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在剛剛結束的全明星賽上,楊聰的風景殺到底亮出了一次秒殺的獠牙,一擊帶走了對手。雖然那只是一個秀場,但是楊聰至少也讓大家知道了,他,并不是完全不懂得如何使用舍身一擊,這個刺客最激動人心的技能。

    全明星周末結束了,每個選手都回歸了正常的比賽狀態。結果就在和興欣的這場比賽中,楊聰竟然再展獠牙,舍身一擊,痛快地帶走了安文逸的小手冰涼。

    他這一手來得著實突兀,而團隊賽中沒有治療可是很致命。君莫笑的客串,只能是在偶爾關鍵時刻救下一場,靠他來支撐一場五對五的團隊戰斗,是絕對不可能的。

    興欣只能展開快攻,希望以強大的攻勢取得人數上的優勢。但是,三零一顯然不是對這種場面沒有準備的,在楊聰一擊得手后,他們立即壓低了節奏,慢慢吞吞地和興欣打起了消耗,不驕不躁,緊緊圍繞自家治療,最終,就這樣將興欣給硬吃了下來。

    消耗戰打了也有近二十分鐘,但是,本場比賽所有的閃光,似乎都在楊聰風景殺的那一記舍命一擊上了。這是只有刺客才會擁有的璀璨。

    賽后的記者招待會上,楊聰自然遭到記者圍攻。大家當然會很好奇。七年多的堅持,為什么在這一戰里。突然改變了風格,是因為全明星賽上的那一次表演,讓他受到了什么啟發嗎?

    “或許吧!”面對眾記者的提問,楊聰微笑著,“其實對于我來說,舍身一擊,不是不會用,而是不能用啊!”

    “這是什么意思?”記者們不解。

    “因為我是三零一的隊長。”楊聰簡簡單單地回答道。

    記者們恍然大悟。隊長。是一支戰隊的靈魂、旗幟,在任何時候,都擔負著引領全隊的職責。或用言語去鼓勵隊員,或用行動去帶動大家,無論怎樣,隊長首先都需要人在。

    而舍命一擊呢?這是一個兩敗俱傷的打法,舍命一擊之后只有一層血皮的刺客。恐怕沒有哪支戰隊會失誤到將這么一個目標放生。而楊聰,他是三零一的隊長,所以他需要讓自己盡可能地留在場上,而不能簡簡單單地爆掉一個目標,下場。.sn.

    舍身一擊,不是不會用。而是不能用。

    因為他是隊長,他的肩上有著比其他人更多的職責和義務。他這個刺客,注定了不能是一個孤單行走的殺手,因為他代表的首先并不是他自己,而是一整支戰隊。

    想明白了這一點。記者們忽然發現,一直以來大家可以都有些忽略了。

    第四賽季以來。大家都在稱贊著王杰希為了微草戰隊,默默修正打法,漸漸拋棄了他那更華麗,更能引人關注,更能幫他個人提高人氣的魔術師打法。可是就從那時起,就有一個和王杰希同期的選手,同樣也是全明星級別,同樣是一隊之長,從一開始,他也因為身負的職責,默默地舍棄了一些東西。

    舍身一擊,屬于刺客的,最閃耀的一個技能。

    或許相比起王杰希,楊聰做到的并沒有那么多,但是兩人卻有著同樣的為了戰隊舍棄自我的決心,這份情操,實在不應該過于計較舍棄的多少。

    意識到了這一點,現場的記者都大受感動。不過感動之余,卻也有些好奇。

    “那么為什么,在這場比賽里,您又突然用出了舍命一擊呢?”有記者問道。

    “大概就是全明星賽給我的啟發吧!全明星賽后讓我意識到,現如今的我,或許用這種方式更能幫助到戰隊。有些擔子,是該交給別人去扛了。”楊聰笑道。

    記者們再一怔。

    這是……已經準備退位讓賢了啊!

    第三賽季的選手,到現在確實已經到了職業晚期。還在圈中活躍著的已經逐年在減少。可是又有誰像楊聰這樣,還沒有露出明顯頹勢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主動讓位呢?

    全明星賽,到底讓他看到了什么?

    是從自己居于最末的排位,看到了自己即將走向的退場;還是從年輕選手身上,看到了更值得期待的展望呢?

    沒有記者再這樣詳細的追問下去。因為他們知道,哪怕這是出于楊聰的主動,哪怕他是這樣微笑著回應大家,但是他的內心,是不可能不傷感的。這種時間流逝所帶來的無奈是殘酷的,又有誰還忍心在這道傷疤上去撕扯出個究竟呢?

    楊聰的表態,已經透露出了很多東西了。

    三零一隊,要改變他們的戰術核心了,楊聰的刺客退居一旁,也因為如此,從此他可以用一種更自在的方式來比賽。或許從這一輪起,風景殺一擊必殺的獠牙會在聯盟中掀起一場風暴呢?

    沒有人會忽略,這可是榮耀第一刺客!在他職業生涯的末年,他主動讓出自己的核心地位,從此將開始那條真正的刺客之路。

    那么,楊聰退位以后,三零一會樹立起來的新核心又是誰呢?

    這個問題記者們同樣好奇,可是三零一卻沒有在這次記者招待會上給出答案。從目前三零一隊的選手組成來看。昔日交換轉會時從微草來的李亦輝,雖然離開微草后就褪去了全明星光環,但畢竟還是一個很有實力的選手。此外劍客選手高杰,近幾年實力穩中有升。這兩人,似乎都有成為三零一隊的新核心。

    但是兩天后,新一周的周一,在聯盟的簽約申報注冊那里,有人發現三零一隊剛剛完成了一筆簽約。不是轉會簽約,而是自由簽約。

    白庶,一個完全沒有人知曉的名字,就這樣無聲無息地進入了三零一隊。而后從聯盟方的公開資料中可以看到,這個叫白庶的人,接下的是昔日三零一選手許斌離開后所留下的角色,騎士潮汐。

    白庶是誰?

    無數人都迫切地想知道這個答案,但是職業聯賽卻在此時進入了一周的休賽期。這一年的春節來得可有些早。1月22日就將是除夕之夜,現在距離這天不過兩天。各大戰隊從這周一開始就已經進入了假期,也就是職業聯盟還在照樣更新著轉會窗內各隊的人員交替。各大戰隊的選手,早都回家過年去了。

    興欣這邊也一下子冷清了許多。哪怕是魏琛、方銳這些猥瑣沒下限的家伙,逢這日子也都是一本正經規規矩矩地置辦了年貨回家報道去了。轉眼間,興欣的訓練室就已經只剩下三位。

    “又是我們三個呢!”陳果望著葉修和蘇沐橙,感慨著。她可絲毫沒因為人少了而覺得的寂寞,還有兩人在身邊,這對她而言就已經去父親去世以后沒有過的熱鬧了。

    “是啊,又是我們。”葉修說著。

    “你弟弟今年會不會又來啊?”陳果問著。

    “應該不會吧!”葉修說著。

    “你也不準備回家去看看嗎?”陳果問道。

    “再說再說。”在這個問題上,葉修比較罕見的沒有一貫的平靜和灑脫。

    “那么,我們也該備備年貨了吧!”陳果隨即也就不再多問了。

    “又要逛街嗎?”葉修問。

    “你怕了?”兩個女人斜眼望著他。

    “腿都在哆嗦。”葉修苦笑。

    “那真是辛苦了。”兩位卻一點也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

    三人隨后就準備出門,結果從訓練室里出來后,葉修就看到技術部的房門虛掩,里面似有聲音傳出。

    葉修疑惑地望了蘇沐橙和陳果一眼,兩人也立即發現了這邊的詭異。三人上前,葉修推開門一看,關榕飛正坐在電腦前,神情專注地操作著什么,嘴皮子一直翻動著,似乎在自言自語地嘟囔著什么。U www.uukanshu.com

    “怎么回事?”陳果闖了進來,毫不留情地把自己的手表擋到了關榕飛的眼前,“你不是九點的火車嗎!現在幾點了?”

    關榕飛在陳果手腕剛擋過來的時候就一臉厭惡地將受阻的視線挪開,聽到陳果呵斥,這才很隨意地瞟了一眼:“九點四十了嗎?錯過了。”

    “你在搞什么!”陳果叫道,不知道的人看了,真分不清這兩個到底是誰把火車給耽誤了。

    “搞裝備。”關榕飛的回答特別樸實,樸實的陳果完全沒詞接了。她當然知道關榕飛大概是又突然搞起什么名堂,然后就專注的忘我了。但她頭痛的就是這家伙總是這樣忘我,忘我地除了工作不耽誤,其他都狂耽誤。

    “你不準備回家了?”陳果問道。

    “別急。”關榕飛豎起了根手指點了點。

    陳果頓時以為這家伙是弄到了什么關鍵的地方,連忙大氣也不敢出地候在一旁。

    再然后,關榕飛繼續忘我的工作,旁邊的人好像被他遺忘了。

    “你到底在弄什么?”葉修走上來了。

    “你看,這個……”葉修這一上來,關榕飛立即有點眉飛色舞,呱啦呱啦就和葉修說起來了。

    “咦,這樣啊,我來看看。”葉修說著,于是又一臺電腦被打開了。

    陳果目瞪口呆,說好地辦年貨呢?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