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3比7,客場作戰的興欣最終輸掉了這一輪的對決,而且是在形勢一片大好的局面下。[]

    興欣這場比賽的出陣名單相比上一陣沒有太多變化,只是莫凡因為上一場吃牌遭罰,本場無法上陣,于是在擂臺賽由老將魏琛披掛上陣。

    個人賽三場,興欣全勝,以3比0的優勢進入擂臺賽。

    擂臺賽也同樣是方銳率先登場,比上一輪還要給力,海無量倒下時,換走了對手一條半命。而后魏琛上場,作為年齡大到出奇的一位老將,他的反應、手速都已經無法和年輕人相比,但是發揮依然不乏閃光,迎風布陣最后也帶走了對手一條命。

    2條半命之后,留給興欣守擂大將唐柔的,不過是一個半血的對手。不是于鋒這樣的全明星,甚至都不是昭華戰隊的核心,就是這支中下游戰隊中一名普普通通的選手。

    主場觀眾都已經放棄了,沒人覺得上輪比賽中一挑二的唐柔會錯過這樣的勝利。其他一些中立觀眾,則覺得很無趣,他們對這場比賽的興趣,唐柔這位美女選手要占相當多的因素。但是現在,居然只是給了她一個半條命的對手,這種信手拈來的勝利有什么看頭?

    唐柔輸了。

    現場觀眾居然難以置信般的沉靜,可見唐柔現在已經被大家認為是一個很有實力的選手。隨后,主場觀眾才爆發出興奮的吶喊!

    他們都以為唐柔是個終結者來著,誰想到居然是被終結。

    一挑二那樣光彩奪目的發揮確實很精彩。但這種精彩誰也不希望發生在自己身上。而這一次,他們昭華做到了,一個只有半條命的角色,一個實力在昭華這種隊中都只是平平的選手,擊敗了上輪一戰成名的唐柔。

    唐柔下場,她輸得當然很不服氣。

    擂臺賽,她再度披掛上陣。

    唐柔毫無疑問是一員猛將。【葉*子】【悠*悠】但是在聯賽兩輪過后,這猛將的特點就已經被看穿。昭華極有針對性的對唐柔進行了戰術布置,牽一發而動全身。興欣的節奏因此全被打亂。

    “從來沒有絕對的贏家……”備戰室里,葉修對道歉的唐柔說著。他們興欣都可以擊敗嘉世那樣的龐然大物,其他戰隊當然也有可能擊敗他們。實力就能代表勝負的話。還要比賽干嘛?

    只是這一輪比賽決定了最終勝負的因素是那么的清晰,哪怕是最普通的觀眾都可以看出是唐柔的問題。

    “復盤的時候再好好分析吧,接下來的記者招待會……”

    “我去!”唐柔說。

    葉修點點頭,沒有多說什么。唐柔從不逃避,只會迎難而上。

    興欣的記者招待會最終由葉修、魏琛,和唐柔一起出席。

    三人剛一露面,底下拍照的閃光燈就已經亮成一片,炮火高度集中于唐柔,看得出記者們的神情有些詫異。就在等待的時間里,他們紛紛猜測。都認為興欣肯定不會派唐柔出現在記者招待會上,這樣的壓力讓一個新人去承受實在太可怕了,戰隊都會對新人給予一定的保護,由老將來周旋吧?

    誰想,唐柔就這樣走了出來。走在三人的最前面,神情異常堅定。

    既然你都敢來,難道記者還會畏懼什么嗎?啪啪啪啪啪,大家先拍過癮再說。

    “嘖嘖,真火。”魏琛說。

    “嗯?”

    “不管是好是壞,至少她現在超受關注。不是嗎?”魏琛說。

    “我怎么聞到一股酸味?”葉修說。

    “切,老夫是會在乎這種浮云一般東西的嗎?”魏琛正氣凜然地說道。但是兩個人在后邊竊竊私語的樣,怎么看都是很猥瑣的,終于有記者轉了鏡頭,朝這兩位也嘩嘩嘩拍了幾張。

    三人坐定,記者們的目光聚焦唐柔,希望先從這位的面容表情上發現點什么。【葉*子】【悠*悠】結果他們失望了,沒有怯懦,沒有退縮,誰看過去,唐柔就反看回來,而后禮貌地微笑著。

    “可以開始了。”葉修說。

    記者們頓時恨不能連腳都一起舉起來,葉修隨手點了一位。

    “請問唐柔小姐!對這場比賽的發揮怎么看?”這位迫不及待地開口,這真到了急了的時候,什么“比賽輸了很遺憾”之類的場面話都顧不上說了。

    “我的發揮拖累了全隊,為此我感到十分抱歉。”唐柔說。

    唐柔的狀況顯而易見,道歉,此時看起來就是一個很平凡的標準答案,記者們顯然都不太滿意。

    “我記得在上一場比賽后,您曾經說過要試著挑戰一下一挑三,結果在這一場比賽中,卻連一個二分之一生命的對手都沒有挑過,您覺得這是什么原因呢?”一位記者帶著滿滿的譏諷問道。上一輪唐柔在一挑二之后表示要一挑三,被不少人認為太過狂妄而不爽,這位記者顯然也是其中之一。

    “輸贏從來沒有絕對。”唐柔居然引用了葉修剛剛在備戰室里說過的話,“但是一挑三,我一定會做到。”

    “網游里可不算哦!”有記者吐槽,眾人笑。

    “就在這里,職業賽場。”唐柔說。

    無比強大的堅持和自信,在眾記者們看來卻是無比的狂妄自大。一個新秀,看起來是有著挺不錯的技術,并且在某場比賽完成了一挑二的壯舉,但是單憑這點,真的就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了嗎?

    輸贏從來沒有絕對。這句話記者們也認可,但是剛剛說出這種話的人,扭臉又說自己一定會做到一挑三,這是怎樣的厚顏無恥?

    記者們不忿了,上輪之后,看唐柔不爽的人本就不少。這場栽了這樣的跟頭,還不知悔改,居然還繼續這樣大言不慚,實在是超級死鴨子嘴硬。

    “如果做不到,那怎么說?”有性子火爆一點的,竟然就在招待會上針鋒相對地叫起板來了。

    “做不到,我就退出職業圈。”唐柔說。

    全場記者驚訝沉默,結果一對竊竊私語的討論頓時顯得特別清晰。

    “你看你看,那邊那個記者好像一條狗。”魏琛。

    “別亂說,你說的是哪個?”葉修。

    全場稍一怔,跟著一片嘩然。

    “咳咳!”葉修和魏琛兩個顯然也發現自己的聲音突然被放大,在一片嘩然中,各咳了一聲,向左看,向右看,好像什么事也沒發生一樣。

    眾記者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先吐槽哪邊了。是先驚詫于唐柔竟然毫不留情地拿自己的職業生涯做賭注,還是該驚詫興欣這兩個前輩,居然一點不去保護新人,反在吐槽某個記者像狗?

    說起來,到底哪個像狗?

    記者們居然還情不自禁地互相左右打量起來,被別人打量到的都是面紅耳赤一副要翻臉的樣子。這樣看著是什么意思,是說咱像狗嗎?

    記者的思緒被興欣這新老選手給切割得支離破碎,好半天才調整回來。

    誰像狗?這個問題去糾結似乎并沒有什么意義,大家的注意力還是很快回到了唐柔的誓言。

    做不到一挑三,就退出職業圈?

    大家看看唐柔,又不忘看看葉修和魏琛。興欣的兩位前輩,是沒聽到唐柔的話嗎?這樣的話,居然沒去攔著,此時看起來好像還是一副無所謂的姿態。

    “做不到一挑三,就退出職業圈?”有記者惟恐這兩位真是思想開小差了完全不知道情況,提示性地大聲重復了一遍。

    “是的。”唐柔點頭。

    “有決心。”葉修說。

    “有魄力。”魏琛說著還帶頭鼓起掌來。

    記者們都傻了,這還是一支隊伍里最該堅實可靠的老將嗎?這兩個怎么看起來就像是起哄的?

    “兩位覺得唐柔能做到這一點嗎?”有記者順勢就問起了二人。

    “有這樣的決心,還有魄力。”葉修說。

    “其力斷金。”魏琛搶著補充后句。

    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有習慣筆記的記者都寫不下去了,這兩個就是來搗亂的吧?是吧是吧?

    但在一片亂了節奏的記者群中,卻有一位,依然非常明確地指向唐柔提問:“請問唐小姐準備用多少場來完成這個目標呢?整個職業生涯都奉獻于此嗎?”

    問完這問題的這位,一臉的得意,他認為自己找準了問題的關鍵。唐柔這個誓言,根本就是個文字游戲。做不到一挑三,就退出職業圈。但如果沒個期限的話,豈不是就將一直打下去,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一挑三,直至最終都沒有做到,于是退役退出職業圈?

    給我抖這機靈!這記者冷笑著。

    唐柔正要回答這問題,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但葉修卻突然搶向前來要發言。

    終于要來解圍了嗎?該記者一副看你們能玩出什么花樣的架式。

    “五輪之內,應該夠了吧?”葉修說。

    記者嘩然一片,居然不是來解圍,居然是給唐柔釋加了更大的壓力?

    一挑三,多少選手整個職業生涯都做不到的事,而現在,要求一個新人,在五輪之內就必須做到,且是以退出職業圈為誓言。葉修……這是跟唐柔有仇嗎?

    “五場嗎?”唐柔聽到這個數字后,居然露出愉快的笑容,“那就五場吧!”

    =========================

    今天幾更啦?(未完待續。。)

    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