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咖啡廳挺偏僻。 m畢竟此時距離比賽結束時間也不算太久,當街一些顯眼的去處,有不少看過比賽后再做一些消遣的玩家。葉修他們三人跑這些地方肯定是要被圍觀,好在煙雨主場,楚云秀熟門熟路,帶著兩人來了這么一個很清靜的所在。

    落座,各點了一杯咖啡,煙果然早在走過來的路上就吸完了。葉修望著咖啡廳里顯眼的禁煙標志直愣神。

    “興欣真是不錯。”楚云秀開口了。

    “煙雨呢?”葉修倒是不客氣,直接把話切主題去了。他看得出,楚云秀心情挺郁悶的,會在賽后約著坐坐,那多半也是因為戰隊的原因。

    “你覺得呢?”楚云秀問葉修。

    煙雨目前問題就在戰術上,這誰都知道。不過戰隊戰術這種東西其實對于競爭對手之間來說也該算是私密的東西。只不過戰術這玩藝不像銀裝的數據,那在比賽上里是有表現的。所以戰術本身不算什么秘密武器,關鍵還是對戰術的執行力。三零一現在騎士掩護刺客舍命一擊的打法玩得如魚得水,但你換個隊來模仿,恐怕就沒這威力了。不同的選手、角色,不同的戰術,這都是要因地制宜的。

    所以戰術這玩藝也沒什么值得避諱的。你會的其實大家都會,就看用不用了。只不過互相請教出主意那可就真少見了,誰沒事去幫競爭對手提高啊?

    不過眼下楚云秀說到這,葉修卻好像沒怎么在意這種事似的,有話就直說了:“目前的戰術體系明顯不是太適合。打個比方吧!籃球場上,有一個大個子帶四個外線球員這樣玩的,但沒有一個小子和四個外線一起跑來跑去的。煙雨現在就是后者,這樣的陣容打法偶爾當當奇兵還可以,當主戰體系恐怕就有些不合適了。”

    “誰說不是呢?”楚云秀說。

    “知道怎么還不調整?”葉修問。

    “你覺得應該怎么調整?”楚云秀說。

    “孫亮應該打團隊首發。”葉修說。孫亮是煙雨陣中成員。職業拳法家,本來一直是煙雨主力成員的,不過這賽季煙雨改變了戰術體系后,頓時就成了輪換選手了。

    “哦,那讓誰下來呢?”楚云秀又問道。

    葉修一怔。

    這么簡單的問題,楚云秀根本不至于要一步一步地問他。換誰下去?說這話的時候,楚云秀一臉的無奈和苦澀,頓時知道這當中肯定是有隱情。稍想了想后,葉修也立即意識到了一點大概。

    “必要的時候,那對姐妹也只能拆開安排了。”葉修說道。

    “問題就是。她們不能拆。”楚云秀說。

    “哦……”葉修明白了,頓時再沒有說話,因為他已經猜出了事情的大概。

    舒氏姐妹不能拆?哪有這么絕對的事。兩人的組合現在又不是在保障著戰隊的勝利。反倒是因為她們兩個共同擠占在場上,讓隊伍沒法組成合理的職業構架。不能拆,不是戰術層面的不能拆,而是其他方面的訴求。而能讓戰術都為此做出的犧牲的,那就只能是來自俱樂部的決策。這已不是戰術問題。這是煙雨俱樂部的經營問題。他們的經營思路,要求舒氏姐妹都在場上。

    想想煙雨特意為了這對姐妹的角色,還專門拜托方調整了一下角色性別,可見對這二位的重視和期待。而對于職業選手來說,價值體現終歸還是要在比賽場上實現的。所以俱樂部方面直接要求這兩位必須要組合出場,也就不足為怪了。

    而這。正是讓選手很厭煩,卻又很無力的一件事。

    經營凌駕在戰術之上,外行插手指揮內行。

    楚云秀約蘇沐橙坐坐。看來也根本不是想尋求什么解決之道,只是心情苦悶,想找好朋友聊聊天抒發一下。現在話已說得基本明白了,三人頓時陷入了沉默。這種問題,楚云秀如果無力解決的話。葉修、蘇沐橙他們這些外人又能有什么辦法呢?

    楚云秀、李華……

    這是煙雨戰術的真心核心組合,他們這對搭檔組合的價值更在舒氏姐妹之上。如果最終是需要他們兩個為求合理的職業搭配做出犧牲的話,那犧牲的就不僅僅是個人,犧牲的更是戰隊的戰斗力。如此一來建立起合理體系的煙雨,又能展示出多大的戰斗力呢?

    而且……這兩人當中,真要選一個篩出陣容的話,楚云秀比李華更合適。畢竟舒氏姐妹都是遠程神槍手,和元素法師在作用上有一些重疊,留李華的忍者在場,更能豐富戰術。如此一來,命題就更無解了。楚云秀,風城煙雨,那是這支戰隊的隊長,靈魂角色,你讓她們不打主力,煙雨是想徹底從零開始了嗎?

    葉修腦里把煙雨戰隊的情況來來回回梳理了一遍,發現真是個無解的可怕命題,難怪楚云秀會這么無奈。

    “那你怎么打算?”蘇沐橙這時突然問了句。她從到咖啡廳以后,一直就沒說過話,不過該想到的,她也都想到了。

    “我不知道……”楚云秀的眼神有些空洞。這個賽季,她真的有些迷茫了。俱樂部上層強制要求戰隊把舒氏姐妹放入主力陣容中,可以煙雨的核心班底,根本就不適合一下子添加進來兩個神槍手。

    但是沒人和她講這個道理,俱樂部就是要讓這些選手統統都在場上。風城煙雨、林暗草驚、誰不低頭、莫敢回手,四個角色統統都要在。

    葉修還假想著楚云秀或是李華做出犧牲,但事實上呢,這都不可能!煙雨是很貪心的,他們不只要看到姐妹花,還要看到他們的核心搭檔。他們就要求用這么一套不合理的陣容,打出成績來。煙雨已經飄搖了半個賽季了,但是上層卻依然不肯做出改變。在他們看來,再差一點,煙雨的成績就可以有起色了。只要選手們再努力一些,戰術再嫻熟一些,就能贏來漂亮的局面了。

    他們想當然地忽略了一個事實。

    煙雨選手在努力的時候,其他戰隊選手也在努力。

    煙雨戰隊的戰術在不斷純熟的時候,其他戰隊的運作也越來越流暢。

    而煙雨戰隊職業組合造成的天生短板,卻永遠也彌補不上。

    這樣的煙雨想贏,太難。

    楚云秀嘗試了半個賽季,殫精竭慮,最后煙雨卻也就是這樣的局面。除了無奈和苦澀,她還能有什么別的情緒嗎?

    “不能調整的話,那也只能做更大膽的嘗試了!”葉修突然說道。

    “說。”楚云秀看向他。

    葉修卻只說了兩個字:“呼嘯。”

    “果然嗎?”楚云秀不看葉修看起了天花板。

    “你已經注意到了吧!煙雨或許可以復制呼嘯的打法。”葉修說。

    “那真是亡命的打法。”楚云秀說。

    “你們還有別的選擇嗎?如果不想就這樣放棄的話。”葉修說。

    楚云秀沉默。

    戰術誰都可以用,關鍵是適不適合。煙雨戰隊歷來被認為偏軟,這幾乎已成他們的風格之一。而現在,讓他們這偏軟的風格,去打呼嘯那種拼命三郎一般的戰術。這顯然不是一個非常合適的選擇,這只是一個無可奈何,敗中求勝的選擇。就是呼嘯戰隊自己,若不是成績一直不順,又哪會變得這么極端?不帶治療的戰斗,終歸有著大風險。

    三人又陷入了沉默。楚云秀一肘支在桌上,另一手拿著小勺攪合著面前的咖啡,攪了很久很久,到底還是一口都沒有喝。

    “走了,回去了。”她突然站起來。

    “這就走了?”葉修和蘇沐橙都驚訝她的突然。

    “還有兩集電視劇沒看。”楚云秀說。

    “都幾點了?”葉修看時間。

    “你以為我是看電視嗎?”楚云秀鄙夷地看了葉修一眼。

    “好吧!”葉修無奈,和蘇沐橙一起起身。

    夜已經挺深,楚云秀帶著他倆來的這個偏僻咖啡廳外的巷子沒有路燈,星光下楚云秀的身影模糊地走在最前面。煙雨的處境,說是內憂外患一點也不夸張。可是作為戰隊的隊長,楚云秀也只能默默地撐起這一切。在這一點上,她或許比太多的男選手還要有韌性。至少煙雨糟糕成這樣,外界紛紛聲討他們的戰術,而俱樂部又不愿意改變的情況下,她一直沒有多說過什么,只是繼續想著辦法,想著怎么可以讓這套不合理的陣容打出讓人欣慰的成績。

    “好了,我走這邊,你們酒店呢,哪邊?”路口,楚云秀停下來問道。

    “U 那邊。”蘇沐橙指了指。

    “好!回頭網上聊。”楚云秀走過來,抱了抱蘇沐橙。

    “要加油啊!”蘇沐橙又一次說著。其實晚上大家并沒有聊很多,葉修所說的那些,楚云秀明顯早就清楚。她或許只是想和女朋友一起排解一下心情,或許是想從這里再收集一些勇氣和信心。

    總之……

    “我會的。”楚云秀輕輕地說著,轉身,揮揮手,漸行漸遠。

    很快,職業聯盟第三十二輪。當晚的比賽中,大家眼中已經沒什么戲可唱的煙雨戰隊,在團隊賽中赫然排出讓所有人大吃一驚的陣容。

    六個攻擊角色,直接沒有治療。

    ===========================

    第1700票的爆豆!現在票有3100!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