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陣鬼確實在團隊中能起到更大的價值,但若就此認為單挑能力較弱那就是無稽之談了。或許有很多玩家會這樣以為,但那只是因為陣鬼單打獨斗的話,相對難度會比較大一點。再加上微草這張單挑選圖偏單調,這也是不利于陣鬼發揮的地形。

    就在這樣的條件下,喬一帆卻能很好的布置鬼陣,讓高英杰一時間無法發動有效的攻勢,這本該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強調落入被動什么的,實在有些雞蛋里挺骨頭。 . .

    阮成的水平不至于不知道這些,但現在就是要頑固地指出興欣的不妥,因為在他看來,這一場,興欣終于占據了較大的輸面。

    水平不及對方天才。

    陣鬼在單打獨斗上的難度。

    以及地圖的不利之處。

    有這么多的弱勢,興欣還能不輸?

    喬一帆目前的表現,優勢的有些出乎阮成的意料。不過這只是維系住了場面上的平衡,為此喬一帆就已經付出很多。高英杰呢?說是以逸待勞也不過為,喬一帆這邊只要稍有漏洞,他立即就會發起強悍的攻勢。

    快點,快點出錯吧!

    阮成心里不住地吶喊著。 . .

    但是伴隨著他心中吶喊的,卻是場上的鬼陣一個接一個的綻放,像是一道永不消失的河流,橫擋在一寸灰和木恩之間。

    阮成的臉sè漸漸也變了。

    以逸待勞?

    事情恐怕沒這么簡單。能讓喬一帆的cāo作如此細致縝密,高英杰可不是隨便在那邊動動而已,他也需要做出大量經常思考的判斷和cāo作。

    木恩的走位,木恩的遠程攻擊,一直在尋求破壞喬一帆的cāo作節奏。喬一帆確實處于被動,但是他以守代攻,本場比賽的節奏,卻是握在他的手中。

    “我一直覺得,興欣的喬一帆,是一位被低估了的選手。”李藝博此時感嘆著。

    “可是他只是這樣一直防守的話。能贏下這場比賽嗎?”潘林提出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雖然喬一帆以守帶攻。控制著節奏。但是他的一寸灰目前為止可完全沒有任何攻擊xìng,這樣下去顯然也是不可能贏得勝利的。

    李藝博皺著眉,這個問題,喬一帆自己不至于不清楚吧?可他一直努力支撐著這樣的場面,到底有什么打算?

    正這時,一旁的阮成突然嚷了一聲:“失誤!”

    能讓阮成如此激動,當然是來自喬一帆的失誤。一直無縫銜接的鬼陣。因為釋法時機掌握地稍稍慢了些許,高英杰立即搶到了這一空當。木恩在鬼陣攔截前,掠起一地的旋風,超低空飛了過來。

    “我就說嘛!喬一帆這樣被動的打法根本不是可以取得勝利的方法,稍有紕漏,倒是會馬上被高英杰抓住。”阮成洋洋得意。嘴皮子耍不休。潘林和李藝博都有一些為喬一帆感到遺憾,不過阮成說得也不是毫無道理,自然不好直接在直播里和他拌嘴。

    木恩,穿過了鬼陣的封鎖,一把寒冰粉已經散在了掃把晨露上,一寸灰,卻在此時一個橫向的翻滾。

    這副圖地形結構簡單,沒多少掩體。但是。卻也不是完全沒有。一寸灰這一翻,就是閃到了一截殘缺的石柱背后。蹲下身后,身子立即被全部掩住。

    這是?

    高英杰心念一動,在喬一帆利用地形來了一次掩護后,連忙注意到了這一帶的地形。

    不對!

    高英杰連忙cāo作木恩一個紉燒瓶丟了出去。

    燒瓶墜地,破碎,瓶中的紉瞬時化出一大片巖漿,藏在石柱后的一寸灰自然也在這范圍內。

    但是,就在巖漿燒到一寸灰之前,石柱后劍芒一閃,一道鬼陣,卻搶先一步落了下來。

    果然。

    看著兜頭落下的鬼陣,高英杰似乎根本沒有思考一般,木恩就已經竄向了某一方向。

    “漂亮!”李藝博也大叫了一聲,但這一聲絕不是贊高英杰的反應機敏。因為當這一個鬼陣落下后,場面一下子清晰了很多。一寸灰先前布下,再加上這剛剛落下的鬼陣,已將木恩擠在了一個不大的空間內。

    那一個貌似失誤的鬼陣cāo作,絕不是失誤,那是誘餌!喬一帆是看準了這里有一處掩護,知道有這么一次吟唱召喚鬼陣的機會。

    高英杰,也一定是在處過來,而后看到一寸灰的舉動后就有些反應過來了。只可惜木恩的紉燒瓶到底還是慢了一些。鬼陣先落,高英杰很無奈地只能讓木恩去了那個喬一帆想讓他去的位置。至于這時紉燒瓶再對一寸灰制造的攻擊已經不那么重要,傷點血而已。

    李藝博看了一眼一旁的阮成,心情愉悅。

    打臉,多么熟悉的打臉啊!只不過已經被抽的啪啪啪總是他,今天總算是來個堵槍眼的。有這位這么一烘托,自己不出聲都顯得特別的英明睿智。本來對于又多邀個嘉賓李藝博還有點小不爽的,但是此時此刻,他真喜歡阮成坐在場上,前赴后繼地上去擋下這些兇險。

    阮成的神情自然是難看得很,可是比賽也沒有到此結束,接下來會怎樣?李藝博、阮成那都是專業人士,場面塑造到這一步,兩人都已看出接下來的重點。接下來,喬一帆需要再出一個鬼陣,才能將高英杰的木恩徹底陷入他的鬼陣之中。可是先前的地方已經化成巖漿,接連不斷的傷害讓一寸灰暫時無法吟唱。正面木恩,也肯定會被打斷。

    掩護,一寸灰還需要一處掩護,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這片廢墟之上,距離現在一寸灰藏身處8個身位格的又一根殘柱。

    “這些喬一帆都是早觀察好的吧,他考慮得真的太周密了。”電視轉播了給出這一關鍵位置的特寫,潘林立即說道。

    “大概之前在用鬼陣控制場面平衡時的一大目的,就是找到這么一處可以展開他戰術布置的地形。在這副圖上,真是難為他了。”李藝博淡淡地說著,一邊用那種“你怎么看”的眼神示意了一下阮成。

    阮成心里暗罵一句,李藝博這話,對他來說算得上是一記小打臉啊!

    “從剛才高英杰閃避鬼陣時的果斷,我想他已經看出了喬一帆的戰術。8個身位格,高英杰會給他這機會嗎?”阮成卻還在力挺高英杰。

    就在三人議論的時候,一寸灰已經突然沖出,目標,正是那8個身位格距離的殘柱。

    但是,高英杰的木恩已經更快一步,朝著那殘柱頂上扔出了一團藍飄飄的東西,很快,殘柱上空出來了一團泛著藍光的烏云,跟著,細碎的藍sè雨珠閃著冰光落下。

    寒冰雨!

    高英杰沒去和一寸灰賽跑,也沒想要強沖,干脆就又一個技能丟了過去。殘柱依然可以做掩護,可是想躲在它后進行施法吟唱,有這持續攻擊在,自然是不行了。但是誰也沒想到的是,喬一帆的一寸灰,一共就朝那邊跑了三步,在那藍sè雨珠還未落地,就已經抽身返轉。

    一寸灰居然又一次返回了他原本藏身的殘柱,巖漿就在他的腳下,但是,沒有哪個攻擊技能的持續是無限的。一寸灰剛一退回藏好,地上巖漿就已經從鮮紅變得黯淡,很快沉寂大地。

    不好!

    高英杰這才是剛讓他的木恩放完了寒冰雨,沒想到喬一帆是和他來了一個聲東擊西。高英杰慌忙cāo作木恩再出攻擊,但是魔道學者這職業,技能瞬發是瞬發了,可那些個魔法道具,扔出去,再到展示出效果,這點時間,已經夠喬一帆的一寸灰丟出了一個鬼陣了。

    星星折shè!

    當木恩的星星牌扔到可以的角度,再變成魔法線shè向柱后的一寸灰時,新招的鬼陣已經落下。

    這一次,木恩變得無處可逃了。一寸灰一個又一個布下的鬼陣,在此時接連成了一個大陣體,將木恩困在了當中。

    一寸灰站了出來。

    將對手關入自己連環鬼陣后,對于一個陣鬼來說比賽就已經贏了一半了。

    喬一帆并沒有因為眼前的對手是好友而有絲毫留情,他一絲不茍地cāo作著,招喚著新的鬼陣,完善著構成。這時的他,擁有很多施法空當,不用再在這圖上尋找什么可憐的掩護。他的鬼陣,UU看書 www.uukanshu.com終于成了他最可靠最結實的掩護。

    這樣的機會,喬一帆不會放過。

    他走到今天很不容易,若不是有遇到葉修,遇到興欣戰隊成立,他或許已經不再是一個職業選手。

    而現在,他從一支戰隊放棄的小透明,變成另一支戰隊的主力成員,而現在,更有機會打敗昔rì戰隊被稱為天才的家伙。

    這樣的機會,怎能錯過?

    喬一帆要做到,他讓所有人知道他可以。包括眼前他的對手,他最好的朋友。他只是很遺憾,這種勝利的感覺,曾經是他們一起經常談論,卻沒有機會共同去創造的。而現在,創造的方式,卻是擊敗對方。

    很遺憾,這個勝利的滋味,恐怕沒有辦法和你分享。

    個人賽第二場,興欣戰隊喬一帆勝。

    今天一定要把rì常給刷干凈了!還有一更,接著寫!(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