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60級百人副本,單治療。

    在副本門口提出如此狂妄建議的正是興欣戰隊的冶療選手安文逸。這種環境下,會將治療催逼到如何手忙腳亂的地步可想而知,安文逸,正是要用這種情況來強行鍛煉自己的反應。

    只是,這個念頭畢竟太瘋狂,在榮耀網游里就從來沒有過百人副本單治療的概念,哪怕現在全民75級,而這只是個60級的副本。等級優勢,并不代表玩家可以連百人副本都輕松碾壓過去。如果那樣的話,治療在這里也得不到什么鍛煉了。 ..

    安文逸找上的是一個野團,以他目前興欣職業選手的身份,其實是可以直接進興欣公會的副本團去歷練,但是公會的副本團肯定會對他有下意識地配合和照顧,穩定團隊的戰斗默契也會降低治療的壓力。安文逸需要的是最亂最令人抓狂的環境,一支在副本門口臨時湊起的野團,無疑最符合他的要求。

    “單冶療……”這位騎士玩家雖是組野團,但身邊也有幾個同伴,一時間沒有回話,看起來是和幾個朋友嘀咕這事去了。

    安文逸安靜地等在一旁,如果這團拒絕,他只能再找其他團隊了。今天才周一,副本CD新刷,大堆的人聚集起來打本,這當中有固定團隊的玩家只是少部分人。絕大多數玩家都是每周隨便拼個團,打哪算哪,這種大環境下,安文逸想混出一個單治療團的希望應該不太渺茫。畢竟和任何一個網絡游戲一樣,在這種組團副本的活動中,治療總是稀缺職業。而榮耀24職業,治療只占其2,8%的職業比例,在百人團中要占據的位置卻不只8%,稀缺更加發指。 ..

    那幾位看起來也是糾結了好一會,而后大概看了看自己身邊已經聚集起來的人手,還有團隊中的申請列表。各種職業一堆一堆的。但就牧師和守護天使少得可憐。偶有發現,手稍慢了點就已經加到別的團隊去了。

    “要不……試試?”幾人有點動心了,安文逸的牧師,隨即被拉進了他們的團隊。

    安文逸長出了口氣。

    60級百人團,單治療,他沒有做過,但是也絕不是毫無準備。為什么會選擇這個副本來做這種事?那也是通過計算的。給出他這個答案的人是羅輯。那個通過看視頻就能寫出大量副本傻瓜攻略的家伙,在這事上幫了安文逸很大的忙。他在計算了60級百人副本的傷害和安文逸所用牧師角sè的治療量,以及在這副本中可能發生的各種各樣的場面,得出了單治療在理論上是可以撐起60級百人副本團的結論。

    團隊成員迅速聚集著,在不考慮治療后,加人真是非常爽快的一件事。但是很快團中也有玩家發現了整個團隊居然只有一個治療這一現象。

    “單治療?”有人問后得到答復。全團嘩然。

    “傻逼吧?會不會打啊?”嘩嘩嘩,當即就有好幾人直接退了。

    “60級的本,單冶療足夠了,效率第一!”團長拿出安文逸之前的話來說,不過依舊還是有認為這不可能的玩家退出,留下的,或是茫然的,或是有些好奇的。而后再加新人。發現單治療后罵著退出,再加。反復折騰,終于,一支懵懂的團隊建成了。

    單治療!

    所有人都在找著他們團隊那唯一的治療,想看看這是一個何等樣的角sè。

    安文逸此時也不由地有點緊張了,他可也不是過來想坑人的。單治療……自己一定要做到。

    “進本!”團長一聲令下,全團玩家進入副本,安文逸瘋狂地歷練,開始了……

    團滅。

    最終,百人團倒在了失落艦隊的第一個SS面前。

    “單治療你妹!!!”全團至少百分五十以上的人毫不客氣地就開罵了。

    畢竟是75級來刷60級的副本,哪怕是野團,只要擁有正常的治療比例,極少會連第一個SS都過不去就團滅的。

    所謂的單治療,在遇第一波小怪就顯得各種手忙腳亂,團長在那時心頭就已經蒙上了一層yīn影。野團本就凌亂,無論意識還是配合都參次不齊,需要治療來力撐場面的時候極多。而后一路挺進,殺得那叫一個雞飛狗跳,無論頻道還是語音,出現最多的內容都是“加加加加加加”。

    不斷有人倒下,終結自己的副本之旅,見到第一個SS時,全團就已經掛掉了三十多人,余下的六十多人,最終集體撲倒在了SS面前。

    很受傷的團長,傳出副本就想找安文逸的麻煩。這家伙,純粹就是來坑人的吧?難道是自己某個仇人開的小號?該團長怒氣沖沖地想著,可是又沒覺得有誰和自己有這么大仇這么辛苦來破壞自己隨便開的一個野團。結果副本門口轉了一圈,那牧師早已經不見了蹤跡……

    “媽的,別讓我再看到你!”團長悻悻地罵著。

    “真的很難應付啊……”已經飛速從失落艦隊副本離開的安文逸,總結著剛剛這次極其失敗的副本之旅。對于野團的混亂,他有心理準備,但是最終遇到的實情,還是遠大于他的預期。

    不過雖如此,安文逸可一點也沒想要退縮,自己如果一上來就能駕馭住這場面的話,哪里還需要做這練習啊?他早做好了一切準備,包括那一抽屜的75級牧師帳號卡。

    安文逸的網游經驗還是很豐富的,他知道,這么一個坑爹牧師,不斷重復做這坑爹事的話,大概很快就會被刷上世界的,所以,他已經做好了隨時更換馬甲的準備。

    不過……總是尋求單治療團隊,這個舉動好像也太顯眼了點,恐怕換馬甲也不足以掩蓋啊!安文逸思考問題還是很周密的,一開始就考慮到了這一問題,于是新換的牧師帳號,登錄之后,是第四區。

    普通區擁有和神之領域一樣的內容,百人副本的數量一點也不缺乏。安文逸早準備了這種專混普通區的牧師帳號,然后開始在各區流竄,單治療禍害四方團隊。

    是的,禍害……

    最初的安文逸真的只能說是禍害。

    一個又一個的野團被他弄得團滅,一堆又一堆的玩家浪費著副本的CD。安文逸心里也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一扭頭,繼續堅強地,冷靜地,禍害著。

    水平有提高嗎?

    只從副本的進度上看的話,完全沒有發現質的變化,臨場狀況的不同,安文逸的表現也在起伏,明顯沒有能穩定控制住這些場面的能力。不過以安文逸這理智的xìng格,從一開始就沒期待過瞬間逆襲成神這種神奇的節奏,他繼續按部就班地使用一抽屜的帳號到處流轉著。

    新一周,給了他大量混副本的機會。不過很快chūn節來臨,榮耀網游每年在線率最低的時段也就是這段了。雖如此,榮耀也依然會在這個時候推出獎勵豐厚的活動來反饋玩家。

    有活動的期間,玩家打副本的積極xìng總是會低很多。不過這次的chūn節活動正巧了也是一個很龐大的團隊項目,雖非副本,卻也有差不多副本的鍛煉環境,安文逸繼續歷練著,禍害完副本團隊,開始禍害活動團隊。

    chūn節將半的時候,網游里已經開始流傳起這個禍害的傳說。為數眾多的玩家在壇論中抱怨著遇到了坑爹牧師,很快甚至還蓋起了專題樓,題曰那些年一起坑過你的牧師。于是一個又一個的玩家現身說法,漸漸地,開始有人留意到,這經歷,怎么看起來很相似啊?再然后的,也有一些被同一牧師角sè坑過的玩家,好像找到了共鳴般地激動地抱在了一起。

    “是安文逸。”

    在陳果把這個近期網游中的熱鬧事講給大家聽后,葉修找到帖子,翻看了一下一些被坑者的詳細描述,下了斷言。

    “啊?”陳果一怔。

    “他在用這種方法,粗暴地鍛煉自己的反應。”葉修說。

    “這……有用嗎?”陳果疑惑。

    “鍥而不舍地堅持,總能有點提高的。”葉修說。

    “可就他這鬧騰的,我看他很快都要沒有堅持的機會了吧?”陳果翻看著那帖子,在后邊大家已經開始分析這坑爹牧師事件。雖然暫時沒理出頭緒,但是很顯然,UU看書www.uukanshu.com這近期火熱的帖子,但凡是愛逛論壇的玩家可能都會看到,看到以后,再遇這種號稱可以單治療的牧師,恐怕也會心生jǐng覺。

    “呵呵,我想他會想到法子的。”葉修說道。

    安文逸確實想到了法子,在求單治療屢屢被拒后,他開始不糾結這種設定,改為尋找一些治療壓力比較大的團隊。說實話,有過這么久職業歷練的安文逸,現如今的技術水平那已遠超普通玩家。單治療挺百人團,因為自身的短板他無法實現,可要只是這種治療略少略有壓力的場面,他根本就是毫無壓力。

    按部就班地治療,那不是安文逸所追求的鍛煉效果。于是在這種團隊中,他大包大攬,無視團隊的分配,以單治療的存在感,怒刷全隊生命。

    因為還有其他治療支援,沒出什么亂子,四處救場的安文逸,反倒顯得大局觀超強,十分高端。于是安文逸借機提出要求:“有我在,不需要這么多牧師,加點輸出打得能快點,下個本踢掉幾個治療好了。”

    好熱!看天氣預報的氣溫好像不是特別高,但好熱!大概是太胖了?(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