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槍手啊……”興欣的大家都開始腦補一個叫秋木蘇的神槍手在網游中馳騁的模樣,卻不料魏琛搖了搖頭:“不,不是神槍手,是所有的槍系。”

    “所有的槍系?”

    “神槍手、彈藥專家、機械師、槍炮師。”魏琛說。

    “又是這樣的高手!”方銳驚嘆,這個“又”大家當然都很理解,他們身邊的葉修不就是一個更過分的全職高手?(書名這樣植入好奇妙的感覺)

    “其實在那個時代,這樣的人挺多的。誰還沒個大號小號馬甲號的啊?但像他們這樣將每個職業都玩到極致的,那就少了。”魏琛說。

    “那后來呢?”方銳問。

    “后來不就是小唐說的,死了么……”魏琛說。

    “車禍,具體我也不太清楚了。”唐柔說。

    然后大家一齊望向魏琛。

    “我知道的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后來組建聯盟,大家紛紛組成戰隊參加的時候,這個人就再沒出現過。大概有人好奇問過葉修,后來傳出來的消息就說是去世了。不過他是蘇沐橙的哥哥這點真沒人知道。唉……”沒下限如魏琛,說到最后居然都嘆了口氣,表達著惋惜之情。

    “這人到底有多強?”方銳問道。

    “這么說吧,我和他交手,基本就沒有吟唱咒術的機會。”魏琛肅然。

    興欣諸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晌了,魏琛卻也沒有等到他所期待的驚嘆表情。

    “這個,也不算很強吧?”方銳說。

    “混蛋!”魏琛頓時知道方銳在暗示什么:“那可是十多年前,老夫那時還是神一樣的少年!”

    “我去!”方銳一臉聽不下去的表情。

    “總之很厲害!”魏琛說。

    “和葉修比呢。誰更厲害?”唐柔總是比較關心誰更強這種問題。

    “這個……他們一起是并肩作戰的,他們之間到底誰強,我們也很好奇,可惜一直沒有答案,那時沒有,現在更不會有,永遠不會有了……”魏琛的表情又開始惆悵。

    大家都沉默,像方銳、喬一帆他們都是頭回聽到這個人、這個事,沒有辦法太快地感同身受。但就看魏琛這個超沒下限的家伙動不動就惆悵感慨。頓時也可以想象到這是一個多么讓人惋惜的,天才英年早逝的故事。

    “如果他和葉修一起入了嘉世……”魏琛只是想象了一下這種可能性,竟然就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

    “如果他現在還在,又會是什么樣呢?”唐柔也在想象著。

    如果……

    這樣如果,誰會不期待呢?可是如果的意思。往往就意味著不可能。

    “這又是什么花?”蘇沐秋的墓前,葉修看著蘇沐橙擺下的那一束花問著。

    “風信子。”

    “有沒有人像你這樣每年都會換一種花的啊?”葉修說。

    “要有創新。”蘇沐橙說。

    “創新嗎?”葉修笑著,“原來你用所有花來表達這一個花語嗎?”

    “他會喜歡這樣的方式的。”蘇沐橙說。

    “是的。”葉修點了點頭。那個設想出千機傘,并將它付諸成現實的人,榮耀中還會有人比這更加創新嗎?

    而他創新所留下的東西,如今正在榮耀戰場上閃閃發光。

    28輪連勝。

    葉修的手插在口袋里,君莫笑的賬號卡就這樣靜靜地躺在那。這個紀錄。將牢牢的和這個角色捆綁在一起,而且它還沒有完,它還將繼續刷新。

    我會讓這個紀錄保持永遠的,不過。我一開始就有留下一場,算是留給你一個可以超越的機會。

    葉修伸出手按在墓碑,就是這雙手,正在操作著君莫笑在榮耀中不斷地書寫著奇跡。

    “如果不是我。是哥哥的話,現在會是什么樣?”蘇沐橙忽然問了這么一個問題。

    “哦?”葉修認真地想了想。卻沒有想出答案。

    “會不會一直都是冠軍冠軍冠軍冠軍冠軍這樣?”蘇沐橙問道。

    “說不定哦!”葉修說。

    “沐雨橙風,也一定會比現在有名。”蘇沐橙說。

    “那可不一定。”葉修說,“人妖選手比起美女選手那真得差太遠了。”

    “哈哈。”蘇沐橙笑了聲,而后手也按在了墓碑上。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蘇沐橙說著,“如果人能在的話,就太好了。”

    葉修沒有再說話,因為……沒有如果。

    陳果這次在父親的墓前逗留的時間要長一些,因為這一年實在是太充實太充實,她說了好多好多話,卻還是沒有說完。

    戰隊打贏了挑戰賽。

    戰隊在賽季初的艱難。

    戰隊瘋狂的連勝。

    那么多的10比0。

    每一位隊員的進步。

    壯大起來的公會。

    發展起來的角色。

    還有現在,向季后賽挺進,向冠軍沖刺的節奏。

    真是,太多了啊……

    陳果是真把自己給說累了,就這,還只是說了個大概呢,還有好多細節,好多想說的地方呢!

    陳果有些發呆,好像不知道該不該繼續了。因為這一年的充實,讓她的這種掃墓方式都變得有些不適宜了,事太多了,說不完吶!

    “老板,要不要喝水?”這時,陳果聽到身邊有人說話,扭頭一看,葉修和蘇沐橙兩個笑呵呵地站在她身邊。

    掃墓,是挺傷感的一件事。但是葉修和蘇沐橙卻都知道,這一年對陳果來說是很開心的,這一次掃墓,她顯然也是想將這份開心帶過來。

    “哦哦,謝謝。”陳果接過礦泉水,咕嘟咕嘟灌了兩口。

    “你們好了?”她問著。

    “嗯。”兩人點頭。

    “好,那走吧!”

    “你說完了?好像沒有吧?”葉修說道,看來是在一旁聽了有一會了。

    “今就到這吧。回頭再接著說,誰也沒規定只有清明節才能來嘛!”陳果瀟灑地擺了擺手,邁步帶頭就往山下走。

    回到興欣網吧,一堆人全聚在訓練室里,本來都是湊成堆交頭接耳的,三人這一進來,立即一個個回歸本位,正襟危坐的。

    “咳,掃墓去了?”魏琛問。

    “對啊!”

    “秋木蘇?”魏琛問。

    “對。”葉修點了點頭。魏琛這種資歷的家伙,知道這個名字一點也不值得意外。

    “好可惜。”魏琛說。

    “誰說不是呢!”葉修笑了笑,也去了他的座位上坐下。

    屋子里一片安靜,居然誰也沒有再說話,這種話題吧。顯然是并不適合找當事人深八的。所有人都只是知道,曾經有一位很強很強的榮耀高手,卻沒有來得及爭取任何榮耀就離開了。相比之下,他們這些人,無論實力強的還是弱的,無論是初到的新秀還是遲暮的老將,他們還在努力爭取著一切。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了。

    咔咔咔咔……

    房間里只有鼠標和鍵盤的聲音,每個人都在為了他們自己的追求努力著,但是同時,每個人卻也想到了自己身上背負的一些其他東西。

    魏琛。在這時候時候想到了那個時期他在藍雨戰隊的隊友。他們都已經離開了榮耀聯盟,離開了這片戰場。有的人還能在生活中遇到,有的卻已經徹底銷聲匿跡,不知道去了何方。冠軍。是他們那時的追求,最終他們都是遺憾的離開。而現在。魏琛又一次回到了這個舞臺,以他那個已經根本不足以應付如今這比賽強度的老邁身手。但是即便是這樣,自己的身上也有可以背負、可以承載的東西吧?如果自己能真的拿到冠軍,自己的那幫老兄弟們,他們聽到、看到的時候,會不會覺得自己是代替他們也完成了一絲絲的信念呢!

    這種感覺,也真是挺不賴的呢!

    “喂!”想到這,魏琛突然粗聲粗氣地叫了一聲。

    “喂誰?”葉修問。

    “你!”

    “干什么?”

    “下場比賽我要出場。”魏琛說。

    “哦?你準備燃燒了嗎?”葉修笑。

    “難道你以為我真的只是觀光來了?”魏琛說。

    “沒幾輪了,夠嗎?”葉修說。

    “足夠了。”魏琛狂妄地笑著,“我可比這些菜鳥懂得比賽多了。”

    “切……”訓練室里頓時噓聲一片。

    “我說,真論職業聯賽經驗,你其實還不如我吧?”方銳說話了。他是第五賽季選手,打到現在,五年過半。魏琛呢?職業生涯不過兩個賽季,兩年而已。更不論那時候隊伍少,實力參差混亂,比賽質量和現在完全不是一回事。

    “職業聯賽?”魏琛哂笑,“要不怎么說你們菜鳥呢?這片戰場,就叫榮耀,職業聯賽也不過是它的一部分罷了。”

    “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你是說你準備去神之領域給我們打材料了?”方銳說。

    “你這個家伙是欠修理了,單挑場,走起。”魏琛叫道。

    “怕你啊!建房間。”方銳叫道。

    兩人說著這就比猥瑣比下限去了,其他人在旁,聽著,笑著,卻都以更加積極,更加努力的姿態沖刺起來。

    過去的,都只能化為如果在心里緬懷了。人真正能把握的只有現在,只有握緊了現在,才能真正地左右未來。

    還有九輪。

    大家望著訓練室墻上的記分板。還有整整九輪比賽,打好這九輪,他們將進入季后賽,而后就將是更加殘酷的征程。一切,都要從現在開始把握,牢牢地把握!

    =============================

    今天的日常第一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