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開始攻擊這才一會,一共就用了三個攻擊,美好的田園風景畫上,已經多了一堵破了個大洞的爛墻,和一堆熊熊燃燒的烈火,再加一朵升騰沉降的蘑菇云。[]

    夕陽西下,黃昏中的恬靜美景,瞬間就已經不在了。林敬言的冷暗雷從濃煙中狼狽爬出的身姿,更是為畫卷再添悲壯。

    但是一切遠還沒有完,沐雨橙風的攻擊接踵而至,轟得冷暗雷又蹦又跳,東躲西藏。不消片刻,地圖上的場景又被毀滅了四處。這副圖很美,但槍炮師對這圖卻是一種破壞性的存在,偏偏這又是蘇沐橙所喜愛的一副圖……

    林敬言現在已經連吐槽的功夫都沒有了,他所處的局面實在太被動,整幅圖轉來轉去,他幾乎就沒看到一個合適的,可以供他躲藏一下喘口氣的遮掩。這幅圖上的一切,在槍炮師的炮火面前簡直都跟不存在一般。

    真是一個脆弱的小鄉村啊!

    這已是林敬言現在僅剩下的感慨了。

    會就這樣輸掉嗎?

    林敬言無法不去這樣想。輸掉的話,媒體、記者、評論家、玩家,許多人,又都會開始指出他的老邁了吧?

    其實,用得著你們多嘴嗎?自己什么狀態,自己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老邁?老邁你個頭啊!哥現在連30歲都不到好嗎?

    林敬言的性情是比較溫和的,面對各種質疑挑釁,通常不會有什么激烈的回應。但是。沒回應,并不代表沒想法。林敬言覺得自己還行,還能打。

    是真的還行,還是……是不甘在催動著自己做出這樣的斷言呢?有時候林敬言自己也不清楚,但他還是相信自己做一場比賽時的感覺。

    這一場,很艱難。但是,這絕不是因為自己的年齡問題。

    蘇沐橙在這幅圖上發動的攻勢非常連貫。所有場景都有可能是她攻擊的助力。而林敬言,對這幅圖確實不怎么熟。不過現在熟也沒啥用了,這圖上的場景。都被毀得差不多了。

    肯定是方銳那個小子。林敬言猜得出,不過這種“出賣”是理所當然的,他也在霸圖這邊貢獻了不少方銳的情報。【葉*子】【悠*悠】可能比方銳提供的他的情報更多。畢竟,他是看著方銳從一個毛頭新人,幾經轉折后選定盜賊這個職業成長起來的。俯視比起仰視,看到的東西總是更多一點。

    真的沒有什么破綻可以利用嗎?

    林敬言還沒有放棄,運用著他那積累了八年多的榮耀智慧。

    濃煙,濃煙,濃煙……

    被槍炮師炸毀過的地方,到處都是濃煙。

    然后,這圖的風向……

    林敬言觀察著一切細節,他的身后。槍炮聲繼續大響,蘇沐橙追得相當緊。

    林敬言操作著冷暗雷,穿過了一道濃煙。好像煙霧彈的效果一般,穿過濃煙的冷暗雷頓時就看不到了。

    蘇沐橙連忙調整著沐雨橙風的位置。

    這邊的話,兩點一線……林敬言計算著。繼續移動冷暗雷。

    還是沒有?

    蘇沐橙操作沐雨橙風拉開了角度,冷暗雷,居然還是不見。

    下一步,可以走這邊……被炸掉了一半,有點低,蹲身的話……會露頭。可惜不會槍手的滑鏟啊!好吧。只能奢侈了……

    完全沒有目標的前方,冷暗雷突然一個霸王連拳的起手。

    這技能,是將人按翻在地,狂扁。那自然就會有一個前沖,將人撲翻的動作。于是這一撲翻動作,像是匍匐前進一樣,將冷暗雷從這半截墻后送了過去。

    再這邊……

    林敬言繼續小心翼翼地計算著。

    蘇沐橙失去了冷暗雷的蹤跡,有點詫異。

    居然就這樣在眼皮底下消失了?蘇沐橙毫無頭緒,只能左右亂找。

    最有頭緒的是觀眾,上帝視角讓他們知道,冷暗雷現在正在繞背。只是林敬言這一路選擇的路線,為什么就不會被蘇沐橙發現?哪怕電子屏上給出了蘇沐橙的主視角,但是,腦中沒有一定的腦補構圖能力的話,是無法想象出原理的。[WWw.YZUU點m]

    林敬言繞背,在他耐心地堅持下,居然成功了。

    現場發出驚嘆聲,主場粉絲都有點被觸動了,霸圖粉,那更是中了大獎一般的歡呼,加油。

    其實就算繞背成功,林敬言現在也還差得遠呢!完成一次漂亮的背身偷襲,也未必就能徹底拉近他和蘇沐橙此時的差距。

    開始被動的太久了啊!林敬言心里挺清楚的,所以這得來不易的機會,他更是珍惜,小心翼翼,不發出半點聲息的,冷暗雷朝前走著。

    強力膝襲!

    林敬言終于發動了攻擊,在蘇沐橙眼中消失了很久的冷暗雷乍然現身,卻已飛臨沐雨橙風身后,膝蓋重撞沐雨橙風后心,右手早抄了一塊板磚,撞完磚落,沐雨橙風傷血,眩暈。

    連擊開始!

    一段、二段、三段……

    系統統計的連擊數跳躍著,林敬言打得一絲不茍,老將操作的準確度,還是相當有保障的,他們的手雖然慢,但往往會更加穩定。

    系統判定的段數連擊,直接一套帶走對手,那太夸張,職業選手打玩家的話有可能,互相較量,根本玩不出這樣的絢爛。

    所以才有了偽連的出現。在攻勢的銜接上,偽連的作用非同小可。

    林敬言的偽連功力當然也是非同小可。連擊已經中斷了兩次,但都在精巧的偽連接擊下,延續了攻擊勢頭。

    耳光、勾拳、拋沙、攔山虎,再扔個汽油瓶……

    林敬言根本不同情況調整著攻擊方式。

    但是拋沙過后,再上攔山虎,空中的沐雨橙風突然開出了一炮。

    強大的后座力,改變著沐雨橙風的空中位置。但是攔山虎來得也很快,揮臂,朝著半空中的沐雨橙風兜去。

    一個手雷自沐雨橙風手中飛來。

    林敬言沒有去理會,他不會為了躲避這一擊而放棄正在持續的攻勢。

    攔山虎,一定要攔到她!

    林敬言咬著牙,鼠標甩動著,冷暗雷的手臂疾揮。

    轟!

    手雷爆炸的光影將冷暗雷吞沒了。

    沒有中……這一記攔山虎,終于還是兜了個空,手雷炸到了冷暗雷,沐雨橙風跟著的攻擊也到,反擊開始。

    林敬言心下有點難過。

    沒有攔到嗎?

    如果是以前……

    是的,開局被蘇沐橙壓制,那不是他年齡的錯。但是這一次,這記攔山虎失手,卻正是因為他的反應,他的手速,都有下降……

    勾拳、拋沙再接攔山虎,這個連擊,自己已經會留下空當了嗎?

    在實戰中認識到自己的不行,實在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尤其是,這個不行,再無改良的空間,發現不行,那恐怕就是永遠不行。這是歲月帶來的,沒有人可以扭轉時光。

    冷暗雷又開始狼狽。

    發現自己有點不行的林敬言,注意力也有點分散。他沒能再爭回局面,個人賽第一場,蘇沐橙勝出。

    現場掌聲一片。

    零散無組織的粉絲,在這種時候還是可以非常團結地釋放一下熱情的。

    蘇沐橙下臺,朝觀眾們揮手致意。

    林敬言下臺,苦笑。

    這次,再被噴,也沒有辦法去反駁了。

    真的不行了嗎?林敬言抬頭看看場館上方的計分牌。霸圖0,興欣1。

    只是1分而已。

    差距也沒那么大嘛!

    還早呢!林敬言忽然又想通了,既然這個連擊有空當,那以后再用的時候,要多注意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彌補這一空當,和各職業對敵時,這一空當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團隊作戰時,這空當是否需要提醒隊友掩護配合……

    回去之后,需要好好研究一下啊!

    林敬言想著,已經回到了選手席。

    “走位不錯。”張佳樂夸他。

    “哈哈!”林敬言笑了,是啊,那段走位,真的挺不錯的。自己在失去一些的時候,也得到了一些啊!在自己可以毫無破綻完成勾拳、拋沙、攔山虎的高速連擊時,可以做出這樣的走位嗎?

    “接下來看我的!”張佳樂朝林敬言豎了豎拇指,林敬言隨即也回敬了他一個。

    個人賽第二場。

    霸圖出場選手,張佳樂,角色彈藥專家百花繚亂。

    興欣出場選手,葉修,角色散人君莫笑。

    “哎呦,居然是你。”進比賽前例進握手時,張佳樂說道。

    “怕了吧?跪吧!”葉修說。

    “一會就知道誰跪了。”張佳樂說。

    “莫名其妙的自信。”葉修搖頭嘆嘆氣。

    堂堂大神,自信怎么會是莫名其妙?葉修的嘲諷根本是無的放矢。U www.uukanshu.com

    “媽的。”結果張佳樂卻悻悻地罵著。因為他清楚,單論二人交手的話,他的勝率著實不太高。

    他的百花式打法,迷惑對手,掩護自己。但葉修是榮耀教科書,彈藥專家的水平也非同小可。他比其他人更能輕易地看穿張佳樂百花式打法的技能構成,進而解讀出迷幻遮掩的秘門在哪。

    當年能單槍匹馬破了繁花血景,那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過,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

    還沒打過,誰知道呢?

    張佳樂聳聳肩,進了他的比賽席。

    個人賽第二場對決,開始……嗯,更新,你沒看錯!(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V

    葉子悠悠最快更新,請收藏葉子悠悠(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