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呵呵呵呵呵”

    回答趙禹哲的,是連續的七個呵,來自猥瑣流大師的呵,讓全場觀眾覺得一陣心寒。他們頓時覺得,趙禹哲恐怕已經不僅僅是輸的問題,而是會輸得很凄慘。

    “前輩在笑什么?”對于方銳的七個呵,趙禹哲倒是反應平靜。他可不會對猥瑣流的方銳產生出什么寒意,這位前輩,他從一開始就不怎么看得起。不過盜賊猥瑣,也算情有可原,畢竟這個職業依靠猥瑣很能發揮威力。但是現在轉型了氣功師,居然還是猥瑣,那就不是職業原因,而是個人原因了。這人是猥瑣的,那用什么職業就都是猥瑣的。

    “在笑你啊!”方銳答道。

    “笑我什么?”趙禹哲問。

    “笑你還有心情聊天,我已經到你背后了不知道嗎?”方銳說。

    “呵呵,前輩還是這么幽默。”趙禹哲當然不至于被這樣騙到。他雖然在和方銳頻道聊天,但對角色的操作可一點也沒大意,視角時常會旋轉,盡可能的不給留下視線上的死角。

    猥瑣流,只要觀察清楚對手的動向,那就沒什么可怕的。趙禹哲是這樣認為的。昔日隊內的對抗練習中,對上方銳的話,他的勝率還是頗高的。

    擂臺賽地圖林間回廊,在單挑用圖中算是地形較復雜的,正適合猥瑣流發揮。不過對于元素法師這么一個攻擊需要吟唱預讀的職業,多點掩護也不算是壞事。

    兩人的角色都沒有直沖,而是在各種掩護下悄然接近著。現場觀眾漸漸也被這種氣氛給感染,喧鬮聲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幾乎就要全場沉默的時候,兩人的角色,相遇!

    轟!

    先出手的赫然是趙禹哲,元素法師韶光換法杖一閃·一記火焰爆彈飛出。這種低階的法術,在職業角色的高配置下,吟唱已經快得有如瞬發一般。元素法師的裝備,吟唱速度是必然要主堆的一個屬性。

    迂回側翼的海無量居然直接被趙禹哲看破·全場一片遺憾的嘆息聲。海無量就地翻身滾開,掌一翻,也是一個氣波彈推了過去。

    還是這兩下子嗎?

    氣波彈的光芒直遮趙禹哲的視角,他冷笑了下,干干脆脆地一個瞬間移動。

    用這技能閃避氣波彈著實有點奢華。但趙禹哲清楚方銳這氣波彈只不過是干擾,真正的殺招都在這之后,瞬間移動·痛快地將氣波彈的干擾和之后的殺招全數避過,這多豪邁?

    韶光換法杖舉起,又一個法術已經準備施展,但是視角內突見空氣極其異常的一串流動。

    氣刃!

    噗!

    趙禹哲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再做什么,韶光換的吟唱被這一擊狠狠打斷。但是真正讓趙禹哲感到震驚的,還是這一擊計算之精準,對方,似乎早就判斷出了自己會到這一位置?那這樣的話······攻擊·又豈會只是這一記氣刃?

    當然不是!

    海無量正以那個對于氣功師來說很難看的盜賊姿勢,飛快朝這邊沖來。蹦跳中,雙掌拍到地面·卻是在氣刃之后放了一個地雷震。

    念氣在地下飛速擴散,剛中氣刃的韶光換一時間無法逃出范圍,被念氣彈動,踉蹌著斜倒在半空中。海無量,開啟風轉流云,剎那間就已經殺到韶光換面前,截脈破智,閃光百裂,再氣功爆破,最后還轟出一記轟天炮!

    氣功師幾個攻勢澎湃的猛招·悉數轟殺到了韶光換的身上,奔騰不息的念氣,掀著他的法袍,韶光換仿佛一個大氣球一樣飄了出去。場面不血腥,但是生命下滑的數據讓所有人知道這不血腥的攻擊,帶來的傷害可沒比任何砍殺到支離破碎的場面遜色。

    “怎么樣?驚喜嗎?”方銳此時還在頻道開始了垃圾話攻擊。

    驚是有了·但是喜,趙禹哲當然一點也不會有。

    “不要只是以為你很了解我啊!隊友可是相互的,我對你也不陌生。只是相比下,前輩比較和善罷了。”方銳說道。

    前輩比較和善?

    這是什么意思,是說他以前和自己的較量,并沒有用全力嗎?

    不!這怎么可能!

    趙禹哲不信,他飛快調整好韶光換的狀態,準備立即反擊,但是……海無量呢?

    目標消失了。

    趙禹哲一驚,連忙開了一個光電環,一道電系元素凝成的光環盤繞在他身周,顯然任何角色要近他身,都得先被這光電環電上一電。這個低階技能傷害雖不高,卻也能起到一定的護身作用。

    “光電環?你是不是搞錯了什么?”海無量從趙禹哲的視角里消失了,但是方銳的消息卻還在不斷地在公共頻道刷進趙禹哲的眼中。

    “我現在……不是盜賊啊!”方銳說著,海無量突然現身,卻是在韶光換的……上空

    盜賊,擁有最可怕的近身偷襲利器:潛行。光電環呢?毫無疑問對潛行是有一定克制作用的。趙禹哲在找不到海無量后,立即就開了光電環,這是······以為海無量會用潛行悄然近身嗎?他這是下意識地就把方銳錯當成昔日在呼嘯的盜賊之王了嗎?

    但是他已經不再是,他不可能再用潛行那樣的手段神鬼不知地近身。

    海無量在哪里?

    趙禹哲在視角轉了好幾次360度沒發現后,最終停留在了2點鐘方向的那棵歪倒在地的大柳樹。

    自己忽略了什么?

    趙禹哲猛然將視角仰起,看到了頭頂上方無聲無息的璀璨。

    氣貫長虹!

    氣功師55級覺醒技,催動念氣透達全身,轟出的,不再只是念氣,而是包括氣功師本身。

    海無量就好像一個重型炸彈一般,就這樣從天而降。氣息匯集全身,濃郁的散發出光芒,自空中劃過,好似一道長虹,就這樣直朝下端的韶光換撞了去。

    轟!

    念氣在海無量墜中韶光換的同時爆散開去,沒有槍炮師炮光那么澎湃的煙火,也沒有元素法師的那絢麗的法術光影,甚至連本身凝聚成的長虹光芒,也在爆散的那一瞬間褪盡。但也正因為如此,這記攻擊所造成的破壞,才顯得特別清晰。

    周圍的花草樹木,碎石泥土,在念氣的催擠下,都變成了非常規的形態,有的就此斷碎。而身處這一擊當中的韶光換就更別說了。氣貫長虹是一個可蓄力的技能,就在方銳和趙禹哲在那嘮嘮叨叨的時候,觀眾們可看得清楚,海無量早就走好位置開始蓄力了。

    “還沒完呢!”方銳吆喝著。氣貫長虹又不過是一路攻擊的起手,接著還有后續補充。只是比起大多連擊套路是用大招在最后收尾,方銳卻是上來先用大招爆一下對手再說。然后看情況有便宜就揀,沒便宜只中一個大招也算賺。

    趙禹哲顯然被連續的重擊打得有點懵,這正是方銳揀便宜的好時候,絲毫沒有手軟,轟轟又是一通氣功師那看似溫柔的攻擊,打得趙禹哲真身都有些吃痛了。

    怎么會這樣的?

    趙禹哲無法理解,他也不敢說百分百必勝,但是,他本來真的是很有自信的。但是為什么?為什么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自己看不出對方的行動,而他的選位,他的應對,卻好像全在方銳的料算當中。

    難道真如方銳所說,他對自己也十分了解,只是,他以前并沒有充分利用這一點嗎?

    怎么可能會有這種事的?

    趙禹哲不信,不服,韶光換再次站起,沖上······最終,狠狠地輸掉了比賽。

    “你居然,對隊友都隱藏實力?”倒下前的最后一瞬,趙禹哲充滿怨毒地叫著。

    “呵呵,猥瑣流嘛!”方銳如此回答。

    擂臺賽第一局,方銳的海無量以百分之十的生命,就把趙禹哲的韶光換給擊殺了,現場各種歡聲笑語,對于走出比賽席的趙禹哲百般嘲笑。

    “方銳真的對自己隊友都隱藏實力這么陰暗嗎?”有人卻也在議論這一問題,甚至,包括陳果。

    “哪有的事,是那個孩子不懂。”葉修說。

    “他不懂什么?”陳果說。

    “他不懂做隊友的了解和做對手的了解是兩種情況。以前,方銳是把他當隊友的,而現在,是對手。至于他…···只知道站在對手的立場上來了解別人吧!”葉修說。

    “U 哦……”陳果點頭,有些明白了。

    這時,呼嘯戰隊擂臺賽第二位出場選手站了起來。

    林楓。

    自藍雨戰隊轉會呼嘯的林楓,到隊就得到了頂尖盜賊角色鬼疑神迷。林楓的運氣不可謂不好。只不過這樣的機會他似乎把握的并不太好,最終全明星賽場上,盜賊職業也成了空缺。

    而現在,林楓,就要挑戰鬼疑神迷昔日的操作者了。并沒有很好地完成這一角色傳承的他,會在這場比賽中交出怎樣的答卷呢?

    “哈哈哈,今天的運氣真好啊!先是熟悉的前隊友,現在又是熟悉的前角色,我好像已經聽到勝利的呼喚了。”比賽開始,方銳就已經開始垃圾話了。只是,昔日隊友,還有并肩作戰多年的角色,突然之間變成了對手,這······真的是可以發自內心稱贊的好運嗎?沒有人會相信這一點。

    更新來嘍!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