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技能一次進退,莫凡在之后赫然調整出如此繁瑣的節奏。 m梁方肆無忌憚賣血頓時顯得牛頭不對馬嘴,意識過來時,他過分賣出的生命已呈劣勢。

    輸了。

    個人賽,興欣最終3比0全場,整個現場都無語了。

    “呵呵呵,興欣今天的表現真是不錯啊!”李藝博說。

    “難道又準備橫掃對手?”潘林說。

    阮成心狂跳,這要興欣真客場把微草打爆,自己坐在的感覺那像就是被趴光了鞭尸一般。

    你們這般混蛋在干嘛啊!

    阮成此時比微草的老板還要焦慮百倍。

    “興欣這輪的個人賽蘇沐橙沒有上場啊,這是要留到擂臺賽了嗎?”李藝博說道。

    “方銳、蘇沐橙、唐柔?興欣本輪擂臺賽的陣容很強大啊!”潘林說道。

    “第八輪的時候,興欣只靠唐柔一個人就擊敗了微草守擂的兩人,直接面對了王杰希呢!”李藝博說,“只是很可惜唐柔之后的兩位選手發揮不夠好,被王杰希一人守擂成功,一挑三完成了一次漂亮的逆襲。”

    “不過就是那輪以后,唐柔就不在打擂臺賽的1號位,改打3號位了。”潘林感慨著。

    說完,兩人一起斜視了一下阮成。

    結果阮成在聽到兩人說到興欣今天的擂臺賽陣容異常強大時,肝就又一次顫了。兩人之后又討論的兩句愣是沒聽進耳。

    “不知道今天會不會又讓唐柔打1號位呢?”

    最后,阮成就聽到這么一句。而后雙方參加擂臺賽的選手就已經開始出場了。

    興欣,方銳、蘇沐橙、唐柔。果然不出所料是這個相當強勁的陣容。

    微草方面,則是派出劉小別、柳非和王杰希三人。

    “唐柔還是沒有打頭陣啊!”潘林說著。

    “嗯,方銳和唐柔一頭一尾的這個擂臺排位,興欣已經很久沒動過了。”李藝博說。

    “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讓我們繼續關注雙方選手的場上表現吧!”潘林宣布著。此時,雙方的1號位選手都已經開始刷卡載入首回合比賽。

    “唔,這地圖……出現在擂臺賽上真是挺少見的。”看到地圖載入后,解說和嘉世議論著。微草的擂臺賽選圖,竟然也是本賽季葉修那種標志性的風格:簡單粗暴。而選這種圖。往往意味著要比拼技術為主。在個人賽可以聽憑個人喜好,可在擂臺賽,一隊要有三人出陣,需要應該三個人都對地圖感到舒服。所以很少把地圖風格選得這么極端,選擇內容豐富一些的多可樣性地圖會多一些。

    “選這種圖……對興欣的方銳和蘇沐橙會有一定影響,但唐柔明顯也是很偏好這類圖的。”李藝博說,“微草這邊……阮老師你覺得呢?”感覺阮成已經沉默很久了,李藝博蠻好心地扔了個問題給他。

    “啊……微草的話,應該沒問題吧?”阮成說。

    這是在說什么?

    李藝博目瞪口呆,看了一眼潘林。潘林也很無奈,這阮成,心理素質也忒差了吧!不管你是贊還是黑,至少努力堅持啊!哪怕是死鴨子嘴硬也總比現在個人賽3比0后就魂不守舍的模樣要強吧?

    阮成這答非所問的。潘林和李藝博只好也不去就問。場上。因為是簡單粗爆圖,也用不著玩什么虛的,雙方角色相遇,開打。

    刷刷刷刷!

    飛刀劍的劍,快若閃電。

    劉小別這賽季是有點郁悶的。原本想著憑借不停的努力和進步,今賽季該是成為全明星選手了。結果,興欣和嘉世這兩支戰隊的選手大面積回歸,今年的全明星席位競爭一下子變得很緊張。很遺憾的。劉小別再一次未能入選。

    刷刷刷刷!

    劉小別將他的郁悶統統發泄在了他的操作當中。飛刀劍攻擊很快,節奏卻還是掌握得很完美。這樣的水準,絕對已經夠得上入選全明星。只可惜全明星從來不是單靠水準就能說了算的。

    別一邊劉小別的對手方銳,情況則和劉小別有些相反。劉小別是死活入選不了全明星,而他呢,則是連續入選了多屆,直至本屆落選。

    而他對于無法入選這種事就看得很淡了,在某媒體訪問時他甚至表示,總是入選,今年好容易是掉出來了,挺好。

    這種態度放在劉小別眼中那真是太欠了,很多人也認為方銳是在矯情。

    這些或者都有一點吧,但是方銳的狀態,真的完全沒有因為這種事受影響那是真的。他的表現,隨著他對氣功師的融入一直是越來越出色。而他的對手,對于他這種轉型,卻始終有些跟不上節奏。

    但是本場比賽的劉小別卻沒有陷入這種被動,因為他一上來就搶攻,就爆手速。

    于是最后的場面,和梁方打莫凡那局有點類似,都是通過搶攻,讓對手無法擁有自己喜歡的節奏。

    只不過相比起梁方的換招換血,劉小別的搶攻顯得更沒后顧之憂一些。梁方那局,成也換血,最終敗也是在敗在這換血上。

    “這小子的操作越來越瘋狂了。”魏琛看著劉小別在場上揮霍手速大為感慨,口氣中不無妒忌。

    “關鍵是不只快,還很穩定,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內。”葉修說。

    “方銳這場,還真有點麻煩。”魏琛說。

    “是的,地形不利。”葉修說。

    葉修就靠這樣的地形欺負了不知多少對手,他當然完全知道劉小別此時的優勢建立在何種基礎上,當然也知道方銳因為地形完全沒有可利用的地方,所以想破壞劉小別的節奏是很艱難的一件事。

    或許他可以從飛刀劍的攻勢當中尋找到一些空當。但是。劉小別的操作真的太快了,快到這些偶有的空當都是一閃而過,當對方想要針對這來點什么的時候,空當已經是過去式了。

    唯快不破。

    這話用在此時的劉小別身上,還真有幾分貼切了。

    “apm,快400了……”這時轉播給出了技術統計中劉小別的apm數據特寫,因為比賽還在繼續,操作還在繼續,這個數字不穩定,一直在跳動著。但基本就在不到400的地方浮動著。

    技術統計雖然沒有智能到可以區分出玩家的操作是在有效操作還是亂拍鍵盤鼠標,但是就目前雙方戰成一團的情況下,顯然不可能存在什么注水的操作,基本都是靠譜的有效操作。

    控制單角色的對戰游戲。即使榮耀的操作會繁雜細碎一些,但是直逼400的apm,還是有些駭人聽聞。當現場觀眾也注意到這一技術統計時,全場響起了驚嘆聲。而這種聲音當中,充滿了自豪。劉小別,是他們微草的選手。

    為了比較,方銳apm的技術統計很快也列在了劉小別的apm一旁。

    289、290、291……

    數字不時跳動著。

    “方銳的apm也比平時快了許多!”潘林手里拿著方銳以往比賽的技術統計資料,說著。

    “那是當然了,在劉小別這樣彪悍手速的操作下,他不提速。恐怕早被打爆了。”李藝博說。

    “不過相比起劉小別還是有著100的差距啊!”阮成接口道。

    擦!

    潘林和李藝博看了一眼阮成。心里齊叫。

    這還是方才個人賽打完時那個死氣沉沉的阮成嗎?這神采奕奕的模樣,劉小別是個牧師嗎?近400的apm是給這家伙加了血了?

    “手速從技能統計上看是有差,但從場面上來看,方銳并不狼狽。”李藝博說。

    “呵呵,是還不狼狽。就是有點被動。”阮成說。

    “方銳目前的apm,也不是他的峰值。”潘林翻看著方銳的技術統計資料,繼續說著。

    “他目前的apm非常穩定。”李藝博看著屏幕上跳動的apm說道。apm的計時單位,是分鐘。但在比賽中這種即時顯示的。卻是以秒計。這一秒進行的操作,如果放大到分鐘,會是多少,如此的顯示方式。

    方銳的apm跳動基本就在290上下,這意味著他的手速保持得非常均衡。

    “有機會的話,他會爆發。”李藝博說道。

    “那劉小別呢?他的峰值就只是這樣了嗎?”阮成笑道。他到底也是專家,熟知很多東西。

    潘林手中當然也有劉小別的技術統計,看了看后,搖了搖頭:“也不只如此……不如,他的大多是有水分的,很多都是開場比賽的時候自己爆手速亂堆出來的峰值。”

    李藝博此時卻專注地看著比賽。

    機會,方銳是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他可以出手,可以打破劉小別節奏的機會。否則就繼續這樣下去,他會輸。

    機會什么時候會出現?

    李藝博已經顧不上去和那兩位討論了,這場比賽節奏是如此快,機會出現,也肯定是一瞬間……

    出現了!

    李藝博眼睛突然一亮。

    “機……”

    他只來及喊了一個字,因為他的發音遠沒有場上兩位選手的操作快。

    即時的apm統計,突然就是一次飆升。

    方銳,372!

    打破困境,在此一舉了。

    但是……

    沒有破。

    就在方銳手速飆升的那一瞬間,劉小別的apm,一樣狂提。

    442!

    本場比賽的apm峰值終于出來。

    劉小別用他這彪悍的手速,硬生生將方銳的反抗給摁了下去。

    擂臺賽第一場,最終是微草的劉小別獲得了勝利。

    =========================

    晚上不知咋了網頁一直打不開,然后突然又好了……日常刷起,還有一章就快寫好啦!<>  一個技能一次進退,莫凡在之后赫然調整出如此繁瑣的節奏。梁方肆無忌憚賣血頓時顯得牛頭不對馬嘴,意識過來時,他過分賣出的生命已呈劣勢。

    輸了。

    個人賽,興欣最終3比0全場,整個現場都無語了。

    “呵呵呵,興欣今天的表現真是不錯啊!”李藝博說。

    “難道又準備橫掃對手?”潘林說。

    阮成心狂跳,這要興欣真客場把微草打爆,自己坐在的感覺那像就是被趴光了鞭尸一般。

    你們這般混蛋在干嘛啊!

    阮成此時比微草的老板還要焦慮百倍。

    “興欣這輪的個人賽蘇沐橙沒有上場啊,這是要留到擂臺賽了嗎?”李藝博說道。

    “方銳、蘇沐橙、唐柔?興欣本輪擂臺賽的陣容很強大啊!”潘林說道。

    “第八輪的時候,興欣只靠唐柔一個人就擊敗了微草守擂的兩人,直接面對了王杰希呢!”李藝博說,“只是很可惜唐柔之后的兩位選手發揮不夠好,被王杰希一人守擂成功,一挑三完成了一次漂亮的逆襲。”

    “不過就是那輪以后,唐柔就不在打擂臺賽的1號位,改打3號位了。”潘林感慨著。

    說完,兩人一起斜視了一下阮成。

    結果阮成在聽到兩人說到興欣今天的擂臺賽陣容異常強大時,肝就又一次顫了。兩人之后又討論的兩句愣是沒聽進耳。

    “不知道今天會不會又讓唐柔打1號位呢?”

    最后,阮成就聽到這么一句,而后雙方參加擂臺賽的選手就已經開始出場了。

    興欣,方銳、蘇沐橙、唐柔。果然不出所料是這個相當強勁的陣容。

    微草方面,則是派出劉小別、柳非和王杰希三人。

    “唐柔還是沒有打頭陣啊!”潘林說著。

    “嗯,方銳和唐柔一頭一尾的這個擂臺排位。興欣已經很久沒動過了。”李藝博說。

    “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讓我們繼續關注雙方選手的場上表現吧!”潘林宣布著。此時,雙方的1號位選手都已經開始刷卡載入首回合比賽。

    “唔,這地圖……出現在擂臺賽上真是挺少見的。”看到地圖載入后,解說和嘉世議論著。微草的擂臺賽選圖,竟然也是本賽季葉修那種標志性的風格:簡單粗暴。而選這種圖,往往意味著要比拼技術為主。在個人賽可以聽憑個人喜好,可在擂臺賽,一隊要有三人出陣。需要應該三個人都對地圖感到舒服,所以很少把地圖風格選得這么極端,選擇內容豐富一些的多可樣性地圖會多一些。

    “選這種圖……對興欣的方銳和蘇沐橙會有一定影響,但唐柔明顯也是很偏好這類圖的。”李藝博說,“微草這邊……阮老師你覺得呢?”感覺阮成已經沉默很久了。李藝博蠻好心地扔了個問題給他。

    “啊……微草的話,應該沒問題吧?”阮成說。

    這是在說什么?

    李藝博目瞪口呆,看了一眼潘林。潘林也很無奈,這阮成,心理素質也忒差了吧!不管你是贊還是黑,至少努力堅持啊!哪怕是死鴨子嘴硬也總比現在個人賽3比0后就魂不守舍的模樣要強吧?

    阮成這答非所問的,潘林和李藝博只好也不去就問。場上。因為是簡單粗爆圖,也用不著玩什么虛的,雙方角色相遇,開打。

    刷刷刷刷!

    飛刀劍的劍。快若閃電。

    劉小別這賽季是有點郁悶的,原本想著憑借不停的努力和進步,今賽季該是成為全明星選手了。結果,興欣和嘉世這兩支戰隊的選手大面積回歸。今年的全明星席位競爭一下子變得很緊張。很遺憾的,劉小別再一次未能入選。

    刷刷刷刷!

    劉小別將他的郁悶統統發泄在了他的操作當中。飛刀劍攻擊很快。節奏卻還是掌握得很完美。這樣的水準,絕對已經夠得上入選全明星。只可惜全明星從來不是單靠水準就能說了算的。

    別一邊劉小別的對手方銳,情況則和劉小別有些相反。劉小別是死活入選不了全明星,而他呢,則是連續入選了多屆,直至本屆落選。

    而他對于無法入選這種事就看得很淡了,在某媒體訪問時他甚至表示,總是入選,今年好容易是掉出來了,挺好。

    這種態度放在劉小別眼中那真是太欠了,很多人也認為方銳是在矯情。

    這些或者都有一點吧,但是方銳的狀態,真的完全沒有因為這種事受影響那是真的。他的表現,隨著他對氣功師的融入一直是越來越出色。而他的對手,對于他這種轉型,卻始終有些跟不上節奏。

    但是本場比賽的劉小別卻沒有陷入這種被動,因為他一上來就搶攻,就爆手速。

    于是最后的場面,和梁方打莫凡那局有點類似,都是通過搶攻,讓對手無法擁有自己喜歡的節奏。

    只不過相比起梁方的換招換血,劉小別的搶攻顯得更沒后顧之憂一些。梁方那局,成也換血,最終敗也是在敗在這換血上。

    “這小子的操作越來越瘋狂了。”魏琛看著劉小別在場上揮霍手速大為感慨,口氣中不無妒忌。

    “關鍵是不只快,還很穩定,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內。”葉修說。

    “方銳這場,還真有點麻煩。”魏琛說。

    “是的,地形不利。”葉修說。

    葉修就靠這樣的地形欺負了不知多少對手,他當然完全知道劉小別此時的優勢建立在何種基礎上,當然也知道方銳因為地形完全沒有可利用的地方,所以想破壞劉小別的節奏是很艱難的一件事。

    或許他可以從飛刀劍的攻勢當中尋找到一些空當。但是,劉小別的操作真的太快了,快到這些偶有的空當都是一閃而過,當對方想要針對這來點什么的時候,空當已經是過去式了。

    唯快不破。

    這話用在此時的劉小別身上。還真有幾分貼切了。

    “apm,快400了……”這時轉播給出了技術統計中劉小別的apm數據特寫,因為比賽還在繼續,操作還在繼續,這個數字不穩定,一直在跳動著,但基本就在不到400的地方浮動著。

    技術統計雖然沒有智能到可以區分出玩家的操作是在有效操作還是亂拍鍵盤鼠標,但是就目前雙方戰成一團的情況下,顯然不可能存在什么注水的操作。基本都是靠譜的有效操作。

    控制單角色的對戰游戲,即使榮耀的操作會繁雜細碎一些,但是直逼400的apm,還是有些駭人聽聞。當現場觀眾也注意到這一技術統計時,全場響起了驚嘆聲。而這種聲音當中。充滿了自豪。劉小別,是他們微草的選手。

    為了比較,方銳apm的技術統計很快也列在了劉小別的apm一旁。

    289、290、291……

    數字不時跳動著。

    “方銳的apm也比平時快了許多!”潘林手里拿著方銳以往比賽的技術統計資料,說著。

    “那是當然了,在劉小別這樣彪悍手速的操作下,他不提速,恐怕早被打爆了。”李藝博說。

    “不過相比起劉小別還是有著100的差距啊!”阮成接口道。

    擦!

    潘林和李藝博看了一眼阮成。心里齊叫。

    這還是方才個人賽打完時那個死氣沉沉的阮成嗎?這神采奕奕的模樣,劉小別是個牧師嗎?近400的apm是給這家伙加了血了?

    “手速從技能統計上看是有差,但從場面上來看,方銳并不狼狽。”李藝博說。

    “呵呵。是還不狼狽,就是有點被動。”阮成說。

    “方銳目前的apm,也不是他的峰值。”潘林翻看著方銳的技術統計資料,繼續說著。

    “他目前的apm非常穩定。”李藝博看著屏幕上跳動的apm說道。apm的計時單位。是分鐘。但在比賽中這種即時顯示的,卻是以秒計。這一秒進行的操作。如果放大到分鐘,會是多少,如此的顯示方式。

    方銳的apm跳動基本就在290上下,這意味著他的手速保持得非常均衡。

    “有機會的話,他會爆發。”李藝博說道。

    “那劉小別呢?他的峰值就只是這樣了嗎?”阮成笑道。他到底也是專家,熟知很多東西。

    潘林手中當然也有劉小別的技術統計,看了看后,搖了搖頭:“也不只如此……不如,他的大多是有水分的,很多都是開場比賽的時候自己爆手速亂堆出來的峰值。”

    李藝博此時卻專注地看著比賽。

    機會,方銳是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他可以出手,可以打破劉小別節奏的機會。否則就繼續這樣下去,他會輸。

    機會什么時候會出現?

    李藝博已經顧不上去和那兩位討論了,這場比賽節奏是如此快,機會出現,也肯定是一瞬間……

    出現了!

    李藝博眼睛突然一亮。

    “機……”

    他只來及喊了一個字,因為他的發音遠沒有場上兩位選手的操作快。

    即時的apm統計,突然就是一次飆升。UU看書

    方銳,372!

    打破困境,在此一舉了。

    但是……

    沒有破。

    就在方銳手速飆升的那一瞬間,劉小別的apm,一樣狂提。

    442!

    本場比賽的apm峰值終于出來。

    劉小別用他這彪悍的手速,硬生生將方銳的反抗給摁了下去。

    擂臺賽第一場,最終是微草的劉小別獲得了勝利。

    =========================

    晚上不知咋了網頁一直打不開,然后突然又好了……日常刷起,還有一章就快寫好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