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到羅輯的精心布置,現場的虛空觀眾都崩潰了。冰@火!中文

    這興欣都是些什么人啊?這是搞什么名堂呢?這是正經比賽好嗎,你當這是保衛蘿卜還是植物大戰僵尸啊?看著召喚獸一個個地分散部署,大家都快忘了這是榮耀了,只覺得這是個塔防游戲。

    偏偏羅輯一點都無自覺,昧光將草屋的土墻鑿了個洞出來后,他的視角頓時就從那洞里朝外延伸去了。

    現場的虛空觀眾都坐不住了。他們上帝視角啊,比羅輯更清楚蓋才捷青之驅的舉動。青之驅,還真就是朝這方向來了,看他這進度,不大會就要進入羅輯這布置下的陣地了。雖然對這塔防一樣的部署大家挺不齒的,可是看這陣勢,卻又覺得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蓋才捷……不會陰溝里翻船吧?

    虛空觀眾都擔憂上了。雖然李軒輸了頭陣后,他們已經像輸了十分一樣失望了,可是此時他卻下意識地就被比賽場面牽動起來,為蓋才捷即將踩入陷阱感到擔憂起來。

    近了!

    電子大屏幕上,放出了昧光趴在墻洞上所得到的視角,蓋才捷的青之驅就這樣堂而皇之地走進了他的視野,竟然沒有絲毫防備的樣子。

    觀眾們好揪心,不少人大聲嚷嚷著,卻哪里傳的到比賽席內的選手耳中。

    不過蓋才捷似乎也覺得都到這位置了,卻還是沒有看到昧光的身影有些不科學,青之軀的移動速度忽略放得更慢了。

    一步,一步,小心翼翼。

    但是羅輯也很沉得住氣,雖然心早已緊張地快從喉嚨里跳出來了,但他還是強自忍著。他認為這是他唯一可能獲勝的機會。他必須把握住。手指因為緊張有些僵硬,但是,操作決不能犯錯。

    從羅輯的主視角上,所有觀眾也看出了他做了什么操作。

    默認狀態下,召喚獸會對進入其仇恨范圍的非己隊目標自動發動攻擊,但是召喚師可以下令讓召喚獸們防守,這樣的話他們只會對進攻其攻擊距離的目標發動攻擊,而不會主動出擊,或是默認追擊。但羅輯此時對召喚獸做出的操作還不只這點。他連防守時對進入攻擊距離的自動攻擊都想抑制住。而這是沒有任何直接指令。想做到這一點,方法就是對召喚獸反復不停地下達防守指令。

    如此做法當然是為了讓目標更加深入一些,再展開攻擊。但是想抑制住這一點,反復操作是需要達到一個固定節奏的。這種操作對于職業選手來說本不算什么難事,但羅輯現在緊張啊!手指本就僵硬。這種機械重復的操作,不大會,就讓他覺得手指好像不是自己的。而這時,青之驅已經進入攻擊距離內不少,現場觀眾都在狂罵了,但羅輯還覺得不夠,這還未到自己期待的最佳位置啊!但是。他真的已經駕馭不了這個對職業級來說不該算難的操作,僵硬的手指,不聽使喚地點錯了節奏。

    刷!

    第一時間做出攻擊的,是藏在樹后的魔界之花。一根藤蔓立時從地底鉆出,朝著青之驅的小腿卷去。羅輯一看到這一幕,知道自己的控制終究是到了極限,不免遺憾萬分。可這時候,還是快些操作攻擊吧!

    魔界之花開始攻擊。左右房頂上的小飛龍和雷鷹也自動飛向了天空,一個朝下吐火球,一個朝下噴落雷。靈貓是近身攻擊,在下達了防守指令后這時卻是不會動,羅輯第一時間解除了他的防守指令,而后立即讓昧光吟唱,召喚冰狼。

    冰狼的體型較大,在這一片區域里沒有穩妥的藏身之地,所以羅輯直到此時才讓昧光召喚。

    草屋外,魔界之花的攻擊真是來得太突兀。蓋才捷察覺到連忙想讓青之驅跳起躲避時卻已經遲了,藤蔓刷一下抽起,將他抬起的小腿給纏住,一下就將青之驅拖回了地面。

    無法移動!

    這是藤蔓攻擊所附帶的特殊效果。魔界之花特別討厭,就是因為它的攻擊擁有這樣那樣的特別效果。

    轟轟!

    一邊一個火球,一邊個落雷已經砸下。

    無法移動的青之驅只能用扭動身子去閃避,但這真的無法閃避徹底,瞬時身上又是炎焰又是電光的,好不熱鬧。

    旋風!

    蓋才捷也是果斷,知道這時候可不是節約技能的時候。青之驅手中戰鐮舞動著,在身上不往地旋轉切割,魔界之花的藤蔓也是像個生命體一樣擁有生命的,攻擊消耗完它的生命,立時斷開。青之驅又吃一次火球和落雷的傷害,但總算是恢復移動。立時一個箭步朝前沖去。

    他已判斷出魔界之花的位置,這這召喚獸無疑是限制最大的。蓋才捷看青之驅的位置,就知道已經進入得太深,此時想逃出魔界之花未的控制范圍可不太明智,強行擊殺魔界之花才是明智之舉。

    刷!

    又是一道地刺從地底鉆起,魔界之花的攻擊就是因為這樣的隱蔽性才讓人覺得棘手。但是蓋才捷,卻在這一擊出來時就已經讓青之驅跳起。他極為冷靜,在身陷包圍的境地下,卻還清醒地判斷著魔界之花的攻擊時機。

    跳到半空的青之驅,已經拉開角色看到了樹后露出三分之一身型的魔界之花,手中戰鐮已經舉起,正待揮出,突然“嗷”一聲咆哮,帶著一串寒氣,冰狼從一側飛撲上來,竟將跳在半空的青之驅直接撲翻在地。

    昧光,已經跟著冰狼一共從那草屋里沖出來了。藏在那草屋里雖然比較安全,但受視角局限,對召喚獸的操作不能盡善盡美。比如冰狼這一撲,或昧光還是躲在草屋內的話,那只能靠系統的自動攻擊,恐怕不會將時機把握地這么好。系統自動指揮的召喚獸是非常呆蠢的,只知不斷地攻擊攻擊攻擊,不會配合,更不會掌握時機。所以昧光露出,羅輯要在這樣的視角下,指揮所有的召喚獸仔細戰斗,讓青之驅再沒辦法從包圍中脫困。

    被冰狼撲倒嘶咬的青之驅,頓時已經進入減速狀態。轟轟兩下,空中的小飛龍和雷鷹又是吐了火球和落雷下來。靈貓也早已經到陣,之前是在羅輯的操作下才沒有攻擊,而是將那一撲留給了冰狼,此時局面已在控制,靈貓立即也沖上來貢獻起了它的輸出。

    青之驅在地上翻滾著,躲避著召喚四獸的攻擊,時不時還得跳躍一下,閃避魔界之花的地底突襲。可是在召喚選手的親手控制下,魔界之花的攻擊可就未必是按著它固有的節奏了。羅輯那是什么智商,哪會給蓋才捷占這樣的便宜,魔界之花專挑他最艱難的時候發動攻擊。青之驅跳著閃了五次,四次沒避過,狼狽得一塌糊涂。

    “干得漂亮!”場上陳果激動啊!羅輯能贏,就不容易了,更難得是他能這樣全面地掌控局勢。被召喚獸圍成這個樣子,這恐怕已經不會有什么變數了吧?

    羅輯此時自信心也正在蓬勃成長。他的戰術大獲成功,讓蓋才捷這位年輕卻不失穩重的優勢選手都著了道,這對他而言實在是一針強心劑。羅輯操作著幾只召喚獸不斷攻擊,心情越來越放松。僵硬的手指漸漸都恢復了知覺,羅輯忽然覺得,這些事,其實也并不是那么困難。

    誰想就在這時,青之驅突然搶出一個空當,手中戰鐮舞了一圈,地上藍光泛起……

    不好!升天陣!

    羅輯一驚。青之驅能搶出這一擊,顯然是身邊四獸的攻擊出現了空當,羅輯連忙就要魔界之花去攻擊,哪想這一操作,傻眼了。

    青之驅,已經不在魔界之花的攻擊范圍內了。

    看起來狼狽不堪,被四獸加魔界之花圍攻的左支右拙的青之驅,原來一直是在努力朝魔界之花的控制范圍外移動。只是蓋才捷小心翼翼地將這移動隱藏在了被四獸攻擊的被動中,羅輯到底還是經驗不足,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到這一點。直至青之驅逃出范圍,搶到了反擊的機會。

    嘩!

    藍光自地上泛起,直沖天空。羅輯拼命操作著召喚四獸想要退開那范圍,卻全都遲了。不管是地上的靈貓和冰狼,還是頭頂的小飛龍和雷鷹,都裝在升天陣范圍內,這一瞬間,朝翻滾朝更高沖去。

    青之驅再不理它們,一個箭步就朝著昧光這里沖來,手中戰鐮卻是魂御擲出,攻擊的,正是魔界之花。

    轟!

    戰鐮上還貼著一張爆炎符,瞬時一團烈火將魔界之花整個包裹,而火系攻擊對魔界之花有著極強大的傷害加成,只這一擊,魔界之花頓時就成一團黑,再也動彈不得了。

    青之驅,赤手空拳朝著昧光沖近。右手凌空一抹,已經又掐了一張符紙在手,左手向外一伸,卻已經魂御將戰鐮收回。

    輸了……

    看到蓋才捷這嫻熟的攻擊技巧,羅輯嘆服了。昧光的召喚獸都已經被甩到了身后。此時的他,還能做什么呢?吟唱召喚,不會有機會;指揮四獸作戰,四獸卻已經因為技能時間快到,要消失了。

    所有的細節,對方全都考慮進去了,此時的羅輯,真的無計可施。

    注重細節啊!

    昧光最終倒下時,羅輯心下惆悵著。這本是他的長處,可是這一次,他卻是輸在了這里。

    ==============================

    這章是20號的日常二刷……又天亮了。<>  看到羅輯的精心布置,現場的虛空觀眾都崩潰了。

    這興欣都是些什么人啊?這是搞什么名堂呢?這是正經比賽好嗎,你當這是保衛蘿卜還是植物大戰僵尸啊?看著召喚獸一個個地分散部署,大家都快忘了這是榮耀了,只覺得這是個塔防游戲。

    偏偏羅輯一點都無自覺,昧光將草屋的土墻鑿了個洞出來后,他的視角頓時就從那洞里朝外延伸去了。

    現場的虛空觀眾都坐不住了。他們上帝視角啊,比羅輯更清楚蓋才捷青之驅的舉動。青之驅,還真就是朝這方向來了,看他這進度,不大會就要進入羅輯這布置下的陣地了。雖然對這塔防一樣的部署大家挺不齒的,可是看這陣勢,卻又覺得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蓋才捷……不會陰溝里翻船吧?

    虛空觀眾都擔憂上了。雖然李軒輸了頭陣后,他們已經像輸了十分一樣失望了,可是此時他卻下意識地就被比賽場面牽動起來,為蓋才捷即將踩入陷阱感到擔憂起來。

    近了!

    電子大屏幕上,放出了昧光趴在墻洞上所得到的視角,蓋才捷的青之驅就這樣堂而皇之地走進了他的視野,竟然沒有絲毫防備的樣子。

    觀眾們好揪心,不少人大聲嚷嚷著,卻哪里傳的到比賽席內的選手耳中。

    不過蓋才捷似乎也覺得都到這位置了,卻還是沒有看到昧光的身影有些不科學,青之軀的移動速度忽略放得更慢了。

    一步。一步,小心翼翼。

    但是羅輯也很沉得住氣,雖然心早已緊張地快從喉嚨里跳出來了,但他還是強自忍著。他認為這是他唯一可能獲勝的機會,他必須把握住。手指因為緊張有些僵硬,但是,操作決不能犯錯。

    從羅輯的主視角上,所有觀眾也看出了他做了什么操作。

    默認狀態下,召喚獸會對進入其仇恨范圍的非己隊目標自動發動攻擊,但是召喚師可以下令讓召喚獸們防守。這樣的話他們只會對進攻其攻擊距離的目標發動攻擊,而不會主動出擊,或是默認追擊。但羅輯此時對召喚獸做出的操作還不只這點。他連防守時對進入攻擊距離的自動攻擊都想抑制住。而這是沒有任何直接指令,想做到這一點。方法就是對召喚獸反復不停地下達防守指令。

    如此做法當然是為了讓目標更加深入一些,再展開攻擊。但是想抑制住這一點,反復操作是需要達到一個固定節奏的。這種操作對于職業選手來說本不算什么難事,但羅輯現在緊張啊!手指本就僵硬,這種機械重復的操作,不大會,就讓他覺得手指好像不是自己的。而這時,青之驅已經進入攻擊距離內不少,現場觀眾都在狂罵了,但羅輯還覺得不夠。這還未到自己期待的最佳位置啊!但是。他真的已經駕馭不了這個對職業級來說不該算難的操作,僵硬的手指,不聽使喚地點錯了節奏。

    刷!

    第一時間做出攻擊的,是藏在樹后的魔界之花,一根藤蔓立時從地底鉆出。朝著青之驅的小腿卷去。羅輯一看到這一幕,知道自己的控制終究是到了極限,不免遺憾萬分,可這時候。還是快些操作攻擊吧!

    魔界之花開始攻擊,左右房頂上的小飛龍和雷鷹也自動飛向了天空,一個朝下吐火球,一個朝下噴落雷。靈貓是近身攻擊,在下達了防守指令后這時卻是不會動,羅輯第一時間解除了他的防守指令,而后立即讓昧光吟唱,召喚冰狼。

    冰狼的體型較大,在這一片區域里沒有穩妥的藏身之地,所以羅輯直到此時才讓昧光召喚。

    草屋外,魔界之花的攻擊真是來得太突兀。蓋才捷察覺到連忙想讓青之驅跳起躲避時卻已經遲了,藤蔓刷一下抽起,將他抬起的小腿給纏住,一下就將青之驅拖回了地面。

    無法移動!

    這是藤蔓攻擊所附帶的特殊效果。魔界之花特別討厭,就是因為它的攻擊擁有這樣那樣的特別效果。

    轟轟!

    一邊一個火球,一邊個落雷已經砸下。

    無法移動的青之驅只能用扭動身子去閃避,但這真的無法閃避徹底,瞬時身上又是炎焰又是電光的,好不熱鬧。

    旋風!

    蓋才捷也是果斷,知道這時候可不是節約技能的時候。青之驅手中戰鐮舞動著,在身上不往地旋轉切割,魔界之花的藤蔓也是像個生命體一樣擁有生命的,攻擊消耗完它的生命,立時斷開。青之驅又吃一次火球和落雷的傷害,但總算是恢復移動。立時一個箭步朝前沖去。

    他已判斷出魔界之花的位置,這這召喚獸無疑是限制最大的。蓋才捷看青之驅的位置,就知道已經進入得太深,此時想逃出魔界之花未的控制范圍可不太明智,強行擊殺魔界之花才是明智之舉。

    刷!

    又是一道地刺從地底鉆起,魔界之花的攻擊就是因為這樣的隱蔽性才讓人覺得棘手。但是蓋才捷,卻在這一擊出來時就已經讓青之驅跳起。他極為冷靜,在身陷包圍的境地下,卻還清醒地判斷著魔界之花的攻擊時機。

    跳到半空的青之驅,已經拉開角色看到了樹后露出三分之一身型的魔界之花,手中戰鐮已經舉起,正待揮出,突然“嗷”一聲咆哮,帶著一串寒氣,冰狼從一側飛撲上來,竟將跳在半空的青之驅直接撲翻在地。

    昧光,已經跟著冰狼一共從那草屋里沖出來了。藏在那草屋里雖然比較安全,但受視角局限,對召喚獸的操作不能盡善盡美。比如冰狼這一撲,或昧光還是躲在草屋內的話,那只能靠系統的自動攻擊,恐怕不會將時機把握地這么好。系統自動指揮的召喚獸是非常呆蠢的,只知不斷地攻擊攻擊攻擊,不會配合,更不會掌握時機。所以昧光露出,羅輯要在這樣的視角下,指揮所有的召喚獸仔細戰斗,讓青之驅再沒辦法從包圍中脫困。

    被冰狼撲倒嘶咬的青之驅,頓時已經進入減速狀態。轟轟兩下,空中的小飛龍和雷鷹又是吐了火球和落雷下來。靈貓也早已經到陣,之前是在羅輯的操作下才沒有攻擊,而是將那一撲留給了冰狼,此時局面已在控制,靈貓立即也沖上來貢獻起了它的輸出。

    青之驅在地上翻滾著,躲避著召喚四獸的攻擊,時不時還得跳躍一下,閃避魔界之花的地底突襲。可是在召喚選手的親手控制下,魔界之花的攻擊可就未必是按著它固有的節奏了。羅輯那是什么智商,哪會給蓋才捷占這樣的便宜,魔界之花專挑他最艱難的時候發動攻擊。青之驅跳著閃了五次,四次沒避過,狼狽得一塌糊涂。

    “干得漂亮!”場上陳果激動啊!羅輯能贏,就不容易了,更難得是他能這樣全面地掌控局勢。被召喚獸圍成這個樣子,這恐怕已經不會有什么變數了吧?

    羅輯此時自信心也正在蓬勃成長。他的戰術大獲成功,讓蓋才捷這位年輕卻不失穩重的優勢選手都著了道,這對他而言實在是一針強心劑。羅輯操作著幾只召喚獸不斷攻擊,心情越來越放松。僵硬的手指漸漸都恢復了知覺,羅輯忽然覺得,這些事,其實也并不是那么困難。

    誰想就在這時,青之驅突然搶出一個空當,手中戰鐮舞了一圈,地上藍光泛起……

    不好!升天陣!

    羅輯一驚。青之驅能搶出這一擊,顯然是身邊四獸的攻擊出現了空當,羅輯連忙就要魔界之花去攻擊,哪想這一操作,傻眼了。

    青之驅,已經不在魔界之花的攻擊范圍內了。

    看起來狼狽不堪,被四獸加魔界之花圍攻的左支右拙的青之驅,原來一直是在努力朝魔界之花的控制范圍外移動。只是蓋才捷小心翼翼地將這移動隱藏在了被四獸攻擊的被動中,羅輯到底還是經驗不足,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到這一點。直至青之驅逃出范圍,搶到了反擊的機會。

    嘩!

    藍光自地上泛起,直沖天空。羅輯拼命操作著召喚四獸想要退開那范圍,卻全都遲了。不管是地上的靈貓和冰狼,還是頭頂的小飛龍和雷鷹,都裝在升天陣范圍內,這一瞬間,朝翻滾朝更高沖去。

    青之驅再不理它們,一個箭步就朝著昧光這里沖來,手中戰鐮卻是魂御擲出,攻擊的,正是魔界之花。

    轟!

    戰鐮上還貼著一張爆炎符,瞬時一團烈火將魔界之花整個包裹,而火系攻擊對魔界之花有著極強大的傷害加成,U 只這一擊,魔界之花頓時就成一團黑,再也動彈不得了。

    青之驅,赤手空拳朝著昧光沖近。右手凌空一抹,已經又掐了一張符紙在手,左手向外一伸,卻已經魂御將戰鐮收回。

    輸了……

    看到蓋才捷這嫻熟的攻擊技巧,羅輯嘆服了。昧光的召喚獸都已經被甩到了身后。此時的他,還能做什么呢?吟唱召喚,不會有機會;指揮四獸作戰,四獸卻已經因為技能時間快到,要消失了。

    所有的細節,對方全都考慮進去了,此時的羅輯,真的無計可施。

    注重細節啊!

    昧光最終倒下時,羅輯心下惆悵著。這本是他的長處,可是這一次,他卻是輸在了這里。

    ==============================

    這章是20號的日常二刷……又天亮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