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場個人賽結束,興欣2勝1負,處于領先。[]比賽進入擂臺賽之前的短暫休息,但是轉播的解說和嘉賓卻還沒閑著,喬一帆和周燁柏的比賽,由于喬一帆一氣呵成的鬼連環發揮,有一個迷團還沒有來及解釋呢!李藝博倒是想就此揭過的,但潘林這家伙這種時候偏偏和他沒了默契,在匆匆介紹了一下比賽的進度和局勢后,立即開始回顧這場對決,然后立即揪到了方才沒來及解釋的問題。

    “周燁柏的這個失誤,實在不應該,他判斷得有些太離譜了?”電視配合潘林的解說,正在播放的,正是使君子那記漂亮的二段連斬,居然斬向空氣,而將走位到他斜背后的一灰寸視而不見的情景。

    “如此奇葩的失誤,總不是沒有原因的?”一邊的李藝博也不接話配合,潘林只好繼續自顧自地說著,同時示意導播切轉出了周燁柏主視角的鏡頭。

    “等等!”一晃而過的畫面,李藝博突然發現了什么,叫道。

    “什么?”畫面立即定格。

    “倒回去,慢放!”李藝博的聲音都有點變形了。

    潘林不解,卻還是示意導播配合,錄相倒退,然后再放。

    “停!”李藝博突然叫道。

    早有準備的導播立即停止了畫面,李藝博一指畫面:看這里!

    周燁柏的主視角中,是冰陣、瘟陣兩個鬼陣被鬼神盛宴引爆后爆散的光影,而此時。就在他視角的正前方,一個清晰的人影矗立著。

    “一寸灰!”潘林叫道,“一寸灰確實出現在這個位置過,周燁柏的出手沒有問題,但是……”

    “定格,換視角。”李藝博直接打斷他說道。

    潘林一怔,但還是將比賽的視角給切換成了全景。

    “咦!”切完。潘林自己就已經失聲叫了出來。客格的全景畫面中,一寸灰根本不在那個位置,此時已經走位到使君子的斜后。[]立即就要進入他最終發動攻擊的那個位置了。

    “怎么回事?”潘林詫異著,又將視角切回,于是他又看到了那個一寸灰的身影。

    “這……”潘林看著。看著,突然“啊”地叫了一聲。

    “發現了嗎?”李藝博說。

    “這……這個……”潘林手握著鼠標,光標在畫面上滑動著,走過那個“一寸灰”身影的輪廓。

    “這根本不是一寸灰,而只是兩個鬼陣在爆散時的魔神光影瞬時形成的一個輪廓而已。”李藝博說道。

    “這……這是系統判定中會出現的東西嗎?”潘林詫異。

    “恐怕不是。”李藝博搖頭,這種東西,從未聽說過。

    “巧合?”

    “這恐怕要去采訪到喬一帆我們才會知道了。”李藝博說道。

    比賽現場的觀眾,也通過現場的電子屏收看到了轉播中的畫面和解說,頓時也看到了那一瞬間,由兩個鬼陣鬼神盛宴后湊出的人形輪廓。

    驚訝的不只是觀眾。就連坐在兩邊選手席中的職業選手,包括葉修、王杰希這樣的大神,都震驚了。

    這是他們的職業生涯中也從來沒有見到過的奇異情景,這么惟妙惟肖的一個輪廓,這是巧合?

    微草的選手們需要猜測。興欣的可就直接了,齊齊轉過頭去望著喬一帆,用目光就讓喬一帆明白了他得給解釋一下。

    “啊……這個,是我無意間發現的。”喬一帆說。

    “你有意制造的!”葉修驚訝神色不改,因為他很清楚,這種東西。注意到是一回事,但能再度重現,那是另一回事。

    “嗯……我試著練了練,還好有羅輯幫我計算了當中的一些東西。”喬一帆說著,又把隊員羅輯推出來一同領功。[]羅輯平時都在學校,但到周六比賽日,就會飛赴比賽場和大家匯合,累是累了點,但是如果連比賽都不到場,他會覺得他這個職業選手的身份實在是一點意義都沒有。

    “一點點而已。”被喬一帆推出來的羅輯,連忙說著。

    “了不起!”葉修稱贊著。這個手法,能有多高的實用性暫且不談,但是年輕選手具備這樣的創造和鉆研精神是絕對值得鼓勵的。葉修敢肯定,這是榮耀史上前所未見的新技巧,哪怕是虛空那兩位全明星級別的鬼劍高手,也從來沒有發現過這手法。

    “啊……還好!我只是覺得,可能會有一些作用。”喬一帆被這樣的夸獎,弄得有些無所適從。

    “回頭大家一起討論討論。”葉修笑道。

    “是!”喬一帆也很高興,這種認同感,真是再多也不會覺得膩啊!

    個人賽后的休息時間很快度過,接下來的擂臺賽,將是本場,甚至本輪所有比賽的重中之重。電視直播會選擇本場比賽,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為了這場擂臺賽。

    然而現場卻很安靜,對于這場將決心一挑三誓言最終結果的擂臺賽,主場的興欣粉絲們情緒實在太復雜,太矛盾了。

    唐柔從座位上了站了起來。五輪,她已經失敗了四輪,但是她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堅定,哪怕是眼前的對手是微草,哪怕這支隊伍還從未被人一挑三過,唐柔也沒有絲毫的猶豫和退縮。

    “我去了。”

    簡簡單單地和隊友們打了聲招呼,唐柔上場。看到她,現場復雜而又矛盾的主場興欣粉們繼續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應對。倒是微草粉絲,在微草戰隊第一個出場的選手劉小別站起來時,立即爆發出了吶喊和加油聲,興欣主場,又一次形同虛設了。曾經可以掀起全場的唐柔,真的已經成了冷場機器了。

    比賽在這樣的詭異中,開始。

    “能作為你一挑三的第一個對手,我很榮幸。”劉小別打著字。作為手速達人,在移動中多打打字來讓手指熱身進入狀態是劉小別也很喜歡的方式。特意指出一挑三這個話題,劉小別倒不是在嘲諷,對于這個漂亮姑娘敢于將一挑三宣之于口,他還是相當佩服的。這種野心有誰沒有呢?但是敢說出來,還敢這樣立誓的,真是夠狠,夠辣!

    “只可惜,你能過我這關嗎?”

    簡單,并無太多修飾的地圖風臺上,兩人的角色遙遙相對,距離飛快拉近,姿式,也漸漸為配合發招而調整著。劉小別的飛刀劍,身子越來越是前傾,右手在這樣身形的掩護下,暗暗扶上了腰間的劍柄。

    雙方的距離,十五步。

    十四步……

    十三步……

    劉小別仔細抵防著,眼前這位女版的戰斗法師,可是經常直接使用豪龍破軍移動加攻擊起手的,這十多步的距離,對于豪龍破軍而言一蹴而就。

    十二步……

    十一步……

    越近,劉小別就越仔細,仔細地觀察著寒煙柔的姿式。寒煙柔始終倒提著戰矛,豪龍破軍的起手,可不會是這樣。

    不準備豪龍破軍了嗎?

    那么,就看我的!

    拔刀斬!

    六步距離,拔刀斬已經出手。

    距離不夠?

    不,刀光亮出的時候,雙方的角色都在移動,六步的距離,只是短暫的一瞬,這個時候出刀,剛剛好!

    果然,刀光劃過一道亮線,將雙方的距離瞬間牽連在了一起,寒煙柔就在他的面前,突然下蹲。

    這可不夠!

    手速達人,幾乎沒有幾個是反應慢的,變招是他們最大的利器,斬刀光的斬向瞬間被調整,只是下蹲,躲不了。

    但是,寒煙柔卻也不是單純的下蹲。

    天擊!寒煙柔的戰矛揚起,下蹲,搶到的只是一個縮小的操作空間,讓這一記天擊得以完美的攻擊招架到這一記拔刀斬。

    當!

    雙方兵器飛快碰撞在了一起,天擊似乎不足以完全攻擊招架住拔刀斬的一擊,但是,寒煙柔的身型早已被唐柔調整完畢,這借這一擊的沖勢,反倒是加速了她的移動,以及她反擊的速度。

    龍牙!

    直襲胸前。

    果然兇猛!劉小別贊嘆著,一擊之間就要想著搶攻,這姑娘的性格倒是一點都沒變啊!

    劉小別不由地想到最初,隊長招呼他們在第十區向葉修討教的時候,就沒少被這個姑娘姑娘糾纏。連一分鐘都支撐不了的她,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清晰展露出了她的風格。從不退讓,一味搶攻,從第一擊開始,到最終倒下,永遠保持著鮮明的攻擊性。雖然那時候的她技術粗糙,微草的每一位選手都可以輕易將她擊倒,但是這股旺盛的斗志,還是給他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而現在,她終于和他們站在了同樣的平臺上,還背上了五輪內一挑三這樣的包袱。

    真是有性格,U www.uukanshu.com但是我們微草,可不想做你性格的背景布啊!

    劉小別到底不是黃少天,交戰中沒有還刷文字的習慣,心中毅然決然了一下后,飛刀劍身影探出。

    三段斬!

    劉小別沒有因為寒煙柔的逼近而退讓,反倒是開了劍客這個移動技,主動迎接上去。

    這樣的應對,真是太合唐柔心意了。

    龍牙,疾刺而來,卻不料飛刀劍一劍空出,身影立即一轉,再轉。

    三角三段!

    劉小別那超高的手速,讓三段斬的兩度變向,快得讓人眼花繚亂,飛刀劍仿佛是在瞬間移動一般,轉眼就已經避開刺來的龍牙,閃至了寒煙柔的身側,劍鋒,斬落!

    擂臺賽來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