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魏琛發人深省似的來了這么一句后,居然就沒有往后詳說了。大家一琢磨,估計是細節已經說過了,這是最后的總結陳詞。大家看比賽也看了一個多小時,一直沒見魏琛和包子,合著兩人就在這邊馬路邊由魏琛講述他的輝煌當年呢?

    “靈魂什么啊靈魂,一共就兩年!”于是葉修上前毫不留情地戳穿了。

    “廢話!”魏琛回頭一看是葉修,倒還是很從容,“沒我,能有藍雨嗎?”

    魏琛這話不假。他和葉修一樣,在投身榮耀圈的時候還沒有榮耀聯盟這個職業圈呢!起初大家都只是普通的網游玩家,靠游戲生存的手段,無非就是網游里的一些事務。葉修那時所屬的公會是嘉王朝,但公會并非他所建,建立公會的人,恐怕在最初也未想過這會成為未來嘉世俱樂部奠定王朝的根基。

    嘉王朝公會,最初和任何一個玩家公會一樣,就是由某一個玩家,組織起一群游戲里結交的好友,組建起來的一個大家共同娛樂的游戲團體。在玩耍的過程中越來越壯大。在榮耀聯盟最終組建后,有這么一些公會最終就成了俱樂部和戰隊的網游根基。嘉王朝公會是這樣,藍溪閣公會也是這樣。所不同的是,以嘉王朝為根基最終組建起來的嘉世俱樂部,其老板就是嘉王朝的創始者陶軒。而藍雨戰隊,投資創立者另有其人,不過他們的公會根基可真是他們的初代隊長魏琛最初從網游里經營起來的,說沒有他就沒有藍雨,并不為過。

    “明天你們如果連我的這些后輩都打不過的話,那可就太丟臉了。”魏琛瞪著興欣的諸位說著。

    離隊后和老東家交手,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都是比較傷感的一件事。不過魏琛完成這個節奏。用了整整八年!

    八年,他對藍雨還有怎樣的感情?

    雖然他平日吹噓起他在藍雨的光輝過往時都是一副沒羞沒臊的炫耀嘴臉,但是所有人都聽得出老家伙對過去的懷念。

    是懷念青春?還是懷念藍雨?

    沒有人去追根問底,因為大家都知道,不管魏琛對過去是什么樣的態度,此時,他是興欣的一分子,他明白無誤地站在興欣這邊。

    “明天,加油。”葉修說道。

    “加油!”幾個小年輕一起在大馬路邊上嚷嚷著。

    “方銳呢?”看大家士氣高昂完了。葉修隨口問道。

    “沒見那家伙。”魏琛說道。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式為自己備戰,這位猥瑣流的大師,又是在做什么呢?大家都有點好奇,但也沒有人會因為好奇就去打擾。

    上林苑小區。

    時間雖已不早,不過小區里在外納涼遛狗之類的人還是有很多。蘇沐橙和唐柔一起坐在路邊的石凳上。抬頭望著天。

    “今天白天的天氣很好的呀,為什么晚上還是沒有星星?”蘇沐橙說道。

    “星星總是客觀存在的,可惜現在大氣污染嚴重。所以不是沒有,只是看不到。也或者星光很微弱,城市的這些燈光將它們的光輝給隱藏了吧!”唐柔說。

    “唔,真是可惜呢!”蘇沐橙嘆息著。

    “話說。”唐柔忽然道,“你第一次打季后賽。是什么樣的心情呢?”

    “第一次?我很緊張,很擔心。擔心自己做得不夠好,擔心自己幫不到他。”蘇沐橙說。

    “那后來呢?”唐柔沒有問那個“他”是誰,這很明顯的嘛!

    “后來……我確實做得不好。如果我可以更出色的話,那年的嘉世大概還會是冠軍吧……韓文清在季后賽輸給過葉修三次,但是那一次他贏了,因為他身邊多了個好幫手。而葉修沒有……”蘇沐橙的神色變得有些黯然。

    唐柔暗暗懊悔,她一時間忘了蘇沐橙第一次參加季后賽最后是得了亞軍。這個貌似是僅此于冠軍的好成績。但事實上是非常痛苦的,那種只差一步就可以收獲成功的感覺,真的足以讓一個人直接崩潰。懊惱、自責,沒有什么成績是比這個僅次于冠軍的好成績能帶給人更多的這些情緒了。

    “抱歉。”唐柔說道。

    “沒什么,都過去好久了。”蘇沐橙說。

    是過去好久了嗎……唐柔心下又在暗暗想著。那次,嘉世是在總決賽與冠軍失之交臂,而那之后,嘉世戰隊更是連總決賽都沒有進過。蘇沐橙的自責會不會更重?會不會一直都覺得自己沒有幫好葉修?

    “這一次我們一定會贏的!”唐柔說。

    “你不緊張嗎?”蘇沐橙笑著問她。

    “我原以為我不會緊張的,但是事實上,我發現好像并不是如此。”唐柔說道。緊張?那是什么?一直以來會讓人緊張的東西,只會讓唐柔感到更加興奮,更有干勁。但是這一次呢?興奮、干勁,這些統統都有,但是緊張卻沒有因此而完全消除,唐柔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居然是有一點恐懼感的。她承認這一點。

    “是嗎?”蘇沐橙繼續笑著,“那說不定是好事呢!其實我一直覺得你真是太缺乏緊張感了。緊張過頭,那當然不是好事,但一點緊張的感覺都沒有,好像也不是太好誒!”

    “難道葉修也會覺得緊張嗎?”唐柔說。

    “他當然緊張,其實一陣個賽季他都很緊張,要不然,他怎么會這樣竭盡全力呢?”蘇沐橙說。

    “我可看不出。”唐柔嘟囔著。

    “緊張也是可以轉化成動力的啊!你啊,好好享受這得來不易的緊張吧!這對你來說根本不是障礙,是營養才對。”蘇沐橙說。

    “這就是消除季后賽壓力的方法嗎?把緊張當補品吃掉?”唐柔說。

    “這個辦法不好嗎?”蘇沐橙說。

    “看起來也只能如此了。”唐柔說。她多少有些明白蘇沐橙的意思。

    “咦,你們兩個在這里啊!”正這時,葉修他們那一幫老的少的也回到了小區。沿大道走來,正看到坐在石凳上的二人。

    “是啊!”蘇沐橙和唐柔站了起來,她們也準備回去了。

    至此,興欣戰隊的諸位都集合的差不多了,除了還在訓練室里看視頻的莫凡,還有一直沒見去向的方銳。

    “方銳那家伙到底跑哪去了?”葉修又是隨口嘟囔了一句。

    “他?睡覺了啊!”蘇沐橙說道。

    “嗯?”

    “八點多回來,然后就睡了。”蘇沐橙說。

    “八點多就睡覺了?”眾人面面相覷。

    八點多,葉修、喬一帆、安文逸、羅輯他們都在看今天晚上的比賽;魏琛和包子在馬路牙子上吹牛;蘇沐橙和唐柔在小區里散步聊天,結果方銳在這時候就已經睡覺了。

    “八點就睡,這貨這一覺是想睡多久?”魏琛驚嘆道。

    “這就是他緩解壓力的方式嗎?”眾人說。

    “也沒準是怕緊張的失眠,所以才早早上床多些時間來培養睡意。”大家繼續議論著。

    雖如此,大家可也沒有回到住處就因為好奇去查看方銳到底睡沒睡著,比賽前的這一夜,就以大家先分開,最后卻又基本聚首的節奏結束了。

    次日一早,葉修起來,下樓一看,方銳不愧是八點就上床睡覺的人,此時已經在樓下客廳精神抖擻地看著報紙了。

    “三零一輸挺慘呀!”看到葉修下來,方銳和他打了一聲招呼后說道。他手里拿的是今天的電子競技周報,這都已經被他買回來了。要知道如今是季后賽,電子競技周報的銷量也會變得很緊俏,尤其是在前嘉世俱樂部這一帶,這要不是去得特別早,真不一定能買得到。

    “是啊,我看了比賽了。”葉修說道。

    “霸圖那老幾位果然還是發力了嗎?”方銳說。

    “那當然,不然呢?”葉修說。

    “可報上還說他們打得有些保守。”方銳說。

    “他們的戰術有一些改變,不再是過去那個猛打猛沖的霸圖了。”葉修說。

    “他們放慢了?”方銳說。

    葉修點頭。

    “我們接下來恐怕就是要遇他們了,這下可就更難打了。”方銳說道。

    兩位頂尖高手,根本不用說太多,簡單幾句,就都對情況了然。

    霸圖老將居多,UU看書 www.uukanshu.com以客觀條件來說,他們確實不再適合太快的節奏,老將,就適合在穩扎穩打的比賽里充分利用他們的經驗和耐性和對手周旋。但是霸圖這支隊伍,可一直以來都不是這種風格的。他們猛打猛沖了十年,卻在這一賽季的季后賽,整體放慢了節奏。

    霸圖,可并不僅僅是讓老將們輪休來保存體力這一招啊!他們從最根本的戰術上進行了調整,重新打造了更加適合他們的套路,而不是再按他們既有的節奏。

    “會變得可怕的,不只是那幾個老家伙。”葉修說道。

    “哦?”

    “還有張新杰。”葉修說。

    “他?”

    “他的風格,本來就是更適合這種慢節奏的陣地式打法的,他和霸圖,本身從風格上是完全不契合的,也就是他這種性格,才能讓自己強行適應根本不適合的戰術,但是現在,霸圖的風格正是朝他真正擅長的方向貼近啊!”(未完待續)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