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到此為止了嗎?

    視角陷入一片漆黑的高英杰心下有些頹然地想著。

    不!

    心底里一個聲音馬上升起,因為他好像又在耳邊聽到了那句話。

    肩負起微草的未來吧!

    還未結束。

    暗陣,毫無傷害,只是失去視角而已。落地時的身形,角色的朝向……

    木恩豁然站起,身子微轉,直面鬼陣的正中,沖出!

    什么?

    所有人大驚失色,一再確認著那個暗陣是不是已經消失。

    沒有,暗陣還在,失明的效果不可能這么快就解除,也就是說,高英杰此時的視角依舊是漆黑的,但是竟然還能做出這么準確的操作?這一切,全都是憑借記憶做到的嗎?真是非常了不起的直覺和手感啊!

    木恩飛向了半空,他抽出了身下的掃把晨露。

    此時的他,不可能做出精準的攻擊操作,他只能用席卷一切的技能,來擾亂對方。

    掃把旋風!

    晨露揮起,木恩旋轉著身子,卷出勁風……為了這場比賽的勝利,他已拼盡全力,哪怕身陷靜默之軍被封印技能,在暗陣中失去視角,他依然沒有放棄。

    但是觀眾卻都已經不忍看下去了。

    他們不忍心看到高英杰如此努力,最后卻根本無法達到任何預期。

    沐雨橙風的炮口早已經抬起,對準了空中的木恩,一道激光立時射殺出去。

    轟……

    空中的木恩頓時被這記激光炮送飛出去。

    到底還是不行嗎?

    高英杰嘆息著……對手到底還是遠沒有遜到可以讓自己閉了眼睛瞎著打的地步啊!

    木恩飛出暗陣結界范圍的一瞬。視角恢復,高英杰連忙調整的身形,而后看到冬蟲夏草所處的鬼陣正中,數個鬼陣交錯重疊,各種狀態和傷害爬滿了冬蟲夏草全身,光影交織成錯,閃出的色彩都是黑色。

    一寸灰手中的太刀,就在此時高高舉舉,那滿地的鬼陣,像是聽到什么號召一般。鬼神之力都變得躁動不安起來。

    鬼神盛宴!

    所有的鬼神之力,就在這一瞬間爆開啊!鬼神之力瘋狂流竄著,在鬼陣范圍內尋找著目標。微草戰隊的選手,又哪敢在這時候上前?但是就在最正中。所有鬼陣重疊之上,微草牧師冬蟲夏草,正在遭受所有鬼神之力的吞噬。

    轟!

    又是一道衛星射線從天而降,和這些張牙舞爪的鬼神之力匯集在一起,將冬蟲夏草徹底吞沒得連個衣角都不剩了……

    微草牧師倒下。

    這一瞬間,勝負已在無數人心中有了定數。微草戰隊的主場一片沉默,只有那客場看臺上,忠心隨隊而來的興欣粉絲們,此時又是唱又是跳,迎接著這場即將到來的瘋狂勝利。

    “真的……太不可思議了。”這個形容詞今天頻頻出現在比賽的轉播解說中。而這次。看到興欣擊殺了微草的牧師。潘林再一次用了這個詞來形容。

    哪怕之前興欣擊殺了王杰希后,微草士氣低落,有些慌亂,可是少一人的絕對劣勢,依然讓所有人更為看好微草。阮成一旁咬牙切齒地。就等微草干掉興欣后他來好好挑一挑興欣今天所犯的毛病。

    但是現在,好像不必了。

    微草牧師被擊殺,這一擊太有決定性了,接下來。應該不會再有什么逆天的奇跡發生了吧?

    不會了。

    今天已經發生了足夠多令人震驚的事。

    這之后,微草四名攻擊手試圖強殺小手冰涼,但是一寸灰的鬼陣,很快給予了小手冰涼最好的保護。當安文逸可以安安穩穩的站樁治療時,在最前方戰斗的君莫笑是那么的肆無忌憚。

    沒有逆轉,沒有翻盤,比賽到底為止,興欣在客場,擊敗了微草,總比分8比2。

    太多需要消化的東西,讓現場顯得有些沉寂。雙方選手相繼走出了比賽席,像團隊賽開打前那樣,來到了比賽場的中央,只是此時,他們分出了勝者和敗者,一方可以盡情地歡笑,另一方卻要嘗盡苦澀。

    王杰希,本場對決中第一個被殺出比賽的人,平靜地看著眼前的這一隊選手。

    葉修……這要真從自己進入聯盟開始算起,雙方也在一起競爭了有完整的七個賽季。只以結果論的話,自第四賽季以后就再沒出現在總決賽戰場上的葉修,似乎比起三進總決賽兩奪總冠軍的王杰希要稍遜一籌。

    常規賽,14次交手,互有勝負。

    第七賽季季后賽,兩隊首輪相遇,微草將葉修率領的嘉世送出了季后賽。就是那一戰之后,人們瘋狂吶喊著,認為葉秋的時代已經徹底結束了。但是不知為何,王杰希總覺得自己并沒有真的戰勝這個對手。這不只是因為雙方所取得的成就和獎杯,更有臨場的感覺。那時嘉世在季后賽中所表現出的戰斗力,渙散的可連王杰希這個對手都有些看不下去。

    那一戰,成了兩人最后一次交手。第八賽季常規賽,沒等到微草和嘉世的相遇,葉秋宣布引退。

    初聽這個消息,王杰希完全不能理解。

    雖然外界有這樣的那樣的說法,但是作為場上對手,他只知道一件事,葉修的競技狀態,那時候還遠沒到需要退役,嘉世是隊伍出了問題……

    不過這一切,隨著葉秋的退役都不重要了,他的職責,是引領微草走向不斷的勝利。

    而現在,這家伙回來了,葉秋變成了葉修,不知道是在搞什么鬼,反正這些都不重要。他用一年半的時候,湊出了眼前這么一隊人。而后在比賽中再次擊敗了自己。

    上次敗給這家伙是什么時候?

    王杰希也記不太清了,他能清晰回憶起細節的,還得回到自己拿下最佳新秀的第三賽季。所謂的新人王,在葉秋大神面前那真叫不堪一擊啊!被外界稱為天馬行空般的魔術打法,在葉秋面前可是一點魔術該有的驚艷都沒有。一葉之秋揮舞著那桿鼎鼎有名的銀武卻邪,操著玩家攻略中都比比皆是的戰斗法師打法,將他的魔道學者敲得頭破血淚。被他扛起的嘉世,在那個時代真的是太無敵了。

    這一次,你準備再次扛起這樣一支隊伍嗎?

    “恭喜。”王杰希向來到他面前的葉修伸出了右手。

    “謝謝。”葉修伸出右手,握住。

    “下次我們會贏。”王杰希說。

    “哦?你們嗎?”葉修笑著。看了看列在他面前的微草一行人。輸了比賽,情緒當然不高,高英杰尤其痛苦和不甘,頭深深地埋著。可以清晰地看到有淚珠一顆一顆地落下。

    “如果他們當你是榜樣,而不是靠山的話。”葉修說了一句,人已走開,和王杰希身旁的許斌握在了一起。

    榜樣?

    靠山?

    王杰希愣住,以至于方銳走到他面前伸了手出來他都毫無反應,直至許斌提醒才連忙和方銳握了一下。

    是說自己一直以來都太過用力了嗎?可是你在嘉世的時候,不也是奮盡全力地將隊伍扛在肩上嗎?王杰希望著葉修已經移開的身影,看到他走到了隊末的高英杰身旁。

    高英杰依舊垂著頭,看到有人到了跟前,卻也沒有抬起。只是把自己的右手伸了出去。

    “你做得不錯。”葉修卻主動開口和他說起話來。“不過只是覺悟和決心的話,可還遠遠不夠,那種東西,誰沒有呢?”

    葉修說完已經走開,高英杰詫異地抬起頭來望著他。葉修之后興欣的選手一個一個從他面前走過,握手,直至興欣戰隊的最后一位,喬一帆。

    一年多的時間。對于他們這種年齡的少年,可以成為許多,無論是樣貌上,還是心性上。

    兩人的個子都更高了,臉上的稚氣也褪去了更多。高英杰臉上還掛著眼花,此時看到老友,這才反應過來,慌慌張張地抬起手來抹了一把。

    喬一帆沒有笑話他,只是從口袋里掏出了盒紙巾,遞給了高英杰。

    高英杰接過,卻沒有再去擦拭眼淚。

    “一帆,你現在好厲害。”高英杰說著。

    “你也很厲害啊,還是那么天才,在暗陣里還能打。”喬一帆說。

    “那有什么用,我們還是輸了。”高英杰說到這時,黯然依舊。

    “繼續加油吧!”喬一帆說。

    “嗯,下次我一定要贏。”高英杰說道。

    “好。”喬一帆微笑著,完全沒有計較對方這種“我一定要贏”的表態中所暗含的“你一定會輸”的意味。

    比賽就此告一段落。賽后的記者招待會上,雙方都對對手的表現給予了很高的評價。U www.uukanshu.com微草的招待會上,隊長王杰希在回答問題時多次流露出深思的表情,而他們的天才選手高英杰,在這場失利后,表現出了以前未曾有過的堅強和決心。

    興欣的記者招待會,精心準備本意要在興欣輸掉比賽后好生當面挖苦一番的阮成,最終直接沒有出席記者招待會。但是很快電視臺的電子競技頻道接到無數觀眾的意見電話。眾人紛紛表示希望在比賽轉播中聽到的是哪怕水平不夠高但至少靠譜的解說,而不是阮成這種明確帶著個人傾向性的不知所云。

    第二十七輪比賽落下帷幕,興欣客場戰勝微草是比較讓人意外的。但是除此以外,呼嘯戰隊,軟腳了不知多少場后,在本輪主場突然硬了一回,8比2,擊敗了藍雨戰隊。

    ==============================

    和微草的比賽總算結束,所欠日常也總算全清。白天來個爆豆,晚上刷今天的日常,這節奏怎么樣?

    最近起點首頁有一個下載免費領500起點幣的活動,不知大家注意到了沒有。大家可以領一領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