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嘿!這小子,這場打得真jīng神啊?”興欣選手席這邊

    莫凡還是那么沉默,還是那樣不和人交流,所以即便是選了他出場,他上場后會如何打算,大家也不知道。但是這一場,勝得真是相當漂亮,看神奇那邊賀銘下來后那冷如冰的臉sè,可知他被打得有多郁悶。

    “真是不錯。”興欣這邊是交口稱贊,只遺憾這是擂臺賽,獲勝的莫凡暫時還沒有辦法下來得到大家的祝賀,下一場會打成個什么樣,卻又無法知曉了。

    望著神奇戰隊的選手席,看到他們那邊第二位出場的選手已經起身。

    賈興,職業戰斗法師,角sè名傲天斗法。

    “這么反派的名字,一聽就會輸呀!”方銳的感慨聲中,賈興走上場去。

    地圖還是武川道,雙方對決的場所不出意外的話還是圖中酒肆,因為兩個角sè都沒有繞絲毫彎路放慢絲毫節奏地朝著正中沖了去。

    不過在接近酒肆后,賈興還是稍遲疑了一下。

    雖然上一局莫凡和賀銘的對決和這小子之前比賽的表現可大不一樣,但是,誰知道這一場他會不會又恢復原有的做派呢?

    略一思考后,賈興還是讓傲天斗法以比較謹慎的姿態進入了酒肆。

    視角不停地左右轉動著,每一個yīn暗的角度都被賈興視作是對手埋伏的可能。

    對手在哪里?

    觀眾遠比賈興要清楚。

    莫凡沒有讓毀人不倦蹲守任何一個角落,到了酒肆后。先是在外圍繞了一圈,在沒有發現對手角sè后,這才進了酒肆,而后四下走動著,顯然是在尋找對手。

    很積極的姿態,顯然莫凡這一局依舊采取了和上一輪一樣的風格,準備直接找到對手正面分勝負。只不過因為這副圖正中有這么個酒肆。曲曲拐拐的,兩人反倒沒那么容易遇到了。

    >

    葉修搖了搖頭。也不是太清楚。

    上一輪,莫凡改變了習慣的作戰方式,雖然讓人意外。但要從戰局角度來說,這種改變是很合理的。因為上一輪他的對手是元素法師,用這種積極主動的姿態纏身搶攻,是很科學的思路。

    可是這一局,對手是戰斗法師,一個擅長正面硬戰的職業,莫凡卻沿襲了上一輪的方式,這讓人感覺到,他上一輪的調整,大概不是因為看到對方的職業后所做出的吧?

    兩個角sè在酒肆中捉迷藏般的尋找。最心焦的那得是上帝視角的觀眾了。尤其有次一墻之隔,結果一個往左一個往右,就那么相鄰而過時,現場泛起各種唏噓嘆息聲。

    終于,兩個角sè在兩個院落圍墻的夾道中相遇了。

    莫凡從容鎮定。賈興卻是一怔,他以為對方是藏在某處的,結果就這么大方地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什么情況,賈興已經猜出來個大概,既然已經這樣遇到,那就戰吧!

    圍墻夾道并不怎么寬綽。兩人的角sè在相遇后,呆立了一秒,突然一起沖了起來。

    嗖!

    忍者是有點遠程手段的,毀人不倦一邊前沖,一枚手里劍已經甩出。

    傲天斗法側身避過,移動絲毫不緩,戰矛已經端平身側。

    豪龍破軍!

    興欣唐柔常用來起手的大招,賈興覺得眼下的地形倒是比較適用,于是在沖刺中直接發起了這一大招。

    帶著洶涌的魔法斗氣的波動,傲天斗法端著戰矛猛沖過來,腳下青石板鋪就的路面,被踩得蹬蹬直響。

    夾道狹窄,豪龍破軍帶起的氣流幾乎整個塞滿,毀人不倦看起來已經沒有可以躲避的空間。

    但是……

    莫凡視角一轉,毀人不倦立時朝一邊的院墻跑去。跳起,忍刀插墻,借力再跳,毀人不倦已經飛躍在空中,豪龍破軍,堪堪從他身下沖過,氣勁將毀人不倦身上的布衣忍裝吹得筆挺,卻無法將其身形帶偏分毫,這里,已經不在豪龍破軍的攻擊范圍內了。

    半空中的毀人不倦擰身半轉,雙手飛快結印。

    忍法?影舞!

    莫凡是一點也不客氣,直接還以對方一個大招,十數個毀人不倦的影分身,追著傲天斗法施展豪龍破軍的背影沖了去。

    傲天斗法卻突然跳起,空中轉身。

    在看到毀人不倦如此敏捷的避過這一豪龍破軍后,賈興就連忙停止了豪龍破軍,他也料到對方肯定會立即對著自己身后反擊,所以借著尚存的沖勢,一跳而起,空中轉身,戰矛上魔法波動劃過,揮下。

    斗破山河!

    大招,又是大招,賈興也是直接還以一個大招。

    影舞的影分身還沒來及完全欺近傲天斗法的身邊,這一大招,正好將急沖過來的他們全部籠罩下去。

    影分身,那能有多少生命?絕對扛不住戰斗法師這記75級的彪悍大招,攪得地動山搖的魔法斗氣,瞬間就將這些個影分身統統一掃而光,一個都不剩。

    一個都不剩?

    這一幕和之前賀銘使用天雷地火炸光影舞的影分身是多么的相似。一個都不剩,那就意味著毀人不倦已經閃到了一個不在視野內的地方。

    地下嗎?

    傲天斗法的戰矛已經先一步朝下扎去,但是,并不是……

    所有人都看到,毀人不倦這時候是在他的身后來著,用得是影分身術一類的技巧,一下就將自己送到了這邊。

    忍者的偷襲,那自然是無所無息的。傲天斗法這一矛扎空時,賈興就已經知道不對,再做反應,已經遲了,毀人不倦早已經沖到他背后。

    斷滅!

    忍者的浮空技,將傲天斗法擊上了半空。

    跟著,忍法?亂身沖!

    高速移動的身形,在空中好似閃爍一般,追襲著傲天斗法,一擊又一擊。亂身沖使法時,傲天斗法的身子還在浮空飛行,還沒來及落下,但是他卻此時突然一揮手,沒有提著戰矛的那只手。

    一道紫影飛出。

    這位戰斗法師,赫然有學魔道學者的低階技能暗夜斗篷。

    暗夜斗篷的抓取效果相當不錯,但莫凡的反應可不慢,毀人不倦飛快后跳,這暗夜斗篷掃了個空。但是緊接著,一把星塵一般時閃時隱粉末照面打來,毀人不倦這一次終于沒能躲避干凈。

    驅散粉,又是一個魔道學者系的技能。

    靠著兩個魔道學者技能及時有效的運用,賈興迎得了轉機。驅散粉的減速效果,對于需要身手敏捷的忍者職業來說影響非凡。

    毀人不倦再補的攻擊,在賈興的cāo作下被輕松避開了,而后開始了他的反擊。

    就在這條一點也不寬綽的夾道里,戰斗法師,忍者,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對決。

    兩人拼觀察力,拼反應,拼手速。

    沒有人想借什么空當先行回避調整再戰,好像整個地圖就有這一個區域,出去就算輸死的,兩人你來我往,誰也不敢退讓分毫。

    只是忍者這個職業,從風格上講,還是并不十分適當這種硬橋硬馬的戰斗,如此力敵中,漸漸還是落了下風。

    但是場面依然是那么激烈,下風,只是從雙方角sè生命的流逝上看出的。但是誰也不敢在這時就輕言誰勝誰敗。這種對決,一個失誤,就有可能被對方抓往打一波高cháo,現有的優勢,可能在一波高cháo中就可以蕩然無存。

    這里是神奇的主場,觀眾們當然是向著神奇戰隊,向著賈興的居多。

    此時傲天斗法較優,但是沒人因此心里踏實,他們提心吊膽,心跳加速,每一回合心都要揪起一下。

    “這時候,調整一下節奏會不會比較好?”興欣的選手席這邊,選手們卻也就比賽的形勢進行著討論。

    “看他這樣子,是準備就這樣戰到底了。”葉修說。

    “其實看這個戰斗法師也挺強硬的,莫凡真應該用他擅長的方式去慢慢消耗。”方銳說。

    “嗯……”葉修也認可,但問題是,莫凡是怎么個想法,大家也不知道,更難的是,等他下來之后也未必能得到這個答案,溝通障礙一直是莫凡最大的問題。

    終于,這一場以賈興的勝利結束。傲天斗法生命還剩不到三分之一,也算比較可以的局面。

    興欣這邊都在嘆息著。這一場,雖然莫凡的毀人不倦開場生命就有點落后,但是,以他以往風格來作戰的話,或許會比現在這樣硬打機會要大很多。

    望著莫凡一步一步地走回,興欣眾人保持著沉默,直至這位回到席間。

    “U w打得不錯。”葉修搭話。

    莫凡看了葉修一眼,啥也沒說,就找自己座位去了。

    葉修隨即給蘇沐橙使了個眼sè,興欣里吧,能和莫凡稍微有點溝通的,還就是蘇沐橙了。

    蘇沐橙笑了笑,扭過頭去望著回位置的莫凡叫著:“輸得有點可惜啊,怎么打那么急啊?”

    莫凡站住,回過頭來,目光沒在蘇沐橙身上,卻是望向了方銳。

    “趕時間。”莫凡說。

    眾人愣。

    “你個廢物點心,找死吧你就,還不快點跪下!!”葉修戳方銳的腦袋。

    “我的錯,我的錯。”方銳痛哭流涕狀,其他人又好氣,又好笑,這個溝通問題,真的是大問題啊!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