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捉云手沒有隔山打牛的功力,一寸灰這沖出來一擋,這抹氣勁就落在了他身上,立時就朝著云山捉所在的方向沖了去。而捉云手這技能,只是將目標扯到自己面前,并不帶任何控制。故意沖上來幫小手冰涼扛這一下一寸灰,那可是早有準備。人被帶出去的同時,也送上了一記攻擊。

    鬼斬!

    刀光,比人先一步到了云山亂的面前。但是呂泊遠看到對方是主動沖出來當的肉盾,這種順勢的攻擊也早已經在意料內了。不早不晚地朝旁一避,一手就已經朝著一寸灰的肩上擋去。

    呂泊遠可以料到喬一帆的舉動,喬一帆其實也猜到了呂泊遠的應對。但問題是,云山亂這一手搭來一瞬間,一寸灰正處在了被捉云手扯來的那最后一瞬。捉云手不控制角色用技能,但是移動無疑是鎖定的,喬一帆知道云山亂的攻擊會到,但偏偏沒辦法操作一寸灰閃讓,呂泊遠這一閃的出手,卡得極精準,走位也很漂亮。喬一帆無奈將這記鬼斬的方向努力偏轉,卻終究無法追上云山亂的移動。

    喬一帆已經無計可施,好在這不是個人賽,一道激光炮準確朝云山亂射來,強行切斷了他試圖和一寸灰構建的聯系。雖然最終也未能造成傷害,但是喬一帆的一寸灰卻已經從被捉云手限制移動的狀態中恢復了。

    月光斬,滿圓斬!

    接連的兩道斬擊,立即奔著身旁的云山亂去了。陣鬼的斬擊技能傷害沒有多高。但呂泊遠當然也不會放任角色被砍,連退兩步。算是避過了這兩道攻擊。一寸灰抽身就走,根本沒不準備和他在這里擅長。

    興欣雖然暫時也沒遭受重大傷害,但他們的陣型毫無疑問已經被輪回接連的牽制打亂。小手冰涼這邊,沐雨橙風放下的那個懸磁炮已經爆炸,一葉之秋已經沖上搶攻,沐雨橙風再做阻攔時,他卻不閃不避。那邊方明華的牧師笑歌自若開始吟唱,顯然是要掩護孫翔的一葉之秋強殺小手冰涼。

    興欣陷入了全面被動。一切就是從孫翔的一葉之秋擋開空當豪龍破軍逼上開始。而這。正是曾經輪回的短板,在得到了孫翔和一葉之秋后,他們終于擁有了一個可以破陣沖鋒,強行帶起全隊攻勢的角色。

    輪回的短板,通過一次轉會交易被填補了,但是興欣的短板呢?此時正在孫翔一葉之秋的狂攻下,束手無策的等待著隊友的救援。

    “興欣的做法。真有讓人有點無法理解。”轉播中的潘林和李藝博,并沒有追著比賽現場點評,而是在議論著這個話題。

    他們原本以為,興欣花力氣提升小手冰涼的裝備,是安文逸有什么特別的才能可以很好地駕馭這個角色,但是就這場比賽到目前來看。他們看不出。他們看到的依然是安文逸反應慢的缺點,而這缺點,更是在這場比賽中直接給興欣帶來了麻煩。

    “如果他可以快一點給一個神圣之火限制一葉之秋的活動空間,那么一葉之秋恐怕不會破陣成功。”

    “如果他反應快一點,那個斗破山河也是應該躲過的。不至于被命中然后直接暴露在一葉之秋面前,讓全隊被動。”

    “興欣戰隊的這套團隊陣容。是需要依靠陣鬼的輔助和控制來強化全隊戰斗力的。所以在開戰后要盡快讓陣鬼布陣成型。而槍炮師是遠離核心戰場的,也就是說真正正面控制局面的,只有君莫笑和海無量兩個角色,這就要求團隊的牧師必須給予一定程度上的支援。在這一點上,安文逸沒有做到,所以興欣很快就被輪回打亂了……”

    兩人接連議論,分析出了許多問題。而安文逸,正是這一堆問題的核心。簡而言之最終結論就是,如果換一個牧師選手,最終會打成什么樣不說,但至于興欣不至于在占據地形主動的情況下,這么快就被輪回給打散了。

    是的,打散了。

    興欣此時已被徹底打散。

    鬼陣沒有布起來,治療被人抓住狂攻,君莫笑和海無量在沐雨橙風的拼命支援掩護下,才擺脫那端的糾纏,回援來救。但輪回戰隊馬上又是一次換位轉火,孫翔的一葉之秋,殺了個回馬槍,扔下小手冰涼攻擊了君莫笑和海無量。周澤楷的一槍穿云,卻接過他的攻勢,向小手冰涼傾瀉起了火力。

    里外戰術。

    榮耀基本戰術之一,近戰與遠程交換攻擊,持續輸出的戰斗。

    而現在,里外戰術,是由孫翔和周澤楷,兩個聯盟中最頂尖的攻擊手,以及一葉之秋和一槍穿云,近戰和遠程中的兩個頂尖角色打出,威力有多強勁可想而知。興欣在這兩人的里外交換牽制下,根本無法阻斷他們的攻勢。而輪回,就是用這樣的打法,在本賽季不知多少次迅速切毀對方關鍵角色,就算沒有得手,卻也極大了牽制住了對手,讓對方的戰術體系根本無法有效運轉。

    而興欣此時面對的局面更加糟糕,他們干脆是治療最終被對方直接踢出了比賽。

    興欣輸了,但是真的沒人想到他們可以輸得這么快。

    11分58秒,這是團隊賽最終的用時,比起25分47秒的團隊賽平均用時,少了差不多五分之三。讓人一看便知是一場治療上來就被打掉的比賽。

    輪回的粉絲們跳著笑著,個人賽全輸又怎樣,最后的勝利依然屬于他們。興欣的支持者們此時卻沉默了。當看到唐柔在擂臺賽中的表現,看到小手冰涼那一身銀光閃閃的新裝備時,他們對這場團隊賽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他們真的覺得自己戰隊要擊敗冠軍隊輪回了。哪里想到最后的團隊賽竟然是這樣一次飛快的慘敗。

    安文逸,讓所有人失望了。他雖然一直被稱為興欣的短板,可是在興欣刻意的戰術掩護下,他并沒有影響過興欣的勝負。但是這一次,正如潘林和李藝博所分析的那樣,安文逸的短板在比賽中留下了漏洞,正是這些漏洞,導致了興欣被輪回迅速擊潰。

    “還是換個牧師選手吧!”現場的支持者,電視機前的支持,甚至轉播中的潘林和李藝博,都在這樣給興欣提著意見。

    “提升角色實力,這根本行不通啊!角色是死的,人才是活的,要以人為本吶!”李藝博在這次比賽轉播的最后,如此感嘆著。

    賽后的記者招待會,這個問題也成了大家最為關注的焦點,而處于風口浪尖的安文逸,在戰隊的安排下并沒有出息招待會,他坐在備戰室里,默默地看著電視里,葉修,被媒體記者長槍短炮地包圍著,追問著有關安文逸的問題。

    安文逸的摘下了眼鏡,將臉埋在了雙手中。

    他知道自己這次搞砸了。拿到了戰隊傾力打造的牧師角色,迎合自己風格打造的牧師角色,自己卻只能是這樣的表現,看來自己真的當不了一個職業選手,自己所期待的一切,大家都只是泡影吧?或許這次,也是戰隊給自己的最后一次機會,接下來,大概真的要找新的選手了,轉會窗口現在還未關閉……

    “你覺得安文逸具備職業水準嗎?”安文逸摘下了眼鏡,卻無法阻止聲音傳入耳中,電視里,有記者很直接地問出了這么一個問題。完全不像很多評論還算委婉地表示安文逸的水平不夠好,而是直接質疑他有沒有職業水準……

    留在備戰室沒出席記者招待會的人不只安文逸一個,聽到這直接的問題,喬一帆條件反射般地找到遙控器就想把電視關掉,結果正聽到電視里葉修堅持肯定地口氣:“當然,毫無疑問。”

    喬一帆愣了下,舉起遙控器的手又緩緩落了下來,他看了看安文逸,發現他已經抬起了頭,神情有些詫異,但很快就戴好了眼鏡,認真地看起了電視。

    “那您怎么解釋他今天的表現呢?有幾個細節,我想應該不是失誤或是諸如此類的理由,那就是因為他能力不夠吧?”有記者問。

    修笑著搖頭,“那只是因為他拿到這個新的角色才兩天,他需要適應角色,同時,也需要適應一些他之前可能沒有承擔過的職責。”

    “沒有承擔過的職責?那是指什么?”

    “就像今天的比賽這樣,站在正面戰場上的牧師。”葉修說。

    “但他做得可不太好。”

    “第一次,而且是面對輪回戰隊,你指望他做到什么程度?”葉修說。

    “這么說來,興欣會繼續相信他,而不會重新招選一位牧師選手?”

    “絕不會。”葉修說。

    “到底他有什么特殊之處,讓興欣這樣看好他?”

    “U www.uukanshu.com特殊之處?他是興欣戰隊的一員,這就是他的特殊之處。”葉修說。

    興欣戰隊的一員……

    安文逸呆呆地望著屏幕,當他再一次對自己產生懷疑,再一次對未來產生不確信的時候,葉修卻在大眾面前,明明白白地強調起了他的身份。

    他是興欣戰隊的一員。

    所有的信任,都只是因此而來嗎?安文逸很感動。但是很明顯記者沒有被這樣的答案所觸動,在他們看來這太唯心了,根本就是為了相信而相信。

    “如果安文逸一再重復今天這樣的表現,你還會說這句話嗎?”有記者問。

    “我想他不會讓我這樣為難。”葉修說著。

    =================================

    天都亮了!寫得真是超慢!700票的爆豆來了,接著該寫800的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