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斷河,水流湍急,角色停留當中不做任何操作的話,肯定要隨浪被沖走。周光義的季冷被君莫笑直接一劍抵著脖子按入水中,此時想得是如何擺脫葉修和方銳的糾纏,怎么和水流作對這種事那都得之后再說。

    這一下到水底,君莫笑和海無量的攻擊就沒停過,而且兩人上來就搶占了有利位置。

    什么是有利位置?在這種流動的水域里,順流的方向就是有利位置。順流而下的攻擊,非旦少受水阻力,在水勢的推波助瀾下,反倒會更快。斷河這么急的水流,給予的加速狀態可真是不得了。周光義一開始還想著這兩位是要把他逼到盡頭然后直接沖出地圖,但沒幾下后就知道自己多心了。就這樣持續下去,不到盡頭,自己就已經尸體了。

    知道形勢艱難,周光義這才果斷求援。不大會后,就聽到噗通的落水聲,周光義心里一陣激動,心想應該是支援到了。而且這支援的聲音來自上游,也就是說,這一位又搶占了相對君莫笑和海無量來說的有利位置,可以利用水流BUFF來加速。

    張偉不愧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將,他沖到河邊后,沒有貿然入水,沿河追走,仔細觀察確認到了準確位置后,這才選擇了從最有利的位置入水。

    一下來,張偉的魔道學者森羅就發起了攻擊。一個掃把旋風,揮舞著掃把順流旋下,轉眼殺到了二人面前。旋轉的拍打,葉修方銳想躲勢必要讓角色讓開,可這一讓,就等于把季冷從被壓制的境地給解放了。

    但葉修、方銳是那么好打發的嗎?

    葉修的君莫笑朝旁一閃,讓位給了森羅。但跟著就拂袖一抖,暗夜斗篷揮出,就朝著森羅和季冷兩個角色縛去。

    張偉自己就是個魔道學者,這要被自家技能一招拿下未免太難看了。眼看斗篷拂來,森羅揮舞著掃把一敲。

    魔道學者在空中可以揮舞掃把完成高達六次的隨意跳躍。現在在水中,掃把掌握的功能同樣可以助其進行移動。這一敲,森羅忽然就朝水底更深處一沉,暗夜斗篷頓時甩了個空。周光義的季冷。此時比起森羅本就更有空間,借水流的沖勢,順勢急下,也將這一斗篷給避過。

    沉得更深的森羅此時已經又一次揮舞起了掃把。竟是自下朝上地朝著君莫笑打來。君莫笑呢,千機傘揮下,抖成戰矛,一個攻擊招架擋開了這一下。一旁的海無量,雙手間水紋顫動。突得朝下一揮水,氣流在水中旋轉擊下,軌跡倒是清晰無比,森羅連忙又是一揮掃把,折了下身形避過。

    興欣兩個就這么居高臨下對付起了森羅。而季冷在這一刻,好像被遺忘了一般。

    周光義郁悶無比。

    他剛才躲避時的順流急下其實心中也有點小謀算。他想得是自己這樣一急下。興欣兩個勢必要追,張偉的森羅在低位只要稍等,立時就能再搶到有利的上流位置。

    哪想他一游開,那二人根本看都不看他,卻是追著森羅打了起來。

    季冷是脫身了,但問題是周光義能看著張偉被打而不上去援手嗎?自己那點小算盤。太實誠,在這兩位面前根本就不夠看啊!

    周光義的季冷乖乖地又殺回來了。但是葉修、方銳就在這短暫以二敵一的時機。已經又一次搶到了有利的上流位置。季冷回來了,跟張偉的森羅一起處在了下游。

    位置上是下游,形勢上也是下游……

    河岸上,并不放心張偉、周光義二人的鄒遠等人無心和興欣過分糾纏,召喚師風刻的召喚大軍此時承擔著阻礙敵人的作用。但是在槍炮師的遠距離重火力面前,一般的召喚獸到近身時也基本被轟殺得差不多了。死亡騎士倒是堅挺,但是這個在行動速度上有重大缺陷的召喚獸,在無配合的情況下進行阻擋,只會被人輕易繞過,根本沒什么用。

    眼看著自己的召喚獸一次一次被喚出,被轟殺,朱效平心疼得要命。召喚獸死了是不傷風刻的血,但是每一次召喚都需要消耗法力。所以每一場戰斗中的每一次召喚,都需要慎重計算,每一個召喚出來的生物都要做出有價值的貢獻,就好像其他職業每一個消耗了法力的技能出去,或造成傷害,或擾亂節奏,或牽制住目標,總得盡可能地有價值。

    而現在,風刻的召喚獸固然起到了掩護他們的作用,但這消耗的未免有些太快了。以朱效平的比賽經驗來看,這一場他的消耗節奏有些過快了。

    不能再這樣下去,否則法力過早的干涸,風刻將徹底淪為一個場上的廢人。

    “你們先去,我來掩護!”于是朱效平在頻道里毅然說道。

    他決定了,要鋪開陣勢和興欣這三位好好周旋一番。他是召喚師,可以召喚出很多親愛的助手,他應該具備這樣的能力。只是這樣一位地避讓,讓召喚獸充當炮灰,看起來并不明智。朱效平甚至感覺對方可能是在有意地進行這種消耗,從沐雨橙風的攻擊節奏中,他讀出了這種意味。

    “好!”鄒遠和莫辰楚沒有太遲疑。召喚師這個職業,確實在場上應該有著一拖二甚至一拖三的能力,因為他從來都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正面對手,朱效平可以細心地操作控制好自己的召喚獸,不會那么輕易被對方消滅。他召出了死亡騎士,掩盾挺上,風刻自己緊緊地隨到了死亡騎士的身后。這一次他不會距離對方尚遠就擺出召喚獸,他要正面操作,利用死亡騎士的掩護沖到足夠的距離后再擺開召喚軍團。

    當然,死亡騎士的移動比較慢,對方如果誠心要保持距離大可以辦到。但如此朱效平的阻撓任務也算完成,頂多付出一個死亡騎士的犧牲,比起之前一個接一個的召喚獸被叫出給他們留守身后要廉價多了。

    轟轟!

    炮火不斷地在死亡騎士的盾牌上炸開。死亡騎士的身形也有晃動,但步伐依然堅定。不出朱效平所料。對方不會為了擊殺這個死亡騎士還擺開了放風箏,他們沒有停速,直接追來。但是這一次,有自己在,他們休想輕易繞過。

    一灰寸拔刀揮舞,刀鋒上流轉著鬼神之力。

    要放鬼陣嗎?

    朱效平看得清楚,靈貓被召喚放出。召喚陣干脆就在距離一灰寸不遠的地方。在死亡騎士的掩護下,朱效平根本不怕打斷。

    放出的靈貓敏捷地撲向了一寸灰。被攻擊。或是閃避,鬼陣的吟唱都會被打斷。由沐雨橙風去轟開靈貓,那這邊的火力壓制會松解,乘勢可以沖上。

    有操作。果然大不一樣啊!

    朱效平對自己的狀態相當滿意。按說今天感覺不錯啊!擂臺賽上怎么會被一個新人打暴呢?真是想不通……或許,今天是那美女的幸運日吧!沒見于鋒都被她正面給攻下了嗎?說起來,那美女現在還在興欣的第六席上,如果她出戰。又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呢?

    朱效平覺得局面掌握不錯,倒還有心思想想別的。狀況也正如他所料。靈貓速度極快的糾纏騷擾,讓一寸灰無法釋放鬼陣。而這種又快又小的近戰離攻擊手,又實在不是槍炮師和陣鬼兩個職業容易應付的。朱效平抓緊時機讓風刻進行召喚,很快軍團成型,魔界之花這種不靈活的召喚獸就沒有選擇了。在槍炮師和陣鬼面前。它的作用實在有限。

    嗯,槍炮師和陣鬼。

    咦?槍炮師和陣鬼?

    還有一人呢?興欣的牧師呢?

    朱效平突然發現。興欣的牧師小手冰涼不見。風刻一直躲在死亡騎士身后,雖然很注意觀察局勢,但視角到底有所局限,居然到了此時,軍團成型,風刻以統帥之姿威風凜凜站出時。赫然發現對手少了一個。

    “對方牧師擺脫了!”朱效平連忙在團隊頻道里送出消息。

    擺脫,這個用詞算是相當給自己臉上貼金了。事實上他也就是阻撓了一下。根本沒有完成糾纏限制。

    攻擊!

    朱效平一邊指揮召喚獸們沖上,一邊也在留意四下,試圖找到小手冰涼。而后就發現那邊石林的一個入口,小手冰涼,恐怕是從這里進去了吧?

    這里進去的話……朱效平腦中閃爍著,如此一張大家都熟的經典地圖,作為職業選手,還是可以在腦中清晰勾勒的。

    這里進去的話……

    會路過刷新點!

    刷新點,也就是換人區。在興欣戰隊極其有限的比賽資料中,他們就用過這樣的戰術,讓治療退場,換一個攻擊手進來。

    而現在興欣可以換上的這位攻擊手,恐怕已經不會有人再置疑她的強力,至少百花不會。

    朱效平心念連閃,連忙發出消息:“治療走換人區,很可能替換寒煙柔上場!U ”

    “寒煙柔上場?現在?做什么呢?”看到朱效平消息的百花眾,此時卻沒有他那么緊張,還在公眾頻道發出了消息調侃。

    鄒遠和莫楚辰終于及時趕到,輕松助張偉和周光義擺脫局面。現在拉開了陣勢,正準備好好地以多欺少一下。

    “當然是來戰斗了。”葉修在頻道里回道,“這個地方,要治療有什么用呢?”

    君莫笑的身后,河兩岸被無法逾越的山壁阻隔,斷河呈瀑布飛流直下。從這缺口朝外望去,倒也可見一片大好風景。但是沒有用,這里,就已經是這世界的盡頭。

    ===============================

    上一章的章節號又錯了……我們只好再跳躍一次……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書。 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系。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看最快更新,就來>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