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于陳果的吐槽興欣諸位一笑置之。

    得獎固然高興,但此時的興欣戰隊還沒到可以高興的時候。備戰季后賽他們要做的事還挺多。尤其是對新裝備的適應。

    偽銀裝40件!

    最后這一周,興欣技術部加工加點,趕在38輪比賽結束后完成了手頭的最后四件銀裝開始。將興欣的偽銀裝數量堆砌到了40件。

    相比起正經銀裝,偽銀裝更像是一次性用品,暫時緩解興欣裝備方面的不足,但沒有可持續發展的空間。如此的耗費,讓陳果挺心疼的。不過她也清楚以興欣的狀況,不使用些非常手段,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提升這種硬件水平。其他戰隊都是數年的積累,興欣再能干,也不可能在這短短一兩年里就達到豪門水準。所以他們只能用這種看起來有些短視的法子。

    好在這些消耗觸及到的最珍貴材料并不多,總算也沒有和興欣的正經銀裝開發有所沖突。

    而唯一一件正經提升到80級的裝備:千機傘。

    裝備需要等級減5這一屬性終于是被成功地做了出來,而且是分布在了千機傘的每一種形態上。而每一種形態的基本屬性,明顯已是超越75級銀裝一個檔次,附加屬性也小有提升。而千機傘的形態,在50級成型時擁有盾、戰矛、步槍、太刀、戰鐮、法杖、忍刀、東方棍、騎士劍這九種形態,同時具備機械師的機械箱功能。

    這之后的提升,在形態變化上都延續著這種變化特征。

    直至這一次,在從70級直接跳成80級的過程中,關榕飛成功再給千機傘添加了新的變化形態。

    在東方棍的拆解形態基礎上,千機傘可以再變暗夜系的雙劍。

    支撐傘面的傘骨可以抽卸,而后裝備于手腕成為格斗系的爪類武器。

    傘面收起,呈扇面橫切開,列于傘桿之上·形狀古怪,看似巨斧,但事實上卻是劍系的大劍。

    以上三種形態,再加千機傘舊有的九種·共計十二種形態。關榕飛確實是裝備研究方面的天才型人物,千機傘,他沒有原封不動地照搬開發者的思路。因為他看得出開發者的思路是止于50級的。50級之后又有了什么新材料?游戲又有了什么新屬性?這些開發者恐怕并不了解。而關榕飛,就大膽地在舊有思路中添加了新東西,將于將千機傘提升至了更高的程度。

    以使用初階技能為目的的話,事實上千機傘只要分別擁有六個職業系的六種武器形態就足夠了。不過多幾種變化形態,就會多幾種表現形式·可以更加豐富散人這一職業變化繁多的戰斗。而且目前千機傘在不同形態上打不同技能的使用方法,多三種形態,意味著多了三個非轉職非覺醒的該職業系的技能。

    最終十二種形態,劍系兩種、槍系一種、格斗系兩種、圣職系三種、法系兩種、暗夜系兩種。分布得也算是比較平均了。

    包括葉修在內的所有人,都在抓緊時間適應這些新裝備。電競之家的記者常先,這些天沒事就打個電話,時不時還跑來興欣網吧溜彎。畢竟是記者,搜集信息情報是他的主要工作·雖然知道這種時候沒有戰隊喜歡被打攪,常先卻也只能硬著頭皮努力希望套點什么東西出來。

    不過來了多次了,除了老板陳果·常先就沒見過其他人。

    一路戰隊,直接遇到的就是老板,從這一點上真將興欣的新隊屬性暴露得一覽無余。沒有哪支隊伍的老板是像興欣的陳果這樣仿佛一個前臺一般,比戰隊的任何一名選手都容易見到。其他跑戰隊的記者,若是遇到這種情況恐怕都要高興死了。

    但興欣偏偏是個例外,常先這天又鬼鬼祟祟地溜來興欣,結果進門就見陳果笑吟吟地看著他,只能是一臉無奈和苦笑了:“陳姐····…”

    “怎么,見我不開心嗎!”陳果說道。和媒體打交道,她也是剛剛在學習的·不過她最常打交道的記者常先碰巧也是個入行不久的新人,厚道老實,遠不如一些老記者那么刁鉆,陳果應付他倒一直是綽綽有余的。

    “沒有沒有。”常先連忙應聲,他哪敢得罪陳果啊!雖然像個前臺一樣一來就能見到,但人真是老板·這點是貨真價實的。

    “陳姐你看我都來這么多趟了,你就給點內幕消息唄!”常先完全是哀求狀。

    “真沒啥內幕,就是不想被人打擾,封閉苦訓,努力爭冠唄!”陳果樂呵呵地說著。

    這話,常先聽了好多次了,但他不能信。雖然還是個業內新人,但跑這幾年,常先察言觀色的本事可也練出來不少,再加上陳果根本就不是個喜歡藏著心事的人。就看她對常先說這話時那歡快的模粞“我有內幕但我就不說”的內涵完全就是寫在臉上的。

    “唉,陳姐能不能讓我見見葉哥他們,問問他們對第一輪對陣的看法啊!”常先快哭了。別看陳果是把“有內幕”這種事直接寫在臉上,但她就是不說,常先一點辦法沒有,人分明就是在享受這種“我有秘密但我就不說”的快感啊!

    “他們真的挺忙的,等過幾天的吧!”陳果這時又認真嚴肅地答復著。

    “那陳姐你怎么看第一輪呢?”常先無奈只好拿陳果將就了。

    是的,將就!

    換是其他戰隊,能采訪到一次戰隊的真正老板那是多么不容易。但在興欣這就是將就,因為見陳果太容易了。常先只是在路口的大排檔吃炒面的時候就遇到過陳果不知道多少次了。大家熟得跟一家人似的,一點神秘感都沒有。所以常先也清楚,陳果這老板有些特殊,有時感覺她根本就是一個名份上的存在,興欣戰隊的太多事基本都不是她這個老板拍板做主的。當然,從興欣在聯盟的注冊資料,以及以興欣俱樂部為名的工商注冊資料上,陳果確實都是貨真價實的興欣擁有者,最大的老板。

    這個老板吧······有些傀儡性質,但是她又是興高采烈心甘情愿地當著傀儡。真要讓常先拿句話來概括的話,他只能說三個字:真愛粉!

    是的,真愛粉!

    比起嘉世解散后,跳出來將嘉世接手的那個茗乾綠的太子爺夏仲天看著要真愛多了。夏仲天對新嘉世的掌控力可比陳果要強多了,而且也像個正經俱樂部的老板一樣。常先作為駐H市的記者站,當然也有跑過現在的嘉世。

    對陳果這種老板,常先真不知該怎么說了。

    當朋友,當然是很好的的,而且也很賞心悅目。可是當采訪對象吧,這么犀利的一個身份,采訪價值卻有限得緊,常先想想都覺得鬧心。自己沒事就見興欣老板,但卻一點興欣的備戰內幕都挖不到,這說出去都是笑話吧!

    “第一輪啊,擊敗藍雨唄,那還用說。”陳果說道。

    常先淚流滿面,真沒營養啊!早都料到了,所以他連錄音筆都懶得開了。

    “有什么針對性的戰術安排嗎?”常先問。

    “那可是秘密,不能說。”陳果微笑。

    秘密什么啊,你是不知道吧!常先繼續哭。

    “魏老大會在和藍雨的比賽出場嗎?他可是和藍雨有很大淵源的啊!”常先又問。

    “這個,要看技戰術方面的需求了,我們不會為了制造看點特意安排什么對陣。”陳果一本正經。

    我去,說得像模像樣的,這話是哪個教的吧!常先下意識地左右看了看,仿佛在這個網吧里會有人對常先傳音入密似的。

    “小常你先坐啊,我出去買點東西。”陳果這時說著。

    常先無奈地點著頭,看吧!這就是興欣的老板,多么的日常。常先望著陳果出了網吧,然后隨便進了路邊的一家煙酒商店,不大會后拿了一條煙出來。

    原來是給葉修和魏琛買煙啊!常先對興欣太熟了,一下子就判斷出了因果。

    “小常你再接著坐會,我把東西拿上去啊!”陳果回來了,對常先晃了一下手里的煙,就又上樓去了。

    太熟了!

    常先繼續哭著,這已經熟得不拿自己當外人了。這種關系常先本以為是很好的,U www.uukanshu.com能和一支戰隊混得這么熟,這對一個隨隊記者來說肯定很便利啊!可是現在常先知道,他混得有些熟過頭了。熟到現在再追問興欣的備戰細節,他都有些不好意思,覺得有些對不住朋友了。

    自己······沒有掌握好工作交際的尺度啊!常先現在明白這道理已經遲了,半晌后看到陳果下來,就當著常先的面,一邊翻著網吧這段時間的流水賬簿,一邊和常先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興欣老板認為常規賽所有獎項都應該是興欣的······

    這是常先從聊天得聽到的信息。但是…···這他能寫稿嗎?能嗎能嗎?人這是把他當朋友的一種私下的玩笑式的吐槽啊!這當然不能寫出去了。

    該怎么辦啊?

    電子競技周報就要出榮耀季后賽的特刊了。開賽前這一期就是要各隊的備戰情況,自己這邊怎么交有關興欣的稿件啊?

    更新來喲!下午好大家。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