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追不行,不追也不行。m

    比賽中遭遇這種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尷尬,職業生涯多年的楊聰也不是第一回了。有沒有第三種選擇?楊聰不知道,或許有,但是他看不出,所以他只能二選一,哪怕兩個選項都不好,但也必須做出選擇,多一分猶豫,只會讓局勢變得更糟糕。

    追上!

    楊聰到底還是選擇追上,讓興欣占領制高點這是一個更為不利的局面。所以在一進比賽看到是這圖時,三零一的諸位心里就是咯噔一下,這才有楊聰義無反顧地前來偵查。楊聰現在是發現了,從關注起這圖的制高點,讓思維陷入這一步時,他們就已經開始犯錯。至于現在自己沒有意識到這樣堵蘇沐橙是堵不到的,只能算是一個小小的細節失誤。不犯這失誤,也無非是回身試圖緊逼沐雨橙風,然后蘇沐橙操作沐雨橙風放他風箏,沒準也會選擇沖進桐木樓和他兜圈子。

    所以說,是他們一開始考慮就不周全,忽略了興欣可以利用這個制高點進行反向操作的可能性。

    下次再遇這種情況,該怎么辦?

    這個念頭在楊聰里閃了一下,立刻就被他先刪除了。

    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先集中精神把眼下的場面處理了,如果能進季后賽了,再來仔細解決這個問題不遲。

    風景殺狂奔,直至沖上樓頂,耳邊清晰地傳來炮彈飛出的轟鳴聲,沐雨橙風這都不知道朝下支援了多少火力了。而她的視角也時時注意著樓頂的出口,風景殺這一上來,蘇沐橙立即看到。而后,根本沒有語音的情況下,楊聰覺得好像是聽到了蘇沐橙的笑聲;角色根本沒有神情的情況下。他覺得好像看到沐雨橙風朝他微微笑了笑。

    一點不帶猶豫的,沐雨橙風從樓頂上跳了出去。

    楊聰也沒猶豫,這早就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毫不遲疑地,他也飛身跳出了樓。

    疾空踢!

    反坦克炮!

    跳飛出去的風景殺半空中踩中了沐雨橙風,但是同時也又一次被沐雨橙風炮火近距離轟中。

    火光在天空中絢爛地炸開,下方興欣和三零一的八人卻激烈地戰在一起,沒有時間多看一眼。

    他們知道那端在發生什么,相比之下。當然是三零一隊更加焦躁一些。沒有楊聰,他們的戰術缺少了很重要的一環。舍命一擊,他們未必要使用,但是在數次使用這一技能得手,將這么一種戰術演示給大家看后。楊聰風景殺的存在,本身就成了一種牽制,有他在陣,對手就得時時注意著他的舉動,注意著他是不是預謀著要搞這樣一擊。

    三零一隊,則會借著這種牽制進一步展開。比賽的目標,終究只是獲勝。使用舍命一擊只是獲勝的一種手段,而不是唯一手段。只是這種手段影響太大,難免會受到高度重視,這讓三零一其他攻勢的展開總是順利。但是這一次。楊聰和風景殺干脆就不在了,三零一下半賽季一直以來的戰術完全沒有了立身的根本。余下這四位在這和興欣周旋,打法沒有絲毫精妙。不過白庶在團隊中的表現,確實要比他單挑時要顯眼許多。保護、協同。甚至沖鋒在前,都做得十分到位。他已是這支隊伍運轉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點已經毋庸置疑。

    只可惜單有他這一部分的三零一,終歸只是失去鋒利的寶劍。周旋、纏斗,卻找不到制勝的方法。

    興欣四人呢?在葉修的君莫笑和方銳的海無量的攻防穿插中,喬一帆一寸灰的鬼陣一個一個地布了下來。

    鬼陣是死,人是活,如果是一個菜鳥,大概會覺得鬼陣很好對付:我離它遠遠的不過去,對方不就沒轍了嗎?

    這樣的想法倒也不能錯,但是職業級的陣鬼,當他的鬼陣開始布下時,那就是開始編織一張嚴密的網,想掙脫,想穿透,絕不是靠一句“我離它遠遠的”就可以辦到的。尤其是在團隊作戰中。

    鬼陣是死,人是活,這活人,可也包括陣鬼一方的人呢!

    團隊戰斗,想撤,那得全都能保證撤走,這顯然不比單挑時一人逃走全家沒事那么瀟灑。團隊賽中配合陣鬼,就是利用這一點。不用將對方的角色全部限制,只要留下他們一人,就等于留下他們全隊,對手總不能就這樣看著己方一人就這樣陷落。

    麻煩大了!

    眼看鬼陣一個接一個密布在他們周圍,三零一的幾位都知情況越來越不妙。他們需要楊聰的支援,可是偏偏現在楊聰又脫不開身。

    怎么辦?

    “注意”頻道里突然跳出兩個大字,是白庶。

    注意?注意什么?

    三零一的諸位知道現在不是發問的時候,紛紛調整視角注意著白庶的潮汐。

    精士精神!

    白庶的潮汐開啟了騎士的覺醒技能,而后揮舞著手中的劍和盾牌就是一聲咆哮。

    犧牲吼叫!

    白庶終于等到了一個機會,等到一個可以一次掌控興欣全部四個角色的機會。他一瞬間搶到了這個點,而后放出這記犧牲吼叫,技能范圍剛剛好將興欣四人全部裝了進去。

    這個機會他等了很久,他從一開始就察覺到興欣很注意對他這種仇恨控制技能的防備,偶有出現機會,卻都是陷阱。

    不愧是葉修!

    白庶現在對葉修已經刮目相看了,不只有高他一等的技術,所領導的團隊也十分默契精巧。但是白庶相信,機會一定會有,沒有人可以像機器一樣精密的運轉,所以他耐心地堅持,耐心地等待,仔細觀察,準備捕捉這一線戰機。

    現在他等到了。

    犧牲吼叫之后,興欣四人的攻擊全部強制集中到他身上。不過吼叫和挑釁不同。挑釁是時間為單位轉移目標仇恨,一次只能針對一個目標;吼叫可以針對范圍內的所有目標。但是卻是以攻擊次數為單位,而且次數有且只有一次。

    對于遠程職業來說,解除被吼叫的狀態真的非常簡單,只要快些對目標做出一次攻擊就可以了。而對于近戰職業就麻煩了,若是有距離,勢必要先近身,在未近身的情況下虛放的技能,系統會來裁定這算不算對目標做出的攻擊,目前來看。系統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它會根據目標這一技能的攻擊距離來準確判斷這一擊是否對騎士形成威脅。

    葉修、方銳,兩人的職業都有距離攻擊手段,君莫笑和海無量在被犧牲吼叫的下一秒,立即就對潮汐做出攻擊解除了狀態。可是即使這樣,他們原本進行的攻勢終究也被中斷了一下,三零一的另三位,在這一瞬間都可以無拘無束干點想干的事。

    而興欣此時最艱難的是喬一帆。鬼劍士駕馭鬼神之力,能做出的攻擊距離比起劍客等等要強出不少,但是此時卻也不是站在原地就可以一抬手對潮汐做出有效攻擊的,喬一帆只能操作一寸灰快些向前。只可惜白庶主要針對的,就是他這個鬼劍士,他就是要拖著這個距離讓一寸灰沒法出手,進而破壞他對連環鬼陣的控制。

    從這一點上說。吼叫的效果真是有點變態,對手無法做出有效攻擊,這種強拽著對手來襲的效果就總會存在。

    但是此時場上想維持這種變態的效果可也沒那么容易,因為興欣陣中有兩個角色都可以解除這一狀態。

    氣功師的氣定神閑。

    牧師的專注。

    都是可以解除被嘲諷狀態的。興欣陣中恰巧這兩個職業都有。

    而到了這種地步,三零一的選手如果還不知道配合一下白庶的話。那可真的妄稱是職業選手了。

    三段斬!

    高杰在潮汐犧牲吼叫放出的一瞬間,就領會了白庶的意料。星辰劍舞動著手中的白光劍,一道道慘白的劍光抹出,立時朝著方銳的海無量殺了去,不給他施展氣定神閑的機會。

    白庶,則是借著騎士精神,親自動手,對安文逸的小手冰涼一個英勇沖鋒就突了過去。

    李亦輝的柔道搬山,則是朝著葉修的君莫笑沖了去。

    普通技能樹下的散人,不會擁有消除被嘲諷狀態的技能,但是君莫笑手中的千機傘可以在每個形態上打上技能,那就不能不防備他也預備了這樣一個技能了。

    果然!

    三零一幾位看到君莫笑的動作時,立即慌張起來。

    只見他手中千機傘已經拆成兩截,成東方棍分握左右手,兩掌虛合,運氣,分明就是氣功師氣定神閑的吟唱造型。

    休想!!

    李亦輝也真是急了,他的柔道,那攻擊距離真是短得不能再短,此時似乎有點來不及。但前全明星級別的柔道選手可也不是這么容易就放棄的。

    回旋折腳!

    李亦輝的搬山直接飛身而起,急速劃出,雙腿立在空中看似已要夾人,但此時可夾范圍里哪有目標。但是他這么一跳,卻恰到好處地跟上了一寸灰的移動,君莫笑要施展這一氣定神閑,卻被擋了目標,根本沒辦法選中一寸灰。

    這也是一手功夫在場外的小手段了,UU看書 w但卻十分有效。

    君莫笑的氣定神閑終究沒法出手,不想浪費最后是打到了自己身上。李亦輝長出了口氣,結果就見君莫笑手中兩截東方棍已經重新接起,卡卡一翻,瞬時就擴成了一把鐮刀。

    圣職系武器!

    李亦輝的臉色頓時就又變回去了。

    圣職系,可以解除被嘲諷狀態的技能真的太多了。牧師的專注,騎士的不動如山,驅魔師的靜心符,守護使者的凈化,四個職業全都有這類技能,除了騎士是只能對自己加持,其他三個都是可以對目標釋加。

    這葉修,在千機傘上已經打了一個氣定神閑后,居然還在重復添加同效果的技能嗎?

    ===========================

    第三章!2200票的,我有一種大步奔跑的感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