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亡騎士迎上寒煙柔的豪龍破軍。(看小說就到葉 子·悠~悠 M)

    很多人面對這樣的局面,都會特別心疼自己的一個大招打到了召喚獸身上,召喚獸死了可以再招,很多時候對于召喚師來說并不是什么致命的損傷。

    但是唐柔義無反顧,死亡騎士迎上,寒煙柔的動作也沒有任何遲疑,沖上!

    死亡騎士呢?接受了主人的指示,哪怕心有不愿,也只能強硬頂上。寒煙柔的矛,死亡騎士的盾,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

    豪龍破軍畢竟是戰斗法師的大招之一,只是一個召喚獸,并沒有能耐可能完全化解它的沖擊力。死亡騎士沒有被撞飛,但是身子斜向后退,兩腳硬是在地上犁出了兩道溝。而它手中的戰矛,此時卻強硬地朝著寒煙柔扎了去。

    寒煙柔卻在此時身形一矮一偏,死亡騎士的戰矛擦身抹過,扎到了地上。寒煙柔斜跨一步,立時就從死亡騎士身側繞了過去。

    嗖!

    一道白影飛出。

    那只雪白的靈貓竟然是藏到了死亡騎士的身后,在此時突然發動了偷襲。

    系統自動判定的召喚獸可沒有這么智能,靈貓這一偷襲,那就完全來自于朱效平的操作了。

    這一擊無聲無息,來得突兀。卻不料寒煙柔手中戰矛一抖,竟將飛身襲來如此迅捷的靈貓扎了個正著。

    技能圓舞棍,直接就把靈貓扔在了一邊,寒煙柔腳不停歇,繼續向前。無論死亡騎士,還是靈貓,都不是她的目標,她的目標只有一個,召喚師風刻。

    靈貓的偷襲都被破,這一下顯然有點超乎朱效平的意料。雖然有了于鋒的提醒,但是他還是沒想到唐柔的操作竟然有這么快。這么準。

    魔界之花在此時發動了攻擊,一道地刺突然寒煙柔腳底下彈起。(看小說就到葉 子·悠~悠 M)但是地刺攻擊發動前也是有征兆的,唐柔不再是榮耀菜鳥,對24職業都有針對性的了解。攻入這召喚獸陣的第一步起。她就時時關注著魔界之花的動靜。就在剛剛,魔界之花的根莖部分突然一聳動,唐柔立刻知道這是要發動地刺,想也不想就已經操作著寒煙柔跳起。

    果不其然,地刺冒出,但寒煙柔已跳在半空,沒有被刺到分毫。

    斗破山河!

    戰斗法師75級大招自半空向下。悍然出手,就在這召喚獸的正中,火紅的火舞流炎直穿地殼,跟著再一抽出,寒煙柔的短發立時倒飛,滾滾的魔法斗氣以她為中心掀地而出,凡是范圍內帶血帶的東西,釋數受到傷害。朱效平雖然已經在操作著召喚獸暫避這一擊的銳氣。但依然還是避不干凈,如屬性精靈這類防御力低下的召喚獸,在這一個大招間就已被秒殺。

    “不好!”場外。百花選手席上,于鋒卻是一拍大腿站了起來。

    “怎么?”身邊隊友連忙一起跟上。

    于鋒沒有說話,只是死盯著場上局面,剛剛那一瞬間,雙方其實都沒多大問題,朱效平這邊雖然死了點屬性精靈,但那種召喚獸技能冷卻低,消耗也少,死一點,也沒什么可心疼的。于鋒在意的也不是這點損失。而是在剛剛那一瞬,他看到了周效平態度上的退讓。

    戰斗法師的75級大招斗破山河,面對如此大招,退避一下似乎也是非常合理的。但是,剛剛結束和唐柔比賽的于鋒,在這一瞬間。卻立即升起不好的預感。

    在這人面前,一步也不能退啊!

    這是于鋒剛剛比賽中生出的感慨,說起來,只是意識里一晃而過,他沒有太當成是什么經驗教訓,所以也沒有當作什么要點告訴朱效平。

    但是現在,這一幕,卻讓于鋒瞬間感受到了相同的遭遇,那一句無意間的感慨,立時就浮上了腦海,頓時覺得,朱效平要糟糕……

    朱效平當然并不這么以為。(看小說就到葉 子·悠~悠 M)他的風刻當然是安然退到了斗破山河的沖擊范圍外,此時補充被秒召喚獸,調兵布陣,已準備立即對寒煙柔發起圍攻了。

    死亡騎士!之前主防,抗了一記豪龍破軍,眼下卻又當起了先鋒官,斗破山河余威尚在,它卻已經踏進了攻擊圈。

    但是,寒煙柔卻比它還要急切,也同樣沒等斗破山河的效果全消,角色已經飛身而起,一步竄出,直朝風刻這邊逼來。

    “唉,可惜!”朱效平嘆息了一下。寒煙柔的身后,魔界之花驟然抽至的藤蔓卷一個空。死亡騎士攻擊其實只是幌子,是想掩護魔界之花完成偷襲,直接將寒煙柔卷走的。

    朱效平也不知是唐柔注意到了,還是她的急性子歪打正著救了她。總之此時她安然避過了這一擊。

    如此看來,被逼近的風刻似乎更危險來著,召喚師那近身戰的能力,可是一等一的弱。不過朱效平還是不慌不忙,風刻魔杖一抖,瞬間,風刻身影消失,死亡騎士那高大的身軀猛然就出現在了寒煙柔面前,手中那極長的戰矛已經朝著寒煙柔掃了過來。

    交替!

    瞬間交換和召喚獸位置的技能,朱效平借此將風刻轉移,并將死亡騎士一步到位地挪到了寒煙柔面前,直接繼續攻勢,時機把握的不可謂不精妙。

    唐柔卻繼續了她的悍勇。

    目標風刻不見了,死亡騎士沖到了自己面前,怎么辦?

    還是一樣,打!

    閃身避過死亡騎士這一擊,視角一掃眾召喚獸都圍上來了,寒煙柔掄臂一揮,火舞流炎足足甩出了一道270度的大弧,阻住了所有召喚獸的來勢。跟著一個后跳,戰矛抖出。

    百龍流星打!

    一個操作性的技能打出,瞬間矛影連連,一時間誰也看不清到底打出了多少擊,這技能是在系統附助下有大加速的。

    矛影閃出一個扇形,那試圖上面的召喚獸面面俱到地被點到,不斷地命中中,火舞流炎的流炎效果竟被接連觸發了三次,火線穿越其中,命薄的召喚獸當然就被格殺。

    能繼續強硬向前的,還是死亡騎士。

    就是因為這樣的特點,死亡騎士才會被召喚師們所青睞以至于成為了一個流派。但是死亡騎士固然有這樣的優點,但是同時也有著遲鈍、緩慢的缺陷。寒煙柔擊退了其他召喚獸,后跳卻也和死亡騎士有了距離,轉身再走,死亡騎士戰矛揮出,卻只能是打了個空。

    而靈貓,又在此時突然不知從哪里飛身出來撲咬。

    結果這次,寒煙柔拍出了一掌,落花掌。一邊加速了自己的移動,一邊用落花掌那不大的范圍攻擊,將靈貓直接給崩飛了。

    再然后,朱效平赫然發現,他計較中的包圍完全沒有形成,直接就被寒煙柔給擊退了,而現在,召喚師風刻那樣清晰地暴露在了寒煙柔的面前,似乎已經可以感受到那火屬性炫紋的灼熱了。

    朱效平頓時有點慌了。

    召喚師沒有召喚獸的保護,那戰斗力不是一般的渣。而交替剛剛用過,還在冷卻,臨時招喚召喚獸出來,那夠時間吟唱嗎?

    但風刻的身形,卻偏偏在這一刻消失了。

    瞬間移動……

    風刻的武器上,赫然打了同職業系的,元素法師的瞬間移動,對于召喚師來說,有這樣一個技能,生存能力大大提高。就像現在,剛剛還完全暴露在寒煙柔面前的風刻,瞬間就已經又到了他那些可愛的召喚獸的身后……

    朱效平得意,但是他還沒來及笑出來,就見寒煙柔已經轉身,沒有絲毫遲疑的,戰矛甩出,一道化身為龍的斗氣,瞬間朝著這他和他的召喚獸飛撲過來。

    伏龍翔天!

    帶抓取效果的伏龍翔天,攻擊目標也不限定是一個的伏龍翔天。這一甩出,瞬間,緊追寒煙柔身后的召喚獸不知多少被串了葫蘆,包括那個強硬的死亡騎士,也無法抗衡伏龍翔天的抓取推動。

    所有的召喚獸被推到了一起,這還沒有完,龍形斗氣還在咆哮著向前,風刻,赫然也在其攻擊距離之內!

    朱效平只顧得手忙腳亂地操作召喚獸們躲閃了,竟然忽視了自己也在這一擊的距離內,等龍頭閃到自己面前時,慌忙后跳,卻已來不及,寒煙柔最后身形的舒展,將這一技能的攻擊距離釋放到了極限,風刻終被龍頭叼住,和他的召喚獸們一起,接受了伏龍翔天接下來的魔法爆破!

    斗氣挾裹著風刻和他的召喚獸們,彌漫、消散……

    這一擊之后,終于再沒什么召喚獸存留在場了,哪怕是死亡騎士,在硬頂豪龍破軍,之后又連續硬吃多個傷害的情況下,也吃不下這大招的爆發了。

    原本喧鬧的召喚陣容,瞬間冷清下來,不遠處的魔界之花卻還是好端端的,U www.uukanshu.com花葉一張一合地吞吐著。但是從來不會是召喚獸陣容核心的它,在其他召喚獸都消亡的情況下,作用頓時大減,寒煙柔連頭都沒朝她那轉一下,幾步上前,就已經沖到了剛剛從地上翻身而起的風刻。

    這一次,他徹底沒有保護了。

    這一次,他也再沒有什么技能可施展了。

    朱效平一陣恍惚,他忽然有點回不過勁來。

    剛剛到底都是發生了什么?自己的召喚陣容,頃刻間被打爆了?

    再召?對手已經近身,哪里還會給他這樣的機會?朱效平,落敗……

    =================================

    第二更來喲!明天就要開始上班的大家加油哦!(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