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聯賽第38輪轟轟烈烈地臨近了,作為收官之戰,免不了多些宣傳,這輪之后,本賽季的各類獎項可就要開始評選了,這些都是通過常規賽的表現來的,季后賽那另有季后賽的獎項。

    獎項中最受人矚目的,當然是最有價值選手了。被提名的選手很多,甚至冬季才加入聯盟的三零一的白庶都赫然在列。

    除此像輪回的周澤楷藍雨的黃少天微草的王杰希霸圖的張新杰等等全明星選手都是例行公事般地前來報道。除這些人之外,那就是強勢回歸的,興欣戰隊的葉修了。

    興欣戰隊的成績雖然沒有輪回等豪門那么突出,但是興欣作為一支新隊,能拿下這樣的戰績已經史無前例,葉修在隊中所起的作用有目共睹。聯盟如果考慮到興欣拿到這等成績的不容易,葉修當選無可爭議。目前最葉修比較不利的就是最后階段連續四輪的休戰。錯過這種關鍵時刻的比賽,那對評選最有價值選手是非常不利的。

    最有價值選手需要參考的東西是多方面了,相比之下其他一些只用戰績或數據說話的獎項就容易很多了。

    單挑之王,這個來自于個人賽的獎頂,毫無壓力地必然將被單挑36輪連勝的葉修收入囊中。

    一擊必殺,這個根據團隊賽中完成致命一擊次數評出的獎項,目前數據統計來看,周澤楷也已經提前一輪拿下了這個獎項。

    再有守擂之星,這個項獎根據擂臺賽而來,統計數據是出戰選手所殺傷的對手生命比。臨近最后一輪,這個獎項也已經有了明確的獲得者:輪回戰隊,孫翔。

    此外像最佳組合、最佳新人、最佳第六人之類,也像最有價值選手一樣。不是單從數據來考量的,需要38輪比賽完全結束后從選手的各方表現來測評。

    一切,就等這收官之戰了。

    6月5日晚,聯盟20支戰隊分別聚集在十支戰隊的主場,開始這第38輪的比賽。

    電視直播最終選擇了輪回對百花的比賽。百花目前暫列第九,想進前八,必須在這一輪里比呼嘯多拿1分,或者比三零一隊多拿3分。上一輪他們對霸圖在落后3分的情況下勇追7分,這讓人們很期待他們在這輪客場面對輪回時是不是能有什么驚艷表現。人們并沒有忘記。輪回戰隊在上半賽季瘋狂的連勝最終就是由百花戰隊終結的。而這次這一戰,可是百花戰隊這賽季最為重要的一戰了。

    最后一輪,各大主場都是爆滿,包括臨海和明青兩支出局隊的主場。下賽季他們將無法再在這片賽場上征戰,粉絲們傷感地前來陪戰隊戰斗到最后一刻。哪怕這已經完全無法改變什么。

    晚8點30分,十個賽場,準時開始這收官之戰。

    興欣主場,葉修第37次在個人賽中出場,沖擊他的連勝紀錄,而這一次,站在他面前的狙擊者。正是下半賽季倍受關注的,三零一隊自歐洲賽場引來的騎士選手白庶。

    比賽很快開始,葉修將他選圖的風格堅持到了最后一輪:簡潔明了地直接對戰圖。兩個角色遙遙相對地出現在了比賽中。

    白庶的角色騎士潮汐一身銀色板甲,在這張陽光燦爛的小圖上閃著耀眼的金屬光芒。盾牌生命的白銀更是明晃晃地仿佛一面鏡子。

    “這圖選得有點不走運啊!”興欣選手席上方銳說道。

    “怎么?”陳果忙問。

    “太亮了,晃眼。”方銳說。

    “你是指潮汐裝備的反射嗎?”陳果說。

    “是的,以榮耀的游戲效果,這些都會成為干擾。”方銳說。

    陳果頓時焦慮起來。丟一分。并不可怕,但她實在不想看到葉修連勝紀錄被終結。她對葉修沒能再第一輪里出戰都耿耿于懷呢!那導致目前最多就是37輪連勝。而不能是38輪全勝,到底有了一點瑕疵,超遺憾。

    說話間,場上兩人的角色已經沖向正中。

    轟轟轟!

    葉修的君莫笑憑借距離優勢率先開火,三枚反坦克炮彈呼嘯飛出。

    沖鋒!

    白庶居然并不閃避,直接讓潮汐沖鋒,盾牌頂在身前,三枚反坦克炮接連撞上,爆炸。轟鳴聲和硝煙瞬間就被甩到身后,雙方距離在轉眼間被拉近。潮汐的盾牌生命的白銀明晃晃的,現場電子大屏幕的葉修視角上,所有人都看到一片耀眼的光芒閃起,仿佛彈藥專家的閃光彈一般。

    “看吧!!”方銳早在注意著葉修的視角了,此時一見,立即抬手指著讓大家看。

    英勇跳躍!

    白庶的潮汐飛身而起,葉修視角所見的卻只是光芒一閃,而后就什么也沒有了。

    弧光閃!

    葉修一個技能移動,沖出。

    這是他憑經驗做出的本能反應。對手消失,無論去了哪里,總歸是要對自己保持攻擊的。這時候先讓自身保持移動,再來尋找對方所在才是正途。

    潮汐自空中落下,君莫笑自原地竄出,兩人算是完成了一次位置交換。弧光閃后的君莫笑立即跳起半空轉身,視角內飛快出現潮汐后,千機傘再度槍形態,開火!

    砰!

    子彈飛出,只一枚。

    但是這一次白庶沒有讓潮汐再用盾牌去擋。

    這一枚是彈藥專家的燃燒彈,落地生花,盾牌是阻止不了這些事情發生的。

    潮汐閃讓,避開了燃燒彈,一片火海瞬時在地上化開時,他已經一步邁出了那范圍。

    格林機槍!

    君莫笑又開了這技能,子彈傾瀉而出,這一次,潮汐架起了盾牌,強頂著掃射前進。潮汐的生命的白銀可沒有千機傘的盾形態那么大,不可能將全身護個周全。但是葉修調整掃射角度,試圖將子彈送到未被掩護的空當處時,卻全被潮汐給捕捉到,手中生命的白銀也是不住調整位置的,愣是將格林機槍不停變換角度射來的子彈全給遮擋了。

    “這家伙!”方銳驚嘆著。呼嘯戰隊的原本陣容里也有騎士,所以他對這職業也有不俗的了解。能這樣使用盾牌將葉修的掃射全接下,基本功真不是一般的扎實。

    而在這時,葉修的主視角上,生命的白銀再次耀眼起來。顯然又是進入了一個可以反射陽光的角色。

    “咦,這次……”方銳這次卻迷茫起來了。

    “怎么?”陳果連忙又問。

    “這個使用的時機真夠差勁的。”方銳表示。

    場上,葉修也是略微調整了君莫笑的站位,就將這一次的陽光反射給避開了,繼續遠距離的射擊。

    “他不是有意的。”魏琛這時說話了。

    “你是說誰?”陳果問。

    “白庶。他并沒有想著要借用裝備來反射陽光,反射都只是無意的。”魏琛說道。

    “是嗎?”陳果看向方銳,方銳思考中,沒說話。

    “這位外國來的選手,看起來不屑于這種小手段啊!”魏琛說道。

    “你以為他像你們嗎?”陳果吐槽魏琛,順便也看看方銳。這兩位玩起猥瑣來小手段層出不窮。

    “我是在鄙視他呢,你沒聽出我的口氣嗎?”魏琛說。

    “……”

    “為了勝利。我可是不惜一切的,最討厭這種有手段不用假裝正經的家伙了。”魏琛說。

    陳果哭笑不得。這也談不上什么假裝正經吧,人就是不偏好用這種方式來戰斗也不可以嗎?

    “輸,肯定要輸!”魏琛詛咒著。

    “這點我認同。”陳果點頭。

    這時潮汐已經朝君莫笑沖近了不少。朝著君莫笑抬手比了個手勢:挑釁。

    君莫笑頓時不受控制地朝他沖去,崩山擊!葉修干脆就開了技能,君莫笑飛身跳起一記重劈斬下。

    咣!

    超級刺耳的一聲巨響,崩山擊這等來自狂劍士的強勢技能。白庶居然也讓潮汐撐起盾牌擋了一擋,而后另一手揮劍反擊。

    “我無語了。”魏琛說。

    “又怎么了?”陳果說。

    “這一擊不能躲躲嗎?”魏琛說。

    “用盾牌擋不行嗎?”陳果說。

    “用盾牌擋還是要扣血啊。完全可以不扣血的情況下,何必要這樣強硬呢?”魏琛說。

    “可以……比較快一點的反擊?”陳果的回答也挺似模似樣的,水平有長進呢!

    “沒法搶占主動的反擊,反了有什么用?”魏琛繼續鄙視著。

    潮汐擋下這記崩山擊后的反擊,確實沒有搶下攻擊的主動權,兩人接下來就是你來我往見招拆招的對攻。

    “那個挑釁用得也是莫名其妙,這是單挑,對手又不是要跑,把人強行拽回來干嘛?拽回來無非就是近身打,君莫笑又不是遠程職業。U ”魏琛繼續說。

    陳果就納悶了。照魏琛的意思,這白庶根本就是問題多多嘛!可是現在看比賽場面,和葉修打他可沒怎么落下風啊!這場比賽,還看不出什么勝負的端倪呢!

    “你別理他了。”蘇沐橙看出陳果的困惑,對她笑道:“他們根本就是不同風格,所以看不慣而已。”

    “打得太正直了嗎?”羅輯向蘇沐橙請教著,結果被魏琛狠狠地瞪了一眼,頓時不敢多說什么了。

    “這場對決,就是要這樣堂堂正正地分出勝負吧!”蘇沐橙說著。

    “無聊死了。”魏琛和方銳異口同聲。

    “我相信葉修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魏琛誠懇地表示,“他多沒下限啊!”

    =========================

    29號的日常第二刷!今天怎么也得把日常補完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