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因為一直沒有出場比賽,羅輯的召喚師昧光自然不怎么可能是興欣制造銀裝的攻略重點。此時昧光身上,銀裝一共不過三件,都是關榕飛在給其他角色制作裝備后富裕出來的邊角料,方便的就會給隊里其他角色弄弄裝備。大半賽季,昧光這里就積累了三件。

    這武裝度是低于聯盟平均水準的,不過這一場羅輯的對手,真論裝備的話卻也沒比他強哪去。

    神奇戰隊在接連接納了嘉世三位選手后,開支不小,在裝備和材料上沒有過什么大動作。他們戰隊的裝備開發同樣也有個優先次序。賀銘、申建、王澤這三位嘉世過來的,現在可都是神奇的主力悍將,裝備自然第一優先。而后就是他們的新人郭少。這四位輪完了,神奇這邊也就差不多了。輪裝備開發,他們真是連興欣都不如。無論材料儲備還是技術人才,都要遜一些。

    此時羅輯的對手,就是一位很可憐的,在神奇排不上順位的選手:賈興,角色戰斗法師傲天斗法。

    神奇這戰隊的選手配備,完全復制了當初嘉世的職業搭配。但在體系構架上,卻是完全翻轉。

    賀銘的元素法師,那在以前嘉世就是個第六人。申建的拳法家和王澤的神槍手那都是輪換選手,結果現在三人成了神奇的支柱骨干。倒是戰斗法師、槍炮師、魔劍士這些原本在嘉世中都是重要選手的職業,此時成了圍繞在他們三位身邊的角色選手。

    賈興就是這種選手之一,戰斗法師傲天斗法名字挺囂張,但他本人實在沒有什么囂張的資本。

    神奇戰隊也就是所受關注不夠,他們若是也取得興欣一樣的成績,隊里不少人恐怕也會像安文逸那樣面臨著一場“是不是具備職業水準”的爭論。

    賈興在神奇算是主力。水平還算不錯,在比賽中一直小心翼翼,宛如斗神般那種強大到讓人窒息的表現,他也就敢在夢里幻想一下了。

    作為一個職業賽場上的新丁,賈興如履薄冰。但他身處神奇這支新隊卻有一點好處:他雖是新丁,卻遠比其他戰隊的新秀擁有更多的比賽機會。

    大半個賽季,他也成長不少,神奇戰隊的表現倒也頗受好評。賈興雖然所受關注依然不多,不過那顆心可就有些不安分起來了。誰會愿意一直充當默默無聞的角色選手呢?如斗神般強大的表現力。對賈興而言已不再只是純粹的幻想,他的心底開始升起一絲小小的期待。

    于是就在今天,當他代表神奇出戰個人賽第二局的時候,看到電子大屏幕上打出的對方出戰選手的名字,心頭就是一跳。

    羅輯?那是誰?

    興欣所受關注相當高。高得讓同是新隊的神奇嫉妒得要死。但是,羅輯,一個從未出場過的選手,戰隊收獲的關注再高,也很難報道到他身上去。羅輯就好像昔日微草隊中的喬一帆,雖然身處冠軍隊,但毫無表現。甚至連上場機會都沒有,外界又能什么渠道知道你的能力呢?頂多就是在選手席上發現這隊原來還有這么一號人存在。

    沒出過場,那就是水平不夠。藏起來的秘密武器什么的,這里是正經的職業聯賽。沒有這種不嚴肅的玩法!

    一個新丁,一個首次登場比賽的新丁,賈興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激動。初次登場有多緊張,他一個過來人再清楚不過了。他可是用了好幾輪才慢慢消除了那種不適。而那種不適之下會對技術有多大的影響。他也清楚。

    于是羅輯在他眼中,就是一個水平不夠好容易出次場的緊張得一塌糊涂的新丁。

    終于遇到一個我可以欺負一下的對手了!

    賈興挺高興。

    27輪比賽打下來。豪門強隊就不說了,哪怕是明青和臨海這兩支本賽季看起來鐵定降級的隊伍,他們隊中的選手也不是賈興這個職業初哥可以去輕視的,都是他需要用盡全力去面對的。

    終于,自己也有機會張揚一把了,自己也可以痛快地顯擺一下自己的戰斗力了。

    羅輯?

    哈哈哈,送上門的便宜啊!

    賈興迫不及待地進了比賽席,迫不及待地等待著比賽開始,倒計時數罷,載入完畢,迫不及待地操作著他的傲天斗法沖了出去。

    而羅輯這會還在做深呼吸呢,還在消除他的緊張和恐懼呢,他覺得整個身子都是熱的,都是麻的……

    呼呼呼!

    連喘了三口大氣,羅輯操作著他的昧光走出了刷新點。

    這是興欣主場,地圖是興欣方選,自己的首秀,羅輯那敢怠慢嗎?自然是選了自己訓練中覺得最順手最習慣的單挑地圖。

    此時走出刷新點,看著周圍熟悉的地形,羅輯覺得自己的心情平靜了幾分。

    這大概就是主場優勢吧?真是有用啊!羅輯想著,操作著昧光,按他對這一戰的構思開始行動了。

    在得知這一場將由他上陣后,羅輯腦補了不知多少個比賽畫面。昨晚他睡著很晚,早上卻醒得很早。但如此少的睡眠時間,卻沒有在他臉上留下絲毫倦容,他根本已經緊張地感覺不到自己是否疲勞了。

    “平常心。”

    “像訓練一樣做就行了。”

    這是隊友幫他消除緊張所說的一些話,效果基本是零。大家估摸著也就是象征性的來幾句,誰也沒指望能真就三言兩句消除羅輯的緊張感。最后還得是葉修實誠,就告訴他“仔細去感受比賽的感覺吧!”。

    這種感覺,也包括緊張吧?

    羅輯一邊操作昧光前進,一邊想這想那,忽然一個激靈發現自己這注意力真是太不集中了,連忙將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拋出腦海,思想全集中在眼前的道路上。

    賈興的傲天斗法很快就到了地圖正中,一看,沒人。

    居然還打戰術呢!賈興笑,一個都沒上過場的新丁,能玩出什么戰術?

    賈興不懼,本想就這里等對方冒泡的,但又一想,自己還是積極主動些,顯得比較有霸氣。于是角色開始四下移動,尋找昧光的所在。

    我靠!

    羅輯的心猛然間就像爆了的手速一樣開始狂飆。他正操作昧光小心翼翼地移動呢,傲天斗法的身影突然見就從他的視角里掠過。只是視野角度里的那么一閃,把羅輯緊張了個夠嗆,他連忙將昧光掩到了一旁,再然后,暗自揣測著對方有沒有看到他。

    如果看到的話……

    羅輯想著,連忙操作昧光吟唱,一朵魔界之花被他連忙召喚到了腳邊。緊接著又放出了一只冰狼。

    冰狼攻擊是物理系,但是卻又可能產生魔法系的冰凍效果。在羅輯的操作下,蜷伏到了魔界之花的一旁,讓羅輯心里頓時又踏實了幾分。

    但是,對手卻始終沒出現。

    沒看到?

    剛遇的時候,羅輯是盼著對方沒發現呢!但等這嚴陣以待了,對手沒有出現,他卻又有些失望起來。

    真的沒發現嗎?

    現場興欣觀眾此時的心已經提到嗓子了!

    賈興是看到昧光,并看清他是閃躲到哪里的。但這家伙不笨,雖然把羅輯當作是送來讓他欺負的,但看那躲閃的模樣,也知對方發現了他。直接沖過去,誰知對方在后邊布了什么手腳,一堆召喚獸直接撲上來,那也吃不消啊!

    所以賈興選擇了繞路。就在羅輯在那口眼巴巴地猜測等候的時候,傲天斗法,早已經從另一個方向繞了過來,而后就在一旁窺視到了羅輯在那里的布置。

    果然有埋伏。

    賈興冷笑。

    召喚獸雖然不多,但是魔界之花360度的范圍攻擊,冰狼命中對手后的冰凍減緩效果,都是特別煩人的,自己剛才貿然沖過來,真不一定能討到好。既然是上場來的選手,賈興也不敢輕視過頭,總不能當人是可以被他隨便揉捏的普通玩家吧?

    再等等好了。

    魔界之花攻擊360度,此時從背后偷襲意義也不大,賈興決定等這魔界之花消失,他不信羅輯會反復在這里召喚魔界之花守他。召喚師的召喚法術法力消耗也是很大的,由不得這樣沒完沒了的無意義消耗。

    賈興略略調整著傲天斗法的位置,就等那邊魔界之花一消失就發動突襲。

    結果就在這時,角色身畔突然響起一聲貓叫。不是小貓咪那種慵懶撒嬌似的叫喚,而是貓捉老鼠般的充滿攻擊性一聲嘶叫。

    什么!U

    賈興心下大驚,視角急轉,就見一只黑色的靈貓已經飛撲到了他的面門。此時傲天斗法已經是蹲身,身形不能再低,賈興只能操作著他朝旁翻滾。靈貓身形靈活,居然半空中就把身了擰了過來,小爪一揮,竟然還是在傲天斗法的臉上抓住了三道血痕。

    現場觀眾長出一口氣。

    他們擔心昧光被偷襲?當然不是!有魔界之花360度的守護,偷襲是不可能的。他們緊張,是因為他們看到昧光召喚靈貓,而后就那樣放了出去。

    這樣能打到傲天斗法?觀眾們緊張的是這個,因為看起來羅輯對靈貓的指揮并不是太明確,他似乎并不確信傲天斗法會在這邊。但現在,靈貓的攻擊,可是把傲天斗法的存在徹底揪出來了。昧光立即轉身,吟唱。

    ==============================

    14號的日常2,白天刷爆豆!大家投票兇猛,爆豆節奏好像忒慢,得提速呀!但一天只有24小時,怎么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