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六人的角sè展示已經無人關注了。所有人都在討論著小手冰涼的角sè大蛻變。

    全套銀裝,雖然看不到屬xìng,但只銀晃晃的字眼,在玩家眼中那就只有狂霸酷拽可以形容。1810點的智力,能立即察覺這是榮耀第一高智牧師的人比比皆是。整個蕭山場館一時間全是嗡嗡嗡地議論聲。

    興欣的短板,治療選手安文逸,這是要逆襲了嗎?

    但問題是,一直以來外界主要詬病的,還是安文逸本人的技術問題。大家都覺得興欣如果能找一個優秀點的治療選手的話一切都會好很多的。但是現在,興欣沒換選手,卻是把角sè很犀利地強化了一番,這短板的修補方式,怎么看也有些不對吧?

    現場觀眾沒考慮什么多,只是看到己隊的一個角sè突然全身上下都是銀字閃閃的裝備,頓時就激動莫名了。而電視轉播里,潘林和李藝博卻就這個問題開始了討論。

    興欣為什么寧可花這么大手筆加強角sè,也不愿意更換一個治療選手?

    這個安文逸到底是有什么特別的地方讓興欣愿意集中這么多資源來頂他?

    潘林和李藝博拿著興欣戰隊的資料,一時間也鬧不明白,比賽卻在此時已經正式開始,雙方角sè在地圖兩角刷新。

    地圖,勞作礦區,坐落在山腳下的一座礦區,地形結構偏復雜,全圖數下來都沒有那種可以讓兩隊十人完全拉開了打的寬綽位置,是無論如何也要解讀地形進行布置的類型。

    開場,興欣行動迅速,立即朝中路挺進。輪回這邊也在前進,但是前進的同時頻道里卻聊開了花。

    “興欣的牧師看到了沒有?”江波濤和呂泊遠,兩個人同步發出了這么一條消息。

    “看到了。”方明華應道。

    “你怎么看?”江波濤問,論治療,那當然還是方明華更加專業一些。

    “高智力,高暴擊。回復能力強。從一定程度上是能彌補興欣那個安文逸的缺陷。”方明華說道。興欣短板的缺陷是什么輪回戰隊當然早就分析過了,這里他也沒必要再重復強調一遍。

    “但屬xìng有點太不均衡了吧?”江波濤說。

    “有些走極端。施法速度太一般,治療時需要更多的掩護。”方明華說道。

    “等于是說,由隊友幫助承擔更多的壓力?”江波濤一句點出內涵。

    “是這樣了。”方明華認可。

    “確實是個不錯的調整啊!”江波濤說道。

    “怎么打?”孫翔隨后問道。興欣的戰隊有了大不一樣的地方,正巧還就是他們事前布置的主攻點。

    “建議不變。”方明華說道。

    “嗯,就當普通比賽去打,向治療施壓!”江波濤說道。

    興欣的治療是他們的短板。成了各隊戰術攻擊的核心重點。但事實上即便沒有治療短板,強攻治療也是團隊賽非常貫用的一個套路。輪回此時的調整,也就是將比賽往一般基調上定位了一下。顯然對于突然加強裝備的安文逸他們也心存疑惑了。

    和潘林、李藝博,還有很多想到這個問題的人一樣,輪回的選手,也不認為加強角sè是解決這一問題的好辦法。

    這種辦法。解決了舊有問題的同時,也引申出了新的問題:由全隊來分擔壓力,那意味著要讓所有人都分出來一分注意力。風險被弱化的同時,卻被分散了。如果有哪一人一時沒注意到,沒有完成自己應該承擔起的掩護任務呢?

    所以,強攻治療!

    輪回戰隊最終決定戰術核心思想不變,具體套路,那就臨場隨機應變。至少也看看這強化了治療角sè以后的安文逸能有多大能耐。

    兩隊角sè。很快在地圖上相遇。沒有見面就打,在這場結構復雜的地圖上。在和對方角sè照面的一瞬間,雙方都是角sè四散,飛快搶占有利地形。

    遠程職業,尋找更能發揮自己火力的攻擊點;近戰職業,尋找擁有更多掩護沖上的路線。

    在這點上,作為主隊興欣當然進行得更加流暢,他們早有布置,早有練習。飛快的,每個人就都在這一片區域中選好了自己的位置,蘇沐橙的沐雨橙風,自山坡凸起的那塊巖石上,打響了這場團隊賽中的第一擊。

    砰!

    一枚刺彈炮劃著弧線,自空中優美地飛過。行駛快落,又是“砰”一聲響,好似禮花綻開一般,數枚刺shè彈就這樣從爆開的炮膛中飛shè而出。

    轟轟轟……

    刺shè彈墜地,接連的爆炸聲燃成一片火海。孫翔和呂泊遠郁悶不已。他們兩個近戰職業,正是選了這條礦溝試圖接近興欣,結果蘇沐橙一開戰就先將炮彈送到了他們面前。

    兩個角sè一左一右,有些狼狽地從礦溝里鉆出。望著那端站在半山坡巖石上長發飄飄的沐雨橙風,兩人只能干瞪眼沒辦法,他們哪有這shè程?

    周澤楷,他的選位看起來有些遲緩,但正是為了等興欣落位再進行針鋒相對的選擇。在沐雨橙風開火暴露自己位置后,一槍穿云這個輪回戰隊中的最遠程立即朝那方向偏遠。輪回到遠距離限制沐雨橙風策應的,只能是他了。

    哪想一槍穿云還沒來及落位,槍響就已經著落在了他的身邊。但聽聲響,顯然不是來自沐雨橙風,場上還能做出shè擊攻擊的,那就唯有葉修的君莫笑這個散人了。

    君莫笑,從一堵殘墻后翻出,距離一槍穿云頓時就已經只有五步的距離,再想到他那連擊般的移動技,五步,還不和直接貼身一樣了?

    周澤楷顯然也意識到了這種危機,一槍穿云立即急步,撤步,后退。

    君莫笑,也果然施展技能,急速沖上。

    葉修,周澤楷。

    新舊兩代的榮耀第一人,在這次戰斗中。發生了面對面地交火。

    到底誰更優呢?這真是一個人人都很好奇的問題。

    周澤楷是第五賽季的職業選手。嘉世也是從那賽季起再未進過總決賽,但那時的葉修還是如rì中天,榮耀第一人的光環耀眼無比。誰都還沒有想到,輪回,這個中流戰隊發掘的這位不愛講話的新人,rì后會以槍王之名成為新一代的榮耀第一人。

    那時的周澤楷即使和葉修相遇,也不會有人想到什么第一人。大家想到的只是一個挺有些實力的新秀,向頂尖大神的挑戰。

    但是很快,大家就開始發現,周澤楷,那不只是“有些實力”那么簡單。輪回戰隊,在擁有了這位選手之后。立即翻身把歌唱。第五賽季當賽季便殺入了季后賽,實現零的突破。不過因為這選手一些xìng格上的問題,和隊伍在節奏上的協調不是很好。隊伍最終的成績,就是殺入季后賽,僅此而已。

    輪回方面頭痛這個問題,但是在隨后的第六賽季,他們發現了一位新秀選手,當時在賀武戰隊效力的江波濤。在仔細觀察后。輪回迅速認定。這位新人,正是他們所需要的。站在周澤楷身邊的那一位。于是當賽季的冬季轉會窗,輪回戰隊迫不及待地從輪回收購了這位新人選手。經過又半個賽季的磨合,江波濤果然如他們所料成為了溝通周澤楷和全隊的最好的橋梁。而后第七賽季,江波濤被任命為戰隊副隊長,輪回戰隊的年輕選手們,到這時都已經走向成熟。第七賽季的輪回,終于突破了季后賽第一輪,周澤楷的人氣在這賽季一時無兩。相比之下嘉世的成績開始逐步走低,榮耀第一人的光環,漸有了傾斜。王杰希?黃少天?周澤楷?這些名字都有被提及。他們當中,周澤楷最年輕,在場上的表現最具統治力,眾人紛紛看好他的未來,他所缺的,只是一個冠軍。

    終于第八賽季,葉修中途退役,昔rì第一人徹底告別了這個舞臺,似乎真需要一個接班人撐起這面大旗。結果在當賽季,周澤楷率領輪回戰隊奪得總冠軍,看起來正像是在接掌旗幟的宣言。而后第九賽季,輪回連冠,第一人的稱號,再無人可撼動,然后第十賽季,前榮耀第一人葉修回來了……

    到底誰才是第一人?

    這個話題真能炒響的話,媒體是絕不肯放過的。但是葉修的年紀放在那了,嘉世從早些起就已經在衰落了,現在又是領著一支草根,把葉修推出來和周澤楷叫板這個第一人,會不會有些可笑?

    十年榮耀風雨,昔rì榮耀第一人,現在居然是一個挑戰者的身份,而且還在被人擔心他夠不夠這個資格。U www.uukanshu.com

    而后葉修的表現,興欣的表現,終于給了他們有力的證明。

    個人賽全勝,興欣第九輪開始發力后碾壓輪回的戰績,葉修總算是拿到了那個可笑的,叫板第一人的資格。

    于是這一輪,終于有媒體開始努力利用這個做話題了,首輪的時候,大家還在質疑葉修的資格嘛!

    很遺憾的是,個人賽,擂臺賽,葉修和周澤楷都沒有直接相遇。終于現在,團隊賽上,這兩人,在兩隊相遇不久,就已經打上了照面。

    君莫笑沖上,一槍穿云疾退,呼吸仿佛停頓,空氣好像凝結,然后,一道無形的氣流,突竄一槍穿云的背后。

    我擦!!!

    無數罵街的聲音在此時齊齊響起。

    我們要看第一人對決,媽逼的你個猥瑣流不要亂入好不嗎????jīng彩小說盡在記住我們的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