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身后?!

    周樺柏看到這消息的一瞬,大驚失色,連忙操作他的使君子轉身。【葉*子】【悠*悠】

    但是很遺憾,喬一帆是認認真真打比賽,而不是開玩笑來了。戰術走位繞背,在發出這消息的時候,一寸灰刀鋒已經閃到。

    月光斬!

    作為陣鬼,斬擊的技能等階一般不會加到太高,喬一帆此時也并不是追求這一擊的傷害,只是以此作為一個簡單的攻擊起手。除非對方角色處于霸體狀態,否則任何攻擊只要命中,多多少少都會產生一些攻擊影響,連招,就是建立在這種基礎上的。

    周樺柏看喬一帆的消息再閃避,那當然是遲得不能再遲了。以喬一帆的謹慎,當然是在有絕對把握的時候才會這樣暴露自己。周樺柏的使君子洋洋得意一路前沖,還在頻道里將喬一帆視作后輩做著交流,結果喬一帆的一寸灰已經精準的完成了繞背,這些,觀眾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周樺柏,一開場就被人當笑話看著還毫無自知之明。

    此時,月光劃下,傷害不重,卻也砍得使君子身形一僵,一寸灰緊接著一個鬼爪,虛空中一抹鬼神之力飄浮而出,將使君子掀向了半空,正是鬼劍士的浮空技。

    浮空向來是追加連擊的好時候,但對一個陣鬼來說,這種時候當然不是用斬技去追加攻擊,而是飛快布下各色鬼陣。

    冰陣!

    瘟陣!

    鬼陣是吟唱技,所以沒辦法頃刻間布下一片鬼陣。哪怕是這兩個鬼陣,想在使君子浮空的過程中完全完成吟唱都十分勉強。但是喬一帆兩個鬼陣銜接的相當完美。冰陣先一步釋放出后,開始了瘟陣的吟唱讀條,這時候他緊密地注視著使君子,看到他落下的一瞬,喬一帆已經做好了隨時取消這一吟唱的準備,但是。[]冰陣的效果觸發了!

    移動速度大慢的使君子,是肯定趕不及到一寸灰身旁了,他劍鋒一抖。卻是使出了一個魔劍士的技能:地裂波動劍。

    來得及!

    喬一帆做出了準確的判斷,地裂波動劍卷到,卻還是繼續吟唱讀條。瘟陣果然在地裂波動劍掃到他之前落下,沒有被打斷。而后再讓一寸灰一個翻滾,地裂波動劍也被閃過,喬一帆對這些技能的特點把握,已是相當純熟。

    瘟陣,降低陣內角色防御力。這種時候不出攻擊,那瘟陣的布設當然是毫無意義。周樺柏就是陣鬼選手,如何不懂這個道理?此時身處雙陣之中,卻沒有不顧一切地搶步出陣逃離控制,他很小心地注意著一寸灰的舉動。他猜不到喬一帆接下來會做什么樣的攻擊。他這時候才發現,這個和他們生活了一年,每天都可以看到的喬一帆,他卻一點也不了解。或許作為時常需要一起訓練的隊友,他多少知道一點喬一帆的榮耀風格。但是現在,喬一帆也轉型了,轉成了他最為熟悉的陣鬼。

    喬一帆的陣鬼會是什么樣?周樺柏一點頭緒也摸不著。但是,他自認自己的陣鬼經驗肯定要比喬一帆豐富,雖然一上來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是。不要盲目的慌亂,看清形勢見招拆招,沒有什么可怕的。

    冰陣、瘟陣,一個主控制,一個主削弱,這兩陣的傷害都并不可怕,自己完全放慢節奏好好觀察,喬一帆,放馬過來吧!

    等等!

    這是什么?

    屏幕上,一灰寸手中的刀鋒在旋轉著,說是攻擊,更不如說是像在施展什么咒語。作為一個陣鬼選手,周燁柏如何不知這是什么?

    使君子腳下的冰陣和瘟陣,已經像是得到了什么招喚般的,鬼神之力跳動著,響應著!周燁柏再想操作著使君子出陣,卻已經遲了。

    鬼神盛宴!

    僅僅是兩個鬼陣,喬一帆就已經讓一灰寸施展了鬼神盛宴。[]

    代表著寒冰和瘟疫的兩股鬼神之力爆散開去,相比起很多時候多個鬼陣重疊下的鬼神盛宴,兩個鬼陣的爆發威力雖小不少,但卻更加鮮明清晰,大家甚至可以看到使君子在兩股鬼神之力的侵蝕下掙扎的身形。

    一開場,便被大招轟中,但是此時的周燁柏,卻連被偷襲時的緊張都沒有了。

    只是兩個鬼陣就放鬼神盛宴?

    周燁柏此時其實挺想笑的,在他看來,這是喬一帆手段不豐富,面對自己很有壓力的表現。他想不出接下來能做出什么攻勢,所以,只有匆匆引爆鬼陣,有點算點。

    真是可悲啊!

    周燁柏感慨,真以為自己換一個職業就會成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嗎?太天真了!

    “快點成熟些吧!”周燁柏以教訓的口吻在頻道里說著,使君子猛然從鬼神的光影迷霧中沖出。

    月光斬,接滿月斬!

    兩刀一氣呵成,漂亮的弧光在空中蕩漾著,但是,沒有人吃下的話,這弧光怎么看也是很尷尬的呀!

    人呢?

    周燁柏大驚。

    之前明明看好一寸灰就在這個位置的,自己的速度已經夠快,怎么會?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

    周燁柏吃驚,現場觀眾也吃驚,正在直播的解說潘林也吃驚。

    “周燁柏這是在干嘛?”潘林脫口說道。擁有上帝視角的他們,清清楚楚地看到喬一帆的一寸灰是在使君子斜背后的位置,但是周燁柏一邊喊著話,一邊就讓使君子朝著空氣漂亮地一個二段連斬,這……是什么戰術陷阱嗎?

    “呃……”李藝博好尷尬,作為解說嘉賓,作為李指導,就是要在這種場面給出答案的。但是……這家伙在搞什么飛機啊?李藝博也很費解。

    “我們先看比賽!”李指導的解說智慧是一流的,知道場上選手可不會專留時間給他們去分析一個細節,所以這種時候,先看比賽,我們回頭再分析。

    使君子斜背后的一寸灰當然已經出手,就在使君子兩刀放空的時候,又一個鬼陣已經落下。暗陣!又是一個以狀態影響為主的鬼陣,而這一次,喬一帆要奪取的是周燁柏的視線。

    屏幕黑了……

    暗陣!

    周燁柏當然馬上反應過來。

    那家伙到底在哪?這是從哪里放出的鬼陣?

    看著死機一般黑屏的顯示屏,周燁柏心底一片發寒。他總算感受到了壓力,喬一帆不再是一個他分分鐘就可以擊敗的人,絕不是。

    被驚呆的周燁柏甚至忘了操作。鬼陣的特點,就是在陣內就會受到無何止的困擾,一出鬼陣范圍,就一切消失。暗陣之中角色處于失明狀態,但這種時候的選手都不會放棄讓角色移動,甚至可能會用一個強力的移動技瞬間走位一大截,就是為了快點從這種可惡的狀態中逃脫。

    但是周燁柏,他震驚于喬一帆能給他帶來這么大的壓力,他竟然忘了第一時間移動這么必要的操作。

    他呆住,喬一帆可不會,一寸灰這次貼身上前,一邊斬技攻擊,一邊也乘隙進行著鬼陣的吟唱。

    一個陣……

    兩個陣……

    三個陣……

    鬼陣效果是可疊加的,但此時喬一帆卻沒有讓所有鬼陣完全重疊落下,每一陣此時交錯連環,正當中的區域,是幾個鬼陣的重疊區,但是擴散到四周,卻只是各有一陣或兩陣在掌控。但是如此布陣,掌控的范圍自然大出了許多。暗陣此時已經消失,周燁柏已經恢復了視野,但是,卻完全無法逃出這連環鬼陣的掌控。

    這是……

    鬼連環!

    周燁柏認出了這套打法,滿是驚詫。鬼連環的打法,需要操作者擁有很好的大局觀。因為每一個鬼陣雖是單獨布下,但是卻要和其他鬼陣銜接成為一個整體。過程中更是需要一些斬擊來填補鬼陣穿插間的空當。什么時候斬擊,什么時候下陣,下什么陣,在什么位置下陣,統統需要有一個統籌的安排,絕不是單憑操作就可以做到的事。

    這家伙……居然會用鬼連環,而且還可以用得這么好……而我……

    周燁柏不想承認,卻不得不承認,結構如此漂亮的鬼陣環,他是布不出來的。

    怎么會這樣?

    周燁柏有點想發瘋。這是喬一帆嗎?那個小透明?現在竟然已經掌握了鬼連環這一高端打法?這家伙的水準,難道已經在我之上了嗎?

    不!這不可能!

    周燁柏不信,或者說,他不愿意相信。喬一帆,那個喬一帆,怎么可能這么強?怎么可能擊敗我?

    當然可能!

    榮耀!

    兩個大字閃出,UU看書 周燁柏的使君子倒下了,帶著他的不甘和難以置信。直至從比賽席里走出時,他依然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他回到微草的選手席,低垂著頭,站在一邊。

    自己居然輸給了喬一帆,那個喬一帆……

    “以前沒有誰會去在意的人,現在已經成長到了這種地步,可怕嗎?”王杰希忽然說道。

    周燁柏張了張嘴,卻又不知該說什么。他忽然想到,如果喬一帆沒有離開,如果他還在微草,同為陣鬼的話,自己還能在微草有一席之地嗎?

    周燁柏突然感到惶恐,明知喬一帆已經不在微草,不會和他競爭位置,但是,他卻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在告訴著他什么。

    “不能倦怠啊!在這個聯盟生存,就是逆水行舟。”王杰希說著……更新到!(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V

    葉子悠悠最快更新,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