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偽銀裝的耗材雖然巨大,但是因為并不追求頂尖屬性,所以所需的材料頓時沒有那么高級了。

    .只求橙裝的屬性,甚至連稀有材料都很少需求,這就解決了最大的麻煩。畢竟稀有材料無論高級與否,產量都很有限,價值還是偏高。而現在,稀有材料只是少量需求的話,其他材料憑借興欣現在的公會運轉就能提供很大一部分,再不夠的,花點錢也不難采購到。

    16件。

    這是這次葉修過來詢問時,所得到的答案。偽銀裝,已經產出了16件。從無到有,這個進度可算得上是相當可怕的。所以興欣干脆統一沒有換裝。這要三天兩頭加件裝備,選手反復適應新屬性,節奏肯定被破壞的一塌糊涂。所以他們決定,裝備就先積累著,等常規賽結束,或是大局已定的時候,成規模的換上,然后適應,給季后賽的對手一個驚喜。

    5月1日,職業聯賽第三十三輪終于開打。雖然虛空憑借一篇“逆襲的節奏”成了近期熱點,但這種包含著粉絲殷勤盼望的分析,更多的還是期待。第三十三輪的對陣中,顯然是雷霆對呼嘯這場五隊中的直接對話最為要緊,自然被選為了電視直播。

    來現場的粉絲倒是沒多少人注意這個的。旗幟、標語,幾乎要鋪滿虛空的主場了。對于虛空戰隊,這簡直就是提前到來的總決賽。這場負,賽季到此為止,獲勝,則還能有機會。

    喧鬧聲中,開始了雙方選手的入場,選手的角色一個又一個地在賽場正中投射出光影。對興欣。虛空主場的粉絲并沒有多友好,一來比賽關鍵,二來上次交手興欣可是打了虛空一個10比0。

    10比0和9比1,雖然只差一1分,但代表的意義可不一樣。10比0那是完勝,真正的橫掃,相當于pk中打出。獲勝一方會覺得很榮耀,慘敗的一方那就是恥辱。被恥辱了還不痛恨對方,沒哪家粉絲是這么單純的。

    興欣戰隊的諸位。就在主場粉線各種尖銳刺耳的噪音中落座。不過這都經歷過三十多場比賽,十幾場客場了,興欣的選手都不至于在被這樣的場面嚇倒。再可怕,能有霸圖可怕嗎?他們連霸圖主場可都去過了。

    賽前準備結束,很快比賽時間已到。興欣戰隊。葉修出場,一點都沒懸念的。虛空戰隊呢?全場粉絲也都好奇他們家會派誰來迎戰31輪連勝的葉修。結果……

    李軒!

    電子大屏幕上翻出名字的時候,全場一陣沸騰。這是怎么了?最近很流行這種隊長挑戰葉修的戲碼嗎?

    呼嘯的唐昊,皇風的田森,他們都這樣做過,而現在,他們虛空的隊長。第一陣鬼李軒也站了出來。

    “隊長加油!”全場都是尖叫。

    隊長出陣,表現出了虛空的勇氣和信心。但是戰敗的話,可要丟掉不少士氣。而李軒的逢山鬼泣是陣鬼,是比較偏團隊的職業。但是這一刻。他還是站出來了。

    雙方進入比賽席,載入角色,比賽很快開始。

    陣鬼的選圖,當然不會再便宜葉修。這是一副城鎮圖。街巷穿插極多,正適合陣鬼鬼陣的范圍控制與殺傷。

    葉修一看圖。自然也完全明白李軒的打算的意圖。君莫笑,很少見的沒有直撲中央,居然也選擇戰術走位。

    雙人的角色,一走左路,一走右路。到了正中朝外一望,誰也沒找到誰。

    “咦,今天怎么改變打法了。”李軒在公共頻道里說著,一直以來葉修的單挑都特別蠻橫,直切中路,找到目標撕出來就打。

    “你地圖選得太過火啊!你稍稍留點空當,我至于這樣嗎?”葉修回道。

    李軒一怔。仔細一思量,現葉修這真不是純粹吐槽。看他選這圖吧,就連地圖正中這片空間,都是逢山鬼泣一個鬼陣正好覆蓋住的面積,真是一點空間都不給對手。這樣的情況,對方當然沒辦法再那么大大方方了,猥瑣幾乎成了唯一的選擇。

    “哈哈哈,下次,下次。”李軒這一邊扯著,已經開始多加留意身后了。地圖他選的,當然極熟,從身后有多少可以繞行過來的路線瞬間就分析完畢了。單挑地圖而已,受面積所限,復雜也要有個限度。

    對方會在哪里呢?李軒正盤算呢,就聽轟轟炮響,一看,對面一個角色飛起來了,那除了君莫笑還能是誰啊?人不樂意在街上呆,直接跳上房了。

    這種打法,李軒并不太意外。街巷空間較小,這到了房頂上,反倒顯得比較一馬平川。

    君莫笑在房頂上轉動著視角,李軒不露面。真要硬打硬殺,他一陣鬼怎么也扛不過那個彪悍的散人啊!所以這場他必須要打戰術,他要找到機會,一次控制住君莫笑,讓他再沒有出陣的機會,從頭到尾,一波帶走。

    所以,第一擊,很重要,這一擊很可能就將決定勝負,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李軒不會出手。不過只這樣等下去,機會也不會自己撞上門。李軒略略盤算了一下后,逢山鬼泣,露頭了。

    “看到你了!”消息跳出,火光閃動,君莫笑已經朝著這邊攻擊,反坦克炮,三炮彈射來。

    沒啥威脅,李軒輕輕松松讓逢山鬼泣順勢沖出躲避,卻是朝著君莫笑那邊逼去。

    葉修那當然是不怕貼身近戰,一看對方主動出擊,正中下懷,君莫笑不下街巷,只在房頂移動迎了上去。

    砰,砰砰……

    暫時能做攻擊的還是君莫笑,一邊高處飛走,一邊抬傘朝逢山鬼泣普通射擊。這些攻擊不痛不癢的,逢山鬼泣就是不閃也不會怎樣。雙方的角色,就這樣各自戰術走位偷摸到中間后,突然又先后冒出,大大咧咧地互相沖來。照這節奏。開始的戰術走位似乎顯得很多余。

    終于,雙方之間的距離已經跨越到了中距離,君莫笑擁有了更豐富的攻擊手段,逢山鬼泣的鬼陣,也已經可以照顧到對手了。不過如此正面,想放鬼陣是沒啥可能的。鬼陣要吟唱,不掌握好距離正面對戰那肯定全都會被打斷。逢山鬼泣此時和君莫笑,似乎近了些,好像根本沒有召喚鬼陣的機會。結果就在這時。逢山鬼泣朝邊一拐道,忽然就進入了君莫笑的視線死角。

    可葉修經驗多豐富,只看這半面,就基本能猜想出死角里的地形什么模樣。逢山鬼泣利用死角的迂回路線,迅在他居高臨下的視野中成型。但是,掌握不了對方移動的度。

    掌握不了度,也就判斷不出對手動向。就算有對方可能的移動路線,葉修也完全無法做出預判。這副圖,他真的不是特別熟,否則的話倒是可以憑經驗判斷一下對方可能的攻擊位置。而此時,葉修只能根據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模糊判斷。

    會是那里嗎?

    葉修瞥到一處,立即操作著君莫笑沖去,還是不下地,就在房頂上走。遇到能跳過的。直接跳過,跳不過的,跳下來再跳上去……

    一邊前進,一邊不時調整著視角。注意著逢山鬼泣的蹤跡。

    一道身影突然從視角里閃過,葉修立即停止了君莫笑的移動。那個位置,移動的方向,這和葉修預判的有所偏差,對手到底是想接近哪里?

    這還沒判斷清楚呢,忽然,又一道身影在視角里一晃而過。

    又到這邊了?

    葉修轉動著視角,觀察著逢山鬼泣先后兩次出現的位置,頓時,更加看不出對方的意圖了。

    只是多做走位,掩蓋自己的移動路線嗎?葉修總覺得沒有這么簡單,這更像是陷阱,引誘自己進一步探查的陷阱。于是,葉修移動著君莫笑,小心翼翼將自己附近這一圈地形看清楚后,不移動了。

    李軒操作著逢山鬼泣跑啊跑,這露一小臉,那冒一小泡,折騰來折騰去,結果現折騰到對方不動了。

    逢山鬼泣再度從君莫笑的視線死角里走出,特別清晰地走了個位,再看,對方只是轉了視角,還是不帶移動的。

    “行了,別耍了,我是不會過去的。”葉修干脆在頻道里表態。

    “你不過來,這怎么打?”李軒一看,對手太老奸巨滑了,自己這跑來跑去,人就看當猴戲呢,U www.uukanshu.com根本不為所動,于是也光棍起來了。

    “你過來打。”葉修說。

    “不行,你那個位置我沒法打。”李軒回。

    “那你說個能打的地方,我們去。”葉修說。

    “就我現在這挺好的。”

    “那不可能。”

    “要不我們搖點吧,搖出來兩個,當坐標,我們過去。”李軒出主意。

    “好,你先搖吧!”葉修說。

    “嗯。”李軒應著,頻道里,居然真出來了搖點數字晃啊晃的。

    34!

    李軒點搖出來了。

    “到你了。”他消息著。

    于是公共頻道里又是君莫笑在搖啊搖。

    41!

    “34,41。就這了。”李軒說。

    “34出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動身了,你沒現我消失了嗎?”葉修回道。

    “我現你消失挺長時間了。”李軒說。

    “因為早猜到你會搖34了。”葉修說。

    “我也早猜到你會猜到了。”李軒說。

    “是嗎,那你猜我現在在哪?”葉修問。

    李軒不語,因為他要將注意力全部分集中到操作,而不是聊天框。他知道,君莫笑已經距離他的逢山鬼泣很近很近。

    ============================

    1900票的爆豆,繼續狠狠地追趕。≮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