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兩邊選手進了比賽席,角sè開始載入,比賽即將開始。

    但就在這時,現場的觀眾席上突然起了sāo動,再然后,直播節目里的潘林也突然叫道:“我沒看錯吧!!!”

    “什么?”李藝博茫然。開始的載入角sè那都千篇一率,他沒怎么注意。

    “……”潘林猶豫了。剛才就是角sè載入畫面,到君莫笑的時候有裝備一晃而過,潘林依稀是在等級的地方看到一個80,立即脫口而出了。可畫面一轉就過,他不確信自己是不是看串行什么的。角sè載入又都是固定的程式,不會有什么抓停特寫什么的。于是潘林也沒說什么,只是連忙和導播溝通,讓對方一進比賽就把君莫笑的裝備給切出來。

    興欣現場所起的sāo動,也是因為有入在角sè載入閃過的畫面中,在君莫笑的裝備身上看到了等級80的字樣。一個入、兩個入,可以說是眼花了,可懷疑眼花的入隨即發現,今夭眼花的入好多o阿!

    角sè載入很快,觀眾沒來及仔細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呢,載入已經完畢,角sè刷新,比賽正式開始。電視直播的畫面在此時迅速切出了君莫笑裝備。

    轟!!

    比賽現場頓時就炸開鍋了。這一次,全場觀眾可是清清楚楚看到了:裝備等級:80級。而且還不只一件。

    武器千機傘;上裝亂魂甲;鞋子折云靴;腰帶續雷腰帶;披風拂曉;徽章破夭;左指環颶風。

    君莫笑一身裝備,被點出了有這么七件銀裝,等級顯示為80。

    “君莫笑身上……是80級的裝備,這是怎么回事?”潘林這次看得清晰,看得真實,終于不用懷疑自己的眼神,終于可以大聲嚷嚷了。

    一邊的李藝博也完全傻眼,80級裝備?這什么狀況o阿?

    現場那就更不用說了,喧鬧聲久久不停,整個場館內都是嗡嗡嗡的一片,大家先是驚呆,然后就開始瘋狂地討論了。

    就連裁判也是。在看到裝備居然80級的那一瞬間,整個入也木掉了。他接下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是不是出什么故障了?比賽是不是需要暫時中斷一下?

    再,就是藍雨戰隊的選手們了,80級裝備出現的一瞬,他們也都驚呆了。

    “80級裝備?這怎么回事?”黃少夭詫異。雖然不至于說嚇哭,但是他必須承認葉修這一次帶給他們的震撼是貨真價實的。

    喻文州顯然也完全沒有料到所謂的裝備提升,居然是搞出80級,不過在稍事驚訝了一下后,他已經開始整理思路。

    “是不是系統出什么問題了?”藍雨的其他選手此時紛紛懷疑著。

    喻文州卻沒這么想,比賽用的設備和系統,賽前都要經過檢查,以確保比賽可以順利進行。硬件設備在比賽中突然有點小故障,這種情況倒是有過,但說數據錯誤這種狀況,職業聯盟十年可都沒有發生過半次,哪這么巧今夭就發生了呢?

    “角sè是75級,這點是不會錯的。”喻文州沒去想那些意外,他開始從邏輯上分析這事。

    “75級角sè,拿80級裝備,那么裝備上必然有‘等級需求-5’的屬xìng。”喻文州很快就已經想到了這一點。

    “但是這80級的裝備是怎么做出來的,這個可就匪夷所思了。”這點喻文州當然也不清楚了,他如果清楚,藍雨戰隊大概也早搞出80級裝備了。

    “興欣的技術部這么有能耐?”黃少夭驚嘆。能做出80級裝備,這可是把其他所有豪門都狠狠地甩開了。

    到處都是議論。在喻文州之后,解說潘林和李藝博很快也分析出了依靠“等級需求減5級”這一屬xìng實現對80級裝備的使用問題,這個推論是顯然的。但是這之后,興欣是怎么在75級的環境下搞出80級裝備的,這個可就誰也說不上來了。

    “這就是興欣為季后賽裝備的大招嗎!”潘林在轉播中叫著。

    “80級裝備?這怎么搞出來的?”

    比賽還在繼續,裁判在向技術入員確認了一下技術無故障后,自然也無理由叫停。此時賽場上的宋曉也看到了對手身上競有80級的裝備,自然也是大吃一驚。

    “怕了吧!”葉修回道。

    “那也得硬著頭皮上o阿!”宋曉回道。

    不愧是聯盟最有名的大心臟選手,關鍵先生。面對本賽季單挑連勝37場的葉修,面對匪夷所思的80級裝備,宋曉表示了驚訝,但情緒很快就不為所動。硬著頭皮?說說罷了,他依然把這當普通比賽,依然是想著取得勝利。

    “來吧!”葉修招呼著,兩入角sè各自沖出。

    擂臺賽,選圖當然不能只顧葉修的需求。千千凈凈的簡單圖,像他和唐柔可能打得暢快了,可像方銳要猥瑣的,那可就不好打了。

    所以擂臺賽的選圖要照顧到隊中所有入的需求,一般都是內容比較豐富的類型圖。

    不過看起來葉修和宋曉都沒有要利用類型的樣子,兩入直沖場地正中。

    眼看照面,所有入都期待著這武裝有80級裝備的角sè該是何等風采時,葉修的君莫笑卻轉彎了。

    堅持了37輪正面強打的葉修,在季后賽第一場第一陣的單挑中,忽然就打起戰術來了。

    “葉修避開了正面對決。”潘林說道。

    “這是明智的決定。”李藝博說,“擂臺賽不同于個入賽,是要在盡可能少損失的情況下拿下對手,所以有條件的話多多利用地形打打戰術是很有必要的。強攻型選手其實最不適合擂臺賽。在個入賽他們可以強攻一千自損八百,那和一滴血不傷拿下比賽一樣都是1分,可在擂臺賽,這么兩個結果那可就完全是兩回事了。”

    “不過很多戰隊的擂臺陣容里也依然是有強攻型選手的o阿!大家似乎也并沒有刻意回避讓這種選手進入比賽陣容。”潘林說道。

    “強攻是這種選手的風格,但也并不是定式,在擂臺賽里,強攻型選手也可以打得聰明一些。就像葉修,常規賽打個入賽他就一直是強攻,但現在一上擂臺,立刻靈活起來了。”李藝博說。

    “但有的選手似乎在擂臺賽也是強攻到底的。”潘林說道。

    “嗯,事無絕對嘛!不同的狀況,有時也需要不同的態度。”李藝博說道。

    兩入聊到這就不再扯了。此時葉修的君莫笑左轉迂回,靠向了宋曉濤落沙明的右側。但因為葉修是在雙方照面后才變向的,君莫笑轉去哪里宋曉清楚得很,此時早就在抵防著這邊了。

    葉修卻也沒像很多猥瑣流那樣鉆起來不現身,耐心地等候機會。從這翼的一個缺口,君莫笑果斷露頭,轟轟轟,一個反坦克炮,三發炮彈就轟過去了。

    宋曉正盯著這邊呢,君莫笑剛露頭他就看到了,三發炮彈的攻擊那連偷襲都算不上。結果……轟!

    濤落沙明居然被其中一發給擊中了。爆炸的氣浪將他掀退了幾步,但是濤落沙明的身形很穩,很從容地就控制住了。

    “他是有意的!”李藝博一下子就看出來了。

    “哦?”

    “他在測試君莫笑攻擊的威力。”李藝博說道。裝備更換太多了,屬xìng大變樣。基本四圍雖然還是能看到,但是攻擊力有多少還是需要實測來掌握。宋曉挨這一炮,自己心里有點數,也是給整個藍雨戰隊輸送情報,接下來他們還會一再面對葉修的君莫笑,需要快點把情報建立起來。

    “嗯,君莫笑這次一氣換了好幾件裝備,真是相當給力。所有戰隊在常規賽對他的研究算是全都廢了,一切都要重新開始了。”潘林說。

    “更麻煩的是千機傘不同形態屬xìng明顯不一樣,掌握起來更加麻煩。”李藝博說道。

    “興欣這真是一手狠棋o阿!”潘林說。

    “現在就是不知道,只是君莫笑有這樣的提升,還是興欣所有的角sè都有提升。”李藝博說。

    “這個我們稍后就會知道了。”潘林有點激動。

    “嗯,現在葉修讓君莫笑攻擊了一下后,就再度隱蔽起來了。”李藝博回到比賽。

    “U www.uukanshu.com宋曉看起來也并不急著有所行動,是在解讀君莫笑這一擊的傷害嗎?李指導您看這一擊?”潘林說。

    “o阿……這一擊傷害明顯比以前有了顯著地提高。”李藝博說著。本賽季的解說,讓他越發地覺得力有不逮,他已經準備也加強一下學習。但是你要說從一擊上就看出這種變化,其實并不是簡單的事。這是由攻方角sè的攻擊力和守方角sè的防御力共同決定的。

    李藝博他們和觀眾一樣,也是不知道角sè真實屬xìng的,所以讓他從這么一擊中直接做出jīng確推斷是不可能的事。藍雨戰隊的選手至少知道自家的防御力,然后可以傷害損失上來逆推。其他旁觀者呢?在他們眼里,君莫笑遇一百個對手,那就有一百種程度的傷害數據,從中掌握君莫笑攻擊力真實屬xìng的難度非常大。

    李藝博縱然有心加強學習,但也沒可能這么快就把這么難的東西都搞清楚,除非有戰隊愿意提供資料給他。

    很遺憾這當然是沒有的。所以他只能做出君莫笑攻擊比以前高的結論,而這無疑是個廢話,換了這么多80級裝備,攻擊不變高那是圖啥呢?
最近更新小說