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了場,林敬言就把對呼嘯戰隊的那些感慨全都收拾起來了。眼下的他已是霸圖戰隊的一員,面對任何對手,勝利都是他的首要任務。

    但是等進入比賽,截入角色,迂回前進,在地圖差不多中央的區域,流氓唐三打出現在自己視野的時候,林敬言還是忍不住心酸了一下。

    有時候,他有點羨慕張佳樂。

    轉來了霸圖戰隊,卻也沒有和他的角色分開。

    角色是屬于戰隊的,這點林敬言當然明白。但是七年合作,他早覺得和唐三打像是融為一體了一樣。霸圖戰隊為他打造的這個流氓角色冷暗雷,事實上也很不賴,不比唐三打差到哪去,甚至為了適應他的風格,如今的冷暗雷,可能更像是昔日他所用的唐三打。

    但是,還是不一樣啊……

    不只是名字。和角色多年合作所養成的感情,林敬言很難因為一個屬性差不多的角色就立即轉移過來。這恐怕是現在的新人所不能理解的,讓他們更換一個更強更合適的角色,他們大概都是樂意之至的。

    終于還是到了這一步了。

    林敬言心下嘆息著。從離開呼嘯之后,他就有在想有一天當自己要在場上面對唐三打時,會是如何模樣。不過之前還就只在團隊賽中遇過,大家呼啦啦打成一片,感覺還不是特別清晰。但現在,個人賽,整個世界好像只剩下他和唐三打,林敬言百感交集。

    唐三打在原地打著轉,唐昊看來也猜到了林敬言會選手戰術走位,此時正在小心仔細地審視著周圍的地形。

    林敬言望著他,慢慢地,小心地操作著,讓冷暗雷跟著唐三打的轉動,細微地調整著位置。

    就是這里了!

    林敬言心念一動,冷暗雷一甩手,一枚麻針甩出。

    好簡單的偷襲。大家都在想。

    但是。中了!

    麻針雖然無聲無息,可是唐昊一直在不斷變幻著唐三打的視角,留下一個死角這么幼稚的錯誤,怎么會發生在一個頂尖大神身上?

    可是,他居然沒有發現這枚麻針,這簡單的偷襲,居然就這樣甩到了唐三打的身上。

    冷暗雷從藏身處跳了出來。

    這是一張天氣極好的圖。陽光斑駁地照耀在大地上,冷暗雷已經快速朝著唐三打沖去,雜亂的影子在地上不住地晃動著。

    被麻針麻痹的唐三打無法動彈,冷暗雷一把拋沙照面打在他的臉上。

    麻痹之后,致盲……

    接連的異狀態,唐昊縱是水平再高。也不至于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應付住林敬言這么一個老辣高手的攻擊。

    致盲的時間,林敬言算得也很準確,臨快結束時,一記板磚拍在了唐三打的后腦。

    致盲之后,又是眩暈了。

    于是新一輪的攻勢又展開了,在打到無以為繼的時候,林敬言一點也不貪心,打翻唐三打后立即就又躲了起來。

    唐昊有些抓狂。這一波攻擊真是來得莫名其妙。自己怎么就中了個麻針呢?這血都被打掉四分之一了,他卻還是一頭霧水。

    可憐唐昊。沒有轉播或是現場電子屏的那種多功能視角,更沒有回放。

    觀眾原本也是不清楚這一麻針唐昊怎么就沒發現,但在給出唐昊主視角,反反復復地回放后,大家發現,那一瞬間,唐昊的視野里真的沒有麻針。

    麻針到哪去了?

    各種視角的拆分解析,觀眾終于發現了蹊蹺所在。

    是陽光!

    是陰影!

    是林敬言的這一次選位,讓冷暗雷的麻針在出手時處在了一個陰影陽光交錯的位置,于是那么一個瞬間,麻針就好像消失不見了一樣。

    這也是榮耀里能做到的事嗎?

    觀眾們都目瞪口呆了。

    用博大精深這樣的形容詞來形容一個網絡游戲真的挺不好意思的。即使是這個游戲的設計者們,也不可能設想到這么多的細節。是這些職業選手,處在榮耀頂端的家伙們,不斷地挖掘著這個游戲中的各種細微之處,然后在比賽中創作出這種即便是設計者恐怕都要瞠目結舌的事情。

    這種事,唐昊知道嗎?

    看著唐三打從地上翻起有些抓狂的模樣,大家都有點同情唐昊了。這一上來就被莫名其妙打了一頓的感覺,一定糟糕透了吧?

    唐三打瘋狂地移動著,那莫名其妙就中了的麻針讓唐昊摸不著頭腦,再不敢讓唐三打就那樣原地站位。四下狂奔了一圈,卻還是不見冷暗雷的蹤跡。

    猥瑣流,又是猥瑣流。

    唐昊咬牙。呼嘯戰隊現在情況不佳,外界對于他們拋棄了猥瑣流的打法諸多指責。唐昊只希望能快點向人們證明,他們的打法遠比猥瑣流要強。可是現在,正單挑賽場上,他卻被猥瑣流打得找不著北。而這人還是林敬言,唐三打的昔日操作者,自己在全明星賽上以下克上過的那個老家伙。

    “躲躲藏藏的!”唐昊心有不忿,在頻道里說著,其實他不是一個太愛在比賽中和對手文字交流的,他更喜歡用拳頭。但現在找不到目標,心里那個煩悶啊!

    “躲躲藏藏也是贏得勝利的手段。”林敬言回道。

    “看你能躲到什么時候。”唐昊說。

    “你多當心就是了。”林敬言回著。

    唐三打繼續一步不停地轉著,找著。林敬言的冷暗雷呢?在唐昊這樣高強度地搜索下,這時也躲不得太安逸了。不過明顯他對這圖超熟,能搞出之前那種匪夷所思狀況,林敬言對這圖的了解和利用那用說嗎?

    唐昊找啊找,找不到。林敬言卻已經又一次調整完畢,冷暗雷手里再次暗扣了一枚麻針,就等合適的機會呢!這唐昊這次讓唐三打跑個不停,還真不如上次那么好下手。

    但是林敬言此時的視角,卻沒有鎖在唐三打身上,而是等著唐三打,突然閃進他的視野。

    出手!

    麻針又一次飛出,唐三打的視角轉動著,也明顯有朝向這一方向。

    但是……

    現場觀眾仰看電子大屏幕,唐三打的視角,雖然是指向了麻針方向,但是,一堵墻啊這里有,唐三打視角過來,針還在墻后飛呢,壓根就沒見!針出來了,唐三打的視角已經轉走了,然后,中針……

    開場時的重復。

    唐昊已經快瘋了,但是他有什么辦法?他的情緒也無法抵消掉角色上的這些異狀態。林敬言,將之前用過的一套攻擊,很穩健地又來了一遍,全是對手完全無法破解的無縫連擊。

    唐三打的生命,又沒了四分之一,至于一半生命沒了,林敬言的冷暗雷卻毫發無傷。所有人眼珠都快掉出來了。

    就說呼嘯現在團隊成績不佳吧,但個人實力還是很堅挺的。唐昊對林敬言,這對新老兩代流氓高手,早在兩年前的全明星周末上其實就已經分出高下了。大家都看得出,唐昊的水平,確實已在林敬言之上。

    但是那個水平,事實上所指的只是操作技巧。在這方面,老將確實無法與新銳爭銳。但是本場比賽,唐昊有機會施展他更強悍的操作技巧嗎?

    沒有,完全沒有。

    兩次都是麻針偷襲,一擊就中,角色都控制不了,還談何操作?

    林敬言就這樣利用地形,一點生命不耗的,就打掉了唐三打半截血,若不是真實地發生在眼前,誰會相信這場比賽會打到這種程度?

    唐三打又一次被打翻在地了,可是等他這次暴跳如雷地起身后,卻發現,冷暗雷沒有消失,而是就在他面前。

    “怎么不跑了?”唐昊咬著牙說道,連忙就要搶攻,但是,冷暗雷早已經搶先一步沖了上來。他沒跑,而是留下來繼續發動攻勢了!

    “來得好!”唐昊精神一振,莫名其妙就中的兩次偷襲真是讓他郁悶無比,一看林敬言竟然拉開架式要和他正面大干一場,頓時無比激動。

    這樣打,我會怕?

    兩個流氓角色,揮拳戰在了一起。

    論操作技巧,唐昊確實更高。這樣硬性的對攻,林敬言確實不占便宜。

    但是,最終倒下的,卻還是唐三打,而這一次,他已經無法再站起來了,他的生命已經為零。

    “50%的生命還收拾不了你的話,U 那我恐怕就真的應該退役了。”望著地上已被打倒的唐三打,林敬言最后丟下了一句。他的冷暗雷此時還有17的生命。唐昊用50%,打了他83%。很強悍,很霸氣,不愧是第一流氓,但是,他輸了。

    現場歡呼,送給林敬言。

    他雖然已不再是第一流氓選手,不再入選全明星,頂尖大神的光環也在褪去,但是,他贏了。

    在這個競技場上,無論名氣,還是技巧,又有什么比得上勝利?

    只有勝利,才是最真實的。再高超的技巧,無法贏得勝利又有什么用?

    現在的呼嘯戰隊,就是囊括了一堆擁有高超技能的選手,可是,他們缺乏勝利,于是他們失去了支持者的信賴。

    林敬言下場時望了一場客場看臺那邊,本就不滿的坐席,一片沉寂。老路握著他們呼嘯的旗幟,也只是這樣站著……(未完待續)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永久地址:m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