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花在空中鮮艷地揮灑著。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寒煙柔手中的火舞流炎是如何將王不留行給刺穿的。

    怎么會這樣?

    現場觀眾在一片驚呼中,都有些目瞪口呆。

    先是被熱感飛彈整個吞噬,現在又被區區寒煙柔給一矛穿心。這可是他們心中那個最可靠的隊長王杰希,是他們隊中最強橫的角色王不留行啊!此時就掛在那個號稱要一挑三的可笑家伙的戰矛尖上,像是等待風干的臘肉,這真的太可笑了,怎么會這樣?

    這不是真的吧?

    現場觀眾有些無法漸受眼前接連發生的這一切。但比賽哪有停頓?寒煙柔戰矛抽回,王不留行手中的滅絕星辰卻好像正要再度揮起,君莫笑,卻已經飛到了他的上空,踩下。

    鷹踏!

    王不留行被直接送向了地面。

    氣功爆破!

    海無量已經聚焦起了新的大招,澎湃的氣勁,點滴不剩地就這樣轟到了王不留行的體內,他的魔法袍在那一瞬間鼓脹了起來,被寒煙柔一矛刺穿的心口,似乎又有血花被催飛出來。

    不動聲色地,念氣摧殘著王不留行的身體內部,沐雨橙風的懸磁炮也在此時飛臨,毫無抵抗的,王不留行被吸附過去。

    劉小別飛刀劍的劍影分身猶自在那閃啊閃,但是從頭到尾,他這虛幻的干擾根本就沒有人正眼瞧過。興欣的諸位眼中根本就只有王不留行,他們會去應對一下的,無非就是那些會干擾到他們攻擊王不留行的事。比如此時,君莫笑自空中落回地面時,突然轉身就是一槍。子彈飛出,直奔他們微草的牧師冬蟲夏草。那個亢長的催眠術的吟唱。他幾乎就要完成了,結果就在最后一刻君莫笑給了他一擊……

    轟!

    懸磁炮彈終于爆炸了,王不留行再一次被火光吞噬。觀眾們看不下去了,微草的隊員看不下去了,場上的微草選手也看不下去了。

    這是他們的隊長,一直以來引領他們向前進的那個人,怎么可能被興欣這樣隨意地拿捏?

    幻影無形劍!

    劉小別的飛刀劍瘋了般的交織出一片劍光,就這樣直接撕開了那片火光;高英杰的木恩也是飛速來到上空,掃把旋風。飛快降臨;騎士精神!許斌開啟了獨活的覺醒技,騎士精神下的獨活,以一個公正的英勇跳躍,地動山搖地落到了又一端。

    微草的三位角色,就這樣齊齊將他們的隊長守護在了當中。但是……

    蓄能火炮!

    氣貫長虹!

    沐雨橙風和海無量。就在此時一同發動了攻擊,所用的都是蓄力后的范圍攻擊技能,左右夾擊。即便是獨活的嘆息之壁,也不可能完全封鎖這兩個技能。

    這可是槍炮師和海無量這兩個職業的覺醒技能,一大特點就是能蓄力,而蓄力之后的威力,實在非同小時。無論是蓄能火炮的爆炸。還是氣貫長虹的念氣爆發,都不是一面盾牌就能抵擋干凈的。

    閃是上策,可是他們的隊長呢?此時能避過這一波攻擊嗎?

    “閃!”

    微草戰隊的團隊頻道里,清清楚楚地。出現了一條來自他們隊長的命令。

    所有人的精神頓時為之一振,現場的微草粉絲們也頓時開始了歡呼,而這,只不過是一條指示。微草還根本沒做到什么呢!

    但是,既然隊長已經這樣說了。那自然就一定要閃!

    許斌、高英杰、劉小別,各朝自己的朝向連忙四散,并根據自己的觀察和判斷已經開始了下一步的反擊。王杰希的王不留行,此時也已經架起了他的滅絕星辰。

    “興欣真的很大膽……”轉播間里,潘林目瞪口呆地欣賞完了這一段興欣的表現后感慨著。

    直接將王杰希作為主攻目標,興欣的這一戰術安排就已經夠大膽了,但令人震驚的是他們居然完成得很不錯。

    “能把王杰希逼得這么狼狽的人可不多見。”潘林說道。

    “或許,也就是他了……”李藝博回答道。

    潘林當然知道李藝博所說的他是誰,葉修,當然只有葉修。那個在王杰希剛入聯盟時,就已經是榮耀至高神的葉修。相比起三連冠的稱霸偉業,王杰希在第三賽季不過就是個最佳新人,未遇新秀墻這一點倒是值得稱道,但是在三連冠的王朝霸業面前,依舊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個如日中天的至高神,一個卻只是最優秀的新秀菜鳥,葉修面對王杰希,又豈會有什么心理壓力,又怎么會有什么心理負擔?

    沒有,絲毫都不會有。

    所以興欣可以做出這么大膽的主攻計劃,因為興欣戰隊的這一位,可是不會像普通選手那樣對王杰希心存多少敬畏的。

    攻擊,只有不斷的攻擊。

    當許斌三人的角色飛一般閃開時,王杰希卻發現興欣幾人的角色動也不動,他們依舊死盯著合擊的正中,他們的目標,居然依舊集中在王杰希的王不留行身上。

    這有些過分頑固了吧?

    王杰希驚詫。興欣這架式,仿佛只是要以擊殺他為目的似的,這場團隊賽的勝負,他們已經不考慮了嗎?否則的話何為什么打得這么不平衡?為什么這樣認死理一般地不停地集中攻勢,甚至冒著一些風險集中攻勢?

    他們的攻擊或能得手,但是,肯定會付出更多的代價。這一點他們沒想到?還是說,想到,但卻無視了?

    王杰希的王不留行已經坐上滅絕星辰準備飛離躲避興欣那兩位的恐怖攻擊,但是葉修的君莫笑和唐柔的寒煙柔,卻在此時沖了上來。

    許斌三人的角色躲閃離開時,他們毫無反應,可當王不留行稍有異動,他們就立即展開了行動。

    這個局面很不好!現在回救。他們也會被兩大職業的覺醒技殺傷;不回救,自己好像也很難脫開這兩人的共同糾纏,兩端的蓄力覺醒技,可就要到了。讓三人躲避,難道是錯誤?難怪應該集中力量先朝一個方向突破?

    瞬息間,王杰希的腦海中也閃過很多念頭。這場比賽,不復雜的地圖,卻打出了讓他覺得有些復雜的情況。他們賽前對于地圖臺階的利用演練,至于根本沒用上。戰斗就在這里觸發。刻意地去追求練習過的臺階戰可能反會適得其反。

    可是至少,察覺到對方的戰術意圖啊!

    轟!

    蓄能火炮的爆炸力十分驚人,聲響掩蓋了一切。而海無量氣貫長虹的念氣蓄得仿佛實質,終于一起轟到了王不留行身邊。這一次,他終究還是未能脫身。興欣的諸位。根本就在無視微草其他三人的行動,只盯著王杰希,這實在不應該是比賽的常態。而這一次,這種不顧平衡的攻擊終于讓興欣付出了代價,發現被無視后立即反轉攻擊的許斌三人,趁興欣幾位只顧給予王不留行傷害,將他們加諸在王不留行身上的傷害幾乎全數送回。

    “興欣有點太死腦筋了吧?”潘林有些想不通地叫道。

    起初對王杰希的圍攻真的很精彩很順利。可是這一次,這明明是一個十分不等價的交換。興欣卻還是頑固地要優先處理王不留行,為此付出的代價,將之前好容易積累到的一點優勢都給賣光了。

    “想要隨隨便便就擊垮對方的核心選手。興欣真是夠天真吶!”阮成笑道,渾然忘了就在剛剛王杰希接連遭到重創時他那滿臉的陰郁。

    “興欣今天打得,真的非常強硬。”李藝博說道。

    “呵呵,這樣打原來是叫強硬啊?或許我們可以換個詞。比如說,蠻干?”阮成那黑起興欣來異常靈活的大腦又開始工作了。

    “你們留意到方銳今天的表現了嗎?”李藝博說。

    “方銳。海無量?”兩位都沉思中。

    “你們不覺得,今天方銳,一點也不方銳嗎?沒有猥瑣的走位,刁鉆的偷襲,屋出不窮的小手段……今天的他,根本沒有用上太多他所慣用的戰斗方式,今天的他,就像是一個正常的氣功師一樣大開大闔啊!

    “他難道又想改風格了嗎?”阮成說道。

    “我想不是,我想只是今天他們的攻擊部署,需要他扮演這樣的一個角色。”李藝博說。

    “攻擊部署,那是什么?”阮成笑。

    “不惜一切,打倒王杰希。”李藝博說。

    “呵呵。”阮成又笑了,“好可惜啊,這是一場團隊賽呢,擊倒個人,并不代表擊倒一支戰隊吧?哪怕這個人再核心。照興欣這樣蠻干下去,我真好奇當他們完成他們的‘攻擊部署’時,他們還會剩幾個人?”

    還會剩幾個人?

    這個問題興欣真的好像不關心一樣。

    強攻,搶攻。只要不妨礙到他們對王不留行攻擊的一切,U 統統無視,哪怕這樣會讓他們的角色重傷,哪怕這樣會讓他們當中的某一人身處險地。

    伏龍翔天!

    閃光百裂!

    最后一次,這是最后一次。

    海無量的念氣送達了王不留行的體內,而后便是伏龍翔天那化形為龍的魔法斗氣咆哮著沖來將王不留行叼走。

    交織成錯的劍網,在此時瞬間密布到了海無量的身上。方銳卻沒去理會自己的生命,只是最后轉動了一次視角。他看到許斌的騎士劍重重砸到了寒煙柔的頭上,她周身彌漫著的魔法斗氣瞬間已經渙散;他看到大地距離自己的視角越來越近,而自己卻無法進行受身操作;他看到遠端的王不留行,被伏龍翔天的魔法斗氣纏繞著,連同閃光百裂送入身的念氣,爆散開去。

    =============================

    唔,又寫完了一章。這是12日的日常1號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