的走位空間,對方不想受到腳下熔巖傷害的話,就只好繞……

    好吧他跳過來了!

    熔巖燒瓶瞬間在地上鋪出一攤巖漿,但是包子入侵卻在此時飛身而起,一個強力膝襲,連跳連撞,就朝森羅沖去了。

    如此還真是避過了熔巖燒瓶,但這樣的攻擊也太莽撞了吧?

    就見森羅朝旁一讓,甩袖一揮,一道暗紫陰影飛出,正是魔道學者的抓取類技能暗夜斗篷,強力膝襲的判定,是沖不正這一技能的抓取的。

    半空中的包子入侵看起來像是直接撞到暗夜斗篷里一樣,立時就被陰影纏住,跟著就從半空朝巖漿里落去。但只是這么點傷害當然太便宜了,森羅舉起掃把,本已準備繼續攻擊,誰想面前一物飛來,由小及大,瞬間蓋滿他的視野,森羅中磚。

    什么時候出的磚襲?

    張偉不知道,但肯定是搶在他暗夜斗篷之前,否則肯定會被暗夜斗篷的抓取給打斷。而現在,他已中磚,森羅想要進行的攻擊被打斷,而包子入侵落入巖漿,暗夜斗篷的束縛已解除,巖漿雖然有傷害,但不影響包子入侵行動。

    霸王連拳!

    張偉連忙想讓森羅避讓一下時,已經不及。包子入侵就在面前,直接起身按翻,不顧巖漿傷害就是一通狠捶。這樣的交換,張偉當然要吃大虧的。但是包子此時直接霸王連拳他也有些不解。霸王連拳攻擊雖猛,但這個技能結束后是沒有后續技能可跟的。這樣的攻擊機會,完全可以上來先拿小招中招鋪墊,最后霸王連拳收尾來套連擊。但包子就果斷了,直接上最后一個步驟,打完拉倒。

    是的,打完拉倒。

    霸王連拳一完,角色反滾退開,這是系統強制規定的收拾動作,無法取消。當然了,被霸王連拳狠捶在地的角色也不可能這么快時間就起來反擊,否則的話霸王連拳豈不是成了一個打完必要吃攻擊的技能?

    于是最后兩個角色差不多同時地上滾起,同時張手就甩東西。

    包子入侵是一把沙,森羅這邊則是驅散粉。對方身上有增益狀態時,就解除狀態,沒有任何增益狀態時,就降低對方的各種速度。

    兩把拋散物在空中對碰,誰也沒影響誰,各朝目標打去。因為相離較近,又都在攻擊,想再躲時都來不及,兩人同時中招,包子入侵的動作一下子變得慢了,而森羅這邊,轉視角也遲了些,被拋沙照面打中,視野直接就黑成一片。

    被致盲,并不意味著不能行動,張偉連忙操作森羅開始后跳。拋沙致盲的時間并不長,而他驅散粉的效果卻足足可達10秒。等致盲結束,他還有很充分的時間來反擊包子入侵。

    張偉這摸黑后跳,結果跳躍中就覺角色又被什么打中,一看出現的異常狀態,頓時一怔,這個……不是驅散粉會賦予的減速狀態嗎?

    以牙還牙!

    張偉頓時知道包子在中驅散粉之前是開了這個技能的,所以將驅散粉給偷學了去。但是為什么要開這個狀態,張偉真的一點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思路,哪怕是現在已經發生的,將驅散粉給偷學了去的事實,張偉都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么思路。如此一個大招用掉,利用驅散粉,也不過是將兩人的速度拉在了同一水平線,根本沒有確立起來什么優勢啊!

    茫然間,森羅的致盲狀態已解除,視野恢復,就見包子入侵已經沖上來。

    這……還有相當的距離啊!自己哪會那么隨便讓他攻擊得手呢?張偉正想呢,就見包子入侵已經手一抬,他幾乎就要操作閃避了,結果很快看清包子入侵這手一揚的,也太不是方向了。U

    那是哪邊啊?

    張偉茫然地轉動視角朝包子入侵這扔偏太多的毒針看去,結果,突然腦后砰一響,中磚,眩暈!

    板磚!哪來的?

    張偉不知道,但他有一點時間致盲,顯然是包子入侵在那時間里找角度扔出來的。但是,包子入侵也總不至于跑到他的背后扔了磚又回來,他又不會瞬間移動。

    這一磚,差不多是正面扔的,但很快自己致盲解除,結果還在模糊時,這家伙就來了一手聲東擊西,那扔歪的毒針,讓張偉把視角給扭轉了,于是,他沒看到板磚,還把后腦給賣過去了。

    這這這……

    這算是什么樣的戰術啊?從來沒聽說過啊!張偉狂暈。而且這樣的搞法,那個以牙還牙弄來一個驅散粉是什么意思啊?更不明白了……今天的又一更~~~求月票嘍!RQ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