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72%的剩余生命,這在擂臺賽里可是十分龐大的優勢了。

    就因為擂臺賽里會積累這種優勢,所以雖然看著都是單挑,但是擂臺賽和個人賽的打法其實還是很有些不同的。在個人賽里,只要能搶先一步擊倒對手即可,但在擂臺賽里,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就是“如何用最小的生命代價擊敗對手”。

    效率,擂臺賽比個人賽更加注重攻擊效率。而在剛剛結束的這一局中,孫翔無疑將這一做得很出色。利用選位和耐心,大大壓縮了對手的發揮空間,最終很有效率的輕松獲勝。

    一個常年依賴手速、操作和技巧來獲取勝利的選手,突如其來的玩一次布局,最終竟然將猥瑣流大師方銳都給陰了進去。

    “這一場型性的孫翔勝利!”對于已完的比賽,李藝博倒是無比自信地發表著評論。之前本有機會精準預測,結果謹慎錯過,懊惱無比的李藝博正在瘋狂補課顯示自己的榮耀學問,一時間解說潘林都插不上口了。好在擂臺賽選手交替上場是有時限,興欣方銳下去后,第二順位出場的選手很快走上了臺。

    “這家伙,今天帶著腦子來的啊?”回到選手席的方銳抱怨的,所指的人當然是孫翔。顯然在這他眼中以往的孫翔就是一個打比賽不怎么用腦子的家伙。

    “你處理得也有草率呢!”葉修說道。

    “是呢!”方銳感慨,“就該蹲那一直耗著,看誰耗得過誰!”

    葉修哭笑不得:“那個伏擊你不可能不清楚啊,應該更慎重些的。”

    “我這不是不知道他今天帶了腦子嗎!”方銳說道。

    “……”

    “好吧我承認是有大意輕敵了。”方銳嘆氣。

    “孫翔會這樣打,也確實讓人意外。”葉修望著場上,曾經在嘉世戰隊自信滿滿認為足以取代他的孫翔,經過了出局,挑戰賽失利這樣的挫折后,這個年輕人也終于成長了。

    做出這樣的布局。尤其是在擂臺賽中,這意味著他已經開始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位置,認識到自己該在場上做些什么。他不再只是為自己,而是開始為整支隊伍打好比賽。

    “莫凡……恐怕也不好打……”方銳望著場上興欣第二個出戰的選手,剛剛鉆進比賽席的莫凡說道。

    “看他怎么打了,現在的莫凡也不再是以前那種單調的風格了。”葉修說道。

    半個賽季的聯賽實戰,所有人都在成長。莫凡,已經不再總是蹲守、伏擊的拾荒做派。他也學會了審時度勢。學會了更豐富的戰斗手段。而他在網游拾荒中所養成的一些習慣和優,卻也沒有丟棄。他有耐心,夠小心謹慎,擅于捕捉機會,而這些素質,和忍者這個擅長隱秘行動的職業都十分契合。莫凡。現在也已經是一個有模有樣的職業選手了,也開始有些得到外界關注。

    本來嘛!毀人不倦在網游中就已經是臭名昭著的知名角色。之前就有好多公會關注到這個實力明顯超出普通玩家的家伙。只是孤僻的性格讓他完全沒有理會四處拋來的招安橄欖枝。直至現在,被葉修帶入職業圈后,他的才能開始得以展示,證明各大公會也確實沒有看錯他。只是大家都挖不到的人才,怎么葉修沖進網游一通敲敲打打就給弄走了呢?這真是曾經招攬過毀人不倦的公會都有夠郁悶的。

    莫凡上場后,擂臺賽第二輪很快開始。開場,莫凡沒有像方銳那樣鉆入溝壑隱秘行動,而是讓毀人不倦以最快的速度直撲場地中央。

    “興欣的這位莫凡。也是一位比較擅于掩藏偷襲的,不過看起來這次他不打算這樣做啊!”潘林看到毀人不倦的舉動后說道。

    “其實這幅圖溝壑那么多,只要看準了位置,隨時都可以利用起來。方銳上一場的舉動,有些猥瑣過頭了。”李藝博說道,成王敗寇,輸掉比賽的方銳這一轉眼就成了反面教材了。

    “這一局的孫翔,看來也不打算再用上一局的打法了。”潘林說著。孫翔的一葉之秋,開場后也是很迅速了沖了出來。倒是頗像他以往的風格。

    “那樣的伏擊。有過一次就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了。”李藝博說。

    “所以這次他直接讓一葉之秋沖上來了,這倒是我們熟悉的孫翔。看來這場會是一局激烈的正面碰撞。好,現在雙方角色已經基本出現在對方視野內了,雙方會采取怎樣的攻勢呢?誒?”潘林正吆喝呢,結果正面狂沖出來的毀人不倦,在一葉之秋出現在視野內后,突然翻身一滾,就跳到一邊的一道溝壑去了。

    “呃,興欣的選手莫凡,看來還是打算用地形掩護自己的行動

    。不過一開始身形就已經暴露,孫翔應該可以做出一個大致上的判斷吧?咦?”潘林這正說呢,莫凡的毀人不倦在溝壑里移動了一會后,突然又跳了出來。

    “這是在搞什么?李指導?”潘林看不明白,立即就去問李藝博了。

    “大概是想從節奏上迷惑對手吧!”李藝博很勉強地回答道。他真的好像在后邊補充一句“個人看法,未必正確”。

    “孫翔看起來沒有太受干擾,一葉之秋迎了上去。”潘林叫著。

    手里劍!

    最終先發動攻擊的還有擁有一中距離攻擊手段的毀人不倦。

    當!

    一葉之秋沖勢不減,行進中戰矛一挑,將飛來的手里劍給磕飛了。孫翔,單從操作技術上來講的話,真的已經無可挑剔了。

    一枚手里劍根本沒有給對手制造出任何干擾,毀人不倦手臂接著連甩,嗖嗖嗖嗖,超快的操作下,接連四枚手里劍飛出,這一次,可是手里劍的加強版:疾風手里劍。

    手里劍來得更快,且有四枚之多,這一次孫翔手再快也不可能用操作給全擋了。

    豪龍破軍!

    結果一葉之秋干脆不擋,竟是直接豪龍破軍撞來,無視了這手里劍的傷害。

    豪龍破軍的技能狀態下,疾風手里劍也只能空有傷害,卻無法對一葉之秋全沖殺造成任何阻礙。一葉之秋,轉眼就已撞到毀人不倦。

    噗!

    被撞到的毀人不倦瞬間化成一團煙泡,真身出現在了一葉之秋的身后。距離極近,在豪龍破軍的沖速下,還能閃位如此準確,莫凡的這一操作,也是相當得了不起。

    忍法?雀落!

    影分身術閃至半空的毀人不倦,雙腳蹬出便朝一葉之秋雙肩踩去,但孫翔的操作也是極快。一葉之秋在豪龍破軍尚有余勢的情況下,竟已跳起轉身,角色處在了一個倒飛的狀態,戰矛卻邪,卻在此時準確挑出。

    天擊!

    最低價的技能,在一個恰到好處的時機出現,毀人不倦的雀落無法再踩到一葉之秋的雙肩,半空中,莫凡也是一次超快速的調整,毀人不倦的這記雀落,最終竟然是踩在了一葉之秋挑起的卻邪上。

    操作精準到如此地步,實在讓人嘆為觀止,比賽現場瞬間就爆發出了掌聲。

    忍法?雀落雖是45級的技能,但判定平平,而天空雖然是最低階,但在挑空方面的判定卻是挺強勁的。

    雀落這一踩,竟也沒能阻了天擊的上挑之勢,毀人不倦,依然是被掀向了半空。只是畢竟有技能這么一壓,攻擊招架的判定下,未受傷害,掀向半空的身形,也不像被天擊直接命中那么狼狽。

    怒龍穿心!

    毀人不倦身形不狼狽,孫翔卻要給他制造狼狽。一葉之秋手中卻邪一收一送,來去如電,一個60級的大招就已經施展出來,直追半空毀人不倦。

    噗!

    怒龍穿心命中,但是一聲響后,半空的毀人不倦,在一團煙泡中變成了一稻草假人。

    忍法?百流斬!

    已然落地的毀人不倦,飛快一個結印,忍刀甩出,數道水流立即朝著一葉之秋匯集而去。

    孫翔尚未發現來自身后的偷襲,但是怒龍穿心命中的是一個毀人不倦的替身草人,讓他已知對手攻擊馬上就至,不轉視角就已在操作一葉之秋向旁閃避,一邊跳開,一邊旋過視角,才見數道百流斬的水流自地上竄過,反應稍慢,必然已被水牢所困。

    “莫凡,U www.uukanshu.com這是在和孫翔拼操作啊!”解說潘林驚嘆地叫道,作為一個新人選手,這等勇氣確實值得驚嘆。更值得驚嘆的是,幾個回合較量下來,雙方誰也沒占到便宜,看起來竟是打成了平手。

    “反應很快,操作很準!”李藝博說道,這評價的當然是莫凡,對于孫翔,已經不需要再用這些普通的稱贊去評了。

    結果就在勢均力敵的幾回合技術對決后,毀人不倦向旁一翻身,卻是跳進了一道溝壑,攻擊未得手,竟扭頭就躲起來了。

    孫翔的一葉之秋急忙快步趕到,戰矛卻邪端在身前,隨時做好了刺出的準備。

    但是,毀人不倦已經失去了蹤跡。短短的一道溝壑,就像孫翔上一輪藏身的那樣,左、右,都各有轉角,毀人不倦去了哪邊?

    孫翔尚在判斷,一葉之秋腳下,泥土突得一松。

    地心斬首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