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終,陳果還是沒能狠下心將這兩人從電腦跟前拖開,置辦年貨這種事,只好她和蘇沐橙去默默地解決了。

    兩個姑娘置辦好一切回到網吧,再上二樓技術部一看,離開時那兩人什么樣,現在就還是什么樣。如此的專注,讓陳果根本沒辦法狠下心去打斷二人,最后和蘇沐橙對視了一眼后,默默地退了出來。

    戰術室空間比較充足,買回來的年貨都被堆在了這里。陳果坐在沙發上,望著戰術室上那個列著積分榜的題板,心里卻有點說不出的滋味。 . .

    聯賽徹底走完了一半,興欣戰隊排名第五,131的積分,距離掉出季后賽區足足有30分的空間,如此優異的成績,早就引得圈內震動了。陳果當然也為這般成績歡欣鼓舞。可是眼下的她,已經不再是那個只會看到選手在場上光鮮華麗的粉絲了。所謂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改變了身份了陳果,現在將這些選手在場下的辛勤刻苦也悉數看在眼里。

    葉修、唐柔、方銳、安文逸,所有的選手,再到技術部的安文逸,興欣公會的伍晨,每個人都在拼命努力,努力得連陳果都從來無法放松心情。好容易,chūn節到了,她原以為大家都可以得到一個短暫的休整了,結果,葉修和關榕飛這兩個,又毫無自覺地撲在榮耀上了。

    陳果第一次覺得,冠軍,并不單單只是美麗和榮耀,還很殘酷。得到它的,得不到它的,都出付出很多很多。 . .

    得到的,總算還有收獲。

    但如果是得不到的呢?

    在親歷了這樣的艱辛后,還沒有遭受這種挫折,陳果卻已經覺得可以感受到那些得不到冠軍的人的心情了。

    此時她不由地就想到了張佳樂,榮耀最著名的“冠軍失去者”,四次與冠軍交臂失之,卻依然沒有放棄。這種人所懷著的熱情。大概就和葉修、關榕飛那兩個家伙一樣吧!

    “都是瘋子。”陳果嘀咕著。

    蘇沐橙聽到,笑了笑,坐到她的身邊說道:“不是有句話嗎,不瘋魔,不成活。”

    “但是……如果瘋魔了,還是成不了活呢?”陳果問道。

    蘇沐橙頓時也愣住,目光也停留在了題板上的積分榜。

    是啊……他們這是競技圈。如果將成活定義為冠軍的話,那注定著很多人再瘋魔也成不了冠軍。

    “那大概……只能遺憾終生了吧!”蘇沐橙說著。她沒去說什么只要拼過就不后悔一類的話,作為職業選手中的一份子,她相信,拼過不后悔是會的,但是。拿不到冠軍的遺憾,卻也絕不會因為這種不后悔而被抹去。或許到最后,心中停留最多的,還是這種遺憾吧?

    “那你呢?”陳果忽然問了句。

    “我?”蘇沐橙又愣住。她第四賽季成為職業選手,嘉世也從那時起再沒拿到冠軍。葉修是三冠在手,可是蘇沐橙迄今為止,事實上也是一個手中沒有冠軍鍵盤和鼠標的選手。

    “你會很遺憾嗎?”陳果問。

    “應該……也會吧……”蘇沐橙回答得有一些猶豫,對這個問題。她始終有些遲疑。她會遺憾。她可以肯定。只是她弄不太清楚,她的遺憾。是為自己的,還是為葉修。對于榮耀,她始終沒有那么執著和瘋狂,她的練習,似乎一直都只是為了跟上葉修的腳步。這一點,如今朝昔相處的陳果大概是看出來了,所以才會有此一問。

    “如果……你哥哥還在的話,你覺得你現在會在做什么呢?”陳果很小心地,又問了一個問題。

    “他還在的話……我大概會在一旁端茶遞水吧?另外……”蘇沐橙笑著說,“我也會打打榮耀,那樣的話,在一起的感覺大概會更清晰一些吧!”

    “嗯……在一起。”陳果點了點頭,再沒有問下去。兩個姑娘就這樣,一起靠坐在沙發上,發著呆,各想著心事,直至那邊突然傳來一聲吼叫:“成了,就是這樣!”

    兩人互望了一眼,一起起身,快步就朝著技術部那邊走了去。推開門一看,關榕飛只會死盯著屏幕然后被映得一片顯示器光茫的臉上,居然也現出超級快活的笑容。

    “什么成了?”兩姑娘齊聲問道。

    “這套裝備成了!”關榕飛說。

    “什么裝備?”兩姑娘湊上去看,她們本以為關榕飛如此費力研究的肯定又是千機傘,可是聽這話里意思,似乎又不是。千機傘,貌似不應該用“套”這個量詞吧!

    “一套牧師裝備而已。”一旁的葉修說道。

    “而已???”關榕飛在意什么的時候也會顯示出他確實是一個智商過人的角sè,葉修的措辭被他敏銳捕捉了。

    “高智力,高暴擊,也不算太新鮮吧?”葉修說。

    “是全榮耀,最高智力,最高暴擊的牧師裝!”關榕飛強調。

    葉修聳了聳肩,不再言語,似乎無心和他爭辯。

    “最高智力?最高暴擊?”這邊陳果重復了一下。

    “是的!”關榕飛狠狠點了點頭,“再配合小手冰涼的技術樹,他一定將是全榮耀回復量最強勁的牧師,小手呢?快讓他來試試。”關榕飛說完又東張西望,尋人狀。

    “他回家過年去了。”陳果說。

    “他的帳號呢?”關榕飛問道。

    “我去拿!”陳果連忙轉身,飛去訓練室那邊取帳號卡了。嚴格講究的話,帳號卡確實都屬戰隊財產,當然不能被選手隨意攜帶。陳果雖然不會計較得這么仔細,但以安文逸的xìng格,做事很有準則,小手冰涼的帳號卡他在離開時毫不猶豫地交給了陳果。

    帳號很快拿來,刷卡,進入游戲,和關榕飛所用的研究帳號完成了交易后,一整套的銀裝被交到了小手冰涼的身上,交得陳果有些目瞪口呆。

    頭部、肩部、上身、腰部、下身、鞋,六件穿著。

    披風、項鏈、左手指環、右手指環、徽章、吊墜,六件裝飾。

    再加一個牧師常用武器十字架。

    13件裝備。全數銀裝。

    榮耀發展到這第十個賽季。全身銀裝的角sè已經越來越多。各大戰隊的核心角sè,身上幾乎都挑不出來丁點橙字。但是陳果沒想到,他們興欣,這么快也有了全身銀裝的角sè,更沒想到,第一個配齊全身銀裝的,竟然是小手冰涼。

    “這樣……就是最強牧師了?”陳果cāo作著小手冰涼。手有點顫抖。

    “最強?這要看你怎么定義了,如果從治療量上來說,他就是最強的。”關榕飛說道。

    “我明白。”陳果點點頭,她雖然不是職業選手,但對于牧師職業哪些屬xìng比較重要這種基本的東西還是比較清楚的。

    智力,這是牧師第一要追求的屬xìng。智力的多少,決定著牧師治療能力的強弱。

    再然后,體質,生命越多,生存能力越強。體質這個屬xìng沒有哪個職業是不重視的,而牧師的生存,關乎到他隊的生存,所以也有一些牧師。會認為體質比智力更應該優先。

    四圍以外的屬xìng。施法速度,這是牧師非常重視的一個屬xìng。吟唱越快,那能做的治療就越多,同樣也是提高治療量的手段,在戰場上,更能減少被對手打斷的機率。

    暴擊,幾率發生的現象。攻擊暴擊,提高傷害;治療暴擊,當然就是提高治療量了。

    這些,都是強調牧師治療作用的屬xìng;而在強調生存方面,各種屬xìng的抗xìng,對異狀態的免役能力,在很多人眼里對牧師也很重要。

    林林總總的許多屬xìng,實在很難完全地排出個一二三四來。通常來說,都會參考選手的特點,將這些牧師需要的所有屬xìng組成一個最順手,最具效率的搭配,這是裝備選擇的關鍵,也是銀武的價值所在:只有自制的銀武,可以將屬xìng組合成完全理想的搭配。

    而此時小手冰涼這一身,屬xìng的搭配可就有些粗暴了,智力和暴擊兩種屬xìng被毫無節制地加強著,除此以外,像施法速度這個任何牧師都不可能忽視的屬xìng,在這一身裝備上算是受盡了冷落。而后在抗xìng方面,這一身裝備的冰抗xìng極強,其次是暗抗xìng。而這兩種抗xìng的增強,卻是在完全放棄了火抗和火抗的基礎上。

    “這個……比較適合安文逸嗎?”陳果現在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了,沒對這比較屬xìng極端的裝備產生什么質疑,她估計葉修和關榕飛兩個是不可能留下讓她嘲笑的話柄的。

    “是的。”葉修點了點頭,“安文逸在cāo作反應上始終比較軟肋,不斷的施法支援全隊實在太難為他了,干脆就給他來這么一身節奏慢,但是爆發力強的。”

    “冰抗和暗抗,是減少他被控制的風險。”陳果也知控制效果的攻擊,U www.uukanshu.com多出于冰、暗兩系。

    “沒錯。”葉修點點頭。

    “我們的缺陷,就這樣解決了嗎?”陳果高興地問道。

    “裝備只是輔助,即便這樣,他的反應還是偏慢,還需要再提高一些!”葉修說。

    “那他該怎么做?”陳果問道。

    “這要看他自己了。”葉修說。

    與其同時,榮耀大陸,神之領域,60級的百人副本,失落艦隊的門口。

    “什么?單治療?大哥你別逗我了好嗎?這里是百人本入口,五人本那邊走。”一名騎士玩家,望著面前這個裝備還算不錯的牧師,詫異地說著。

    “60級的而已。”裝備不錯的牧師說著,“單治療可以了。多點輸出,打得也能快些。”

    小鳥叫,早上好!(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