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蓋才捷逆襲得手,反擊獲勝,現場虛空觀眾那叫一個高興又叫的。

    羅輯在這樣的氣氛中下場,心中更是懊惱。

    電子大屏幕上,反復重播的正是青之驅逃出魔界之花控制范圍,而后升天陣起手逆襲將昧光擊殺的經過。虛空主場嘛!當然會將他們的選手蕩氣回腸的反擊反復在這里給大家欣賞了,弄得現場又是一片掌聲。

    就差一點啊……

    羅輯看著這些畫面,心里卻是另一番滋味。

    青之驅逃出魔界之花的范圍,他居然毫無察覺。注重細節,注重一切細節,這本是他最大的特點,最大的長處,但是現在,他卻忽略掉了如此重要的一個,甚至都不能說是細節的關鍵點。

    羅輯真的很難原諒自己,尤其在這樣重要的比賽,他本已經取得了優勢,卻因為這樣一個重大的失誤葬送了勝利。

    回到選手席的羅輯,頭都不好意思抬。

    “沒什么。”葉修卻在說著,“失誤而已,每個人都會有,老魏像你這么大的時候,失誤起來比你厲害多了。”

    “滾滾滾。老夫這么大的時候還沒榮耀呢吧?”魏琛怒斥葉修。

    “哦?是嗎?我們來算一下?”葉修說。

    “我不想細究這個問題。”魏琛一擺手。

    羅輯站在一邊,知道兩位前輩插科打諢地全都是為了安慰自己,心下感動,可是卻也不會因此就沒心沒肺地就此不當回事。

    “下次我一定不會了。”羅輯非常鄭重地表著決心。

    “不……”葉修卻搖了搖頭,“我是說真的,不要放在心上。失誤這種東西,你怎么在意也無法完全避免的,反倒有可能讓自己在比賽中崩得過緊。放輕松,只要集中精神,追求勝利·盡最大努力做到最好,保持這樣的信念就行了。不要太在意失誤這種細節。”

    又是不要在意細節嗎?羅輯心下嘀咕著,但是卻也明白了葉修話里的意思。

    集中精神嗎?

    或許這就是自己本場比賽的問題所在啊!

    在青之驅落入包圍,而后被冰狼撲倒的那一瞬·他徹底被喜悅包圍了。那種情況下,好像精神大概都用在高興上了,所以才會遺漏這么重要的東西。

    真是沒見過世面啊!

    羅輯心下自嘲著。知道這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比賽經驗不足。哪個選手會一擊得手就高興成自己那個樣子啊!

    羅輯默默地想著,回到自己位置,結果剛一坐下,一只手就重重地拍在他的肩頭。

    “打得不錯啊!”包子大聲表揚著他,一臉自豪好像這真是他的功勞似的。

    羅輯一臉黑線·完全沒有準備接包子的話。

    “你這套從保衛蘿卜里悟到的打法,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包子繼續說道。

    保……保衛蘿卜,這哪跟哪啊!

    羅輯一急都站起身了,可是看到包子那張嚴肅的臉,忽然又氣餒了。和包子,哪有什么事是能論清楚的啊?他說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但是,保衛蘿卜。羅輯還是覺得堵得慌。

    個人賽進行到了第三場。興欣方面是魏琛出場,虛空派出的則是他們的刺客選手李迅。

    李迅本是聯盟中最有名的善于使用舍命一擊的刺客·但是自從楊聰轉變風格以來,他就越來越被大家給淡忘了。楊聰的舍命一擊,用得比他更頻道·而成功率更是他望塵莫及。尤其是在團隊賽中的使用。

    雖然退位讓賢,但楊聰在三零一隊依然是主攻者的角色。三零一或是要用到舍命一擊,無疑還是要圍繞他展開的。可李迅在虛空就沒這樣的待遇了。虛空的核心是雙鬼,戰術是圍繞他們二人展開,李迅的舍命一擊,個人賽里由他自己決策,而在團隊賽里,可就不像楊聰那樣有一個全隊為之服務的環境了。

    想不到舍命一擊可以用到這種程度啊!

    特別鐘愛這個技能的李迅,在看到三零一現在的打法后,各種眼前一亮心向往之。可是他清楚·虛空戰隊是不會給他太多這樣的環境的。

    只有個人賽,個人賽是可以任自他自己馳騁的。可是個人賽里,李迅本就不會錯過使用的機會,他真正向往的還真就是團隊賽。那種一擊帶走對方的核心或是重要角色,以自己悲壯的死亡,換取全隊勝利的感覺·李迅想想都覺得熱血。

    只是……可惜啊!

    李迅嘆息,自己,或許只能繼續在個人賽里捕捉機會了。

    個人賽第三陣開始,李迅即是這種刺客,選圖當然也要偏復雜。

    這又是一幅街區圖。這種圖虛空戰隊普遍擅長,這和他們的戰隊核心是陣鬼不無關系。這種圖極利于陣鬼發揮,虛空在團隊戰難免這種選圖多一些。久而久之個人一類的,也會對這種圖比較有心得了。

    角色載入,比賽開始。一邊術士,一邊刺客,都是暗夜系的職業,上來也都不含糊,一起戰術走位,鉆進街尾小巷后向前前進著。

    魏琛,迎風布陣……

    李迅賽前并沒有想到自己會和興欣的這位遇到,所以對此真沒什么準備。這樣的關鍵比賽,興欣還在這樣大膽使用本賽季幾乎沒怎么上過場的選手,這本就是比較出人意料的舉動了。

    魏琛,在虛空賽前的備戰中基本被忽略了。不過其實就是重視,他們也弄不出什么名堂。出場如此少的選手,那能有多少資料,總不能找十年前第一第二賽季的藍雨比賽資料吧?這榮耀競技掛靠網游,技戰術更新的要更夸張一些。

    十年前,最高等級不過50、55,技能都差著一大堆呢,現在的打法相比那時真的已經變化很多。而隨著75級的更新,75級裝備和技能的注入,連近幾年的比賽資料都要有甄別的看了,有一些打法,因為新技能新裝備的沖擊,也在面臨更新或是淘汰。

    有關魏琛和迎風布陣,李迅腦海中只有兩個關鍵詞。

    猥瑣,施法距離。

    是的,猥瑣!

    這個術士真的非常猥瑣,這種比賽中的氣質,真是技戰術更新都無法褪掉的。就像方銳轉型了氣功師卻還是猥瑣流一樣。

    真難想象,以前的索克薩爾居然是一個猥瑣流的術士嗎?李迅將魏琛和責任的索克薩爾操作者喻文州聯想到一起時,頓時覺得有點不寒而栗。

    差別太大了!

    李迅想著。

    一般戰隊這種重要角色的繼承人,都會盡可能選擇風格相近的,如此戰隊的技戰術可以更好的過渡,不至于重塑太多。但藍雨這個……李迅真不知他們是如何過渡的。好像當時在魏琛和現在喻文州之間還有一人來著?

    難道是一個猥瑣與手殘并重的人?

    第三賽季,對李迅來說挺遙遠,他又不是藍雨粉,所以不知道藍雨隊史,這當中藏著的那個索克薩爾過度者他并不知道。就是魏琛,如果不是跟著興欣突然又跳到大家面前的話,又有幾個年輕人會知道藍雨戰隊的這么一位老前輩。

    一個猥瑣的家伙,可不能太大意。尤其還有著夸張的施法距離,可別遠遠的人都沒摸著呢就被下了套了。

    李迅的刺客鬼燈螢火在街道間行走著,很快到了他預定的目的地。而后鬼燈螢火跳起,施展著刺客特有的被動技巧空躍,左右借力,輕輕松松跳到了這里的一座小二樓。

    樓頂寬綽。雖然高度并不高,但這位置的視野和角度真的很好,從這里已經可以觀察這張小圖的很多區域。至少迎風布陣的身影鬼燈螢火剛上跳上來后,李迅就發現了。

    在切中路啊!

    李迅默默地看了一會,判斷著魏琛的意料。

    迎風布陣就是最常見的戰術走位,迂回貼向地圖正中,尋找目標的側翼或是背后發動偷襲。

    只是,很遺憾,我在這里啊!

    李迅的鬼燈螢火趴在樓頂,又默默注視了一會迎風布陣斷斷續續時隱時現的身形,終于徹底有了判定,鬼火螢火從樓頂飄然跳下,直接落到對面二層房頂,然后直朝迎風布陣那邊去了。

    “咦,小家伙藏起來啦,不見人吶!”這時候,頻道里魏琛的消息來了。

    果然是猥瑣流啊!

    李迅感慨著。猥瑣流的家伙,總是喜歡在頻道里多說幾句來撩撥對手。要說這一風格,藍雨倒是繼承了個徹底。只是黃少天那方式,那和猥瑣流的撩撥還不是一回事,U www.uukanshu.com那簡直就是疲勞轟炸啊!

    這藍雨戰隊到底發生了什么呢?前輩的財富,似乎都被他們繼承地走了樣了。猥瑣的不猥瑣了,垃圾話卻變得如此喪心病狂。

    李迅這一邊操作鬼燈螢火前進,一邊還頗有興趣想著藍雨的過往。他甚至打定了決心,下次碰藍雨時要打聽打聽他們的故事。至于后邊魏琛又說的幾句話,真是抱歉,沒有看啊!垃圾話而已,誰要去看呢?

    李迅選手無視,視線根本就不往公共頻道那里走。

    鬼燈螢火移動移動,終于,迎風布陣那看起來特別猥瑣的身影極其清晰地出現在眼前了。鬼燈螢火一個骨碌翻趴在地,接下來的移動要更小心了。

    怎么做呢?直接上去一個舍命一擊,能不能結果了他呢?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李迅頓時就燃起來了。

    今天的日常第一刷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