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聯賽第三十輪,興欣坐鎮主場,迎接的是目前積分榜上排名倒數一的臨海戰隊。 已經可以宣告提前出局的臨海戰隊士氣低迷,選手們都在為自己的前途忐忑不安,隨隊征戰客場的粉絲更是寥寥無幾。

    葉修照舊是單人賽第一個上陣,干凈利落拿下一場勝利。而后羅輯上場,終于拿下了自己職業生涯的首勝,現場一片歡樂海洋,祝福著羅輯。

    再然后,魏琛。

    現場又激動了,這個特別接地氣的老選手可也是久違了,上一次是什么時候出場大家都有些記不清了,想不到現在再次披掛上陣。

    魏琛牛氣沖天地朝現場觀眾揮了揮手,現場觀眾也給予了他很熱烈的回應,但是結果,卻有些不盡如人意。

    魏琛代表的第三場個人賽,最終是輸掉了。

    臨海雖然已無追求,但是,選手中有些為了自己前途考慮的,想要多多吸引些注意的,還是有些是在場上奮力表現的。魏琛這一陣就碰上了一個,結果他也算是久疏戰陣,一個疏忽就敗下來了。

    實戰比賽,和平時訓練畢竟是兩回事。平時隊中訓練,和隊友的切磋,那是替代不了每周一場職業比賽的節奏的。

    “老魏,你還行不行啊!”魏琛下場時,蕭山場館里響起好多人的呼喊聲。

    不是嘲諷,這是粉絲和魏琛開得親切的玩笑。雖然這話真有點插魏琛死穴,但是沒下限的魏琛,就是撐得起這樣的玩笑。

    “你們懂個屁,這叫戰術。”魏琛回罵著。不過他的聲音怎能和現場這么多人相提并論,很可憐地是傳不出去的。只能聽到著大家繼續玩笑似的哄他,魏琛無奈回到了選手席。

    “不行啊老魏!”結果隊友方銳也是觀眾們的節奏。

    “你懂個屁。這叫戰術。”這次總算可以讓嘲諷的人聽到了。

    “什么戰術,請指教。”方銳問道。

    “別搗亂了。”葉修橫插進來,“老魏輸了比賽很難受的,別刺激他了,一會哭了。”

    “我呸!”魏琛朝葉修啐著。

    “怎么樣?”葉修坐到了這邊上,口氣正經了些。

    “你都行,難道我會不行嗎?”魏琛斜視。

    “我29輪連勝。”葉修說。

    “等我也牛逼給你看。”魏琛說。

    “當然,找你來,就是想你牛逼。”葉修說。

    “不得不說。你找對人了。”魏琛說。

    “加油。”

    “我會很快進入狀態的。”

    最后的兩句,終于完全收起了玩笑的口氣。

    “接下來輪到我們了!”方銳自從成了擂臺賽第三順位后,時常都是這樣大將口氣。而唐柔、蘇沐橙加方銳的擂臺賽陣容,也實在不是臨海戰隊能抵抗的。只兩人出場,就摧枯拉朽般擊敗臨海。臨海戰隊甚至沒能在單人賽事里見一見那個原本是他們隊中核心的海無量。

    比賽中場休息。興欣積極備戰團隊賽,而臨海戰隊呢,一堆人只是各懷心事地坐在選手席上,竟然連交流都沒有。

    這是一支已經完全渙散了的隊伍。而就在上個賽季,他們的成績還不至于如此,本賽季卻一落千丈。趙楊退役,出售了海無量。臨海說是在褪去包袱輕裝上陣,但是事實看起來和預期卻有很多出入。

    他們褪下的,并不僅僅是經濟和資源上的負擔,他們同時也褪去了這支隊伍一直以來的那個靈魂和信念。

    海無量。對于戰隊的意義并不止于一個屬性強大的戰力,他更是一種精神上的仰仗。趙楊退役,對戰隊已是一次很大的打擊。但是緊接著連角色海無量都出售,這二連擊。實在讓戰隊再也沒有了繼續堅持和奮斗的勇氣和信心。

    先破而后立,臨海這一下。卻破得太狠,一下就將隊伍破了個干干凈凈,這支隊伍,或許在海無量被出售的那一刻起,就被瓦解了。

    與此同時,本輪最受關注,接受電視轉播的比賽,卻也進入到了擂臺賽的最。

    藍雨vs百花。

    黃少天vs于鋒。

    昔日隊友,如今各為一隊的核心。

    而現在,終于到了兩隊拔劍相向,決定這一局擂臺賽生死的時刻了。

    夜雨聲煩還有96%的生命,落花狼藉則是100%,微小的差距,基本可以視作在同一起跑線開跑的決戰。

    “比賽開始!”解說潘林的宣布聲中,雙方角色已經截入地圖完畢,比較讓人意外的是公共頻道并沒有立即就被大量的文字給填充,這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電視轉播,在進入比賽的一瞬,就已經將特寫鏡頭交到了公共頻道了,但是,居然沒有大量的消息輸出?

    “怎么回事?”潘林已經驚訝上了,“這可是有黃少天的比賽啊!現在是開場階段又不用交手,公共頻道里怎么會沒有消息?啊!都已經過去七秒了,還是一條消息也沒有!這是怎么回事?不會是出事了吧?比賽席里發生什么問題了嗎?難道黃少天突然暈倒了?有沒有人去看看啊!”

    “我覺得……”一旁的李藝博開口了,“黃少天雖然還沒發消息,但你剛才挺像黃少天的。”

    “……”潘林頓時就無語了,好在他的擔憂不用繼續,公共頻道里,黃少天的消息終于刷開了。

    “又一次在場上相遇了呢,不過經過這么久,都已經習慣這種感覺了吧!來吧,狠狠地戰他一場,看是你的重劍更猛還是我的光劍更快。”

    消息跳出的同時,夜雨聲煩已經疾步沖了出去,散發著淡藍色光影的光劍冰雨斜提在身側,留下道道殘影,好似雨水結冰淋漓而下的痕跡。

    只一段話,對于黃少天而言真的已經是前所未見的少了。這么反常的表現,似乎恰恰說明,他還沒有習慣和眼前這個昔日隊友為敵吧?哪怕于鋒離開藍雨戰隊也已經一年又多半。

    “對不起,沒有辦法再和大家一起走下去了……”

    每當再遇于鋒時,黃少天腦中回響起的,總是這家伙準備離開藍雨戰隊時,和大家告別的話語。

    “我想試一試,憑我自己手中的重劍,能做到什么樣的地步。”于鋒說道。

    能做到什么樣的地步?

    這兩個賽季,所有人都看到眼里。百花戰隊,正在于鋒的率領下,重塑昔日狂劍士和彈藥專家的組合。聯盟第一狂劍,離開了藍雨,加盟了百花,依舊是第一狂劍。可是他最青澀、最單純的那個賽季,卻已經永遠交給了藍雨。

    那是藍雨戰隊最美好的夏天。

    第六賽季,藍雨戰隊在總決賽中擊敗微草,拿下了當年的總冠軍。

    那時的于鋒還只是隊中的新秀,他并沒有像后來的盧瀚文那樣,在新秀年就扛起戰隊攻堅手的重任。那時的他,位置還游離在主力和替補之間,是一位輪換選手。

    但是,藍雨奪冠,有他的功勞,所有人也都看好他的才能,期待著他的成長。

    果然,他很快就成為了藍雨陣中無可或缺的堅實一員,他擋在所有人的面前,成為藍雨戰隊永遠沖在最前面的那一位。

    只可惜這樣的情況,只持續了兩個賽季而已。第九賽季,于鋒就主動提出轉會,要離開藍雨。而他的原因,正如上所述,他希望去開創一個屬于他自己的紀元。

    “可是這樣的話,藍雨對你來說又算作什么?”

    這樣的問題,只有黃少天會毫無掩飾尖刻地問出。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照顧……”于鋒,卻是答非所問,他就這樣離開了,想上去問個究竟的黃少天最終也被喻文州給拉住。

    真正核心的地位,真正屬于自己的戰隊。

    這些東西,或許有的人覺得無所謂,有的人卻會覺得很重要。而藍雨,恰恰是給不了于鋒這些。哪怕他們曾經有過一個很美好的夏天,哪怕于鋒像火車頭一樣引領了藍雨兩個賽季,這些,都不是他最希望的。

    他要用他手中的重劍,開創一個屬于他的時代!

    哪怕黃少天問他“藍雨對他算作什么”時,他也沒有悔意,沒有愧疚。算什么呢?每每遇到藍雨戰隊,遇到藍雨選手的時候,他都會想起這個問題。

    他不知道算什么,所以當時他沒有回答。而現在,他已經找到答案。

    算過去。

    藍雨對他,已是過去。

    他在那里有過歡笑,有過汗水,有過感動。但是,都已是過去。Uwww.uukanshu.com現在他身披百花戰隊的戰袍,是這一支戰隊的隊長,過去已經揮別,他正在用他的劍,爭取著他所想要得到的。

    而這,誰也不能阻擋,哪怕是黃少天,這個話很多,但事實上也并不怎么讓人覺得厭煩的家伙。

    攔在身前,哪怕是劍圣,也要徹底擊倒。

    落花狼藉,沖出!

    沒有迂回,沒有停頓,兩個角色飛快在地圖中央相遇,劍光,絲毫沒有猶豫地就碰撞在了一起。

    啊啊啊啊啊!

    落花狼藉似在咆哮,論強力,狂劍當然還是要壓劍客一頭,更何況他上來就已經開了狂暴。落花狼藉雙目赤紅,渾身血氣沸騰。手中重劍銀武葬花,以埋葬一切的氣勢,向著夜雨聲煩吞噬而去。

    =================================

    17號的日常第二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