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常先因為完不成工作任務而煩惱著。公道來說,這也確實要怪興欣有些不靠譜。其他戰隊,比如藍雨,同樣也是全封閉訓練,謝絕所有采訪,但對方最后就有專門的公關外宣部門向記者提供新聞稿,讓他們應付差事,報道藍雨。興欣這邊呢?只一年,戰隊主體是有了,但像藍雨豪門那些完善的俱樂部體系還沒有呢!

    新聞官?

    興欣哪有這東西。陳果經驗也不太足,葉修操心隊員成長,操心戰術安排,操心裝備提升,操心材料儲備,這些他都會特別上心,但有關媒體這些完全不會影響到戰隊實力的東西那就漠不關心了。其他人也理會不到這些方面,所以興欣戰隊是一點這方面的覺悟都沒有。

    常先這天又是一無所獲,興欣網吧的一些熟客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樣了。常先偶然一次聽到這些家伙嘀咕,差點沒吐出血來。合著他這隔三差五跑興欣網吧圍著陳果團團轉的風格,已經毫無傳說中無冕之王的風采了。在普通人眼里,他就是一個不要臉的,對陳大老板死纏爛打的小白臉。

    常先哭死的心都有了。回去上網再看他們電競之家的記者群里,其他幾位跑季后賽隊伍的隨隊記者手里材料都大把大把的,和他一樣有點受冷遇的跟藍雨的g市記者,人至少也有藍雨方面提供的新聞稿,然后自己再加點主觀看法談論談論,一篇有關藍雨的專題也就對付過去了。

    自己呢?

    自己這次都別想著從諸位當中脫穎而出了,最后別給開了天窗就是好的了。

    常先急啊,揪頭發啊,一晚上睡不著啊!

    藍雨那樣的新聞稿他也不指望了,因為他太清楚了。興欣壓根就沒這方面的人。諸位選手是不用指望了,現在都沒功夫。除此以外呢?陳大老板嗎?常先想想都覺得汗,陳果在他心目中的印象是完全無法和寫東西聯系在一起的。

    沒辦法了,只能靠自己了,編吧!大不了寫完之后拿給他們去看一下。

    無奈的常先,只能來一篇全自己主觀的稿件了。折騰了兩天,再跑興欣,懷著有可能一見諸位選手的期待,結果樓下再見陳果。期待瞬間就落空了。

    “陳姐。”常先打招呼。

    “又來啦!”陳果也招呼他,但常先聽著這個“又”咋就那么刺耳呢?再看網吧里,不 少鄙夷的目光都朝他投射過來,一看到常先望過來的時候,卻又連忙收回。各種神情專注地擺弄電腦。

    “我這寫了篇有關你們興欣參加季后賽的稿子,你給看看吧,看合適不。”常先無力地遞上自己這篇毫無干貨,全憑他自己發揮的新聞稿。

    “哦?是嘛!”陳果接過,翻看,看得倒也挺仔細,總算讓常先得到了些許安慰。

    “小常啊!你這個。全是口號,沒什么干貨啊!”陳果說。

    常先淚流滿面啊!

    自己當然沒干貨了,你天天把我堵在網吧前臺,又不讓我采訪選手也不給我爆料。我哪來的干貨啊!

    常先委屈啊,委屈地啥也說不出來了。陳果看他這模樣,到到沒蠢到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呃……剛才我是以一個純讀者的角度來說,其實挺好的。你就這樣發吧!”陳果說。

    “陳姐不能給點干貨嗎?”常先說。

    “其實真沒啥干貨,就我們興欣這點底子。你其實也挺清楚的,還能有啥啊!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才要珍惜利用一切時間,在這一周時間里能提高多少就再提高多少。”陳果說。

    “陳姐你別蒙我,我知道你們一定有什么手段的,我看得出來。”常先說。

    “哈哈,有點當然是有點的,但這不能說啊!說了怎么給人驚喜呢!”陳果說。

    “行咧!”常先點了點頭,陳果親口承認他們有手段,這也勉強可算是有點干貨了。至于不知道手段的具體內容,這合情合理啊!真要有隊伍賽前完全曝光說我們有哪樣哪樣的手段來對付敵手,大家恐怕反倒要懷疑這是不是故意在迷惑對手了。常先還是挺有能力的,聽到這么點內容,腦子就已經開始滴溜溜地轉著,思考著怎么用這一句話來擴充點內容來。

    很快,電子競技周報季后賽的特刊開始發行了。賽前篇當然就是對本賽季季后賽的各種展望了。除了分派八地的駐站記者送回的第一手稿件,電競之家也有邀請各路有名的榮耀評論家對這期季后賽進行點評。

    比如著名解說嘉賓李藝博,他的專欄好似他這賽季的解說風格一樣,小心翼翼,不作預測。李藝博的評論,像是一篇回憶錄,將這八支隊伍在這個賽季的常規賽中的精彩鏡頭給回味了一番,當然,這些都是他參與解說的,回顧起來那叫一個清晰立體。以此來闡述了他心目中八支隊伍的優點與不足,完了,祝八隊統統都有好成績,就這么圓滑的結束了。

    著名評論員茶小夏,早早就有宣布過他已是興欣腦殘粉,這賽季沒少為興欣謳歌吶喊。不過茶小夏所謂的腦殘粉其實只是戲稱,他只是對興欣更加看好更加有興趣罷了。只能說他會更花心思從興欣身上挖掘好的東西。對興欣的贊美,還是有章法有邏輯的。不像以阮成為首的那幫興欣黑,那就是徹底無腦了,指鹿為馬混淆黑白基本已經完全喪失節操了。

    在茶小夏的專欄,他繼續傾注著對興欣滿滿的愛意,對季后賽八隊的評論,有關興欣的部分占了70%,其他七隊卻在30%中匯總。

    有關要不要約左宸銳的稿子,編輯部里起了一些爭執。因為這人在喜愛與不愛的立場那就是真腦殘級別了,到時寫出來的內容有失偏頗是必然的。最終,編輯部決定,試著向左宸銳約一篇不對藍雨和微草做點評的評論稿,結果被性格評論員左宸銳果然拒絕。

    其他再如阮成這種名筆,稿件卻是專供電競時代的,電競之家就是想約也約不到。

    洋洋灑灑的稿件約了很多,除了這些著名評論員,還有一些選手。退役的,現役的。備戰季后賽的八支戰隊的選手當然是沒功夫了,但其他隊伍的選手,這時候已經開始夏休。媒體約稿通常也是找一些比較著名的大神。這期就約到虛空李軒、煙雨楚云秀還有皇風田森三人的評論。

    三位選手都已經差不多從對這賽季的遺憾中走出了,已然進入看戲模式。對季后賽,也是各有一些看法。

    李軒比較看好輪回,這是一個最為大眾化的偏向,也沒什么可多說的。

    楚云秀則是看好興欣,并且直言不諱主要原因就是好朋友在興欣戰隊,當然,隨后也她也從技戰術角度上談了談興欣的優劣。

    田森呢,看好的則是霸圖。他認為霸圖隱忍了一個賽季,季后賽必然會有不同的爆發力。皇風這支昔日豪門走向沒落,這讓田森深刻感受到那種由盛轉衰的悲涼。霸圖的幾位老將無疑正在經歷這種人生階段,看著他們,田森雖然是一位年紀正值當打的選手,卻頗有感同身受的感覺。他的看好,或者更多的是一種祝福。

    電子競技周報就靠這些內容撐起了這一期的內容。而后他們特派記者的稿件,則就是對八支戰隊的分別評論了。除了藍雨和興欣,其他六隊都約到了選手專訪,內容充實很多。藍雨是戰隊提供的新聞稿,完了當然也有記者自己的發散發揮。興欣的更慘點,等于就是記者常先自己出手給興欣寫了一份新聞稿,然后再拿著和陳果聊天中得到的只言片語發散發揮。

    結果最后這么一看下來,那六家約到專訪的內容反倒有點平淡無趣。季后賽的謹慎嚴肅,似乎從這時候就已經開始了。雖然面對了媒體,但那六支戰隊的選手根本都沒有多說什么,可以說一樣毫無干貨。藍雨是戰隊給的新聞稿,那更不用說。到最后,反倒是常先的興欣稿件中,十分確鑿地寫著興欣老板陳果坦言興欣在季后賽中是有手段的。

    這手段是什么呢?

    這就是常先在發散發揮的地方了。

    至于常先的猜想是什么那也不太重要,這個東西完全可以大家猜的嘛!于是興欣到底有什么手段,頓時就成了本期報道之后的熱議話題。有猜不一樣的戰術的,有猜不同尋常的陣容的,也有猜秘密裝備的,反正榮耀來來回回也就是這些東西,說什么的都有。

    “你怎么看?U ”

    藍雨戰隊,放下報紙的黃少天問著一邊的喻文州,他們是馬上要面對興欣的對手,當然最在意這個問題了。問完了也不等喻文州回答,黃少天就已經在說他的看法:“有那個家伙在,我看八成是興欣在放煙霧彈。”

    “是嗎?我倒不覺得。”喻文州手里也攤著一份報紙,聽黃少天說著話,目光卻沒有從報紙上離開。

    “手段多少還是應該有點的,什么也沒有,這樣的煙霧彈放著可就有點可笑了。興欣的人不至于這么幼稚。”喻文州說。

    “那會是什么?”黃少天愣。

    “別想,想你就上當了。”喻文州說著,已經把報紙放下來,“就當沒看見吧!”

    “我盡量吧……”黃少天說得有些沒自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