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包下半段的問題比較多,于是給他的復盤進行了很久,這在吵吵嚷嚷中結束。再然后,就是蘇沐橙和鄒遠的對決了。

    雖然是一局獲勝的比賽,雖然蘇沐橙已經是一個相當高水準的選手,但這場比賽也沒有被跳過。再高明的選手,也會在比賽中出現紕漏留下破綻。復盤,不僅僅是幫助錄相中的選手進步,讓所有人從中吸取經驗引以為戒。同時還有對對手的研究,所以無論是誰打的比賽,是勝是敗,復盤都有價值。

    復盤蘇沐橙的比賽那比復盤包就要輕松多了。好多地方蘇沐橙自己在復盤的過程中就能發現,然后和大家一起討論。

    個人賽后就是擂臺了,首場是方銳和周光義的比賽,魏琛往上擼了擼衣袖,那架式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畫面展開。

    周光義的季冷找到地圖中央,方銳的海無量不在,于是開始尋覓,一直到雙方又回到地圖正中開打。

    “前戲太多了。”魏琛這時冷冷地發言了。

    “我和他太熟了,需要讓他多一些思考。”方銳說。

    “他如果不是心存猶豫的話,你的CD流未必能得手。”魏琛說。

    “是的。”方銳點頭承認。

    而這時也出現了方銳操作海無量打CD流,轟中季冷的時刻。

    “不夠果斷吶!”魏琛感慨著。

    “說我還是他?”方銳問。、

    “他。”魏琛說。

    “那是當然。這就是我那些前戲的價值所在。”方銳說。

    “能得手一次已經不容易,居然還能兩次。”魏琛說。、

    “這場比賽的內涵你們不懂。”方銳說。

    魏琛露出不屑的表情,但卻沒有出言反駁。因為方銳說的是實話,這一場對決,是兩位相互了解都很深的好友,心理對決遠大于技戰術的較量。基于這一點的對決,再頂尖的高手也學不來。沒那份交情,就玩不出這樣的心理陷阱。而后技術較量又是基于心理戰之上。各種狀況也不能走尋常邏輯,這場對決后就找了幾個非心理因素的狀況,大家分析了一下后就揭過了。

    隨后還是方銳的比賽,對陣于鋒那局。這場興欣和百花的比賽在專業人士眼中被評有三大點頭,首先就是這一陣中方銳終的那個氣功爆破,再一個當然就是唐柔的一挑二,還有就是團隊戰的集火帶走于鋒的落花狼藉了。

    百花隊長于鋒則可憐地被評為這場比賽悲劇的角色。引人注目的三大亮點。全由他充當陪襯。海無量的氣功爆破是轟到他的落花狼藉身上,唐柔一挑二上來就先干翻得是他。團隊戰集火被帶走的。又是他……

    有促狹的玩家,特意精選這三個場景,附以一些素材銜接,配樂“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做了個視頻,目前正在網上瘋傳。

    葉修在放的當然不可能是這惡作劇的視頻,點選了錄相文件,播放。比賽畫面開始。

    “遲鈍!”畫面甚至還沒有完全展開,魏琛就突然大叫一聲。嚇屋里所有人一跳,連同筆記本屏幕里的羅輯都顫抖了一下。

    “太遲鈍了。”魏琛開始滔滔不絕。“開場后的每一秒都是相當寶貴的,不抓緊時間投入狀態,任何微小的浪費都有可能埋下敗因。”

    比賽錄相里,方銳的海無量在開場后遲疑了大概3秒,然后開始行動走位。

    所有人呆呆地望著魏琛。那有關開場后的似是而非的道理,傻瓜都聽得出來是吹毛求疵。但是誰也沒想到的是,方銳居然在旁點了點頭說:“確實,如果不是開場時耽誤了這三秒,我和于鋒第一次對位情況會稍有不同,很可能會讓我搶到主動。”

    所有人再次呆呆地望過來,三秒開場時的遲疑,竟然真的影響到了整場比賽的走勢?魏琛居然不是無下限的吹毛求疵,竟然真的說到點了?

    結果下一秒方銳就已經轉頭望著魏琛:“這不是那天比賽完我和你說的嗎?”

    “嗯,我怕你忘了,幫你重點指出一下。”魏琛點點頭說。

    房間里頓時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咳嗽聲,大家連聽聽都覺得尷尬了,魏琛竟然還能如此從容。

    只有葉修不受影響,一直看著屏幕上的走位,將視角拉遠了許多,在雙方都裝入畫面后,又開始將視角縮近,后終于在某一畫面時暫停了播放。

    “對,就是這里。”方銳一邊說一邊拿手比劃著,“如果沒有那三秒的遲疑,我現在應該可以到兩點鐘方向那個岔頭,在那里對位落花狼藉將他引入的話,情況可以比實戰好很多。”

    “這里嗎?”葉修用光標在圖上圈了下位置。

    “對。”方銳點頭。

    “唔,這里的話……”葉修隨即直接切換出來了一幅求生之路的電地圖,開始了分析討論。

    “于鋒從十點鐘方向繞前呢?”蘇沐橙提問。

    “他的速度趕不上的,我……哦!”方銳一拍腦門,“我現在用的是海無量,不是鬼迷神疑。”

    “所以他還是截得到你的。”蘇沐橙說。

    “嗯……”方銳點頭,卻還在認真看著地圖,思索著別的出路。

    “這里呢!”葉修又在地圖上圈了位置。

    “這里走,如果于鋒切右路的話,他們會有一個回合的照面,有防備的話可以保持三個身位格的距離,但這還是在狂劍士的攻擊范圍內,能不能沖破,就要看具體情況了。”魏琛這時也開始一本正經地分析。

    “這里就算沖破,下一個岔口的距離不足以擺脫吧?”蘇沐橙說。

    “開風轉流云的話差不多。”方銳這次沒搞錯角色。

    “于鋒開三段斬呢?”蘇沐銳說。

    “那他得先有那個意識。”方銳說。

    人們靜靜地聽著,這樣的討論,他們有時也會發言,但是大部分時間他們的看法和見識還是難上臺面。每經過這樣一次復盤學習,每個人都會意識到很多東西。對抗的是方銳和于鋒,但是通過代入思考,把自己放到方銳,或者是于鋒的位置,再換入自己的角色的話,遇到這樣的場面可以如何應對,從分析中都可以得到舉一反三的答案。海無量可以開風轉流云,狂劍士可以開三段斬的地方,各職業同理可用他們各自的移動加速手段。

    只不過是開場三秒的一個遲疑,就分析出了很多變化。不過大家也清楚,這得具體情況具體對待。事實上早三秒還是遲三秒都不是重點,重點還是這些變化,這是復盤的意義所在。

    方銳和于鋒這一場比賽內容畢竟不太多,后也是挺結束了。

    再然后,莫凡對于鋒,誰都知道這場比賽是什么結果,照理應該沒有復盤的意義,結果葉修居然還播放了這場比賽的錄相。大家不由地朝莫凡那看去,結果這家伙還是沒什么表情,只有坐在他一旁的喬一帆,留意到莫凡放在桌下的手緊緊地攥著拳頭。

    喬一帆頓時有點擔心,他不知道葉修此舉是什么用意,是有意借此來羞辱刺激莫凡嗎?這……不太好吧……喬一帆心中想著。

    沒有人說話,比賽錄相靜靜地播放著,畫面切成了兩半,分別是兩個角色的鏡頭。很,于鋒的狂劍士落花狼藉來到了地圖正中,莫凡的毀人不倦則悄然趕到,埋伏在旁。

    “選位不錯。”葉修這時開口了。

    眾人都點頭,拾荒中奮斗出來的莫凡,在這種選位上特別有功底,眼光絲毫不輸職業級。

    “但是,有時候,好的反倒會不太好。”葉修說。

    眾人怔了怔,莫凡的目光中也出現疑惑。

    “因為好的選手,知道的并不只是你一個人。”葉修說著,將畫面視角切給了于鋒,“落花狼藉的站位看起來隨意,但事實上,對幾個伏擊點的距離都掌握得極佳,無論對手從哪個位置發動突襲,他都有足夠的空間應對。”

    說著葉修又抓起桌上那份電競技周報抖弄了一下:“左宸銳不說于鋒的站位英姿颯爽,可值5分?這可不全是嘲諷,這一站位確實非常精彩。”

    “我們再看他對視角的支配。”葉修說著,從錄相中切換出了于鋒的主視角,畫面隨著于鋒這階段對視角的控制,轉動著。

    “UU看書 www.uukanshu.com看到了吧!”葉修指了指屏幕上的某一位置,正是毀人不倦此時的藏身之處。

    “你所選擇的佳位置,也正是他防范嚴的地方。從這個位置,很難有好的機會留給你。”葉修說道。

    原來是這樣,不愧是前輩!喬一帆此時由衷的感到高興。而在之前,他真的有一些擔憂,他怕葉修的目的就只是為了羞辱刺激莫凡,如果那樣的話,他難免會覺得有些失望。但是現在,他看到的是葉修就事論事地對莫凡在這場比賽中少得可憐的表現的點評。

    只是一個選位,但葉修借此讓莫凡多意識了一下職業賽場的不同。

    在這個領域,任何人都有可能和你具備一樣的素質。好的選擇,或許反倒是糟糕的,因為那意味著大家都知道。作為一個喜歡偷襲伏擊的選手,把握好這一點實在太重要了……本月還有兩天啦!RQ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就請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書。 如有章節錯誤請與管理員聯系。本月為您推薦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絕世唐門》看最快更新,就來>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