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比較載入,地圖,魔法幻界。[WWw.YZUU點m]

    榮耀這個游戲的世界背景,也搞不太清楚到底算是什么樣的世界背影。有熱兵器,有冷兵器,有魔法,榮耀大陸兼容的東西太多。所以這個對戰地圖,是魔法幻界還是什么停車場之類的,都是存在的。

    方銳所選這圖,是一個用魔法幻化出的光怪流離的小世界,是他擅長的地圖之一。這一點,林敬言肯定會清楚,但方銳沒必要因此棄用。他擅長的地圖多了,林敬言就算全透露給霸圖,他們也猜不出這場方銳會用什么圖出戰,更不可能針對每幅圖做練習。所以選圖才是主場優勢,對方就算有了解,也根本無法做出什么有針對性的部署。

    比賽開始,分居兩角的角色開始移動。

    宋奇英是一個從未登場的新人,除了年齡,職業,沒有任何資料。雖然只有17歲,但方銳并不敢小瞧他。韓文清這賽季完,可就徹底打滿十年了,他的日子這兩年里如果還不到頭,那就真該抓起來好好研究研究了。

    霸圖需要新人逐步上位,這一點毋庸置疑。而宋奇英的這個年紀,倒是相當合適。現在起打一打比賽,實戰鍛煉繼續成長,兩三年后差不多就可執掌大局了。

    雖然霸圖有過走眼的紀錄,但是一個被重點培養為核心的選手,實在還是無法讓人對他掉以輕心。開局后,方銳采取了低調路線。迂回前進,戰術走位。

    地圖中有各種魔法光影,這些光影無法摧毀,有一些觸碰的話,還有可能造成傷害。方銳對這地位上的魔法分布算是了如指掌,但如果選手對圖較陌生的話,那打起來會異常艱難。

    個人戰三場。興欣三人的選圖,都相當有特點。蘇沐橙選了一幅事物可摧毀的風景圖,葉修選了一個干脆啥也沒有的擂臺圖。方銳,則選了一個什么都不可摧毀的魔法圖。

    迂回走位后的方銳,在差不多接近正中的位置。朝外瞄了起來,結果卻沒有發現長河落日的蹤跡。[WWw.YZUU點m]

    也戰術走位了?方銳略意外。這可是韓文清的接班人,雖然說選手風格肯定會有不同,但若是相對接近一些的話,過渡起來總是更加輕松容易的。如果有可能,戰隊當然可以希望自己打得熟的核心風格能一直運轉下去。

    “戰術走位呢?有性格啊!”看不到對手,方銳開始在公共頻道進行垃圾話攻擊。

    話出,對方還沒回,觀眾們都先面面相覷了。

    因為他們知道,宋奇英并沒有采用戰術走位。他是朝地圖正中去的,還未到,只不過是因為他實在是移動得太慢了一點。

    毫無對手毫無騷擾的情況下,宋奇英操作著長河落日拖拖拉拉地移動著。電子顯示屏上給出了宋奇英的主視角,大家可以看出他不停地轉動著視角。要說是抵防對手的話。不至于從一開始就這樣吧?對手又不是可以隨意傳送室地圖任意位置,雙方相遇,最基本的時間是需要的。但宋奇英就好像是提防著什么似的,就這樣一直慢慢走。方銳的垃圾話攻擊出現了,大家都在期待著他會怎樣回應,結果。石沉大海,他根本不去接這話。

    “咋了,不好意思說話?新人很羞澀啊,這可不像霸圖戰隊的風格呀!”方銳繼續在那貧。

    “沒有必要的話,不需要回答,浪費時間。”宋奇英此時突然答復了一句。

    “哈哈,那你怎么又說話了,照理說,你這句也不該答的,也是浪費時間啊!”方銳回道。

    “不,這是你向交待一下我的立場,再之后,無意義的話就不會回答了,以上。”宋奇英說。

    “是嗎,那什么算是有意義的話呢?”方銳問。

    未答。

    “這個問題不算有意義?討論什么是有意義都不算有意義的話,這真是太大的諷刺了。[WWw.YZUU點m]”方銳都快成說繞口令了的,結果,還是不答。

    “小朋友很堅決啊!”方銳還不放棄。

    “真的不說話?”方銳說。

    “看來我必須思考出一個有意義的問題啊!”方銳說。

    “嗯……晚飯吃了嗎?”

    觀眾們都急死了。這方銳,只顧得在這噴垃圾話,長河落日現在已經很逼近他的位置了。而且是迂回逼近,想戰術走位人家的方銳,都已經要被人家戰術進去了,結果他還在那表現垃圾話。一邊廢話一邊不失操作,你當你是黃少天嗎?

    沖拳!

    長河落日終于迂回到了讓自己滿意的位置,趁方銳垃圾話正開心的時候,突然一記沖拳刺出,長河落日一個箭步,瞬間就到了海無量身旁,拳頭刺出。

    結果海無量卻像是早有防備似的,一個翻滾,就綽綽有余地將這一沖拳避過,還在頻道里敲上了兩個字:呵呵。

    這個家伙!

    觀眾都無語了。原來方銳早就已經察覺了長河落日的動向,卻故意不用,繼續用垃圾話裝作注意力在這上的情況,引透長河落日主動發動進攻。

    沖拳不中,宋奇英也知肯定是方銳早有察覺。但是這種時候,攻勢已經發動,順勢再跟上兩手看看效果,恐怕一般人都會如此做。但是宋奇英,卻在一擊不中后,立即兩個后跳,非旦沒有順勢搶攻,反倒做起了防御姿態。

    “哎呦,小朋友的膽子有點小啊,沒有嚇到你吧?”方銳又在公眾頻道里扯著,但心底里其實是暗吃了一驚。他知道宋奇英迂回過來偷襲,做了防備,所以也做好了反擊的準備。就等對方一擊不中后,強行繼續搶攻的那一下。結果,這宋奇英一擊不中后,居然就立即后跳退開了,讓他的一番計劃付諸東流。

    是這家伙真的膽小所以歪打正著,還是他看破了我的意圖?方銳心中不由地想著。兩人的角色,當然也不好就這樣保持三個身位格的距離不動,看對手退縮,方銳終于下決心出手,海無量一拳揮出,一個低階技能氣波彈起手。攻擊加騷擾一下,后續攻勢跟著就上。

    結果這一氣波彈長河落日不閃不避,身形一沉,含胸拔背,左手護胸前,右拳停腰間,動作很快完成后,架式立時定格,仿佛一個絕對靜止的雕像。海無量這時氣功彈后續攻勢已上,但立時看到長河落日不避氣波彈,硬吃后擺出這么一個架式。

    “我去!”方銳頓知要發生什么,連忙想調整時,那右拳已經伸出。

    平凡的好像普通攻擊似的一拳,但方銳知道會發生什么的,海無量接著準備的攻勢,在這一拳面前,瞬間就被瓦解,可見這一拳判定的強力。再然后,拳頭印在了海無量的前胸,勁力一吐,海無量直接橫飛出去。

    霸皇拳!

    看起來普通,其實蘊藏著極大力量的一拳。

    “臭小子!”時常陰人的方銳,卻被對方反擺了一道,心下很是不忿。但是,對方這一擊,算是陰人嗎?堂堂正正,揮出的一拳,還有比這更加不加修飾的攻擊了嗎?

    結果這不加修飾,反倒成了此時擊碎方銳海無量那一團鋪墊設計騷擾后招等等包含著太多復雜東西的攻勢。

    一力降十巧。

    意識到這一點,方銳冷靜下來,自己應該仔細和這對手,周旋,要看清楚他的一舉一動。

    拳法家長河落日,氣功師海無量,兩個同系職業就這樣斗在了一起。

    最終,到底還是方銳的實力更高一籌,順利將長河落日擊殺,但是此時,他的海無量生命也已經不多,只有14%了。

    結束比賽的一刻,方銳如釋重負的長出一口氣,覺得有點悶熱,這一局,贏得可不是很輕松。

    在比賽席中略略回味了一下這場比賽后,方銳這才出來準備下場,不經意間,卻看到賽場正中,宋奇英正站在那,朝自己這邊望著。

    干嘛?站在場子正中,擺造型給大家圍觀啊!方銳疑惑著,繼續邁步朝下走著,突然,就見宋奇英快步朝自己這邊走了過來。

    “是要找我?”方銳疑惑了下后,停下了腳步,等了宋奇英走過來,朝他伸出了右手。

    方銳疑惑地和他握了握手,然后聽到的就是一句:“謝謝前輩賜教。”

    “嗯。”方銳沒多說啥,他覺得宋奇英應該還有別的話說。

    結果,沒有了,說完這句,宋奇英就回頭走回去了。

    方銳目瞪口呆,正巧裁判過來檢查比賽席,隨口對裁判說道:“這孩子咋了?”

    “怎么?”

    “U www.uukanshu.com跑過來干嘛?”

    “握手道謝,正常比賽禮節。”裁判淡淡地說。

    方銳一怔,確實,賽前賽后握手,本該是有這樣的禮節。但現在大家也沒那么講究,一般賽前互相握手致意一下,團隊賽后,團隊互相再握一下,也就算了。個人賽或是擂臺賽,都省了賽后還跑過來握一下手的步驟,結果這孩子卻堅持過來和方銳握了一下。

    “難道我這一場給了他大啟發?”方銳思考自己在這一場比賽中有什么深度之舉。回到選手席后,立時迫不及待地葉修吐槽:“這孩子,和韓文清真是一點也不像。”

    “是的。”葉修點點頭,“更像張新杰一些。”

    ==========================

    宋英奇?會不會以前用過這名字,總覺得有點耳熟……(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