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被趕鴨子上架的李藝博終究還是要說幾句的。但哪邊優勢更大這種話是絕對不敢說的,于是就兩個選手的特點各自介紹了一下。一邊的潘林郁悶,介紹這種事,他這個解說就足夠擔當了,嘉賓的作用那就是更深層次地談看法啊!不過他也算理解到了李藝博此時的心情,沒有再過度追問。兩人聊著扯著,好算把休息時間撐過,擂臺賽正式開始。

    興欣,方銳,海無量。

    輪回,孫翔,一葉之秋。

    而地圖,有方銳這個要玩猥瑣的,自然不可能是像葉修總覺的那種大開大闔。擂臺賽這張選圖,溝溝壑壑可是很多的。這不,海無量剛一刷入地圖,立即就貓到一個坑里不見。這張名曰五方邊壕的地圖,縱橫交錯的溝壑極多。想要隱秘行動的選手,在這張圖上可是便利極多。

    鉆入溝壑的海無量,嫻熟地在地表下穿梭著,絲毫不需要抬起視角觀望一下地面是到了什么位置。就這樣不消片刻,海無量就已經到了地圖中央,方銳又操作著朝旁邊一道細溝拐了拐,再然后,悄然探起海無量的頭時,卻正被一道立在溝邊的石碑所擋,再然后,小心翼翼地,才露出半個視角,朝外望去。

    方銳對地圖的嫻熟真是沒得說,但是很遺憾的是,海無量探出半個腦袋,卻什么發現也沒有。地圖中央的位置,一葉之秋居然沒出現。

    方銳驚訝,甚至下意識地又檢查了一遍對手。沒錯,是一葉之秋。而他的操作者,不是那個以前猥瑣起來堪比自己的葉修,是孫翔來著。

    孫翔……居然沒有第一時間沖到正中來?孫翔,居然也戰術走位了?

    這實在有點出乎方銳的意料。他的認知中,這個年輕人可不是屑于搞這些東西的。就像唐昊,就像趙禹哲,他們這一代的選手似乎都向往地是痛痛快快地正面對決。

    孫翔這賽季在輪回的表現,也基本還是這個風格。可是這一場卻赫然改變。這是因為對手是猥瑣的方銳嗎?

    因為對手,做出改變,這本就是大家以為不會發生在孫翔身上的事,但是現在,卻真的發生了。

    方銳撓了撓頭,他突然發現自己接下來有點不知道如何辦了。

    戰術走位的孫翔,那會是怎樣?這他真不了解。因為這小子可從來沒這樣打過啊!

    對手給予自己的這特殊關照,方銳真不知該高興還是郁悶了。

    不過眼下就個埋伏的位置應該還是不錯的。方銳仔細地打量起了四周,若是其他對手,方銳可以通過對地形的了解判斷一下對手的舉動,但是孫翔……這個在他意識中完全不會走戰術流的家伙,方銳實在不知道如何判斷。

    是耐心守候。還是現身引誘?

    方銳思考著,一邊開始發垃圾話。

    “哎呦,怎么不見你人吶,到輪回可學壞了啊,以前你不會這么的!”方銳的口氣好像和孫翔多熟多了解似的。事實上兩人以前真沒有過什么交集。

    頻道里一片安靜,孫翔沒有答復。

    “其實比賽嘛。該怎么打就怎么打啊,不要太在意你的對手呀!可能我的猥瑣流給了你很大壓力,但因此就采用自己不擅長的打法,未必就能收到滿意的效果哦!”方銳卻不理會對方的反應,繼續在那喋喋不休地說著。

    這一邊說著,他也沒有讓海無量保持靜止,而是在溝壑里小心移動著,開始對這片區域進行偵查。

    一葉之秋在哪?

    觀眾當然很清楚,孫翔一開場后的舉動,確實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他竟然像方銳一樣,也讓一葉之秋鉆進了溝壑,隱蔽行動。

    “孫翔今天的表現有些出人意料啊!”轉播里,潘林早就感慨上了。

    “是的,這不像是他一貫的作風。”李藝博說。

    “看來他對方銳的猥瑣流還是有些顧忌的。”潘林說。

    “嗯……方銳的氣功師,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和葉修的散人是些相像的。創新的職業定位和打法,這對對手都會對其有些陌生,以往對付氣功師的經驗大多用不上,因為方銳的套路和其他人都不一樣。”李藝博說。

    “但孫翔因此改變自己的打法,會不會有些矯枉過正呢李指導?”潘林說。

    “啊……這個……我們先看看他們的表現在說,我相信孫翔應該也是有備而來的。對手應該對會他的舉動有些錯愕。”李藝博沒有進行實質性的點評,而是進行了一個很簡單的預測。

    結果方銳果然對孫翔的舉動也有些意外,看著他在頻道里不住刷著的垃圾話,李藝博舒心不已,可算是讓自己說準了一次。雖然這個完全不會有人佩服他。

    “孫翔今天真的很沉得住氣啊!”潘林說道。

    從他們的上帝視角中,他們清楚地看到孫翔的一葉之秋也已經到了地圖中央部分,但是并沒有像方銳那么活躍,找了一個位置,默默地蹲守著。

    “孫翔的這個選位……”李藝博有話想說,但開口又忍住,現在的他就像是一個屢戰屢敗的比賽選手,自信都有點被打沒了。

    “是很短的一截溝壑中央,兩端的轉角,都在戰斗法師的攻擊距離內。”潘林地介紹了一下這個位置的特點。

    “是的……”李藝博心里癢啊,好想說啊!但是,要冷靜,另一個聲音告訴他。

    孫翔在靜候,方銳在不住地尋找目標。海無量在溝壑底下穿梭著,時不時也會冒頭觀察一下地面。頻道里的垃圾話也在繼續刷著,但是始終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終于,海無量一步一步,接近一葉之秋藏身的那道短溝了。躡手躡腳近乎爬行的海無量,沒有發出半點聲息,所有人的心卻都懸到了嗓子眼,這個轉彎一冒頭,那邊一葉之秋的卻邪可就立即可以扎過來了。

    結果就在差兩步冒頭的時候,海無量的移動忽然停止,緊緊地貼靠在一旁的溝壁,似乎在側耳聆聽著什么。

    兩個角色就這樣只隔著一個轉角,真算直線距離的話,恐怕也就三四個身位格,誰也不動,誰也不出聲,就見公共頻道里,方銳還在有一搭沒一搭地胡扯著。

    方銳也不是話癆,開始重點說了幾句后,到這會已經沒什么話可說了。復制粘貼這么沒技術含量的事都搞出來了。就在一個轉角之隔的地方,比賽場面停頓了。

    緊張、詭異。

    觀眾們也不知道這兩位是不是已經察覺了對手就在身旁,這箭在弦上的氣氛,讓他們都有些透不過氣了。

    先動的,最終還是方銳。他小心翼翼地探出丁點視角,在觀察了一圈這一帶的環境后,最終,讓海無量向后稍退,雙手一搓,一道氣刃劃出一道弧線,繞飛過去,跟著再次做出細心聆聽的舉動。

    他聽到了,同時……也看到了。

    氣刃轉角飛過的一瞬,一葉之秋就已經從轉角那邊跨出。一直隱忍到現在的孫翔,在好容易候到對手近身后,沒有遲疑,沒有偽裝,他直接讓一葉之秋沖了出來,到最后,他選擇的還是正面對決。

    然而此時的境地更重要的是,方銳也只能迎接這正面對決。雙方的距離,孫翔果斷迅速的反應,讓他來不及再做出什么猥瑣的戰術走位。左右都是溝壁,一葉之秋卻邪瞬間已刺到了他的身前。

    李藝博非常懊悔。

    在看到孫翔的這個選位后,他其實隱隱猜到了孫翔的打算。就是一直忍到對方找到這里。這個位置選得非常好,外部環境,讓人不敢在這里輕易跳出,溝壑內,當他發起攻擊時,距離海無量可以足夠近,就此展開正面對決將不給方銳脫身猥瑣的機會。

    但是,信心不足的他,愣是沒敢說出這個猜測。可是現在看來,孫翔正是這樣打算。在察覺到海無量就在身旁后,立即開始了他平素最擅長的攻勢。

    用來隱蔽行動的溝壑,此時卻成了方銳的牢籠。猥瑣流,不只是戰術,技術也可能猥瑣,但是不管怎樣,都需要一定的空間讓角色走位變化。可是現在,左右碰壁,前方一葉之秋狂攻不止,想跳出溝也沒有機會,只能步步后退。如此限制的條件下,即便是方銳這個猥瑣流大師,也實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孫翔所等的,U 所想的,似乎就是這一刻。

    再之后他的打法,就是他所擅長的強攻了。但是,事先的沉穩,幫他贏得了這樣的場面,這樣的環境。此時孫翔的強攻,顯得更加有效率,讓對手更加束手無策。

    孫翔的優勢,不只是技術性的,更是戰術性的。天時、地利,此時全站到了他這邊,人為的發揮也是相當穩健。

    海無量最終倒下了,誰也沒有想到,方銳的猥瑣流,在這么一個挺合適發揮的選圖里,居然幾乎沒有展示。從碰到對手開始,就被死死壓住。戰術打不出,技術也施展不開,就這樣最終被擊殺在了溝壑中。

    是的,到死,方銳也沒能讓海無量跳出他一開始潛伏進去的溝壑。

    擂臺賽,孫翔,以72%的大優勢,拿下了首局勝利。

    =============================

    凌晨又到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