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呼嘯戰隊,在冬季轉會窗中沒有完成他們認為的可以解決戰隊問題的轉會,就這樣開始了他們賽季的后半段。

    上半賽季,雖然遇強屢屢不勝,但在中下游戰隊面前,呼嘯戰隊的實力還是非常堅挺和強勢的。這讓人們到底還對他們保有了一絲信心。

    但是現在,神奇戰隊。

    就算這隊也有出乎意料的表現,但是,這也只能說明他們是有一定實力的。賽季過半102的積分,第12的排位,這樣的成績實在不好冠一個強字在頭上,這是典型的中游戰隊成績。

    但是現在,在這樣一支中游戰隊面前,呼嘯輸了。

    這無異于扯掉了他們最后一塊遮羞布,呼嘯這隊到底能不能出成績,那問號已是越來越大。賽后的記者招待會上,呼嘯隊長唐昊更是大發雷霆,嚴厲斥責了戰隊不夠努力。

    可是,呼嘯戰隊的問題真的是努力不可以解決的嗎?

    事情恐怕沒有這么簡單啊!榮耀,并不是只需要努力就可以解決一切的,除了努力,你也要有正確的方法,而現在的呼嘯戰隊,缺乏的不是努力,不是求勝的信念,而是贏得勝利的方法。尤其是在團隊賽中。

    原來的呼嘯戰隊,他們取勝的鑰匙就是猥瑣流。現在他們扔掉了這把鑰匙,卻沒有配起一把可以繼續開鎖的新鑰匙。一堆鎖匠忙忙碌碌地在那瞎折騰,死活就是打不開那扇勝利之門。

    “加油,努力,打起精神來,我們不能輸!”只是這些士氣上的鼓舞,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呼嘯。該怎么辦?

    在次周賽前版的電子競技周報上,呼嘯赫然以這樣的大標題登上了頭版頭條。在討論過安文逸有多弱和白庶有多強這么兩個個人實力問題后。呼嘯的團隊實力,開始成為人們關心的新話題。

    呼嘯戰隊自己,也在接連不斷地收到粉絲們的抗議。呼嘯戰隊迫切需要一場有說服力的勝利。于是,他們的機會來了,第二十五輪,呼嘯戰隊主場迎戰輪回戰隊。

    這個說服力……會不會有些過頭了啊?

    呼嘯戰隊的一些選手,都有了將帳號卡吃掉的沖動。

    “這是最好的機會。”他們的隊長唐昊,卻是無所畏懼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還有什么有比擊敗輪回戰隊更有說服力的呢?”唐昊說道。

    “大家打起精神來。用這一戰,讓所有人看看我們呼嘯戰隊到底是什么樣的。”賽前的備戰室里,唐昊隊友們做著動員。

    可是這種話,呼嘯戰隊的選手真的聽得已經有些麻木了。

    上場,個人賽。三場,輸輸輸。

    全場噓聲四起,這才只是個人賽,就已經要打得這么糟糕了嗎?

    唐昊臉色鐵青,可是,他還能做什么呢?他已經不知道了……

    很快,擂臺賽戰罷。現場已經不只是噓聲,已經有觀眾開始提前退場了,他們連比賽的重頭戲團隊賽都不愿意看了,以退場這種方式。給予戰隊最強烈的抗議。

    單人賽事戰罷,呼嘯戰隊0比5落后。

    繼和興欣那場比賽后,這是又一次要被10比0橫掃了?那一次,至少還是興欣的主場。可這一次呢,這一次是被人殺上門來橫掃。可算是顏面掃盡。

    團隊賽再開始時,現場加油的呼喊聲,已是輪回大過呼嘯了。更令人呼嘯戰隊顏面盡失的是,這一部分為輪回的加油聲,竟然是出自他們呼嘯戰隊的粉絲群。這是怎樣的一種失望和憤怒?團隊賽終于打響……

    與此同時,另一片比賽場地上……

    “又來……”滿場觀眾目瞪口呆,就看著昭華戰隊的治療角色,在團隊賽開場2分34秒時,被三零一隊的刺客風景殺,一刀斃命。

    舍命一擊!

    而這次更可怕的是,舍命一擊之后的風景殺,竟然沒有馬上死,他竟然被白庶的騎士潮汐給護住了。再然后,三零一隊的治療,守護天使零零柒一堆治療技能上去,瞬間拉回了風景殺的生命……

    一個舍命一擊完成致命一擊的刺客,竟然沒有死?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在榮耀聯盟史上可是絕對的第一次。

    這三零一隊,到底還要把這刺殺戰術演練到何種程度啊?

    實力本就不如三零一隊的昭華戰隊,在失去治療后,團隊賽更是兵敗如山倒,雙方很快分出勝負。三零一隊本獲全勝,獲得了一個10比0的滿分。

    稍后的時間里,呼嘯對輪回的比賽也已經分出了勝負,輪回“不負眾望”地在輪回賽中擊敗了呼嘯,10比0將其橫掃。

    原本差距只在8分的三零一隊和呼嘯戰隊,立時完成了名次上的交換。呼嘯戰隊還能不能留在前八,這時就要看另外一支隊伍最終的勝負了。

    百花戰隊,本輪主場對陣輕裁。

    這對陣形勢,讓呼嘯人基本絕望了。

    最終,百花戰隊8比2戰勝輕裁,上升至第七位。三零一隊上升一位,擠身第八,終于跨入了賽季賽區。而這一切來得可算是相當恐怖。到第十九輪結束上半賽季的時候,三零一隊還只積98分,但現在,六輪過去,三零一隊已有150分,六輪里搶下52分,場均8.7分,遠遠高過積分榜領頭羊輪回戰隊的場均8.3分。

    在第十九輪時,三零一隊就因為楊聰使用舍命一擊爆了興欣的小手冰涼而拿下了團隊賽。但是真正要說他們強勢起來,就是第二十輪起。白庶,這個選手的到來,讓三零一隊真正擁有了一套聯盟中一直未有過的,圍繞刺客的舍命一擊構建的戰術體系。而白庶融入戰隊速度之快,讓人不難看出他是一個榮耀智商極高的選手。而他帶來的體系,顯然還沒有完全釋放出光芒。三零一還在摸索,還在磨合。但即便如此。他們就已經打出了恐怕的得分率。這套戰術真要徹底磨成,又將擁有怎樣恐怕的殺傷力?

    人們這才發現,白庶的到來,帶來的不只是一個未知的高手,更是一套未知的戰術,最終將養成一支未知的戰隊。

    “真是頭痛啊!”大家都在抱怨著。不過就現在,有的人卻暫時連抱怨這個的功夫都沒有。

    “真是頭痛啊,我們準備打到什么時候去?”葉修說著。

    “你們早就輸了,要不是你猥瑣得要死要在那搞捉迷藏。這場比賽早就結束了!有意思嗎有意思嗎?大不了出來我和你單挑啊!堂堂正正地分個勝負,敢嗎,你敢嗎?”對面戰隊黃少天怒斥道。

    就在各場比賽的紛紛結束的時候。藍雨主場對興欣的比賽也已經打了有四十多分鐘。目前藍雨戰隊出局一人,五人在場,而興欣方面。只剩兩人,但是這種情況下,興欣的這兩人居然也不gg,也不出來快點送死,居然耐心地和藍雨周旋了起來。

    “真是混蛋啊!”看到這一幕,不少戰隊的公會老大們倒是心酸起來了。

    曾幾何時,神之領域。他們派出大隊人馬,也是被這兩個家伙戲耍地夠嗆啊!看到現在藍雨戰隊也被這兩人拖了這么久,大家突然覺得有些欣慰。

    君莫笑,毀人不倦。

    此時還活在場上的興欣選手。就是這么兩位。毫無疑問,面對陣容齊整的藍雨,興欣已經不存在什么勝算了。但這兩人就是不肯罷休,東躲西藏的。把這場本該在31分鐘結束的比賽,愣是延長到了現在的42分鐘。

    “未到最后一刻。比賽就不算完。”葉修很嚴肅地訓著黃少天,“單挑?那是團隊賽該有的比賽方式嗎?”

    “你……你現在東躲西藏的又算什么方式。”黃少天用很高強的操作,硬是把一句臟話給修成了省略號。

    “這是練習你懂嗎?季后賽上,這可是要算人頭分的。我們興欣已經開始適應季后賽的節奏了,這下你服氣了吧!”葉修說。

    “服氣你……”高強操作再次表現,“你們兩個人,還想取下什么人頭分嗎?”

    “那可不一定!有本事你出來一個打我們兩個啊!”葉修叫。

    “好啊!我一個打你們兩個!”黃少天說。

    “其他人退后一百個身位格。”葉修說。

    “退了退了。”黃少天說。

    “哪有這么快就退好的?”葉修質疑。

    “正在退。”黃少天說。

    “好我看看。”葉修說。

    藍雨戰隊諸位頓時全神戒備,五人組成的視野環顧360度,只要有丁點人影閃動,都不會逃過他們的影子。

    “哪有退!騙子!”葉修大怒。

    “你哪有看,你這個騙子!”黃少也天怒,他們完全沒發現有人探頭來看,這家伙根本就不在這一帶。

    “我猜的!”葉修說。

    “卑鄙!”黃少天叫。

    “UU看書 別浪費時間了,快點找到我們,一場比賽打這么久,你們不煩嗎?”葉修叫道。

    所有淚流滿面了,這種情況分明應該是你們兩個造成的才對吧!

    “差不多了,他們應該就在這一塊了。”藍雨戰隊的頻道里,喻文州卻已經做出判斷。

    “兵分兩路,我和少天走左路狹道口,宋曉你和鄭軒走右路,繞那塊大石頭過去。”喻文州接著布置。

    “咦!我呢?”守護使者選手徐景熙詫異,兵分兩路里沒有他的名字。

    “嗯,左右兩路是埋伏,你就這樣走上去,當誘餌。”喻文州說。

    “太殘忍了。”徐景熙淚流滿面。

    =======================

    月票終于第三了,加油!日常第一刷在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