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現實是殘酷的。

    百花很不容易地從輪回身上拿到了2分,卻依然沒能擺脫困境,這對他們的士氣打擊真的很大。雖然隊長于鋒還在不斷地鼓舞著大家,但是,每位選手的性格不盡相同的,并不是人人都能如此堅韌。

    百花戰隊個人賽第三位出場的召喚選手朱效平的情緒就很低落,又知道百花現在1分都丟不起,巨大的壓力之下,終于發揮失常,敗給了輪回的刺客選手吳啟。

    與此同時,從另外兩處場地上再度傳來的消息,對百花來說無異于雪上加霜。

    三零一再勝興欣一局,個人賽三場后2比1領先。

    呼嘯對微草,更是個人賽三連勝,全取3分。百花再想超越他,已經不是多拿1分就可以,現在需要多拿是2分。

    剛剛從場上下來的朱效平,聽聞了這個消息后,更是面色慘白,想和隊友們道歉,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雕塑一般地站在那,連自己的座位在哪都找不到了。

    “接下來,需要比呼嘯多拿2分,或者比三零一多拿3分,大家怎么看?”隊長于鋒平靜地說著。

    眾人沉默。

    “呃,或者應該準確一點,應該是,你怎么看,還有,你怎么看?”于鋒的目光,投向了兩個人。

    鄒遠和曾信然。

    他們就是百花接下來要在擂臺賽中出場的選手。于鋒干脆不去理會全隊了,就指著接下來要為百花掙分的選手點名。

    “不會放棄!”鄒遠語氣堅定地說。

    于鋒點了點頭,倍感欣慰。其實鄒遠比他在百花更有資歷,更是百花戰隊多年核心彈藥專家的角色接班人,但是自從他來之后,鄒遠就心甘情愿地把戰隊的話語權完全交給了他。這種信任和接納。讓于鋒更加無比堅信這樣的選擇。此時他們到了背手一戰的時刻,于鋒相信鄒遠不會讓人失望,而他自己,也會拼盡全力。

    于鋒和鄒遠兩人隨即一起望向了曾信然。

    “拼了,怕什么!”曾信然奮然道。作為一個新秀,初次上場緊張地人體僵直成為曾信然一生中最丟臉的時刻。從此他就抱著再糟糕也不會比那次更糟糕的心態,在場上反倒是越來越有勇氣,漸漸在百花有了自己的位置,甚至在如此關鍵的戰役中。都被派上了擂臺賽。

    看到隊中的兩位前輩核心都是如此決絕,曾信然完全找不到理由退縮,立即豪邁地和這二人站到了一起。

    “好!”于鋒大聲說著,這一次,用了全隊都可以聽到的音量。

    “其實有什么可怕呢?只要我們這里拿下擂臺賽。呼嘯那里輸掉的話,那就是我們領先。”于鋒說道。

    “看我們的!”鄒遠現在是百花的副隊長,在這種關鍵時刻,和于鋒一起站出來勇扛重擔。

    “上場!”于鋒說道。

    “是,隊長!”曾信然大聲應著,年方十七的他,大步走在了最前面。

    這里輪回的主場。他們收獲不到多少加油和支持,但是他們內心已經堅定。他們很清楚,在k市,有無數的百花粉絲在等著他們拿到這張季后賽的門票。取得的方式只有一種,勝利。

    各大場地的比賽進程大致相同。

    百花和輪回的選手上陣開始擂臺賽的時候,微草主場,呼嘯戰隊的三人也斗志高昂地繼續向微草發起沖鋒。

    趙禹哲。擂臺賽出戰,遭遇微草高英杰。

    兩人是同期新人。高英杰一入聯盟就是微草冠軍隊,倍受矚目,儼然就是那一賽季內定的最佳新秀。但是結果,第八賽季的最佳新秀是趙禹哲。高英杰呢?卻因為出場次數有限,沒有資格參與最佳新人的評選。

    獎項頒給了趙禹哲,好多人卻在嘆息。嘆息高英杰這賽季表現機會忒少。

    趙禹哲很不爽,非常不爽。

    上場機會不多,那說明個人還有不成熟的地方。但是所有人都一副好像高英杰只要有足夠的出場機會,最佳新人就輪不到他趙某人一般。

    呸!

    趙禹哲還真不信這個邪,他就不信這個什么天才有多厲害。

    結果,第九賽季,已經失去參選最佳新人資格的高英杰,直接憑借優異的表現入選全明星陣容。他趙禹哲呢?還在背著新人的名分,在呼嘯戰隊“繼續變成熟”呢!更可氣的是那賽季藍雨還蹦出來一個小鬼,拿下最佳新人的同時,也直接入選了全明星。

    榮耀聯盟迄今十個賽季,從第三賽季開始設立最佳新人這個獎項,當賽季獲得者王杰希。

    而后,第四賽季的張新杰;第五賽季的周澤楷;第六賽季的于鋒;第七賽季的孫翔;第八賽季的他;再到第九賽季的盧瀚文……

    這一水的全明星級別,甚至頂尖大神,相形之下,趙禹哲這個名字,在這當中是那么的黯淡無光,而他,也時常被一些人稱為史上最水的最佳新人。

    自己絕不是水貨啊!

    趙禹哲特別想要展示自己,證明自己。而高英杰,這個他同期的新人,被很多人認為本該是那賽季最佳新人的家伙,是讓趙禹哲特別眼煩的一位。

    一定狠狠擊敗你!

    趙禹哲上場時就狠下決心。

    “來吧!天才!”比賽開始后,趙禹哲在頻道里呼喚著,他要告訴大家,天才也沒什么了不起的。

    高英杰沒做什么回應,只是操作著他的木恩飛快前進。擂臺賽選圖是一個不是太復雜卻也不是很單薄的小圖,比較平衡。高英杰是直飛了地圖正中,趙禹哲那也不想表現中絲毫畏懼,他的元素法師韶光換也來得很快,雙方沒多會就照面了。

    雷電貫穿!

    趙禹哲上來就想給高英杰一個下馬威,一見木恩進了韶光換可攻擊的范圍,立時這個技能操作下去。

    一溜閃電疾飛沖出。只是這距離,再快的攻擊,真不至于能把高英杰怎樣。他很從容地讓木恩身形一偏,就把這記雷電貫穿讓過。

    向前!

    木恩的身形快如閃電,整個沖了上去。微草戰隊目前積分榜第四,和第三、第五的分差,都再難改變,他們并不像呼嘯、百花等隊已將本賽季的一切都壓注在了這一場比賽當中,但是。微草也絕不是會隨隨便便拱手讓出勝利的隊伍。

    高英杰加上微草的第一天,聽到的第一個詞就是,冠軍。

    他們是冠軍隊,他們為冠軍而存在,而冠軍。永遠是用勝利堆砌而成。

    任何時刻,都不會放棄對勝利的追逐,一支志在冠軍的隊伍,就該有這樣永不松懈的心態。

    轟轟轟!

    兩個法師系的職業魔法對轟,絢爛的魔法光影中,高英杰沒有讓木恩停下向前沖的步伐,這是沖向勝利的步伐。也是沖向冠軍的步伐。

    趙禹哲詫異。

    他清晰感受到了高英杰的堅決,在這樣一場對他們微草本該無所謂的比賽里。

    是因為個人賽連丟了三場所以覺得顏面無光嗎?

    趙禹哲思考問題的角度總是這樣,他總是在這種層面重視自己,重視戰隊。他也追求勝利。但他想到的是由此來展示自己的實力,讓大家見識到他的強大。甚至在他心底,冠軍就是做出這種炫耀的至高籌碼。

    這是榮耀,不是炫耀。

    趙禹哲顯然并不這樣認為。所以他感受不到微草,感受不到高英杰追逐冠軍。追求榮耀的那顆真心。

    “不會讓你囂張下去!”他想到只是這些。

    精神上,他已經輸了。

    技術上呢?高英杰天才之名,那要不是隨便亂叫的。

    轟轟轟!

    法術對轟,魔道學者的法術光影,漸漸壓倒了元素法師。木恩終于沖到韶光換的面前,而元素法師,可是沒有魔道學者那等近身戰斗能力的。

    “糟糕!”趙禹哲慌忙施展瞬間移動,韶光換移走,重新拉開距離。

    但是,瞬間移動,誰不會呢?

    同為法師系的魔道學者木恩,在銀武晨露上所打的技能,就是瞬間移動。

    只一閃,木恩已經再度拉近和韶光換的距離,只不過因為他的瞬間移動只有一階,所以移動距離上無法和韶光換的相比,但是剩下的這點距離,木恩騎著掃把晨露,咻一下已經掠過。

    “你這家伙還真是纏人啊!”趙禹哲在嘴上猶自不肯服輸,尤自在叫自,木恩手中的晨露已經揮下。

    韶光換急躲,但是揮下的晨露卻是超乎尋常的快。

    重力加速拍!

    利用魔法,加大重力加速度,讓拍擊具備更大的威力。

    轟!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晨露沒有打到韶光換,拍打在地,發出一聲巨響,重力加速帶來的沖擊力,立時朝前波及著。剛剛跳開躲避的韶光換被沖擊到,頓時被彈得更高。

    木恩就這樣再次騎著掃把飛起,飛向半空中的韶光換。

    啪啪啪啪。

    晨露揮起,接連抽打著韶光換。

    純粹的攻擊,不包含任何意氣之爭,飛翔在空中的高英杰和木恩,他們的目標只是勝利,永遠都是如此。

    榮耀!

    兩個大字在電子大屏幕上閃動著。

    任何一個職業選手,任何一個榮耀玩家,每天都不知要多少次看到這兩個字。有的人將其深深地放在了心上,有的人,卻只將這當作一個單純的勝利符號。

    榮耀,只會屬于那些看重它的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