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刀真槍的打上一架?”江波濤聽后一樂,“你一挑我嗎?那很難哦!”

    “放馬過來吧!”包子叫道。

    “副隊,他這是拖延時間啊!”杜明看江波濤似乎真有陪這家伙玩鬮的意思,連忙提醒著。

    “娛樂而已嘛,計較那么多干嘛?就陪他玩玩吧!三對一,難道需要用很長時間嗎?”江波濤說道。

    “當然不用!”杜明精神一振。

    “上吧!”吳啟一聲招呼,他的殘忍靜默已經沖上。

    “我們來了哦!”江波濤說著。

    “等你們很久了”包子氣定神閑地說著。流氓包子入侵,在這一瞬間隱隱有宗師之范,以一敵三,寸步不讓,傲然挺立著。但是不消片刻,流氓包子入侵已經趴倒在地,成了一具尸體,被扔出了場外。

    所有人張大了嘴。

    他們實在不理解,這包榮興是出于什么心思,要這樣自取其辱呢?真的一點也想不通啊!

    白癡嗎?所有人都這樣認為。

    “啊啊,好可惜,敗了!”包子卻在很懊惱地說著。

    “你難道真覺得你有可能贏嗎?”羅輯忍不住問道。

    “不顧輸還是贏,只要這樣豪邁地戰斗就不會覺得后悔。”包子說。

    “有人能管管嗎?”羅輯莫凡附體,面無表情。

    “好了,接下來是該我們攻了,速戰速決。”魏琛對兩個后輩說著。

    “戰斗吧!”包子吶喊著。

    “……”羅輯。

    攻守交換,興欣轉攻,輪回轉守。

    一樣的開局,只是這次等邊三角形頂點站立的成了興欣的三個角色,沙包出現在了迎風布陣的手中。

    “如果我們不斷地接到沙包,這游戲不是要沒個完了?”杜明說著。

    “超過他們的時間就行。”吳啟說道。

    “加油吧!”江波濤說道,雖然他的態度是不用太計較,不過·輸與贏,人們終究還是喜歡后者多一點。

    比賽開始,江波濤立即360度轉動視角,觀察興欣三人的舉動。

    興欣三人在動·很積極地就要展開攻勢。輪回三人一邊走位,一邊注視著迎風布陣手中的沙包。魏琛有多狡猾,他們已經徹底領教過了,沙包在這人手上,他們覺得肯定會搞出什么他們想不到的事。

    “看打!”魏琛突然一喝,甩手。

    輪回三人就要躲閃,結果·沙包卻不是朝他們丟來。

    “又來這招!”杜明說道,視角轉動,發現沙包是被丟到了包子入侵的手中。可是包子入侵也不是什么好的攻擊位置啊,還會再傳遞吧?

    輪回三位移動著,提防著興欣接下來的傳遞。

    結果,沒有傳遞,沙包就這樣落在包子入侵手上,再然后·興欣三人居然聚在了一起。

    這是干嘛?

    江波濤看不懂了,這個游戲,攻方肯定要分開站位形成串聯才具威脅·三個人擠在一起,那和只有一個人有什么區別?

    難道是想三人一起沖殺?

    正想著,站在一起的興欣三人,迎風布陣和昧光卻已經開始吟唱。

    昧光吟唱進行召喚,迎風布陣的吟唱赫然是······死亡之門!

    堂而皇之的,就這樣吟唱起了大招,真是聽都沒聽說過。

    但是死亡之門的威脅實在很大,輪回三位不可能坐視不理。江波濤的無浪沖上去,揮劍,地裂波動劍掃出·試圖將迎風布陣的吟唱打斷。

    結果,包子入侵從旁跳出,竟是用自己的身體,將這記地裂波動劍給攔了下來。

    傷害當然是有的,但包子入侵顯然不在乎,他左手沙包·右手板磚,大踏步地就朝著無浪沖來了。

    江波濤當然只能選擇閃避,擁有沙包大殺器的人,誰敢和他纏斗?

    可是迎風布陣的死亡之門還要打斷啊!江波濤被包子追得沒有機會,只能交給杜明和吳啟,可是這時昧光的召喚獸已經出來了幾只,也不沖出,熱熱鬧鬧地竟然是將迎風布陣給保護起來了。

    江波濤突然意識到了棘手,同時他也意識到了,玩這個游戲,在職業上居然也有優劣。

    像劍客,像刺客,這兩個攻擊犀利的職業,在這游戲里卻喪失了他們該有的威脅。攻擊再犀利,你有那個直接秒殺的沙包犀利嗎?

    能在這場對決中產生威脅的,讓人不得不防的,還得說是控制性的技能。

    術士,正是控制系的高手,而召喚師搖身一變成了攻方時,也忽然變得很麻煩。他的召喚軍團會壓縮對手的活動空間,而這,可是守方閃避沙包非常需要的。

    一個術士,一個召喚師,江波濤發現,這兩個職業,簡直就是對沙包這一秒殺武器最有力的輔助。

    不妙啊!

    江波濤心下已經有了這種意識雖然杜明和吳啟協力沖殺,逼得迎風布陣不得不放棄了-門的吟唱,但是他們隨即也陷入召喚獸的包圍當中。

    殺殺殺!

    劍與匕首飛舞著,杜明似乎也意識到這樣的處境非常不妙-,直接開了大招幻影無形劍。劍光霍霍,飛快收割著召喚獸的生命。而昧光還在不住地吟唱著,完全不去考慮法力的消耗,也不去考慮技能的冷卻,因為這并不是一般的對戰,作為興欣一方,他們擁有秒殺利器,他們只需要營造出一次必中的機會,就可以完全擊殺一人。

    這種局面下,用幻影無形劍?

    這個決定實在是有點草率啊!

    幻影無形劍這樣大招,收招時的僵直可是一個很大的空當,在這個游戲里,對于守方來說,這是真正足以致命的空當啊!

    招式早出,江波濤現在提醒已來不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吳霜鉤月在那暢快的大砍大殺,而后,最后一劍將一只召喚獸秒殺后,吳霜鉤月進入收招僵直。

    沙包,就在這個時候飛出,江波濤雖然早預見了這一點,但是卻也沒有辦法攔截。吳啟呢?吳啟同樣沒辦法做什么,因為迎風布陣正在纏著他。術士的那些控制技能,在這個游戲里也是絕對不能無視的。

    啪,沙包就這樣輕松的命中了吳霜鉤月。所有人都在眼睜睜地看著,結果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吳霜鉤月出局,昧光的召喚軍團再度涌上,開始圍剿吳啟的殘忍靜默,落地的沙包,也被他沖上前拾去,很快,就又傳遞到了包子入侵手中。

    興欣的安排,江波濤已經完全洞悉了。術士有控制,召喚師有召喚獸,流氓手中有沙包,三個角色,都極具威脅,而這卻是輪回他們這個三人小組完全不具備的。他的一個地裂波動劍,包子入侵敢直接拿身體擋,但對方術士若是一個束縛術或是操縱術過來,他又哪里敢硬吃?

    興欣三人組作為攻方所能制造出的威脅,是他們輪回三人組完全無法做到的。如果真如那個包子所言,真刀真槍的打一架,輪回或許會占盡上風,可是,在這個游戲里,面對興欣的攻方,江波濤覺得是那么的無力。

    殘忍靜默被召喚獸包圍,而后再被迎風布陣用操縱術控住,江波濤被手持沙包的包子逼近,根本無法上前救援。一看那邊將目標控住,包子入侵手中的沙包立即果斷飛去。在迎風布陣操縱術控制下的殘忍靜默,敞開胸膛,大大方方地讓沙包命中了自己。

    輪回兩人出局。興欣的攻勢并不像輪回那樣迅捷有力,但是,卻讓人覺得很無力。

    江波濤看了看時間,已經對勝利不抱什么希望了。

    “不準備來真刀真槍地打一架嗎?”他笑著說道,學起了上一陣的包子。

    “好啊!”包子跳了出來。

    “嗯,包子把沙包給我,上吧!”魏琛說道。

    江波濤心里咯噔一下,這個安排,他怎么覺得就這么不踏實呢?

    “放心吧!”魏琛說著,“我是一定會偷襲你的。”

    江波濤無語,人連這話都說到明面上了。

    包子入侵沖上來,和江波濤的魔劍士戰在了一起,魏琛果然言出必行,迎風布陣在旁不住地騷擾著,在一個避無可避的時機,沙包,跟隨著技能一起飛至。

    “行了,去吧!”魏琛說著,沙包命中,江波濤的無浪被送出局。

    最終,兩輪比較時間,興欣用時更短,勝出。

    “輪回的連勝終于被中止了!”魏琛得意洋洋地說著。

    “前輩你真是……”江波濤苦笑著,很擅長和人溝通的他,這時愣是找不出個合適的用詞了。

    熱血躲避球賽戰罷,獲勝的四隊再度抽簽,找到對手。U 正如江波濤所認知的那樣,在這個游戲當中,興欣的職業搭配,具備了相當強大的優勢,另兩支職業隊微草和神奇都無法比擬,興欣隨后又是輕松贏下兩輪,最終成為了這場熱血躲避球完整的最終勝利者。

    “冠軍!”魏琛高聲宣布著。

    “有獎杯嗎?”包子興致沖沖地問主持。

    “這個······好像沒有····…”主持汗,做個游戲而已,還要獎杯?

    “獎杯沒有,獎牌呢?”包子問。

    “也沒有……”

    “獎狀嗎?”包子還在問。

    “呃,那啥······感謝九位觀眾,感謝來自五支戰隊的十五位選手給我們帶來的精彩表現,謝謝!”主持帶頭鼓掌,轟興欣這幾位趕緊下臺。

    快要晚飯了貌似!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