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興欣主場迎戰微草戰隊,個人賽第一局,以葉修的勝利告終,雙方選手各自走出比賽臺,下場。(看小說就到葉 子·悠~悠 M)

    “感覺怎么樣?”王杰希望著站在他面前,剛剛被葉修失敗,有一些失神的高英杰。

    “好強……”高英杰說,“比我以前見識到的,比我想象到的,還要強。”

    “但你還很有年輕,繼續努力,終有一天你會超越所有人的。”王杰希說。

    “是!”

    兩年前的高英杰,即使有天才之名,背負著無數人的期待,但是卻也不敢有這么大的野心,他一直覺得,能在戰隊里謀到一席之地,能打上職業比賽,就已經很好很好了。

    可是俱樂部上下,隊長、隊友,卻都對他報以極高的期待,只是成為隊里的一員?不,這遠遠不夠,微草對他的期待,是成為隊中的支柱,成為那個在隊長王杰希退役以后,扛起微草大旗的人。

    自己能做到嗎?

    目標被強加在身,但是望著那個被稱為魔術師的身影,高英杰不只一次這樣惶恐地想過。他覺得隊長好強,自己怎么可能達到那樣的高度?

    所有人,似乎都比高英杰自己更有信心。高英杰就在這樣的不確信中,有些盲從地成長著。直至那一天,第八賽季全明星周末的新秀挑戰賽,萬眾矚目之下,他居然戰勝了他們的隊長。

    高英杰驚訝,難以置信。但這之后,終于有一個念頭開始在他心底生根發芽。

    原來我可以做到。

    高英杰開始這樣想著。接下來,訓練、成長,高英杰整個人都煥然一新,他找到了自信,他認同了自己的可能性,他可以朝著那個曾經覺得不可思議的目標。堅實地邁進。

    當賽季,因為出場太少,沒有資格參選最佳新秀。但這不重要。第九賽季,高英杰開始成為隊中主力,直接站在那個他要去接替、超越的人身邊學習、成長、戰斗。【葉*子】【悠*悠】當賽季,他入選全明星,成為職業圈中頂尖的24位選手之一。

    他還沒有達到他們隊長的高度,但是現在,王杰希卻已經又給他了新的目標。

    要超越的,是所有人!

    而這一次,高英杰沒有驚慌,他會朝著這個目標,堅定地努力下去,榮耀之路。是沒有止境的。

    電視的直播中,解說潘林和嘉賓李藝博抓緊時間回顧了一下剛剛結束這場比賽的精彩。而后潘林拿著手中的統計資料,忽然道:“李指導,我剛剛發現,興欣這邊接連不斷的話題性。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但是有一個現象,似乎都被大家忽略了。”

    “哦?是什么?”李藝博問道。

    “在第一輪被輪回橫掃以后,葉修就開始在個人賽打頭陣,迄今為止,七輪比賽。七場個人賽,他保持了全勝的戰績,這一點,居然到現在還沒有人留意到。”潘林說。

    “哦?是嗎?”李藝博立即抓起了他手邊的一份統計資料,太遙遠的可能沒有,但是兩隊這賽季的數據統計,資料中卻應有盡有。

    “還真是……”李藝博看著資料,確認了兩遍后說道,“到這場的話,已經是個人賽七連勝啊,至今居然還沒有被報道過。”

    “即使興欣戰隊這一階段的戰績不太理想,也實在不應該掩蓋這一點啊!”潘林說。

    “是的……個人賽七連勝,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應該已經追平榮耀史上的個人賽連勝的最高紀錄了吧?”李藝博說道。

    這份資料兩人手邊都沒有,但潘林連忙找人去搜索查證,很快得到確認:“沒錯,七連勝就是個人賽目前為止的最佳戰績了,之前的七連勝是第八賽季時還在藍雨戰隊的于鋒創造的。”

    “現在看來得把葉修的名字加上去了。”李藝博說。

    “也可能,會變成唯一呢?”潘林說。[]

    “下一輪興欣的對手是誰?”李藝博問道。

    “是……神奇……”潘林找到后,說完就沉默了。

    李藝博頓時也無語。神奇,其他不好說,要說單挑的話,這簡直是給葉修送分來了吧?這隊里目前的核心班底,那就是前嘉世的選手,從葉修手底下成長起來的。至于其他人,那都是隨神奇一起剛剛加入聯盟的新人,實力參差,都不好意思拿出來和大神做比較。

    “呃,我們還是先看接下來的比賽吧!”李藝博這時把話題扯回到現場了。雖然心中已經給葉修的八連勝蓋了章,但現在下一輪還沒打,實在也不好多說什么。

    兩隊個人賽第二場的出戰選手這時已經入場。

    興欣,蘇沐橙,槍炮師沐雨橙風;

    微草,許斌,騎士獨活。

    許斌,早在三零一隊時就贏得了“磨王”的綽號。

    這個綽號不響亮,也不怎么霸氣,但卻是對許斌風格最好的詮釋。加入微草這支冠軍隊,許斌非旦沒有喪失他的特點,反倒是因為有了更加強力隊友的幫助,特點有了長足的進步。上賽季首次入選全明星陣容,投票排名14,相當不錯。

    和蘇沐橙一戰,許斌當然不會舍棄自己的風格。接觸到對手后,被沐雨橙風的重火力壓制在圈外,他也并不著急,一個能被稱為“磨王”的人,擁有的是超乎想象的韌性。許斌就這樣耐心地和蘇沐橙周旋著,好像他也是個遠程職業似的,但事實上他根本沒有任何可以突破這種距離的攻擊手段,對沐雨橙風可說毫無威脅。他就這樣在無法施展反擊的距離里和蘇沐橙交鋒,用閃避、防御一類的技巧化解著來自沐雨橙風的攻擊,同時。獨活也在努力壓縮著雙方的距離。

    磨王,絕不是說許斌的節奏慢,打法拖泥帶水不干脆,而是指他戰術性地消耗對手的精力和技能,磨得對方煩躁,磨得對方心理失去平衡,也或者是磨得對方疲憊。任何一種原因,都有機會導致空當的出現,而當這一刻。許斌的攻擊性也是雷霆萬均之勢。

    騎士精神!

    看準機會的一瞬,許斌立時就給獨活開了覺醒大招,跟著覺醒下的英勇沖鋒。接公正的英勇跳躍,和沐雨橙風之間的距離,在剎那間就已經拉近。蘇沐橙再想讓沐雨橙風退開,獨活早已經一個犧牲吼叫,強制性地讓沐雨橙風向獨活發動攻擊,而這時獨活早已經開了一個誠實的風暴反擊,槍炮師的炮火攻擊,也是可以用這技能如數奉還的……

    這場對決最終是許斌獲勝了,勝負差距并不大,場上優勢也沒有特別明顯。他所贏得的每一場比賽,似乎都是如此……

    “打得很好。”王杰希對回來的許斌說著,對于許斌的這種穩定性,他是十分欣賞的。

    微草第三場即將出陣的選手,已經開始做起了準備。

    周樺柏。角色鬼劍士使君子。

    本賽季八輪比賽,這已是周樺柏第三次出現在個人賽的出場名單上了。能被派出場,這對于周樺柏這個輪換選手來說,本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是,個人賽?周樺柏有些不明白,他是一個陣鬼。單挑能力也不是沒有,但是要在隊中選手排名的話,周樺柏實在不認為自己的單挑能力能比誰強,會讓隊長放棄其他人選,屢屢派他在個人賽中出戰;反倒是團隊賽,八輪下來他只出戰過一次,這讓他覺得有些本末倒置。

    前兩次出戰,他都輸掉了,這一次會怎樣呢?

    對這個安排不甚理解,卻也尊重隊長安排的周樺柏,打起精神朝場上走去。路上抬頭往電子屏上看著,他想知道他的對手是誰。

    興欣戰隊,喬一帆,角色鬼劍士一寸灰。

    喬一帆!

    周樺柏有些驚訝地轉回頭,看到喬一帆已經快走到興欣的比賽席了。

    周樺柏下意識地又朝隊友們看了眼,看到大家也是齊齊望著喬一帆的舉動。

    職業圈,選手來來往往,今天隊友,明天對手,這種事很正常,稍有點年頭的選手都會習以為常。但是喬一帆……在周樺柏心中,實在沒有多少隊友的感覺,似乎更像是一個雜役吧?

    但是現在,小雜役居然也找到了下家,而且還轉型職業,成了和他一樣的陣鬼,在隊中更是位置穩固,本賽季的出場紀錄,比周樺柏還要多一些。

    對個人賽實在有點沒興趣的周樺柏,這時忽然燃起了一絲斗志。

    是的,也就是一絲。

    不過就是個小雜役嘛,還學人家轉型職業,多大能耐啊?繼續以前的那個……那個什么來著?周樺柏突然發現,喬一帆以前在微草是什么職業他一時間居然想不起來了。

    毫無實力,所以留不下任何印象吧?周樺柏想著。

    以為重換了一個職業,就可以丑小鴨變白天鵝了嗎?今天有必要讓你好好知道知道啊!

    栽入地圖,栽入角色,比賽開始……

    “UU看書 w一帆,好久不見啊!”周樺柏一邊操作他的使君子前進,一邊在公共頻道里向喬一帆打起了招呼,心里卻在琢磨,用怎么樣的手段讓喬一帆領教一下陣鬼的厲害。

    “前輩好久不見。”喬一帆回道,微草戰隊除了高英杰,都是他的前輩。

    “現在改練陣鬼了,很不錯的嘛!”周樺柏說道。

    “謝謝前輩夸獎。”喬一帆說著。

    “有什么不太明白的地方,需要我在這場比賽里向你示范嗎?”周樺柏的口氣可不怎么謙虛。

    “嗯……我在你身后。”喬一帆說。

    =============================

    居然下雨了,春天來了嗎?(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