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觀眾面面相覷。

    正如呂泊遠的判斷,他就是因為水平太高了,才會中了那個強力膝襲。若只是普通玩家,那一拋投早已經將包子入侵摔翻了。

    觀眾們毫無疑問都是普通玩家,所以他們對于云山亂身形下沉略后仰加高舉雙臂貌似投降的動作萬分不解。呂泊遠在心里怒罵包子搞幺蛾子的時候,殊不知所有觀眾卻都在詫異他呂泊遠在搞什么幺蛾子。

    再到現在,平素比賽并沒有那么多話的呂泊遠在頻道里大叫大嚷,類似“你神經啊”這等話語上綱上線的話都可視作是人身攻擊了吧?

    呂泊遠現在,很失態啊!

    不只觀眾如此認為,連電視轉播中的解說潘林都在如此評論著。實在是呂泊遠和他一貫的作風有些不太一致。

    “冷靜點!”結果誰也沒想到,場上,呂泊遠的對手包子,居然頻道發言訓誡了他一下。

    “慌慌張張的,成什么體統?”一句完了又來一句,這種批評也不知包子是從哪里跟誰學來的。

    “我去!”呂泊遠叫著,這家伙,莫名其妙地訓起自己來了!大家是對手好嗎?我慌張關你什么事啊!更何況我哪有慌張?

    包子這一邊訓人呢,操作還沒停,板磚不中,又拋了把沙過來。

    呂泊遠心里有點不淡定,但確實也沒慌張,云山亂躲避攻擊躲得很好。拋沙之后,包子入侵逼得更前。但呂泊遠的云山亂又不是什么遠程職業,巴不得對手離得近些。包子入侵上前他自然不會回避。只是盯著對方的舉動。呂泊遠此時不想再追求主動了,他準備恢復柔道的正經打法,咱后發制人,先看好這家伙要搞什么花樣再說。

    于是在呂泊遠刻意放緩的節奏下,包子入侵殺到了云山亂面前。

    板磚!

    呂泊遠快哭了。

    這真的是如傳說中的冷卻一好就用嗎?

    說實話真要去計算這節奏也挺煩的。磚襲雖然不是低階技能,但也沒高哪去。也是流氓轉職后很快就能學到的技能,冷卻也很短。照包子這種密集的使用程度,去心算這技能一次又一次冷卻的話。著實有點分散注意力。

    這大概就是這家伙頻繁使用這技能的真實意圖吧?

    磚襲這技能,傷害不大,但因為有可能產生控制效果,所以不得不防。包子頻頻使用這技能,讓對手總是不得不防,非常干擾對手的注意力。再加上很多時候這家伙都是亂用一氣,冷不丁地來一下刁鉆的。還真有些難防備呢!

    呂泊遠有點恍然,覺得自己好像摸到了對手的戰斗思路。

    可是,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地使用磚襲,干擾對手注意力的同時,對自己的攻擊節奏也是一種擾亂啊!畢竟技能使用都是要選時機的。有些時候明明用另一技能效果更好,但到包子這全都轉用了磚襲。感覺好像有點得不償失啊!

    剛剛覺得有點領悟的呂泊遠,接著又一細想的時候,發現又有些說不通了。

    呂泊遠,很遺憾地走入了一個誤區,他居然開始細心琢磨包子的戰斗思路。試圖從理論上做出合理的解釋。而這,可是接觸包子日更久。比呂泊遠經驗更豐富的葉修用了兩年都沒做到的事。

    至于為什么喜歡用磚襲,這個葉修倒是可以告訴呂泊遠答案。因為板磚易獲取,不起眼,用完隨手一丟就毀滅兇器……

    試圖用榮耀理論去解釋這一問題的呂泊遠,只會越想越遠,越想越遲疑。后發制人,這是柔道很正統的打法不假。不過這種打法想打好,對對手的解讀要準確,判斷要果斷,快,手要準。

    但現在,呂泊遠試圖解讀的是包子,葉修用了兩年都沒解開的,迷一樣的包子。

    于是他輸了。

    稀里糊涂地,莫名其妙地就輸了。直至角色云山亂倒下的那一刻,呂泊遠才從他研究包子的思考領域里退出來。

    居然就輸了?

    呂泊遠詫異,他有一種時間還有很多,生命還有很長的錯覺。研究包子的思維,實在是一個讓人忘卻一切的無底洞。

    從選手席里出來時,呂泊遠還在撓著頭。下場的路上,他一直抬頭看著大屏幕上的回放。直至回到輪回選手席的時候,呂泊遠一拍腦門:“靠,傻逼了!”

    上場時明明想著主動一些,積極一些,不給這個奇怪的對手亂出牌的機會。怎么打著打著,就又變成去鉆研對手的牌路了呢?

    “意志不堅定啊!”呂泊遠懊悔萬分。

    “不知怎的,有那么一瞬間,忽然就覺得這樣打不行啊,必須要看清楚。”呂泊遠說。

    “結果看著看著就輸掉了是吧?”吳啟說。

    “是這樣。”呂泊遠點頭。

    “三比零了誒我說!”江波濤提醒大家,此時他們真的很落后。現場的興欣粉絲們又是跳又是叫的,十比零的呼喊不絕于耳。輪回隨隊而來的粉絲團,這時都有些消沉了。個人賽居然全軍覆滅,這實在有點打擊士氣。

    “我說你們到底有沒有認真打啊?”杜明問個人賽上場的三位。

    三位面面相覷。

    “比賽嘛,再所難免。”牧師選手方明華安慰大家。

    “擂臺賽扳回兩分!”孫翔站起身了。他是輪回擂臺賽第一個要上場的。

    “加油!”隊友紛紛鼓勵。

    “一挑三。”有人說。

    “別別,我想上場,我想和興欣的那個妹子交手。”杜明忙道。

    “想報仇啊?”眾人笑,他們當然還記得杜明和唐柔曾經在全明星周末上有過交手。那時候的唐柔還壓根不是什么職業選手,只是個榮耀新人,但是那股不罷休的狠勁,著實讓人印象深刻。杜明也在那次全明星周末大失面子,被唐柔羞辱完又被葉修修理了一頓,郁悶了好久。

    “我記得那次葉修也有和你打啊,你怎么不打葉修報仇啊?”有隊友立即就提到了這個問題。

    “報什么仇,只是想再交交手而已。”杜明說。

    “是看妹子漂亮嗎?”吳啟摟著他的肩頭笑著,“確實是很漂亮。”

    “滾滾滾。”杜明把他推開。

    零比三落后,輪回的氣氛卻還是這么自然,幾乎沒有人急吼吼地跳出來叫嚷著“接下來一定要拿下”一類的口號。但是即將出場選手的眼中,卻并沒有缺少這種堅決。

    電視直播里,潘林在分析著兩隊擂臺賽可以排開的陣容,而李藝博此時有種大夢初醒感。他驚訝的發現,剛剛結束的第三輪個人賽,他好像從頭到尾一言未發。有幾次潘林將話題拋給他的時候,他都“嗯嗯哼哼”地帶過去了。他就這樣小心翼翼,竟然到了比賽結束也一句點評都沒有。

    得刷一下存在啊!驚醒的李藝博,聽著旁邊潘林分析陣容,找了個空當,連忙就插入了。

    “是的!”李藝博開口接過潘林的話頭,“輪回的擂臺賽一直都是孫翔和周澤楷一前一后壓陣,中間再填一位輪換選手。興欣方面,方銳打頭唐柔收尾也是他們比較固定的套路。從對位上來說,輪回是比較占優勢的。而擂臺賽上優勢是可以疊加互補的,我想興欣是不是會針對輪回這個布陣,做出一些變化調整來應對呢?興欣的陣中……”

    “興欣選手已經出場了!”這時潘林突然叫道。

    “啊,是的,這是……方銳……”李藝博介紹出名字的時候,突然有點無力。他剛說完興欣是不是會有變化,結果興欣就用他們固定的陣容上了。李藝博郁悶啊!他現在哪敢把有關興欣的話說滿啊。他只是準備說出一種可能性,完了也要強調興欣陣容不變這種安排的。結果話剛說前半,興欣選手就已經出場了!這個人賽和擂臺賽之間的休息之間還是有點的,要不要這么積極就入場啊?針對我呢?李藝博快哭了。

    “嗯,興欣戰隊方銳提前就朝比賽場上走去了。我們看輪回這邊,哦,輪回選手干脆也上場了,是孫翔,兩隊都沒有改變他們常用的安排。”潘林說道。

    “呃,這場比賽,從個人賽,再到現在的擂臺賽,兩隊都沒有太多根據對手做出的針對性布陣,看得出兩隊的心態都挺平和的,就是把這當作一場普通比賽去打,UU看書 www.uukanshu.com沒有因為對手而有什么特殊對待的心態。”李藝博此時只能如此說了。

    “不過現在輪回已經零比三落后了呀,接下來恐怕不能太放松了,難道他們真的會如現場觀眾所喊,被興欣打個十比零嗎?那興欣可算是報了仇了。”潘林說道。這要換以前,說興欣完勝輪回,肯定笑掉無數人的大牙。但現在連電視直播中都可以坦然討論這種可能性,興欣在人們心目中的實力和地位,確實提升得非常可怕。

    “看輪回接下來的表現了。”李藝博心里其實是不太看好的,但他哪怕預測,這可是興欣,自己這樣謹小慎微了,臉還是打得啪啪的,還是少做預測性的言論為妙啊!

    “雙手選手都已經進入了比賽席,不如裁判看來還是要等休息時間夠。這場方銳對孫翔的比賽,李指導能不能談一下您的看法?”潘林說。

    談你妹!老子不要做這種賽前預測啊!李藝博心中怒罵。

    ===========================

    天亮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