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暗影烈焰,以暗屬性傷害為主,火屬性傷害為輔。(網m全文字小說更新最快)不過術士的技能,所有人首先在意的都不會是其傷害。術士的控制、狀態類技能才是最讓人覺得難受的。

    暗影烈焰也沒有例外,這個技能除去燒起時的一波傷害以外,烈焰接下來會持續6秒,每2秒一跳的狀態傷害,而這個狀態傷害有打斷吟唱效果的。魔劍士的波動劍是瞬發,但波動陣技能卻是需要吟唱,暗影烈焰的存在,對魔劍士節奏無疑是很大的干擾。

    但是這一團暗影烈焰是什么時候放出來的?

    大家只顧得去欣賞哈里斯的波動劍和波動陣了,居然完全沒有人察覺。

    向元緯也是吃了一驚,頓時不敢太貿然上前。但是他不上前,魏琛卻不肯錯過這一機會。細密的詛咒之箭猛然間從那花叢中爆射而出,顯然蓄力良久。

    暗影烈焰倒是不影響角色動作,向元緯連忙操作哈里斯閃身避讓,順勢也想還以一擊,但是這一操作,才發現此時可以瞬發的波動劍,他已經只剩一個“圓旋波動劍”可用。

    圓旋波動劍,顧名思義是不走直線攻擊的,若在團戰中,時常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攻擊效果。但是單對單,目標就那么一個,再走弧線,終點也就在那,除了一些特定環境下的偷襲,正面交戰,使用圓旋波動劍只能是給對手更多的閃避時間。

    但是,除此一劍。其他波動劍技能竟然全在冷卻中。

    向元緯頓時意識到,自己恐怕是墜入了一個很可怕的陷阱。波動劍幾乎全冷卻,波動陣受暗影烈焰限制不易施展。這六秒,是對手刻意營造出來的,他豈會那么輕易地放過這一機會?

    電光火石的思慮間,圓旋波動劍到底還是出手。這一劍出去花草亂飛,留下一道清晰的圓弧軌跡。這要都避不掉實在無法讓人相信有資格站在這個賽場上。向元緯也是沒辦法了,此時他沒有時間調整,只能順勢先還一擊。給對方制造一點壓力,哪怕這點壓力虛無之極。

    再然后,撤退……

    向元緯拼命讓哈里斯后撤。想暫拉開距離,他意識到了此時四伏的危機。對方并不只是將自己角色藏起,只是通過這么一個平凡的舉動,引出自己的應對之策,再有針對性的安排打法。

    老奸巨猾!

    向元緯一邊操作角色跑路一邊給魏琛下了評語。說起來,他一開始還以為自己這一陣的對手會是葉修,滿腦子都是那個散人各種稀奇古怪的變化呢!結果不想遇上了一位術士,一個猥瑣之極的術士。

    哈里斯不住后跳,向元緯沒敢讓角色直接轉身,他還得看著這位猥瑣的術士會施展什么樣的攻擊來阻撓他。結果讓他大為意外的是,沒有,完全都沒有,花叢里一片靜悄悄,迎風布陣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M)

    怎么回事?

    又后跳了兩下后。向元緯疑惑地讓哈里斯停止了后撤。

    觀眾頓時都哭了。

    向元緯看不到花叢中的迎風布陣在干什么,他們看得到啊!迎風布陣,這個猥瑣的術士,此時趴在地上,正在搓著咒術。那不斷凝聚的能量,熟悉術士的玩家一眼就可以看出來。死亡之門,這是術士70級的超級大招死亡之門啊!

    借用地形條件的掩護,以及對對手心理的揣摩,魏琛堂而皇之的,就讓他的迎風布陣在沒有任何控制對手的條件下,吟唱起了這個費時費法力的死亡之門。

    “快上啊!!!”

    現在觀眾已經有不少發出這種焦急的吶喊,就連神奇戰隊的選手,向元緯的隊友好些都握著拳頭站了起來。

    但是,向元緯,讓他的哈里斯小心翼翼地,且行且觀察地,逐步逐步地,提著劍朝迎風布陣所在的草叢移動著。

    謹慎不是錯,但這時候的謹慎,憋屈的現場觀眾直罵娘。

    直至迎風布陣所藏身的花叢中,匯聚于死亡之手上的黑氣彌漫擴散到花叢都無法掩護住時,向元緯意識到不對了。他這時候要還判斷不出來這是什么,真是枉為職業選手了。

    跑?

    來不及了!

    死亡之門的攻擊范圍本身就大,再加上迎風布陣這個術士的攻擊距離非常夸張,這一死亡之門,肯定不會給他留下逃跑的空當。

    拼了!

    向元緯此時決心下得也很快,既然跑不了,只想撲上前去,想辦法打斷這一技能。死亡之門,是在釋放后也需要角色操作維系的,被打斷的可能性是從開始吟唱到技能結束都存在的。

    上吧!!!

    觀眾們齊聲吶喊著,他們都覺得,此時的距離,以魔劍士技能的攻擊距離來說,威脅真不算大,一個波動劍掃過去,那邊花叢中控制的死亡之門將被立即打斷。

    向元緯也是這樣認為的。

    哈里斯沖上,揮起了手中的短劍,魔法波動翻涌,在劍刃流淌。

    出劍!

    短劍揮出!

    轟!

    一聲仿佛可以穿透幾個空間的沉悶異響。

    一道連續著異界的黑色旋轉門,就這么緩緩地轉動著,直接立在了哈里斯的面前。

    我去!!

    無數觀眾直接從座位上摔下去了。

    這死亡之門,居然直接就橫在了兩人之間。

    這種搞法,如果之前向元緯發現狀況,像個菜鳥一樣轉身就跑的話,說不定還真能跳出死亡之門的掌控。

    但是偏偏他是一個職業選手,高端的經驗告訴他,那時候想跑是不可能的,于是他逼近,他試圖打斷。再然后,他發現他直接就走到了死亡之門的面前。

    這恐怕連死亡之門都要驚喜詫異了,它大概都從來沒有發現過這么容易捕捉的獵物,黑氣凝出的觸發從門里剛剛探出不到半米,就已經搭到哈里斯的肩頭。

    向元緯根本連任何閃避,任何應對都沒來及操作,就已經被這黑氣觸手給纏繞了。再然后,輕而易舉地就被拉入門內。

    死亡之門來得快,去得也快。在單對單的戰斗中,死亡之門追求的那就是傷害了。至于控制限制的作用,因為術士是需要繼續維持死亡之門存在的。所以這時候哪怕是限制了目標,卻也騰不出手來補充其他攻擊。

    但死亡之門這一下來自于異時空的魔界攻擊,也不是那么好受的,傷害之余,角色也被拋甩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混亂之雨、六星光牢、鬼影纏身……

    魏琛這邊卻很從容地,以不快的手速,將他早有準備的技能一個接一個地打了出來。

    哈里斯的身上堆滿了各種不利于他的狀態,角色一會被混亂,一會被束縛,一會被控制。一會被禁錮……

    魏琛的攻擊節奏掌握得很好,一個老將,如果連節奏都控制不住的話,那就真的沒有再在職業場上拼搏下去的必要了,哪怕有再多的經驗。也根本沒有手段去運用。

    向元緯不肯放棄,但是幾度掙扎,卻也沒能破開局面,哈里斯到底還是倒下了。

    魏琛勝,向元緯郁悶地下了場。

    他的心中充滿了如果,如果這樣的話。如果那樣的話……

    但是比賽沒有如果,而這些如果,都將化為經驗,幫助一位選手成長。

    魏琛下場,那自然是滿面春風,場內的噓聲他都當是恍惚,步伐輕快地好像年輕了十歲。

    “老夫出馬,手到擒來呀!”回到選手席,坦然接受著大家的祝福,一邊一點都不矜持地自夸著。

    “厲害厲害!”葉修居然都沒嘲諷他一下。

    “怎么回事啊?今天怎么這么和諧?”陳果覺得很意外,葉修和魏琛不互相嘲諷真是不正常。

    “呵呵呵……”葉修干笑著,卻不解釋。

    魏琛在這聽夸獎以及吹噓了一會后,估計也是享受夠了,甩甩頭:“我去洗手間。”

    “嗯?”

    望著他走開的背影,大家都愣了愣。這種事,比賽前大家肯定都解決過了啊!這才進行了一場個人賽,才過去多久啊,這就又需要了?

    “他……其實沒有他表現得那么輕松。”葉修此時突然說道。

    “啊?”陳果愣。

    “整場下來,他可一句垃圾話都沒有說。”葉修嘆道。

    陳果繼續愣,望著魏琛的背影,明明和之前下場時一樣得瑟的姿態,陳果卻覺得好像從中看到了一股疲態,掩飾起來的疲態。

    而這邊……

    “我上場啦!”蘇沐橙站起了身,她是興欣這邊出場的第二名選手。

    “加油。”大家說著。

    “是蘇沐橙。”神奇這邊,倒霉三人組看著電子屏上昔日隊友的名字,然后看到蘇沐橙朝場上走去。

    “UU看書 www.uukanshu.com交給我。”王澤顯得頗有信心。他被排在了個人賽里,想撞的就是蘇沐橙。

    “加油,證明自己的時候到了!”賀銘對王澤說著。

    王澤在嘉世時,一直都算不上主力。處于他這種位置的選手,都有一種很迫切想要證明自己的心情。

    然而嘉世已經不在,他沒有再在隊中爭取位置的機會。他現在需要得是向整個職業圈展示他的水準。全明星級別的前隊友蘇沐橙,實在是再好不過的一個對手了。

    因為這種碰撞,總算是一種話題,有話題,就更容易讓人關注。

    “看我殺手锏!”王澤躊躇滿志地上場了。

    =================================

    周末好!還沒睡的人有很多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