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雨戰隊雖然是8比2贏得了這場比賽的勝利,但因為最后那23分鐘,導致集體情緒不高。賽后記者招待會上黃少天看起來很有企圖用23分鐘強烈譴責一下興欣這種行為,被記者和藍雨自家人內外夾擊給阻止了。最后,記者們還是更愿意聽隊長喻文州來談論一下對這場比賽的看法。

    但是總能透徹分析問題的喻文州,這次卻也有些抓瞎了。他真的看不出葉修和莫凡兩個要拖這23分鐘的意義何在。真想尋到機會滅了他們五人?喻文州覺得葉修沒那么天真;真就是故意惡心大家?喻文州又覺得葉修沒有這么幼稚。

    到底是為什么呢?

    其實比賽后喻文州一直就在想來著,賽后選手互相致意時,還問了葉修,結果葉修就給了他一個看起來莫測高深的笑容。

    此時記者們問起他對興失拖那23分鐘的看法,喻文州倒也誠實,搖了搖頭:“其實我也一直在想,但還是想不出他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就是誠心惡心我們!”黃少天立即說道。

    喻文州苦笑,搖了搖頭,表示他并不贊同這種看法。

    “你不要總把他想得太高深。”黃少天說道。

    “但至少要符合邏輯。”喻文州說。

    “他惡心一下人這難道不是很符合邏輯的一件事嗎?”黃少天說。

    “平時或許會,但比賽,應該不會。”喻文州說。

    藍雨的這兩位大神就在記者面前直接議論開了,但到最后還是沒個結果。那讓無數爆脾氣觀眾直接掀桌的23分鐘,頓時成了未解之迷。

    這當中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一些不怎么嚴肅正經的媒體紛紛就這樣報道了,頓時在圈中也引起不少反響。各種匪夷所思的猜想層出不窮。

    不知有多少人這一周就和這23分鐘耗上了,但興欣戰隊可是毫無自覺。23分鐘打完就完,葉修也根本沒就這事和莫凡多說什么。這不過是對莫凡xìng子的一次成全。不過當中聲東擊西幫莫凡突圍后那小子繞一圈又返回助葉修突圍還是讓葉修很欣慰的。事實上他的安排中并沒有之后那一環節,只是自己犧牲掉然后讓莫凡能再躲多久就躲多久。結果莫凡卻在脫身后又固執地回來救了葉修,這家伙,看來也終于知道隊友是怎么一回事了。尤其后來助葉修突圍那里,兩人的配合相當不錯。

    看到興欣的新人一個個都有成長,葉修心情很不錯。不過興欣近期的戰績可就遠沒有那段時間那么瘋狂了。從第十九輪輸給三零一隊,再到本輪敗給藍雨。這七輪比賽中,興欣輸了一共有五場。

    興欣目前排名第六,在名次上看起來好像只是比之前保持的第五名略退一些而已。但要從積分上說,興欣在第十八輪結束時可已經擠身僅次于輪回的第二梯隊了。但現在,輪回領跑地位不變。第二梯隊180分檔的,就只剩下藍雨和微草兩支戰隊。再之后,霸圖、雷霆、興欣都是160分檔,再下的百花和三零一在150分檔,和160檔差不多可以當成一回事。

    前八的形勢,頓時又變得復雜起來。一個三零一隊突然在冬季轉會窗后強勢崛起,加劇了競爭。呼嘯戰隊暫時就成了三零一隊崛起的犧牲品。被三零一隊從前八擠了出來。

    不過目前分差暫時不大。呼嘯戰隊必然也不會就此擺休。雖然他們現在狀態糟糕地能讓主場粉絲給客隊喊加油。但他們畢竟有單人實力做保障。就算團隊賽始終找不出一個合適的體系,打好單人賽,再搶好那些弱隊身上的分數,呼嘯戰隊對前八還是很有攻擊xìng的。

    在他們之后。虛空戰隊也不能太無視,煙雨戰隊的戰術體系問題在得到很好的解決之前,看起來威脅總是要小一些。再之后,皇風、神奇這些隊伍。這時都被前八甩開40、50分了,對前八已經基本沒什么威脅了。至于要出局的兩隊。明青和臨海,也是越看越沒有守住席位的可能了。

    看點到底還是完全集中在了第八席這個位置。誰會從這里上來?誰會從這里出去?常規賽里最終能讓人緊張,讓人激動的,還真就只有這里了。

    轉眼,第二十六輪比賽即將打響。在第八席上上下下這一區域的隊伍頓時成了各大媒體緊要報道的目標。

    其中第二十五輪剛剛摔出前八的呼嘯,現在迫切需要重新歸位,對于一個口號喊成是奪冠的隊伍,最終如果連季后賽都進不去的話那未免太丟臉了。但是呼嘯在賽程上的好運前段時間已經用得差不多了。在輕松愉快地虐過一堆弱隊后,現在終于輪到他們經歷坎坷魔獸的賽程了。

    第二十六輪客場挑戰霸圖。

    第二十七輪主場迎戰藍雨。

    第二十八輪主場迎戰三零一。

    兩個豪強,一個前八的直接競爭對手。對呼嘯現在真不敢有什么信心的人們,都已經開始預測這三輪之后呼嘯戰隊要掉到哪里去了。就是呼嘯戰隊自己,在隊內會議中也表現得有些心虛。可對外他們還得不住地公關,不住地向媒體向粉絲表態,表示他們的情況正在好轉。

    于是他們遇到了霸圖戰隊。賽前雙方列隊握手,望著眼前這支陌生的呼嘯,林敬言感慨萬千。

    他的離開,還可視為過了職業黃金年齡,狀態下滑不再具備擔任核心的能力,算是正常的新老交替。可是這之后,呼嘯又放走了以方銳為首的一批舊臣子,從外表挖來一個又一個的生面孔。

    對呼嘯,林敬言已經徹底陌生了。對選手陌生,對他們的打法陌生,對他們隊伍表現出的氣場,也很陌生。

    林敬言有些不知道自己該抱何種情緒妥當了。

    真要論戰績的話,上賽季的呼嘯遠比以前他在時要出sè,這賽季,即便現在落到第九,卻也是和昔rì林敬言在時差不多的戰績。他們這支隊伍,一直就是在第八席上下游走的。

    由此可見,新呼嘯的這班選手,也真的是很有實力的。他們其實已經做到了昔rì呼嘯一直做到的事,但是卻被人看作狀態不佳,這從側面也反應出現在人們對呼嘯的期待有多高。

    季后賽?不,現在看呼嘯的人,都是希望他們沖著冠軍沖去的。而這,可是林敬言帶了呼嘯這么多年都沒有達到的高度。從這一點上來說,他并不比現在這一代的呼嘯選手們強。

    看起來,林敬言真沒立場能對這支呼嘯評價什么。可是,他卻有些為這支呼嘯感到難過。

    一個又一個的jīng英選手匯集在這支隊伍當中,最終,卻捏成了一個毫無特sè的整體,到現在甚至沒有一套成熟的戰術體系。

    “你們到底都在做什么啊?”

    和這現任的呼嘯選手一個又一個握手過去的時候,林敬言真的很想問這樣一個問題。

    他雖然已經離開了呼嘯,但那么多年,怎會沒有感情?

    看到呼嘯戰隊的粉絲在主場提前離席,為客隊加油,林敬言可以想到他們是多少的失望。他可是最了解這些粉絲的人。

    回身望去,霸圖主場專為客隊粉絲留出的席位上,觀眾坐得稀稀散散,呼嘯的粉絲團,正在因為失望而渙散嗎?

    不過呼嘯的旗幟卻依然在飛揚著。

    是老路。

    林敬言看到了將旗高高舉起的那位粉絲,跟了呼嘯戰隊足足有九年的粉絲,他的資歷,比現在呼嘯戰隊的任何選手都要久。準確來說,比他林敬言也要久,他在第八賽季后,就告別了呼嘯,將他在呼嘯的資歷,停留在了七年這個數字。

    他走了。

    可老路還在呢,還像以前那樣,舉著呼嘯的旗幟,時不時地就讓旗幟飛揚一下。

    林敬言朝這邊揮了揮手,老路也朝他點了點頭。

    他們的相識,也有九年之久了,和呼嘯這支戰隊的成立時間一模一樣長。

    不知道老路還記得過去的呼嘯是什么樣子嗎?林敬言情不自禁地想著。

    很快個人賽第一局開始,林敬言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這場比賽,他是個人賽第一個要上陣的。

    現場響起掌聲,是霸圖粉送給他的,可林敬言卻不由自主地朝客隊看臺望了一眼。老路這時沒有在揮旗,他似乎正在呼嘯那看起來有些蕭瑟的粉絲團說著什么。

    林敬言沒有再去關心,這也不是他該關心的事,他邁步朝場上走去,同時抬頭看了眼電子屏,看看他的對手是誰。

    唐昊?

    名字顯示出來時,U www.uukanshu.com林敬言稍稍怔了怔。

    他回頭朝呼嘯選手席那邊看了眼,隨后確立確實是唐昊即將出場。

    呼嘯,竟然不讓他們的大將去擂臺賽守擂,而是派到了個人賽?

    這是想干嘛?先聲奪人嗎?隊伍士氣低落,所以想先一個開門紅來調動一下大家的士氣?

    林敬言猜測著,腳下卻沒有絲毫遲疑,邁步登上了比賽臺。

    自那次全明星周末被唐昊擊敗后,林敬言就再沒在個人賽事中遇過唐昊。現在的他,水準恐怕比起那次全明星周末還要差些。

    不過……

    “難道還能比君莫笑更難對付?”林敬言嘀咕著。

    =============================

    1200票的爆豆,唉,真是越寫越慢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