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杜明剛上場確實有點興奮過頭了。就在沖上搶攻的那一瞬,他心里其實還在思考要不要再聊幾句的問題。唐柔現在的技術,哪還容得他這樣三心二意地去應付?一眼就瞅著他這搶攻的大破綻,圓舞棍出手,杜明的吳霜鉤月瞬間就跪了。

    次奧!

    杜明此時心中是萬匹草泥馬奔騰,本想來點引人注目的表現的,哪想這一開場就演砸了。這么大的漏洞,這么輕而易舉就被打倒了,顏面何在?

    杜明慌不擇言,頓時一句“大意了”就出來了。

    但問題這里是比賽啊!向對手解釋這個,貌似比上來就打跪更丟臉吧?不過好在除了輪回的選手們還真沒人想到這點,觀眾都以為杜明這話是向自己的隊友,向觀眾解釋自己這一上來就被失手的表現呢!

    杜明的喊話唐柔當然也看到了,但她哪里會理會這些的性格。杜明的吳霜鉤月趕忙從地上翻起的時候,寒煙柔的戰矛已經接著刺到,頓時又殺了杜明一個手忙腳亂。

    簡而言之,杜明看起來是挺興奮的,但他這個興奮,不是比賽的興奮,而是在比賽中遇到唐柔的興奮。所以說事實上他此時并不在比賽狀態,發揮還不如之前對莫凡時來得穩健。上來就是一跪,再然后被唐柔一通狂攻,轉眼20%生命沒了。

    太丟臉了!

    兩年前,尚可以說是沒對一個普通玩家動真,太過大意;這一次呢?這一次再輸,那可就真的顯得自己很無能了吧?

    不能輸啊!!

    杜明心下吶喊著,在寒煙柔這邊一套連擊結束后,立即不顧不切地就要開展反擊。

    “杜明這太急進了吧?”連解說潘林都一眼看出問題了。唐柔這邊一套連擊是打完了,但比賽可沒有就此從零開始。主動權依然是在她這邊,連擊是完了,但她的攻勢還遠沒到結束,而且銜接得是相當緊密。杜明竟然搶在這里就要開始反擊,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時機。果不其然,杜明的反擊不過起了頭,立即撞到唐柔后續的攻勢,轉眼,新一波的連擊開始了。

    “這個杜明……在兩年前的全明星周末上,曾經被還不是普通玩家,只是初學榮耀的唐柔給擊敗過。很失面子啊!看來現在他是想挽回當年丟失的顏面。摻了這樣的心思,也難免他會有些急進,希望他能快些冷靜下來。”李藝博這次分析得挺自信的,因為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出還會有什么別的解釋。如果讓他知道杜明車禍現場般的表現其實是源于他對唐柔的暗戀,恐怕他的心中也要有千頭萬頭的草泥馬奔過了。

    寒煙柔又是一套連擊。這一套比之前那套傷害還要高些,吳霜鉤月的生命沒了23%。現在已經只剩48%,不到一半。而唐柔的寒煙柔?只是在發動這樣的連擊搶攻中因為性格的犧牲和交換,丟掉了4%的生命而已。而這已經低于正常情況進行這些強攻時會有的損失,都是因為杜明失常的發揮。

    “這家伙,這是要被打爆的節奏啊!”輪回的觀戰選手們開場時多是戲謔的口氣,但此時再討論戰局時的口氣就有點嚴肅了。

    杜明的心思他們知道,所以一上來興奮地有點收不住他們也理解。但是到現在還沒有調整過來,這就有些不應該了。作為職業選手。打比賽時怎能被私人情緒干擾成這個樣子。如果真是因為這樣徹底輸掉比賽的話,這個可是需要嚴肅地隊內批評一下的。

    輪回選手們都停止了玩笑話的吐槽,面色凝重地觀看著比賽。

    兩套連擊,角色生命已經不到一半,對手呢,對手居然只消耗掉了4%?

    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

    場上的杜明,此時也在捫心自問自己這個問題。

    就算這是自己期待以久的一場相遇和對決,但是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忽視了,這首先是一場比賽?

    是比賽。就應該以一種最穩定的平常心來應對。太過興奮,或是太過漠然那都不好。而這一點上。他們輪回戰隊恐怕是全聯盟做得最好的。哪怕他們已經連續兩次冠軍,卻依然可以保持這份最平靜最穩定的狀態,勝不驕,敗不餒。

    但是現在的自己,勝也沒勝,敗也沒敗,只是因為……遇到了自己很有好感的一個女選手,就一塌糊涂成了這樣?

    是的,一塌糊涂!

    沒有人比杜明更清楚自己之前的表現是多么糟糕。比賽可以勝,可以敗,但絕不應該是在這樣莫名其妙的狀態下啊!

    來了!

    唐柔可沒有去理會杜明此時是怎樣的狀態,連忙兩套連擊,她打得很順手,很成功,她當然沒想著要停下她的攻勢,第三波的攻擊,轉瞬就至。

    三段斬!

    杜明的吳霜鉤月,突然間就劈劍走出,在一個誰也沒想到的時機。

    “杜明還是有些急躁啊!”解說潘林叫道。

    李藝博正準備附和,但是比賽場面進行得是如此之快,吳霜鉤月劍走人隨,看似要撞上寒煙柔攻擊,卻不料竟是和寒煙柔輕輕巧巧地擦面而過。

    這一擦,極近,近到了極限。

    是巧合?還是杜明這一次的操作突然如此精準?

    杜明很快告訴了大家答案,擦面的一瞬,三段斬第二斬已經出手,擦面過去之時,這一劍已經落到了寒煙柔的身上,吳霜鉤月的走位也改直沖為橫移,竟然兩段斬之后就繞行到了寒煙柔的身后。第三段斬擊緊隨而上,劈中的同時,移動卻讓吳霜鉤月完全跟隨在寒煙柔的身后。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包括兩隊觀戰的職業選手。杜明這突然的爆發,真的一點預見性都沒有,極快,極準。

    快,對于興奮有些過頭的杜明來說并不難,也正是因為超乎平常的快,在開場時輪回選手都覺得他有些超水準。

    但是,有了快。杜明卻丟掉了準。因為他雖然興奮,但心思卻不正,他的注意力并不完全在比賽上。沒有專注,哪能做出精準的操作?所以杜明今天雖快,但是不準,于是上來被唐柔隨便破去攻擊,而后連續兩波連擊打得他毫無招架之力。

    但是現在,杜明的注意力總算是集中起來了。這一個三段斬。他真正做到了超水平發揮,讓唐柔一時間都被跟上他這突然之間的節奏變化。三段斬,兩段斬中了寒煙柔,并完成了繞背,杜明的反擊,這次算是真真唱響了。暴風劍雨般的劍技。加上背身攻擊的傷害加成,瞬間血花紛飛。杜明,可是有著狂劍客之稱的。一個“狂”字,可知他這個劍客是什么風格,什么路線。而此時,他正在發狂,無比準確的發狂,一波連擊,完完整整地交到了寒煙柔背后。

    31%!

    這是杜明這套連擊交出的最終傷害。很強大,遠比唐柔打出任何一套都要強大。一來這一次杜明全套都是搶在背擊狀態下完成的,傷害有加成。再來,寒煙柔,比起杜明的吳霜鉤月來說裝備上還是有點差距的。

    寒煙柔的生命瞬時被拉到了65%。銀霜鉤月呢?這樣一套背身狀態下完成的連擊,他本身根本沒有承受到任何傷害,唐柔幾次抵抗的操作,他都在無損化解,銀霜鉤月的生命。還是48%。

    65%對48%。差距似乎也不是那么大了。

    而這一次,論到杜明得理不讓人了。一套連擊打完還沒夠。接著搶攻。

    狂劍士。

    杜明的風格,事實上和唐柔是類似的。搶攻、硬攻、狂攻,他也都很擅長。

    不過這一次再搶上,唐柔也不再像之前那些措手不及,戰矛火舞流炎蕩開,和杜明手中的光劍“冰渣”撞在一起。只聽名字,就知這兩件武器正是冰火這種相對屬性的對抗。雙方武器上所散發的屬性光芒在撞擊的那一瞬交錯在一起,似也展開了一場絞殺一般。

    “比賽才剛剛開始呢!”這次攻擊招架的交錯,算是將比賽拉回到一個誰也未占先手的,杜明得空連忙還是在頻道里來了一句。這場比賽,他到底還是期待雙方除了打打殺殺以外,還能有點交流的。

    當然,通過這一句話,提醒一下對方“這才是自己的真正水平和狀態”,也是他的一點小私心。

    “這貨,沒救了……”一看杜明狀態回復正常,輪回選手們的觀戰模式頓時也回歸了輕松,一看這小子這時候還要講兩句,又開始集體扶額的舉動了。

    “先把比賽贏下來再來這么多廢話不行嗎?”大家紛紛表示著。

    “贏下來大概就沒人聽他廢話了吧?”

    “看他像是有膽子追到興欣那邊和姑娘套近乎的風格嗎?”

    “說得怪可憐的,但他這樣子,一會團隊賽還能放心讓他上嗎?U www.uukanshu.com”

    “不上咋辦,名單現在又不能換了。”

    “一定要五人在場結束比賽啊!這萬一他上來又魂不守舍怎么辦?”

    “看他現在還可以啊!”

    “這會是打得還不錯,然后就覺得自己在女神面前表現又不錯,又飄飄欲仙混亂起來了怎么辦?”

    “這真有可能!”

    “是的,不能大意,團隊賽他的份需我們要多分擔啊!”

    “喂喂……”這時吳啟出聲打斷了大家的討論,“團隊賽他本來就不出場啊,第六人是我!”

    ===========================

    第一天月票表現不錯是傳統,但斷更可不是!更新來了!凌晨還有,大家果斷投票吧!月票來來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